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40.第四十章

      请支持正版,么么么么哒~

    “小家伙, 努力往后靠, 保持油桶平衡, 否则我们俩都得死在这。塵↓緣↖文↘學?網”李铮一边说着, 撑在油桶口的双手慢慢向里挪去。

    梁哲的眼珠动了动,慢慢转向李铮的方向。他奇怪地看着那个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甚至可能还比自己小的干瘪少年,他是如何理所当然地说出“小家伙”三个字的?

    李铮已经将半个身子挪进了油桶里,梁哲的眼珠随着李铮的脑袋而转动。李铮的手拽住了梁哲的手臂,他慢慢将头往束缚着梁哲手腕的绳子处伸去。

    梁哲歪过头, 看着那个毛茸茸的后脑勺,突然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他这样想着就这么做了。

    正在用牙齿咬断绳子的李铮身子一僵,在心里暗骂一声“神经病”, 随即继续自己的工作。他不是不想用手去解, 只是油桶的盖子打开着, 如果不用双手保持平衡,一不小心海水灌进来,他倒没事,这个被绑住的小孩恐怕就危险了,李铮可不认为自己能捞起一个灌满水的油桶。

    李铮的牙齿显然没有他那双配惯了药剂的手那般灵活,在几次咬破梁哲的皮肉后, 才终于将其右手解放了出来。

    古人说乐极生悲还是有道理的, 李铮左手微微动了一下, 油桶口猛地向下倾斜,海水瞬间涌了进来。李铮面色大变,麻烦了!他猛地将整个身子探了进去,手和牙齿并用,想要迅速将梁哲另一只手的绳子解开。

    油桶里很快充满了海水,并迅速向下沉去。

    李铮心中大急。这时他感觉自己的头被轻轻推了一下,猛地抬头,只见那个白衬衫小孩不知在何时已将他自己双腿上的绳子解开。小孩幽深的瞳孔盯着他,突然他的眼睛弯了弯,又迅速恢复成冷漠不带一丝感情的模样,那速度快得让李铮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李铮让开了身子,小孩单手只花了几秒,那绑的牢牢的绳子就散了开来,他用力一手拽住李铮的手臂,同时双腿往后用力蹬在油桶底部。

    油桶受力后迅速向海底沉去,两人则借力上升了一段,当两人再次破出海面的时候,李铮觉得,这真是他这两辈子最刺激的时刻了。

    李铮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戳了戳,那白衬衫小孩将不远处的油桶盖捡了回来递给他。油桶盖浮在水面上,倒是个借力的好东西。

    李铮点点头,两人一人一边抓着油桶盖迅速向前游去。

    其实盐田县和香江鑫界本就不远,再加上船已醒了大半路程,李铮和梁哲只是游了一个多钟头,就看到了海岸。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大浪将两人打到海滩边,两人全身湿透狼狈地趴在岸边只剩下了喘气的力气,李铮突然发出低低的笑声,随即笑声越来越大。梁哲艰难地偏过头,看着这个奇怪的少年。

    在他眼里,这个少年一身香江乡下人都很少穿的“破衣服”,个子不高,仔细看应该还比自己矮半个头,略带婴儿肥的脸颊,笑起来丹凤眼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梁哲听着少年的笑声,胸腔里鼓鼓的,似乎有什么要迸发出来。

    他微微张了张嘴,喉咙里发出“赫赫……哈哈”的声音,他的笑声越来越自然,当两人的大笑声合到一起时,梁哲只感觉自己身上的压抑感和郁气都随着这一场大笑抒发了出去。

    两人笑到实在没有力气了,才安静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时而有海浪拍打在两人身上,他们都毫不理会。

    等到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李铮转过头开始认真观察他救下的这个“孩子”。

    即使被海水泡过,那“孩子”的衬衫和西装裤也只有边角处微微发皱,这种品质不可能是市面上卖的那种大路货,而且那孩子刚刚解绳子的手法和速度应该是特地练过的。会练习这种手段的人,要不是在刀口上讨生活的,要不就是那些豪门世家,那些家庭的孩子从小就会被教导反绑架学,以防万一。

