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44.第四十四章

      请支持正版, 么么么么哒~  见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张宽不满地努努嘴,他是小孩子, 那那个叫“李铮”的年轻人算什么, 婴儿吗?

    “李铮啊,不介意我问问你今年多大了吧?”在休息室坐下,徐明生笑眯眯地给李铮和自己倒了茶。塵√緣×文?學×網

    李铮双手接过茶杯,答道:“过了年就17了。”

    徐明生拎着茶壶的手一抖, 不少水洒在了桌面上,他摇头苦笑:“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十七岁,好一个十七岁呀。”

    “徐先生谬赞了,其实这个催化酶的成分十分简单, 只是想不想得到的问题。我母亲以前去法国留过学, 家里有不少书,多看便懂一些了。”李铮眼也不眨地将所有事情推到未曾谋面的李母身上。

    徐明生了然地点点头,在西方发达国家, 高等学府里的学生发表SCI论文是家常便饭的事。而且牛顿还能从一个苹果发现万有引力呢, 天才这东西,哪个年代都不曾缺少。

    徐明生直觉再问下去,也只会打击自己的自信心, 他抿了口茶, 开口道:“李铮啊, 虽然你的学术水平已经很扎实了, 但是这个圈子还是很看重学历的,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学校啊。”

    答应!一定要答应啊!徐明生面上不动神色,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但其不停摩挲茶杯的手指,显示了他内心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香江大学初建时,模仿的是利物浦大学的制度,“重理工而轻人文”,但随着时间推移中文、经济、法学等学院日益壮大。现在的香江大学,人文和理工隐隐成了两分天下的格局。人文势力强大了,要求学校改变校财政拨款偏向理工科的现状,理工科自然不愿意了。

    于是每月一次的“碰头会”就成了两方互相“攻讦”、“贬低”的“揭短会”。一个发表SCI论文还被制药公司看重的学生,这足以为理工科挣一次大大的面子。徐明生真想看看人文一系那些老伙伴听到这个消息的表情。

    “我的荣幸,先生。”李铮起身,替徐明生倒满了茶。

    徐明生终于绷不住严肃的笑容,哈哈大笑出声来。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表达了他现在愉悦的心情。

    “你身份的事情交给我,现在上半学期已经快结束了,你春季入学吧,学籍我会帮你办好,和今年进来的新生一起上课,没问题吧。”

    “没有问题,教授。”李铮迅速改口,从先生到教授,意味着李铮迅速完成了一个生物学界后辈到学生的角色转变。

    “教授,既然我是您的学生了,也就不跟您客气了。我有个请求,不知道您能不能帮忙?”李铮用的是“您的学生”而不是“香江大学的学生”,这让徐明生心里十分熨帖。

    “咳咳”

    他干咳两声,一个已经发表了SCI论文的学者叫他老师,饶是徐明生脸皮厚,也不由有些脸红。

    “有什么事尽管说,这声老师也不能让你白喊。”徐明生笑着说道。

    也就是明日签约的事,这种专利授权合同上辈子的李铮已经签了无数次。但这次不同,因为偷渡客的身份,他没有及时申请专利。而且以他现在这个黑户状态,签的合同受香江法律保护吗?

    李铮本是吃定了制药公司不会在合同上耍花招,但如果能有专业人士参与,那就再好不过了。

    徐明生本就对此事很感兴趣,但这毕竟是李铮的私事,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如今李铮主动提起,正合了他的心思。他满口答应:“既然担了你一声老师,替你把把关是应该的。明日我和程律师同你一道去,程律师在专利方面是权威,有他在没问题的。”

    两人走出休息室的时候,登记台前几个年轻男女正一脸气愤地说着什么,张宽面上满是无奈,看到李铮走出来,他不由翻了个白眼,罪魁祸首来了。

    “为什么冷冻柜里一管试剂也没有了,我们约了两个月才约到的实验室,没有试剂我们做什么实验!”说话的男子约莫一米七左右的模样,身材不胖不瘦,梳着一个小平头,脸上有几颗青春痘。

