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68.番外四3

      这是防盗章,购买比例低于50%会被拦住, 48小时后恢复正文。  简禾:“……”

    虽说四个病友各有各的风采, 但贺熠绝对是最能当之无愧地担起“神经病”这个称号的一个。论“心理扭曲度”和“丧病指数”,就更不用比了, 他可以直接爆灯,秒杀另外三位。

    虽然前面的四个任务都是拿着错误的剧本去攻略,结局同样是不得善终, 可如果简禾有选择的余地, 她最不想招惹的,就是贺熠这个小疯子。

    废话了,另外三位好歹还能沟通。但贺熠表面笑嘻嘻, 实际随时会翻脸。跟在他身边分分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试问她能不怂吗!

    话说, 这位㚐㚐怎么会在这?

    简禾苦逼地迅速回忆剧本。

    印象里,贺熠不足周岁就与亲娘一同被逐出了家门。不到三年,亲妈也病死了, 只剩下他一个小孩,孤苦伶仃地四处流浪。挨打挨骂、露宿街头,遍尝世间冷暖百态。

    这段惨兮兮的经历, 可以说是非常标准的暗黑系人格培养基了。

    系统微笑:“宿主,不用大惊小怪。世事难料,搞不好明天一觉睡醒,另外的两个也出现了呢?”

    简禾:“……”她悚然道:“系统, 我跟你说, 东西可以乱吃, 旗子不能乱立。”

    系统:“回归正题吧。现在的贺熠已丧母三年。支线任务【冬夜心愿】要求:请宿主在一小时内,带贺熠看一次皮影戏,吃一顿热饭。若任务失败,将降下惩罚:咸鱼值+500。”

    简禾:“……”

    500点,真是个令人虎躯一震的数字,比500只草泥马在面前跑过更让人提神醒脑。

    一小时倒计时很短,得抓紧了。简禾屈膝蹲下来,温暖的呼气在空气里蒸腾出雾白色的烟雾,想了想,道:“你还站得起来吗?”

    贺熠仍旧缩成一团,从阴影里一语不发地打量她,像挨过毒打的流浪动物,警惕地评估着靠近自己的人,到底是新的施暴者还是真的施救者。

    今日傍晚,他被别的小孩用石头砸中了右眼,如今视野十分模糊。现在又入夜了,就更难看清眼前的人的长相了。

    但是,她的声音十分年轻,随着发丝的冷梅香气散播在夜风里。递到眼前的手纤长且干净,不躲不闪,五指微微曲起,朝向他的每一瓣指甲,都莹润如明珠……这一切,都让人在朦胧中,对她产生了无限的好感。

    贺熠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犹豫了片刻,慢慢松开了手中的狗骨头。

    看到简禾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小孩儿也这么好,玄衣心中莫名有点堵。他伸手拉住了简禾的手臂,皱眉道:“浪费时间管他作甚?既然还知道跟野狗抢吃的,怎么着也不会饿死。走吧。”

    简禾袖下的手指微微一蜷。

    她其实没有收回手的打算。但贺熠却误解了她的动作,以为眼前的人有了退意。

    他呼吸加促,生怕她跑掉似的,倏地伸手拽住了简禾的衣袖。脏兮兮的手指在月白色的衣裳上留下了几个黑印。

    玄衣面色微沉。

    “平时是平时。”简禾背对着玄衣,没注意到他的异常,只解释道:“但今天是除夕夜,反正我们也没还吃东西。带他吃顿热饭,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市坊一带酒肆林立,可今天过节,不少前来信城猎魔的仙门子弟都在里面吃饭,高谈阔论。玄衣作为魔族人,要是踏进去了,跟长了两条腿的活靶子没什么差别。看来年夜饭只能吃煎饼小摊儿了。(=_=)