    这孩子的模样一看就不像是刀口讨生活的,李铮脑补了无数个类似继母暗杀原配孩子、兄弟互相仇杀的豪门惨案,看向梁哲的目光带上了深深的同情。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李铮开口问道。

    梁哲幽幽看了他一眼, “我66年的。”

    李铮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眼前这孩子是在强调自己的年龄,66年现在是17岁,李铮沉默了,他貌似是67年的,今年16岁……

    “梁哲。”看着李铮略显尴尬的神情,梁哲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他轻声开口道。

    “李铮。”李铮见状,迅速跳过年龄这个尴尬的话题,与梁哲互通了姓名。

    李铮和梁哲顺利上岸,保住了他们的小命。然而张炳坤及梁家这边却难以保持平静了。

    确定李铮掉入海里后,张炳坤让阿二控制着机帆船在附近海面寻找了两三个小时,寻找无果后才颓然放弃。

    周思甜醒来后,几乎想要跳到海里去找李铮,她斯里歇底地强调自己的泳技很好,被张炳坤让阿大拖进船舱看管起来,以防其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仅仅一个多月,养父死亡,亲父为救自己而死还背着个杀人凶手的罪名,弟弟为了让自己躲开镇上的流言蜚语背井离乡,却死在去香江的路上,这一桩桩一件件完全压垮了周思甜这个十八岁少女。

    张炳坤自然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甲板上就十个人,找出这个凶手并不困难,在张炳坤放话不找出凶手不开船后,这甲板上的十个人自己就内讧起来了,很快众人就将目光放在了始终沉默不语的阿林身上。

    “不是我,不是我!凭什么说是我!”阿林冲着众人吼道。

    张炳坤冷眼看着他目光躲闪的模样,面上露出一丝冷笑,跑了这个多年的船,他什么人没见过,就这么一个东西,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孬种,自己抛妻弃子,却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真TM叫人恶心!”张炳坤很快就想明白了阿林对李铮动手的原因,冷冷地开口道。

    阿林神情一滞,脸上瞬间布满了怒火,“胡说!我才不是要抛弃月娥和阿宝,是他们!是他们抢了我的名额,我本来早就可以离开的,就是为了和月娥、宝宝一起,我才等了两年,整整两年!”

    张炳坤见过太多这种虚伪的男人,离别的时候信誓旦旦满口甜言蜜语,但是到了香江,有几个回去接原配的,不都是停妻另娶,重新组建家庭。

    “老规矩。”张炳坤冷漠地说道。

    阿大阿二点点头,从船舱里拿出一条长长的绳子,将其一端系在船尾,一头系在阿林身上。

    “你……你们干什么!”阿林露出恐慌害怕的表情。

    阿大阿二默不作声,阿大上前一步,双手用力一下子将阿林整个人都举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船尾,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用力将其抛入海中。

    “老规矩,如果到了岸上,你还活着算你运气好,如果死了也是你自己造孽太多,老天要收了你。”阿大站在船尾,一字一句地说道。

    机帆船再次前行,在凌晨一点左右,船准时到了东道口。

    “往西边一直走就是铁道了,铁路沿线是香江最繁华的地方,能穿过鑫界、玖龙一直到香江岛,你们自求多福吧。”张炳坤说完,随后头也不回地回了船舱。

    **********

    半山梁家大宅

    “怎么可能!我弟弟怎么可能立下这样的遗嘱,一定是假的!”一个保养良好的贵妇人失声尖叫道。

    “对不起,梁小姐。这份遗嘱已经公证过,上面有梁先生梁夫人及梁老先生的签字,它的法律效力是不容置疑的。”中年律师说道。

    梁家大厅里,坐了七八个人,梁家的律师程显峰坐在最中间,两旁分别是梁家旁系和打理梁家产业的职业经理人团队。

    听了程律师的遗嘱后,双方的脸色都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他们斗了七八年,到头来告诉他们就算你们斗到死,东西也不是你们的,这种感觉着实让人憋屈。

    “请问两位梁先生和梁小姐确认好了吗,梁少爷的死亡判定一旦下来,所有的梁家财产就会自动转入SEC投资基金。”

    李铮的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他深吸一口气,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纠结身高的时候。

    “小家伙,努力往后靠,保持油桶平衡,否则我们俩都得死在这。”李铮一边说着,撑在油桶口的双手慢慢向里挪去。

    梁哲的眼珠动了动,慢慢转向李铮的方向。他奇怪地看着那个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甚至可能还比自己小的干瘪少年,他是如何理所当然地说出“小家伙”三个字的?

