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六百八十九章 试探 一

      “那你可来错地方了。塵↖緣↗文√學?網”路胜笑了,“道门仙人们,可都不会收心性不圆满之人,你为了报仇而来,首先心灵就有缺陷。有无法弥补的伤口。”

    庄尹雪神色一振,这番话若是寻常人还不一定听得懂,但她从小也念过书,读过经,自然能听明白这位路先生的意思。

    “先生的意思是.....?”她眼睛睁大,一下有些紧张起来。因为她联想起了自己好几次遇到道人,苦苦哀求对方收下自己时,对方所说的言论。

    那些道人的说辞几乎都是如出一辙。

    “要想修道,要么现在放弃报仇,要么回去报了仇回来,孑然一身。”路胜淡淡道。

    “!!”

    庄尹雪此时再怎么傻也知道眼前此人不简单了。

    她俏脸微热,心情隐隐有些激荡起来,也越来越紧张。但一听到路胜所言的要求。她原本明亮的双眸一下又黯淡下去。

    良久....她才缓缓出声。

    “我....做不到....”

    路胜笑了。

    “那你能做到什么?”

    庄尹雪咬着嘴唇。

    “我能做我做得到的一切!”她猛地往前跪倒在地,“求仙长收我为徒!!”

    从一开始她便感觉路胜不简单,到了现在,她才真正明白,眼前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仙人隐士,道门高人。

    其实在她们凡人眼中,只要是修道之人,有神通之人,都是仙人。

    她已经顾不得考虑其他了,只要是仙长,只要有半点机会,她都绝不愿放过。

    “你说你能做到一切?”路胜带着笑意的视线在庄尹雪身上缓缓扫过。

    “是!”庄尹雪咬着牙低头,浑身颤抖。“求仙长!”她狠狠往下磕头,但头砸下去,却是碰到一层柔和的气垫。她顿时心中更是又惊又喜。

    能够有这般手段的,绝对就是传说中的仙人隐士之流了。

    “原本只是随便逛逛,在这种境地下,能遇到你一路同行也是缘分。”路胜笑了笑。“你说你能做到一切?”

    “是!”庄尹雪心头隐隐感觉有些不妙....难不成自己遇到的是....

    但她已经不敢放弃了,希望越来越小,已经快要连最后一丝也看不见了。她绝不能放弃!

    “只要仙长收我为徒,我可以做任何事!!”

    “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路胜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是!”庄尹雪紧咬银牙,点头。

    沉默了一阵。

    “那么,我要你死呢?”路胜抬起头,看向远处渐渐靠近的空映山。

    “死?!”

    庄尹雪瞬间俏脸变得惨白。

    她抬起头看向路胜,再三确定,路胜并没有和她开玩笑的意思。

    “......”她低下头,神情越发落寞起来。原本带着的一丝希冀也迅速黯然下来。

    猛然间她一把抽出长剑对着脖子一抹。

    哧!!

    血水飞溅四射,庄尹雪双眼睁大,整个人软软的后仰倒地。大量的血不断从她的脖颈狂涌而出。

    路胜也是一愣,他没想到这姑娘居然这么狠绝,他能够看出庄尹雪不是真的自杀,而是在以自杀为赌注,赌这唯一的一丝渺茫希望。

    甲板上满地是血。庄尹雪已经软倒在地,动弹不得了。血管动脉和气管一起被割裂。

    肺部进血,得不到氧气供给,庄尹雪的整个人面色越来越惨白,眼看是要不行了。

    杀人了!

    不远处的船舱周围也有人看到这一幕,大声尖叫起来,还有人急匆匆的朝着这边冲过来。

    船上发生了这等事,作为船家无论如何也要处理妥当,否则对日后的生意会有难以磨灭的负面影响。

    已经有几个护卫大吼着冲向路胜。

    “歹人安敢行凶!!?”

    “抓住他!”

    一阵阵大叫声不断扩散开。

    路胜却丝毫不动,仅仅只是平静的看着意识迅速模糊了的庄尹雪。

    “好!”

    忽然他右手一挥。一道白气骤然射出,精准的从庄尹雪的头顶百会穴没入,转瞬消失不见。

    马上,庄尹雪原本被割裂的喉管伤口迅速愈合起来,大量涌入肺部的鲜血被迅速吸收分解,氧气重新又从被连接上的气管里源源涌入。

    这一幕也吓得正要冲到跟前的众人猛地停住脚步,不敢再动,看到这里只要不是傻子,谁都知道路胜绝非凡人。

    “我....?”庄尹雪怔怔的伸手摸了摸脖子,刚刚还被割开的喉咙,那种鲜血淋漓的痛苦感,到现在还残留在意识里。

    “若是你还愿意,一个时辰后去岸边等我。”路胜挥袖一撒,又是一点白光射入庄尹雪眉心。

    做完这些后,他脚下一点,纵身一跃而起。

    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他需要最后在临走前做完该做的一点事,最后的一点布置。

    大量黑气自动在他脚下弥漫开,托着他笔直朝空映山方向飞去。

    路胜整个人化为一道黑色流星,狠狠撞入大量白雾中。

    “什么人!?胆敢擅闯空映山!”