    入夜,皮影戏开摊了。

    年迈的江湖艺人以特有的腔调吆喝了几声,躬身钻入了白色的幕布后。

    小童们嬉笑着在人群中奔跑而来,坐满了数排空荡荡的木长椅,个个好奇地眨巴着眼睛,望着烛火在幕布上跳跃的影子。

    简禾一手拉着玄衣,一手拽着贺熠,在摊子的最后一排坐了下来,把刚买的煎饼纸袋塞到了右手边的贺熠手中:“吃吧,里面夹的是牛肉。”

    贺熠怔愣地打开了纸袋口。煎成金黄色的薄面团热乎乎的,里面夹着洒了葱花和孜然的肉块,香味扑鼻,滋滋地流着油。

    贺熠吸了吸鼻子,抖着手把煎饼拿了出来,大口大口地撕扯了起来。

    不是每个小孩都有家可归。尚在懵懂的年龄,他已很清楚自己与别的孩子的区别。为了活下去,他什么都吃过,耗子肉、狗骨头、残羹冷菜……惟独从没吃过这样又软又热,还有肉夹在里头的饼。

    前方,皮影戏开场了。角色的剪影投映在了昏黄的幕布上,影影绰绰,浮光掠影。

    一般这种时候,艺人都会讲些脍炙人口的民间故事。

    今晚,这两个老艺人唱的,就是一百年前仙魔大战时,人类歼灭魔族的故事。

    “一百多年前呀,那可是个腥风血雨却又灵气充沛的时期。赤云宗的谢子尧、邬焱,丛熙宗的温若流、澹台伶,千仞宫的沈长虹……把魔狗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时至今日,他们仍是威名赫赫的传奇人物。如今灵气凋敝,是再难出这样的人物喽。”

    引言刚结束,幕布上便映出了两个黑色的影子,一方是庞大凶猛的魔兽,一方手中持剑,窄袖缓带,飘飘欲仙。双方灵活地缠斗起来,十分惊险,引得孩子们阵阵惊呼。

    简禾:“……”这主题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惴惴不安地看了玄衣一眼。

    出乎意料的是,玄衣的反应却十分平静,虽说面无表情,但也没有要发飙或者掀摊子的迹象。

    甚至,看到了惊险的地方,他还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跟前面那些小孩子的反应如出一辙。

    简禾忍不住“嗤”地笑了一下。

    玄衣注意到了,狐疑道:“笑什么?”

    简禾轻咳一声:“没什么。”

    你刚才的样子,跟前边的小孩儿差不多,有点可爱。

    ↑假如说了实话,肯定会被系统判定成OOC,然后狂加咸鱼值的。

    系统:“你真懂。”

    简禾:“毕竟亏吃多了。”

    一旁的贺熠已经吃完了两袋的煎饼。虽然很想多塞点进肚子里,无奈胃容量有限。

    小小地打了个饱嗝后,他回味无穷地把纸袋上的葱花都舔干净,这才带着谨慎的探究悄然看向简禾。

    飘渺的光晕中,她平稳而温柔地看着前方咿咿呀呀的皮影戏,却并未注意到他。

    贺熠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瘦骨嶙峋的心口随着呼吸轻轻起伏。

    这个人是谁呢?为什么要给他东西吃?

    她一会儿就要走了吗?

    她对一个魔族人都这么好。如果他告诉她,他也想跟着她走,她会怎么想?

    贺熠低头望着自己冻得发青的一双赤脚,混乱又微带希冀地猜测着。

    她雪白的衣角落在了彼此之间的长凳面上,像花瓣一样。贺熠在自己的裤子上使劲地擦了擦油乎乎、脏兮兮的干瘦小手,无声地拽住了它。

    深夜,皮影戏结束后,摊主收摊,孩童们纷纷散去。

    系统:“叮!恭喜宿主成功完成了支线任务【冬夜心愿】,咸鱼值—20点,实时总值:4410点。”

    简禾:“???”