    李铮已经将半个身子挪进了油桶里,梁哲的眼珠随着李铮的脑袋而转动。李铮的手拽住了梁哲的手臂,他慢慢将头往束缚着梁哲手腕的绳子处伸去。

    梁哲歪过头,看着那个毛茸茸的后脑勺,突然有一种想笑的感觉,他这样想着就这么做了。

    正在用牙齿咬断绳子的李铮身子一僵,在心里暗骂一声“神经病”,随即继续自己的工作。他不是不想用手去解,只是油桶的盖子打开着,如果不用双手保持平衡,一不小心海水灌进来,他倒没事,这个被绑住的小孩恐怕就危险了,李铮可不认为自己能捞起一个灌满水的油桶。

    李铮的牙齿显然没有他那双配惯了药剂的手那般灵活,在几次咬破梁哲的皮肉后,才终于将其右手解放了出来。

    古人说乐极生悲还是有道理的,李铮左手微微动了一下,油桶口猛地向下倾斜,海水瞬间涌了进来。李铮面色大变,麻烦了!他猛地将整个身子探了进去,手和牙齿并用,想要迅速将梁哲另一只手的绳子解开。

    油桶里很快充满了海水,并迅速向下沉去。

    李铮心中大急。这时他感觉自己的头被轻轻推了一下,猛地抬头,只见那个白衬衫小孩不知在何时已将他自己双腿上的绳子解开。小孩幽深的瞳孔盯着他,突然他的眼睛弯了弯,又迅速恢复成冷漠不带一丝感情的模样,那速度快得让李铮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李铮让开了身子,小孩单手只花了几秒,那绑的牢牢的绳子就散了开来,他用力一手拽住李铮的手臂,同时双腿往后用力蹬在油桶底部。

    油桶受力后迅速向海底沉去,两人则借力上升了一段,当两人再次破出海面的时候,李铮觉得,这真是他这两辈子最刺激的时刻了。

    李铮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戳了戳,那白衬衫小孩将不远处的油桶盖捡了回来递给他。油桶盖浮在水面上,倒是个借力的好东西。

    李铮点点头,两人一人一边抓着油桶盖迅速向前游去。

    其实盐田县和香江鑫界本就不远,再加上船已醒了大半路程,李铮和梁哲只是游了一个多钟头,就看到了海岸。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大浪将两人打到海滩边,两人全身湿透狼狈地趴在岸边只剩下了喘气的力气,李铮突然发出低低的笑声,随即笑声越来越大。梁哲艰难地偏过头,看着这个奇怪的少年。

    在他眼里,这个少年一身香江乡下人都很少穿的“破衣服”,个子不高,仔细看应该还比自己矮半个头,略带婴儿肥的脸颊,笑起来丹凤眼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梁哲听着少年的笑声,胸腔里鼓鼓的,似乎有什么要迸发出来。

    他微微张了张嘴,喉咙里发出“赫赫……哈哈”的声音,他的笑声越来越自然,当两人的大笑声合到一起时,梁哲只感觉自己身上的压抑感和郁气都随着这一场大笑抒发了出去。

    两人笑到实在没有力气了,才安静下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时而有海浪拍打在两人身上,他们都毫不理会。

    等到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李铮转过头开始认真观察他救下的这个“孩子”。

    即使被海水泡过,那“孩子”的衬衫和西装裤也只有边角处微微发皱,这种品质不可能是市面上卖的那种大路货,而且那孩子刚刚解绳子的手法和速度应该是特地练过的。会练习这种手段的人,要不是在刀口上讨生活的,要不就是那些豪门世家,那些家庭的孩子从小就会被教导反绑架学,以防万一。

