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567、承影剑灵

      承影剑在历史上是有记载的,传说铸于商朝,后被春秋时代孔周收藏。塵?緣?文?學?網传说曾有普通人无意间持有承影从树干旁经过,无形的剑气催动之下树木当时并没有什么异样,当那人走远之后树木才轰然倒塌。

    当然,吕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传言,具体实情还是得自己琢磨。

    他想起幽明羽的提醒说这柄剑需要滴血认主,临走的时候还专门叮嘱他必须在昼夜交替的时候,一天只有两次机会,所以一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观察一下这柄传说中的十大名剑。

    吕树坐在平房的小院子里,只见承影安静的躺在木匣子里,吕树一直在等待着夜晚的降临,他倒是不担心错过,不是都说了吗,承影会在昼夜交替的那一刻显露真身。

    暮光犹如瑰丽的宝石一般由天边照射而来,当太阳彻底落入地平线的那一刻,吕树面前原本空无一物的木匣子中竟然显现出一柄半透明宛如琉璃般的修长剑影来,那流线形状让吕树看的心里痒痒,实在是太漂亮了。

    就连承影的剑柄,也是浑然一体的。光是看着卖相吕树就感觉自己被聂廷没收的钱就值了,果然还是天罗地网更靠谱一些!

    吕树探手将他的食指轻轻放在剑刃上,饶是他如今几乎与B级不相上下的身体坚韧程度也被这刀刃一下子割了个小口子出来。

    食指溢出的鲜血蕴含着庞大的星辰之力进入透明的承影里面,竟像是一滴血液掉进了水里,叮咚一声,而后如烟雾般扩散开来。

    在吕树的感知中忽然与承影相连,暮光消失的很快,承影也重新回归了无形,但吕树却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它的存在了。

    之前吕树还在担心这玩意真是太透明了,万一被自己不小心丢到哪里找不到怎么办?吕树非常怀疑它在春秋之后销声匿迹就特么很有可能是被人搞丢了找不到啊……

    不过这时候吕树才发现,原来滴血祭炼认主之后,承影的主人是能感知到它的。

    这样一来就不怕伤到自己了啊,吕树也觉得自己有点好笑,多虑了。

    血液在承影里犹如洋流般循环旋转,直到它逸散过承影的每一个角落,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这承影里竟是有一个身穿白袍的身影飘荡而出。

    剑灵!吕树有点惊喜,果然这承影是有剑灵的神物啊!

    直到这个时候吕树终于确定,这柄剑确实值回自己损失的钱了,却不知道这剑灵又有什么用处。

    吕树定睛看向剑灵那边,对方应是男性,一袭白色的袍子不像是近代人,倒是让吕树有点惊异的是这剑灵完完全全的就是人形,相比之前黑龙矛的黑龙、金色小蛇,吕树还是第一次在雪山剑灵以外见到人形的器灵呢。

    而且对方面貌俊逸,眉心之中竟然还盛开着一朵紫色的莲花,气质简直飘逸出尘。

    “终于重见天日了,”那男子看着面前这一方天地说道。

    吕树忽然问道:“你竟然能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人形剑灵他也有,可会说话的这是独一份啊,这是不是从侧面说明这个剑灵应该非常牛逼?!吕树简直喜出望外!

    那俊逸男子转头看向吕树平静道:“你可以叫我海公子。”

    海公子?这是啥奇怪名字,吕树好奇道:“你有什么能力吗?”

    在吕树的感知中,这海公子身上丝毫没有能量波动,然而吕树却知道这海公子定然和纳兰雀一样有什么屏蔽自身波动的手段。

    却听那海公子皱眉问道:“你便是承影这一代的主人?”

    吕树赶紧点头:“对对对,我是!”

    “你不配,”海公子说完便如同一阵烟雾似的重新回到了承影里面……

    吕树:“???”

    你特么!

    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尿性的剑灵呢?!老子都已经滴血认主了你就这个态度?

    “你给我出来!”吕树狂吼:“让你出来听到没?”

    吕树的声音太大了就连邻居都被惊动出来查看,结果刚出来吕树扭头:“没喊你,你回去!”

    邻居:“……”

    “来自王晓的负面情绪值,+199……”

    吕树重新看向承影,他与承影的联系倒是没有因为海公子的嫌弃而切断,所以吕树很清楚他是认主成功了,现在这承影就是他的。

    也就是说正常功能是不耽误的,就是剑灵有点尿性。

    要说这样也没啥大事,最多就是剑灵不听指挥罢了嘛,但吕树受不了这委屈,你一破剑灵在这嫌弃谁呢?

    之前他还觉得这次聂廷是难得好心给了他一柄上古神器,结果到头来发现竟然还是个坑,呵呵。

    难怪聂廷要叮嘱幽明羽转告吕树祭炼这柄剑要有耐心,咋的,用耐心去感化那个海公子啊?

    感化个屁!

    吕树想了半天,忽然试着再次滴上去一滴血,结果海公子果然又被鲜血唤出来了,只见对方此时眉目冷峻:“以后没事不要唤我出来。”

    说完,吕树还没来得及吼这海公子呢,对方就已经又回去了。

    呵呵!

    吕树又滴了一滴鲜血,海公子又出来,这次对方已经压抑在暴怒的边缘,吕树不乐意了:“跟谁俩呢,我现在是承影的主人知道不,作为剑灵你有点自觉性没有?”

    海公子面色阴沉的说道:“我不想对你动手,但你也不要逼我,咱俩还是相安无事最好,你实力太低根本不配做承影的主人。”

    说完海公子就准备钻进承影里面去了,结果不到半秒钟早就准备好的吕树直接已经又挤出来了一滴鲜血,海公子半截身子还没进去呢,就又出来了!

    海公子:“???”

    吕树冷笑起来:“我还治不了你了?”

    说什么不想动手,恐怕是你作为剑灵没法对主人动手吧?!

    海公子此时也知道自己的底细可能被看穿了,威胁并没有什么用啊,面前的这个人类让他非常不爽,可确实如同吕树所想,他没法对承影的主人动手!这是他身为剑灵的限制之所在!

    ……

    今天买了一天的年货,还跟久违的老朋友吃饭喝酒,只有一更了,咳咳,春节之后更新会恢复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