    次奥,惩罚500点,奖励20点,又是会心一击。

    系统:“与贺熠说再见的时候到了。”

    今晚,不过是两位㚐㚐小时候的一个交叉点而已。他们未来的关系确实十分恶劣,但长期的交往,却是在成年后才开始的。

    她现在走的是玄衣的剧情,短暂的支线任务结束,自然就要回到正轨去了。

    简禾:“说实话,我原本以为你会让我把贺熠带在身边,就像玄衣一样。”

    系统:“不可能的。因为时机未到。”

    凡事都要讲求时机。无数不可复制的磨难与机遇,才能造就出一个独一无二的角色。

    比如说玄衣。如果没有赤云宗的屠村事件,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西朔山,也就不会成为后来那个黑衣长箫、号令魔兽的BOSS。

    贺熠也是同理。如果现在就把他揽入羽翼下,没让剧本虐够他,他也就不会成为那个恶刹般的少年。

    人设一崩,剧情线也就进行不下去了。

    鉴于此,明知前方是刀山火海,也只能放他去了。

    人烟散尽。

    简禾朝手心呵了口热气,蹲在了贺熠跟前,把尚有余温的披风解下来,放到了他怀里,道:“我们要走了。这些钱和衣服,你收着吧。”

    贺熠倏地抬头,那句在胸中徘徊了一整晚的贪婪恳求,即将要冲口而出——

    “能不……”

    就在这时,玄衣忽然开口道:“简禾,我刚才没吃饱,你能替我再买点东西吃吗?”

    少年自若的声音,完美地堵住了贺熠后半句话。

    “现在?”简禾站了起来,不疑有他,道:“那得快些才行,搞不好人家收摊了。你在这儿等我吧。”

    “好。”

    目送着她走远了,玄衣这才转过头,翘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小乞丐,道:“喂。”

    贺熠抬眼。

    “她是我的。”玄衣懒洋洋道:“你,想都别想。”

    说这话时,他的表情并不凶恶,语气亦没有多大的威吓与强迫,而是那么地理所当然,充满了因独得宠爱而滋生出的气定神闲与优越感。

    如同在赶走一只在半路黏上来、痴心妄想的臭虫,轻而易举就撕开了它迷惑人的怜弱表象,击碎了深藏其中的贪念,与蠢蠢欲动的抢夺之意。

    贺熠直勾勾地盯着他,无声地掐紧了披风。

    ……

    在很久以后,他才终于找到了一个恰当的词语,去形容自己当下的感受——嫉妒。

    无法自拔的、恨不得把那张脸上的笃定与骄傲都破坏殆尽的浓烈嫉妒。

    自从魔族被打趴下、并且销声匿迹后,仙门已经很久没发生过这等的惨案。消息甫一传出,各宗派一片哗然。众人在震怒之余,也不得不刻骨铭心地记住了这个丧心病狂的少年的名字。

    简禾:“……”

    虽说四个病友各有各的风采,但贺熠绝对是最能当之无愧地担起“神经病”这个称号的一个。论“心理扭曲度”和“丧病指数”,就更不用比了,他可以直接爆灯,秒杀另外三位。

    虽然前面的四个任务都是拿着错误的剧本去攻略,结局同样是不得善终,可如果简禾有选择的余地,她最不想招惹的,就是贺熠这个小疯子。

    废话了,另外三位好歹还能沟通。但贺熠表面笑嘻嘻,实际随时会翻脸。跟在他身边分分钟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试问她能不怂吗!

    话说,这位㚐㚐怎么会在这?

    简禾苦逼地迅速回忆剧本。

    印象里,贺熠不足周岁就与亲娘一同被逐出了家门。不到三年,亲妈也病死了,只剩下他一个小孩,孤苦伶仃地四处流浪。挨打挨骂、露宿街头,遍尝世间冷暖百态。

    这段惨兮兮的经历,可以说是非常标准的暗黑系人格培养基了。

    系统微笑:“宿主,不用大惊小怪。世事难料,搞不好明天一觉睡醒,另外的两个也出现了呢?”

