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68.第六十八章

      请支持正版, 么么么么哒~  李铮对着徐明生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进了实验室。塵↓緣↖文↘學?網

    “院长, 真的不进去看着?就算是教授们做实验, 也不会藏着掖着不让别人看的。会不会有什么蹊跷?”张宽忍不住开口道。

    徐明生看着李铮挺拔的背影, 久久没有说话。明明是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不知为何,在看到这年轻人一瞬间,他就有些信了。在这个自称“李铮”的年轻人身上,他感受到了和不久前刚刚访问过香江大学的诺贝尔医学奖提名者罗森.卡莫多一样的自信和优越感。

    “他不是说了吗?成分和步骤要保密, 我们就等等吧。”徐明生拢了拢衣领, 走进一旁的房间中。

    徐明生心中远远没有他表面表现得那么平静。一线医生出身的他自然知道这些制药公司在全球制药行业中扮演的角色, 现在市面上流通的每一种药物, 特别是急病、重病、慢性病急需的常规药、非常规药, 其标价的大半都是要上交给制药公司的专利金。

    它们就像吞金巨兽一样, 不断从国家、民众手里榨取着金钱。但你能指责它们吗?不能。因为它们每年都会投入巨大资金进行新药研究, 正是这些新药的不断出世, 才能让人类在与疾病的抗争中越走越远。

    香江大学中能在《微生物》这种期刊上发表论文的人并不少,但他们大都是理论论述阶段,能真正转化为生产力, 并被制药企业看中的,屈指可数。徐明生仔细回想了一下,最近一次制药公司表示关注并投入资金的, 还是张渠教授实验室提取出的一种“消化酶”, 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如果这个年轻人真的没有说谎, 徐明生深吸一口气,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那他们香江大学,不,应该说香江大学医学院就要飞出一个金凤凰了!

    在《微生物》发表论文,还是和药物催化剂有关的,那必然是他们医学院的学生了,徐明生丝毫想过,李铮不是香江大学学生的可能性。因为香江能发表SCI论文的,不是有自己的实验室就是有挂靠的实验室,怎么会到公共实验室来做实验。也只有还未踏入社会、没有社会资源的学生会来这里了。

    香江大学医学院不愧是能和东京大学医学系媲美的医药研究圣地,即使是公共实验室,这该有的是一点没少,离心机是德国进口的,还有这玻璃管试剂,上面贴着英文字的塑封,李铮晃了晃,品质极高。

    但诺丁催化酶是他从无数催化剂中找出来的最简单易合成的催化剂,用最基础的试剂就能制成。李铮从冷冻柜里挑出几管需要的试剂,看着那四四方方只少了几管试剂的冷冻柜上层,他眉头皱了皱,随即伸手将冷冻柜里所有的试剂搬了出来。

    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还是小心为上。

    将几管试剂做脱氧处理后,按照一定比例放入玻璃器皿,高温加热、雾化、结晶。看到熟悉的淡蓝色晶体出现在玻璃试管里,李铮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十五分钟,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还是手生了。如果是从前的自己,应该四十五分钟就能搞定的。

    李铮四处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避光的棕色玻璃瓶。他也不在意,随手从桌上拿了一个干净的透明玻璃瓶,在其瓶身上裹上黑色胶布,随即用镊子小心翼翼地把蓝色晶体夹到玻璃瓶中。

    将玻璃瓶揣入怀中,李铮拿来酒精仔仔细细地将自己用过的器皿、桌台全部擦了一遍,确保没有一丝实验痕迹流下。随即,他将那些从冷冻柜里取出的,并没有用上的试剂全部倒入水槽,冲刷干净。

    做好了这一切,他才施施然地从实验室出来,这时候午休时间已经接近尾声了。

    在实验室门开的一刹那,徐明生和张宽就迅速起身,等在了实验室门口。

    “徐先生,您一直等着吗?”李铮显得很是讶异。

    徐明生一怔,是因为李铮对自己的称呼,他以为李铮应该叫自己徐教授或者徐院长。

    “我虽然年纪大了,但好奇心也是有的嘛。能从外国人手里拿钱的技术,我也想看看的。”

    李铮失笑,这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但诺丁的催化酶,能提高但诺丁结晶的产量。”

    徐明生倒吸一口冷气,他自然知道但诺丁这个药物在制药业的地位,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一次次给他惊喜。

    “合同签了吗?什么价格?和哪个公司签的。”话问出口,徐明生才意识到自己似乎问太多了,这很多已经涉及到个人隐私。

    李铮倒是不在意,对于老前辈,他向来耐心很好。

    “还没签,罗氏和辉瑞都提交了诚意合同,但最终的价格,要等生产线上实际试验后才能决定。”

    这一问一答,徐明生对李铮的话已经信了九分,若不是亲身经历,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怎么能将那些制药公司的套路讲得那么清楚。

    诚意合同,被戏称为“送钱合同”,是制药行业特有的。制药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比起价廉物美,人无我有才是他们的制胜之道。但是那些个站在生物学界顶端的大牛们,怎么可能折腰去制药公司名下的实验室工作,所以为了和这些大牛们打好关系,这些制药公司也是操碎了心。

    大笔大笔美刀不要钱似地往外送,冷泉港这些不提了,就是斯坦福、哥伦比亚、东京大学这种有产出的大学医药实验室,每年都有制药公司排着队送钱。

    因此只要他们评估认为有价值的学者、实验室,这些制药公司绝不会吝惜美金,以期在这些小牛们长成起来前就打好关系,方便以后的合作。

    李铮,这个从未在生物学圈子里出现的名字,自然会引起这些制药公司的注意。比起那些已经功成名就的大牛们,这种有才华初出茅庐的小牛才是制药公司的最爱,他们能付出最少的代价,将这些明日之星绑在自己的战车上。