    雾气里一道长达上千米之巨的白色长影迅速浮现,发出低沉隆隆震动。

    雾气散去,赫然显示出长影本体。那赫然是一条长达上千米的白色蛟龙。

    它头生双角,身上无鳞,四足金爪,一对放大版灯笼的大眼放着刺目红光。

    看到路胜化为的黑色流星疾飞射来,白龙一声怒吼,巨尾狠狠摇晃起来,对着路胜便是一甩。

    嘭!!!

    巨大撞击声震荡周围的空气雾气,化为大片白环飞射散开。

    白龙哀鸣一声,狠狠被巨大撞击力扯着尾巴砸落在地。

    地面轰的一下巨震,一人一龙转眼便砸进空映山山脚地面,大片白松林被砸断,硬生生被划出一片光秃秃的空地。

    白龙呻吟一声,想要挣扎起身,但浑身被无数黑气丝丝束缚,他又惊又怒,死命的试图挣扎开,但越是挣扎,黑色气息越是束缚力度大。

    嗖嗖声中,一道道白色流光从空映山中飞射而至。远远的悬停在半空中,俯瞰着这边白龙的情况。

    “何方妖孽!居然敢来无定教撒野。”一个有着两个脑袋,身穿黄金战甲的强壮怪人,上前一步,手持金锏怒吼道。

    此时地面大量黑气升腾而起,凝聚化为路胜此时的身形。

    他身着黑色长袍,面目遮掩在浓密雾气中,只露出一双赤红双眼。身上隐隐弥漫出无数尖锐破空声,仿佛有大量锋利之物不断高速切割空气。

    “贫道玄空子,听闻无定教高手如云,仙人往来。所以远赴万里,特来拜访。”路胜随意取了个道号,伪装个身份,反正是来试探和拖延时间,随便编造个道号也无所谓。

    “好一个拜访,一来就把我无定教的护山神兽彻底压服,你是示威还是来拜访?”另一黑须道人上前一步,寒声道。

    “既然是拜访交流,我叫你一声,你可敢应?!”

    “唔?”路胜听着怎么感觉有点耳熟。不过这世上没有他不敢之事。

    “当然没问题,贫道就在这里,道友尽管叫。”他面带微笑回道。

    “玄空子!玄空子!玄空子!!”那黑须道人手中忽然多出一个葫芦,葫芦口对着路胜大叫三次。

    “贫道在此,有礼了。”路胜打了个稽首微笑道。

    呼!!

    刹那间,那葫芦里骤然喷出大片赤红火焰,火焰迅速凝聚,形成一头三人多高火焰麒麟。

    麒麟刚一出现,便朝着路胜猛扑而来。

    “原来如此,是依照对方应答释放的特殊神通么?区区火焰化形,贫道只手可破。”

    路胜轻轻一笑,屈指一弹,一道黑气骤然射出,在半空中化为一头白龙,居然是完全模仿刚才那护山神兽白龙的外形。

    吼!!

    白龙猛扑向麒麟。

    嘭!!!

    白龙破碎,麒麟飞扑。

    路胜傻眼了,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麒麟一头撞在胸腹处。

    噗!

    他一口逆血涌出,当场被砸得倒射飞出。

    轰!

    一声巨响下,他整个人流星般狠狠坠落入地,周围白雾中凭空飞射出大量淡金色符文链条。

    密密麻麻的符文链条精准的将他全身上下一圈圈的束缚捆住。一道绵延数百米的巨大法阵缓缓在空映山前的地面上浮现。

    “有意思,也不打听打听,我无定教乾陵复元大阵是自上古时期便流传下来的最强古阵,能增幅阵内术法上百倍威力。

    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敢上门找死,嘿,这年头还真难得遇到这么蠢的野修。”黑须道人摇头失笑道。

    “我去看看那家伙死了没?”双头怪人也是笑了几声,附身驾云朝着路胜落地的方向飞去。

    大量白烟黑气此时才在缓缓散开,双头怪人挥手刮起一股气浪,将四周烟气全部吹散,飞近了数百米,才终于看清了地面那人的情况。

    大量龟裂如同干枯的大地,布满了方圆数百米的范围,地上的树海被砸出大片蛛网般的裂纹。

    裂纹正中心,一道漆黑人影正低头弯腰剧烈咳嗽着。

    “哦?居然没死?你倒是好运,走吧,乖乖跟我走,还能少受点皮肉之苦。”双头怪人笑着飞近。

    “倒是贫道小觑了你等。”路胜咳嗽了几下后,直起身。他看了眼身上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链。

    “这阵法倒是有点意思。不过贫道深谙阵道多年,这么点小阵势就想困住贫道。

    看贫道只手可破,玄天飞鹤,九九归一!破!破!破!!”

    路胜连喝三声,大量黑气从他身上猛地收缩,然后又轰然爆发,连续三次,无数黑云竟然凝聚形成一头黑色巨虎,仰天咆哮。

    “此法乃召唤上古真灵,与己合而为一,真灵破阵时就是己身一同破离之时。”路胜面带微笑。

    吼!!

    巨大黑虎仰天咆哮一声,身上有无数黑色丝线勾连着身后路胜。

    忽然间,它对着上空猛地一冲,狠狠撞破无数金色符文链,冲天而起,笔直射入厚厚云层中,消失不见。

    路胜仰头望着黑虎破阵。

    “这等威势,果真不愧是上古虎灵!”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完好无损的金色符文链。

    “不过.....我为什么还在这儿?”他思索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