    这孩子的模样一看就不像是刀口讨生活的,李铮脑补了无数个类似继母暗杀原配孩子、兄弟互相仇杀的豪门惨案,看向梁哲的目光带上了深深的同情。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李铮开口问道。

    梁哲幽幽看了他一眼, “我66年的。”

    李铮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眼前这孩子是在强调自己的年龄,66年现在是17岁,李铮沉默了,他貌似是67年的,今年16岁……

    “梁哲。”看着李铮略显尴尬的神情,梁哲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他轻声开口道。

    “李铮。”李铮见状,迅速跳过年龄这个尴尬的话题,与梁哲互通了姓名。

    李铮和梁哲顺利上岸,保住了他们的小命。然而张炳坤及梁家这边却难以保持平静了。

    确定李铮掉入海里后,张炳坤让阿二控制着机帆船在附近海面寻找了两三个小时,寻找无果后才颓然放弃。

    周思甜醒来后,几乎想要跳到海里去找李铮,她斯里歇底地强调自己的泳技很好,被张炳坤让阿大拖进船舱看管起来,以防其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仅仅一个多月,养父死亡,亲父为救自己而死还背着个杀人凶手的罪名,弟弟为了让自己躲开镇上的流言蜚语背井离乡,却死在去香江的路上,这一桩桩一件件完全压垮了周思甜这个十八岁少女。

    张炳坤自然不会让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甲板上就十个人,找出这个凶手并不困难,在张炳坤放话不找出凶手不开船后,这甲板上的十个人自己就内讧起来了,很快众人就将目光放在了始终沉默不语的阿林身上。

    “不是我,不是我!凭什么说是我!”阿林冲着众人吼道。

    张炳坤冷眼看着他目光躲闪的模样,面上露出一丝冷笑,跑了这个多年的船,他什么人没见过,就这么一个东西,能逃得过他的眼睛?

    “孬种,自己抛妻弃子,却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真TM叫人恶心!”张炳坤很快就想明白了阿林对李铮动手的原因,冷冷地开口道。

    阿林神情一滞,脸上瞬间布满了怒火,“胡说!我才不是要抛弃月娥和阿宝,是他们!是他们抢了我的名额,我本来早就可以离开的,就是为了和月娥、宝宝一起,我才等了两年,整整两年!”

    张炳坤见过太多这种虚伪的男人,离别的时候信誓旦旦满口甜言蜜语,但是到了香江,有几个回去接原配的,不都是停妻另娶,重新组建家庭。

    “老规矩。”张炳坤冷漠地说道。

    阿大阿二点点头,从船舱里拿出一条长长的绳子,将其一端系在船尾,一头系在阿林身上。

    “你……你们干什么!”阿林露出恐慌害怕的表情。

    阿大阿二默不作声,阿大上前一步,双手用力一下子将阿林整个人都举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向船尾,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用力将其抛入海中。

    “老规矩,如果到了岸上,你还活着算你运气好,如果死了也是你自己造孽太多,老天要收了你。”阿大站在船尾,一字一句地说道。

    机帆船再次前行,在凌晨一点左右,船准时到了东道口。

    “往西边一直走就是铁道了,铁路沿线是香江最繁华的地方,能穿过鑫界、玖龙一直到香江岛,你们自求多福吧。”张炳坤说完,随后头也不回地回了船舱。

    **********

    半山梁家大宅

    “怎么可能!我弟弟怎么可能立下这样的遗嘱,一定是假的!”一个保养良好的贵妇人失声尖叫道。

    “对不起,梁小姐。这份遗嘱已经公证过,上面有梁先生梁夫人及梁老先生的签字,它的法律效力是不容置疑的。”中年律师说道。

    梁家大厅里,坐了七八个人,梁家的律师程显峰坐在最中间,两旁分别是梁家旁系和打理梁家产业的职业经理人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