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92.第九十二章

      请支持正版, 么么么么哒~

    这仅仅是一场事前动员大会,罗氏的相关人员会在两个星期后, 由卫生部官员陪着来盐田县考察。尘?缘→文↓学√网谢文杰因为出身清河镇,被指派为前期准备工作的负责人。

    自从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后, 华国积极引进外资, 商务部的地位一下子跃升到了国.务院前列,仅此于那些老牌重要部门, 这使得曾经与其半斤八两的卫生部心里十分不自在。

    罗氏的出现, 对卫生部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全球五百强,现在进入华国的全球五百强屈指可数, 而罗氏更是唯一一家提出在华国投资建厂的制药企业。罗氏那边一露出口风, 卫生部就将其列入了本年重要计划, 部门上下高度重视, 谢文杰若是能在这个项目中表现出色,以后的路自然就会顺畅许多。

    比起欢天喜地的清河镇礼堂, 杨家的气氛则要凝重得多。

    “你倒是说句话啊,李家那条船可是到了郑家小子手里了!”杨母听到消息的时候, 气得浑身哆嗦,她花了那么多心思,做了那么多事,到最后居然给别人做了嫁衣。

    杨胜把手中的碗重重地放在桌上, “还不是你乱传!头发长见识短!”

    “我乱传?!是谁说要给那俩小孩一点压力, 现在怪我喽, 我开始做的时候也没见你阻止我呀!”杨母气势更盛, “杨胜,你可别忘了,你是靠着谁才坐稳了生产队副队长的位置。”

    “闭嘴!”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一身黑灰色宽大西装,西装胸前口袋里别着一只蓝色的钢笔,怒目而视下倒有几分气势。这是刚刚在礼堂台上出现过的男子,盐田县文化局局长,负责县里的文化宣传工作。

    “怎么说话的!”王爱国狠狠瞪了自家妹子一眼,这么大人了还是没长脑子,就算杨胜是靠着王家的关系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但她能在杨胜面前说这话嘛!

    杨胜的面色果然变得十分难看,若不是王爱国还坐在这里,他肯定摔碗走人了。

    “不就是一艘船嘛,没了就没了,外国企业要来盐田县建厂的事听说了没。你们猜投资额多少?”王爱国抿了口茶,拍了拍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王爱娟这时候脑袋灵光了,“10万?”哥哥这意思,莫不是要将儿子安排到新厂里去?

    王爱军嫌弃地看了自家妹子一眼,没见识!

    他浑然忘记了自己刚听说投资额时那目瞪口呆的模样。

    “100万,还是外汇!美元!”

    杨胜和王爱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王爱娟是罐头厂员工,罐头厂就是清河镇上最大的工厂,渔民们九层以上的海货都是卖给罐头厂的。毫不夸张地说,这大半个清河镇都是靠着罐头厂在养活。饶是这样,罐头厂的现值也就30万,还是人民币!

    100万外汇!杨家人只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

    “我打听过了,外国人发的工资也非常高,一个月接近150块。”这已经是平常工人两个多月的工资了。

    “大哥,您的意思是?”王爱娟吞了吞口水,她只觉得眼前出现了一条金光大道。饶是心机深沉的杨胜,也不由呼吸急促了起来。

    王爱国很享受这种目光,他拍拍自家妹妹的肩膀。

    “老厂长关系复杂不好插人,但新厂子就是一张白纸,我这个文化局局长拿两个名额,应该是不成问题的,成材一个,开建一个。”王成材是王爱国的儿子。

    “好好好!”王爱娟连声说好,脸上一扫失船的愤怒全是喜色,仿佛这厂子名额已经到了手里一样,“开建,还不好好谢谢你舅舅!”