    简禾:“……”她悚然道:“系统,我跟你说,东西可以乱吃,旗子不能乱立。”

    系统:“回归正题吧。现在的贺熠已丧母三年。支线任务【冬夜心愿】要求:请宿主在一小时内,带贺熠看一次皮影戏,吃一顿热饭。若任务失败,将降下惩罚:咸鱼值+500。”

    简禾:“……”

    500点,真是个令人虎躯一震的数字,比500只草泥马在面前跑过更让人提神醒脑。

    一小时倒计时很短,得抓紧了。简禾屈膝蹲下来,温暖的呼气在空气里蒸腾出雾白色的烟雾,想了想,道:“你还站得起来吗?”

    贺熠仍旧缩成一团,从阴影里一语不发地打量她,像挨过毒打的流浪动物,警惕地评估着靠近自己的人,到底是新的施暴者还是真的施救者。

    今日傍晚,他被别的小孩用石头砸中了右眼,如今视野十分模糊。现在又入夜了,就更难看清眼前的人的长相了。

    但是,她的声音十分年轻,随着发丝的冷梅香气散播在夜风里。递到眼前的手纤长且干净,不躲不闪,五指微微曲起,朝向他的每一瓣指甲,都莹润如明珠……这一切,都让人在朦胧中,对她产生了无限的好感。

    贺熠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犹豫了片刻,慢慢松开了手中的狗骨头。

    看到简禾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小孩儿也这么好,玄衣心中莫名有点堵。他伸手拉住了简禾的手臂,皱眉道:“浪费时间管他作甚?既然还知道跟野狗抢吃的,怎么着也不会饿死。走吧。”

    简禾袖下的手指微微一蜷。

    她其实没有收回手的打算。但贺熠却误解了她的动作,以为眼前的人有了退意。

    他呼吸加促,生怕她跑掉似的,倏地伸手拽住了简禾的衣袖。脏兮兮的手指在月白色的衣裳上留下了几个黑印。

    玄衣面色微沉。

    “平时是平时。”简禾背对着玄衣,没注意到他的异常,只解释道:“但今天是除夕夜,反正我们也没还吃东西。带他吃顿热饭,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市坊一带酒肆林立,可今天过节,不少前来信城猎魔的仙门子弟都在里面吃饭,高谈阔论。玄衣作为魔族人,要是踏进去了,跟长了两条腿的活靶子没什么差别。看来年夜饭只能吃煎饼小摊儿了。(=_=)

    入夜,皮影戏开摊了。

    年迈的江湖艺人以特有的腔调吆喝了几声,躬身钻入了白色的幕布后。

    小童们嬉笑着在人群中奔跑而来,坐满了数排空荡荡的木长椅,个个好奇地眨巴着眼睛,望着烛火在幕布上跳跃的影子。

    简禾一手拉着玄衣,一手拽着贺熠,在摊子的最后一排坐了下来,把刚买的煎饼纸袋塞到了右手边的贺熠手中:“吃吧,里面夹的是牛肉。”

    贺熠怔愣地打开了纸袋口。煎成金黄色的薄面团热乎乎的,里面夹着洒了葱花和孜然的肉块,香味扑鼻,滋滋地流着油。

    贺熠吸了吸鼻子,抖着手把煎饼拿了出来,大口大口地撕扯了起来。

    不是每个小孩都有家可归。尚在懵懂的年龄,他已很清楚自己与别的孩子的区别。为了活下去,他什么都吃过,耗子肉、狗骨头、残羹冷菜……惟独从没吃过这样又软又热,还有肉夹在里头的饼。

    前方,皮影戏开场了。角色的剪影投映在了昏黄的幕布上,影影绰绰,浮光掠影。

    一般这种时候,艺人都会讲些脍炙人口的民间故事。

    今晚,这两个老艺人唱的,就是一百年前仙魔大战时,人类歼灭魔族的故事。

    “一百多年前呀,那可是个腥风血雨却又灵气充沛的时期。赤云宗的谢子尧、邬焱,丛熙宗的温若流、澹台伶,千仞宫的沈长虹……把魔狗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时至今日,他们仍是威名赫赫的传奇人物。如今灵气凋敝,是再难出这样的人物喽。”

    引言刚结束,幕布上便映出了两个黑色的影子,一方是庞大凶猛的魔兽,一方手中持剑,窄袖缓带,飘飘欲仙。双方灵活地缠斗起来,十分惊险,引得孩子们阵阵惊呼。

    简禾:“……”这主题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惴惴不安地看了玄衣一眼。

    出乎意料的是,玄衣的反应却十分平静,虽说面无表情,但也没有要发飙或者掀摊子的迹象。

    甚至,看到了惊险的地方,他还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跟前面那些小孩子的反应如出一辙。

    简禾忍不住“嗤”地笑了一下。

    玄衣注意到了,狐疑道:“笑什么?”