    张宽耸耸肩,“抱歉,实验室老师一天才会补充一次试剂,我也没办法。”

    “那怎么办,我们就不能做实验了吗?明天早上呢?明天早上行不行?”一女生说道。

    张宽摇头,“抱歉,明天早上已经被预约出去了。”

    青春痘男子瞬间气急,他几乎想要冲上去动手,他身后的男子按住了他的肩膀。

    那男子比青春痘高一个头左右,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他面容俊朗,气质温和,是很受后世小女生欢迎的“暖男”型人物。

    “抱歉,我同伴有些着急。但您也知道这实验室有多不好约,如果我们今天下午不能做实验,等再轮到我们恐怕已经是一两月后了,我们手头上有一份很重要的论文,只差数据论证就能完成,真的不能帮帮忙吗?”男子诚恳地说道。

    张宽闻言,火气也消了不少,他叹了口气。

    “我帮你给后勤处老师打个电话吧,如果不行,我也没办法。”

    男子感激地说了声“谢谢”。

    然而很不幸运,后勤处老师并不在学校,实验室存放试剂的仓库钥匙也被他带走了。听到这个消息,男子的面色不是一般难看。

    青春痘变得焦躁起来,“明哥,怎么办?SCI论文啊!万一被别人提前发表了,那我们的心血都白花了!”

    SCI论文?刚走出休息室的徐明生耳尖地捕捉到了这个关键词,他面上的表情很是奇怪,现在的世界是怎么了,这些学生一个两个的,都比教授还厉害了?

    “什么SCI论文?给我看看?”徐明生大步走近。

    何钟明自然是认得徐明生的,他目光中闪过一丝喜色,面上却带上了十分谦虚的表情,“徐院长,您别听这小子瞎说,我就是发现了一个小现象,写了一篇论文。什么SCI,都是没谱的事。”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将一沓厚厚的纸递了过去。

    何钟明在香江大学医学系是有名的学霸,极受各科教授的喜欢。他大大小小的论文发表了十数篇,虽然不是SCI论文,但也是发表在极有含金量的期刊上,被许多人戏称是香江大学医学系的第一人。

    他在一次实验中意外发现了多氨酚和阿司匹在高温下发生反应会产生一种抑制胃酸分泌的气体,这个发现令他心中狂喜。

    多氨酚和阿司匹都是家中常备药,而且都具有消炎作用,普通民众经常将其一起服用。如果两者反应会分泌抑制胃酸的气体,这是不是意味着两者一同服用对身体有害?无论是多氨酚还是阿司匹的说明书上都没有指出这一点。

    如果他将此发现写成论文登出来,这将给他带来巨大的声望。就像曾经指出心脏病处方药“心博宁”对心脏有害无益的卡尔森一样,被全球民众当做英雄。

    何钟明查遍所有期刊资料,确定没有人指出过这一点后,就开始准备这篇论文。现在万事俱备只差数据了,他怎么可能甘心。

    徐明生接过论文看了几眼,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论文写得不错,但离SCI还是有段距离的。他随手将论文递给李铮。

    “李铮,你看看,给打打分。”徐明生笑着说道。

    何钟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不过只是一瞬,他又变回了那个谦虚温和的学霸,这是这笑容显得有些僵硬了。为了保密,何钟明甚至没有借用教授们的私人实验室,否则以各位教授对他的欣赏,他何苦等这么久预约公共实验室。

    徐明生院长也就算了,但这个年轻人算什么,凭什么看他的论文!

    李铮的心里也是有些心虚的,为了以防他人从他用的试剂中推断出催化剂配方,他将冷冻柜里的所有试剂都倒进水槽了,虽然他按市价给足了香江币,但耽误人家做实验是事实。因此他看论文的时候,他稍微上了点心。

    “论文写得不错,遣词造句很显功底,英文专业术语翻译也很精准,只是多氨酚和阿司匹高温反应现象在1978年葛兰素史克药物鉴定报告的第297条就提到了,反应产生的气体抑制胃酸,但同时人体血液自带的元铁元素能很好地中和它,所以它对人体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