    杨开建灵活地拿起茶壶,在王爱军被子里添水,“谢谢舅舅,舅舅喝茶!”杨开建心中满是得意,自从李铮公开表示已经将船给郑晓东后,郑晓东就收获了一众艳羡的目光,这气得早已把李家船当做囊中物的杨开建几欲疯狂。

    郑晓东、李家小子,我们走着瞧。杨开建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即使王爱国给他指了另一条更加光明的道路,但向来小心眼的杨开建并不打算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

    经过这次动员大会,清河镇上上下下都动起来了,家家户户都在清扫庭院,忙碌得比过年洗尘的时候还要热闹。

    清河镇上的路,大多是黄土路,上面铺一层细密的小石子。因为长期不维护的缘故,许多黄体已经□□出来,就像一件满是破洞的衣裳,斑驳而丑陋。为此,这两日镇上来了好几辆大车,满车满车的石子倾洒下来,飘起漫天烟尘。

    大概是因为县里领导的重视,东流镇也跟着忙碌起来,其中包括了东流高中……

    擦了两天玻璃窗的李铮,面色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他这双操作精密仪器配置药物的双手!这操.蛋的重生。

    “哎呦李铮,你站得这么高,当心掉下来啊。”杨开建提着一把拖把路过,看到李铮,脸上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他将李铮放在窗台下的椅子向外拖了一段距离,还笑嘻嘻地用滴着脏水的拖把在椅子上扫了两遍。

    李铮冷冷地看着底下像小丑一样表演的杨开建,面上露出一丝讥笑。

    “真蠢。”李铮对着杨开建做了一个口型,瞬间气得杨开建双目充血,没等他动作,脸上突然传来一股湿漉漉的黏腻感,杨开建身子一僵。

    他颤抖地伸手去那脸上的东西,这是一块漆黑抹布,应该是用了很久了,即使被水浸湿也能感受到其粗糙如砂砾般的触感,一团团恶心的灰尘凝结在上面,杨开建甚至还眼尖地在上面发现了蜘蛛尸体。

    “你……你!你!”被如此恶心的东西糊了一脸,杨开建气急就搬起了身旁的椅子,作势就要向上砸去。

    “你做什么!”张校长远远看到这幅场面的时候,差点吓得心脏停跳。一个瘦小的孩子停在窗台上擦玻璃,而地上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同学居然搬起椅子要向他砸去。这可是要出人命的!

    张校长快跑两步,拽住杨开建,“你哪个班的!你这是蓄意杀人!”

    “小同学,你快下来。”他一边拽着杨开建,一边柔声对李铮说道,他认出李铮是上回在课上被刁难的小同学,听说家里大人刚去世,在学校就接二连三遇到这种事,张校长觉得他这个校长当到狗身上去了。

    八十年代的老一辈知识分子出生在华国最动荡飘摇的时代,他们正直、坚毅、充满理想,周总理那句“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是他们最常挂在嘴边的话。

    按照某些人的说法,这种清高、倔强的读书人,就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他们认定了一件事,就很难改变。

    旁边的同学见到校长过来,早就搬了椅子放在李铮脚下,好让他顺利从窗台下来。

    李铮慢吞吞地爬下窗台,在地上站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刚看到椅子被搬走,一时着急手滑了。”这个时候还没有“手滑”这个梗,但是杨开建硬是听出了李铮口中的调笑意味,顿时更气了。

    “他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的!”因为他挣扎得厉害,张校长又年纪大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张校长更气了!

    “退学!我们东流中学不能有你这种学生!”张校长吼道。

    在1986年《义务教育法》出台前,校长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拥有极大的权力,想让一个学生退学,就是一句话的事。

    杨开建先是一愣,随后狠狠甩开张校长的手,“退学就退学,谁怕谁啊!”反正他舅舅已经给他安排好了新厂的工作,150多块的工资,这个狗屁校长都没见过吧!

    看着杨开建自顾自走远的背影,张校长气得浑身颤抖,“马主任,马上给我注销他的学籍,马上!”

    马主任暗自叫苦,他听学生讲校长在高一八班门口发了大火才火急火燎赶过来,没想到竟摊上了这么个差事,杨开建和王局长的关系他是知道的,东流高中虽是教育局管,但也少不了和文化局打交道,这事出的……

    “散了散了,都散了,好好打扫卫生。”马主任一边驱散围观学生,一边去搀扶老校长的胳膊,“校长,您消消气,咱先回办公室。”

    学生们一哄而散,李铮拖着椅子往教室里走去,他受了惊,得休息休息,校长说的。

    周思甜听到消息的时候,吓得面色煞白。万一李铮出了事,她怎么和继父交代。所以她和郑晓东在第一时间跑到了高一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