    简禾轻咳一声:“没什么。”

    你刚才的样子,跟前边的小孩儿差不多,有点可爱。

    ↑假如说了实话,肯定会被系统判定成OOC,然后狂加咸鱼值的。

    系统:“你真懂。”

    简禾:“毕竟亏吃多了。”

    一旁的贺熠已经吃完了两袋的煎饼。虽然很想多塞点进肚子里,无奈胃容量有限。

    小小地打了个饱嗝后,他回味无穷地把纸袋上的葱花都舔干净,这才带着谨慎的探究悄然看向简禾。

    飘渺的光晕中,她平稳而温柔地看着前方咿咿呀呀的皮影戏,却并未注意到他。

    贺熠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瘦骨嶙峋的心口随着呼吸轻轻起伏。

    这个人是谁呢?为什么要给他东西吃?

    她一会儿就要走了吗?

    她对一个魔族人都这么好。如果他告诉她,他也想跟着她走,她会怎么想?

    贺熠低头望着自己冻得发青的一双赤脚,混乱又微带希冀地猜测着。

    她雪白的衣角落在了彼此之间的长凳面上,像花瓣一样。贺熠在自己的裤子上使劲地擦了擦油乎乎、脏兮兮的干瘦小手,无声地拽住了它。

    深夜,皮影戏结束后,摊主收摊,孩童们纷纷散去。

    系统:“叮!恭喜宿主成功完成了支线任务【冬夜心愿】,咸鱼值—20点,实时总值:4410点。”

    简禾:“???”

    次奥,惩罚500点,奖励20点,又是会心一击。

    系统:“与贺熠说再见的时候到了。”

    今晚,不过是两位㚐㚐小时候的一个交叉点而已。他们未来的关系确实十分恶劣,但长期的交往,却是在成年后才开始的。

    她现在走的是玄衣的剧情,短暂的支线任务结束,自然就要回到正轨去了。

    简禾:“说实话,我原本以为你会让我把贺熠带在身边,就像玄衣一样。”

    系统:“不可能的。因为时机未到。”

    凡事都要讲求时机。无数不可复制的磨难与机遇,才能造就出一个独一无二的角色。

    比如说玄衣。如果没有赤云宗的屠村事件,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西朔山,也就不会成为后来那个黑衣长箫、号令魔兽的BOSS。

    贺熠也是同理。如果现在就把他揽入羽翼下,没让剧本虐够他,他也就不会成为那个恶刹般的少年。

    人设一崩,剧情线也就进行不下去了。

    鉴于此,明知前方是刀山火海,也只能放他去了。

    人烟散尽。

    简禾朝手心呵了口热气,蹲在了贺熠跟前,把尚有余温的披风解下来,放到了他怀里,道:“我们要走了。这些钱和衣服,你收着吧。”

    贺熠倏地抬头,那句在胸中徘徊了一整晚的贪婪恳求,即将要冲口而出——

    “能不……”

    就在这时,玄衣忽然开口道:“简禾,我刚才没吃饱,你能替我再买点东西吃吗?”