    当日,丹尼尔带了三份诚意合同过来,最后放在李铮桌前的是最优厚的那份。若是催化酶试验成功,达到预期效果,辉瑞一次性支付两千万美刀,购买催化酶制作方法。如果催化酶试验未达到预期效果,酌情减价。且不管此次合作是否达成,辉瑞都将支出五十万美刀,作为对李铮个人的研究赞助费,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戴维给出的诚意合同也是大同小异。

    也就是说,就算李铮没有能顺利提取催化酶,一百万美金还是会静静躺到李铮的户头上。这就是知识的魅力。

    “我很自豪啊,我们学院能出你这么个人才。和外国资本打交道不容易,要不要学校出面给你把把关啊?”徐明生笑着说道。

    下周一就是学校一月一次的碰头会了,徐明生嘴巴咧得老大,这么优秀的学生!他已经能想象其他学院听到这个消息后,那羡慕嫉妒的嘴脸,想想就开心啊。

    李铮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一脸慈祥地望着自己的徐明生,终于意识到这位前辈误会了什么。他挠了挠头,“我很感谢,但是徐先生,我不是香江大学的学生啊。”

    “碰!”桌上的玻璃杯被碰倒在地上,张宽地看着面色涨红喘着粗气的徐院长,真担心这位老人被刺激过度晕过去。

    不是香江大学的学生!不是香江医学院的学生!!徐明生脑袋里嗡嗡作响,刚刚脑海里想象的那些老伙伴们羡慕嫉妒的目光瞬间变成了嘲弄同情。

    哎呦,他的老心脏啊!

    “你是哪个学校的?”香江还有比香江大学更好的学校吗?没了!徐明生甚至在心里暗暗想着,如果香江大学后面那些个学校,他就是拼着面皮不要,也要把这个学生抢过来!

    李铮看着徐明生激动的模样,心思一动。虽然有回函在,他的身份迟早能办下来,但若是徐明生这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出面,恐怕能省了不少麻烦。

    而且等他的实验室建起来,能拿出来的科研成果会越来越多,这不引人眼红是不可能的。不管是罗氏还是辉瑞,终究只是利益关系。他需要一方势力来庇佑自己,香江大学几乎是最好的选择了。

    “徐先生,不瞒您说,我是和家人一起来香江的,只是中途遇上了不好的事情。现在的我,连一个合法身份都没有,更别说大学了。香江大学,是我梦寐以求的大学啊!”

    “你来做什么?”杨开建的脸色很是难看。

    在招待所当了这么久的服务员,小贺什么人没见过,杨开建这么个高中生心里在想什么,他会看不出来?

    小贺心里暗自骂娘,用老子的时候话说得那么漂亮,现在一个比一个跑得快。王成材大小是官二代,他一时不敢动,你杨开建算是个什么东西,还敢甩脸色给他看。

    “杨哥,你这么做可不地道啊,我为了这件事工作也丢了。现在整个盐田县没一家单位敢要我。杨哥,你得帮帮我呀!”小贺眯着眼说道。

    现在正是下班时间,小路上不时有自行车骑过,有些认出杨开建和小贺的,不由把好奇的目光投了过来。

    杨开建心中就是一凛,脸上扯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小贺哥,我们去旁边小树林谈吧。”

    清河镇就这么点大,消息传得很快,他若是和小贺在路上呆久了,恐怕明天能出来不少流言蜚语,毕竟小贺现在的名声可不好听,他一点都不想被沾上。

    小贺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向小树林深处走去。

    “这些就是全部了,你拿着吧。”到了树林深处,杨开建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拿出八块钱,这是他出来打算买烟的钱。

    小贺的眼睛眯了起来,“八块钱?杨哥,我招待所的工作一个月可有六十块钱……”

    杨开建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听到小贺阴阳怪气的声音,一下子脸黑了下来,“就这么多,你爱要不要!”

    “你当打发乞丐呢!两百块,两天内给我,否则我就把你和王成材唆使我污蔑李铮的事情说出去!听说你们还在争取新工厂的名额,罗氏的人和李铮的关系可好得很,这件事暴露了,我看你们怎么进工厂!”小贺大声说道。

    “你TM敢!”杨开建太阳穴青筋暴露,杨胜和王爱娟就是因为这件事吵了整整一个下午,知道杨开建被退学的消息后,杨胜抬手就给了杨开建一个耳光,勒令他立马去向老校长道歉,让他就算求也把毕业证书求回来!

    杨开建正在火头上呢,小贺又踩到了他的雷区。

    “我又什么不敢的。”小贺也不是好欺负的,他一边向小树林外走一边大声喊道:“各位乡亲们,招待所那次……”

    他的话还没说完,只感觉心脏处传来一阵剧痛。小贺艰难地低下脑袋,入目是一片血红,一把匕首赫然插在他的心口处。

    “你……你”小贺只感觉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血色,心脏和尖锐金属摩擦发出“滋啦”的响声,视野所见慢慢消失。整个身体就像失去了发动机的汽车,血液的流动逐渐停滞。

    “碰。”小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他双眼睁地很大,嘴唇微微颤抖,好像想说什么,血沫顺着嘴角流出来。

    杨开建整个人都在颤抖,杀人了……他杀人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身上有把水果刀,又被小贺的话刺激到,一时热血上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