    少年自若的声音,完美地堵住了贺熠后半句话。

    “现在?”简禾站了起来,不疑有他,道:“那得快些才行,搞不好人家收摊了。你在这儿等我吧。”

    “好。”

    目送着她走远了,玄衣这才转过头,翘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小乞丐,道:“喂。”

    贺熠抬眼。

    “她是我的。”玄衣懒洋洋道:“你,想都别想。”

    说这话时,他的表情并不凶恶,语气亦没有多大的威吓与强迫,而是那么地理所当然,充满了因独得宠爱而滋生出的气定神闲与优越感。

    如同在赶走一只在半路黏上来、痴心妄想的臭虫,轻而易举就撕开了它迷惑人的怜弱表象,击碎了深藏其中的贪念,与蠢蠢欲动的抢夺之意。

    贺熠直勾勾地盯着他,无声地掐紧了披风。

    ……

    在很久以后,他才终于找到了一个恰当的词语,去形容自己当下的感受——嫉妒。

    无法自拔的、恨不得把那张脸上的笃定与骄傲都破坏殆尽的浓烈嫉妒。

    系统:“宿主,任务还在继续哦。”

    简禾忍不住投诉道:“不是我不想继续,是这气味他妈熏得我快没知觉了。你能屏蔽我的嗅觉不?”

    系统:“屏蔽功能暂未开启,请宿主加油升级。”

    得。简禾勉强定了定神,趁食心怪不注意看自己,束在背后的双手不着痕迹地往后探了探。抵着稍显锋利的石棱摩擦,企图把绳索磨开。

    枪打出头鸟,刚才郑绥骂得最起劲,那食心怪的注意力果然被他夺走了,走到他跟前,捏住了少年的双颊,猖狂地笑道:“哈哈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两个黄口小儿,今日你们落到我手里,只能怨自己蠢!不过略施小计,就接二连三地落入圈套,果真是一群废物。你即管喊救命吧,就算叫破喉咙,赤云宗也不会来救你们的!”

    简禾:“这,好老套的台词。”

    系统:“……”

    郑绥被熏得口吐白沫,仍气若游丝地骂道:“你今天杀了我,我下地狱也要回来找你拼了!”

    食心怪冷笑一声:“那就先从你开始吧,我迄今只吃过一次男人的肉呢。”说罢,锋利的五指就高高地举了起来,就要划开郑绥的心口。

    不能再死人了,简禾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慢着!你跟刘府有什么仇怨?为什么要专挑那里的姑娘下手?”

    食心怪的手果然一停,转向了她,阴测测道:“仇怨?你想多了,不过是因为那里的女人的肉合我口味罢了。”

    余光扫到郑绥和郑芜被束在一起的手正悄悄地动着,简禾脑袋转得飞快,再接再厉问道:“那你挑刘府的人附身不是更方便吗?为什么要迂回地夺刘蕊未来夫婿的舍?”

    食心怪桀桀地笑了起来:“这也要问?因为人肉我要,女人我也要。分明一切都很顺利,刘大富那老头子偏偏不知好歹,找了仙门中人妄图阻挠我。不过那又如何,还不是全都落入我手了?!”

    简禾摇头低声道:“作恶多端,自有天收。今天我们死了,明天照样会有人来收你。”

    “哼,有什么好怕的?每食一颗心,我的功力就更加见长,尤其你们三人都练过仙功。等我吃完你们,换个皮囊,换个地方,看谁还能捉得住我。”食心怪话锋一转,看向了晕倒在一侧的玄衣,若有所思道:“不过,我倒是挺惊讶。”

    简禾顺着他目光看过去,警惕了起来:“惊讶什么?”

    “人类屠戮魔族无所不用其极,两族之仇不共戴天。可他,刚才明明有逃走的机会,却因为顾及你的安危最终落入我手。”食心怪刻薄地点评道:“好一个自甘堕落、甘做仙门走狗的魔族人,真是可悲,哈哈哈哈哈!”

    简禾在石块上磨磨蹭蹭的手蓦地一停。

    刚才之所以跟食心怪扯那么多有的没的,不过是因为看到郑绥在偷偷解绳,想与他分工合作,给他争取更多时间。

    谁料到这食心怪不按套路出牌,嘴皮子一碰,居然会转头对着玄衣开火,还恰好戳到了他的痛处。

    这不是变相地把玄衣对仙门的仇恨值刷到新高吗?以后等玄衣开始找仇家算账了,若是想起了今天的事,变本加厉地受罪的就是她了。[蜡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