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161章 王宁安的地位

      海外叛乱,请愿团兴起,所有人都希望赵曙出面,哪怕下一道旨意,也能左右局势,蓄势待发的金融集团,老谋深算的文狐狸,都有这样的期盼。尘?缘↘文?学↓网

    奈何从头到尾,赵曙都没有露面,这帮人就被王宁安给轻易扫荡一空,败得稀里哗啦。

    赵曙没有出面,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他病了,尽管有钱乙保驾护航,但是赵曙连续疟疾,加上中毒之后,身体太虚弱,稍微不注意,就会染上风寒,迁延难愈。

    请愿团闹得最凶的时候,正好赵曙卧床不起。

    当然,凭着他们君臣的感情,赵曙即便表态,也不会和这帮人翩翩起舞。但是在病床上,赵曙翻着各种文章报纸,一颗心就仿佛被刀子割似的,一刀一刀,割成了三千六百片!

    朕都放权了,要过几天安生日子,你们怎么还揪着不放,利用朕来做文章,到底谁才是天子,谁才是九五至尊?

    尤其可恶,你们把师父也牵连进去,就这么盼着天下大乱吗?

    赵曙切齿痛恨,夜不能寐,病情越发沉重,几乎崩溃。所幸后来靠着天竺的叛乱,反戈一击,把请愿团和叛军牵连到一起,全都给消灭一空。

    赵曙终于松了口气,身体都好了很多。

    师父还是有办法的,杀得痛快!

    只恨自己无能为力,不然一定亲自下旨,严惩不贷。

    可赵曙又想了想,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如果当时下旨,肯定会有人借机牵扯上王宁安,把六艺一系卷入其中,指责他们阴谋篡位,逼着师徒反目,把朝局搅浑,然后就能浑水摸鱼,从中渔利。

    事实上,文狐狸就是这么打算的。

    真是想不到,这一场病,无法理事,还因祸得福了。

    赵曙笑得很无奈,他萌生了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迅速生根发芽,成长壮大,不可阻挡,他下定了决心,要把皇位让给儿子。

    其实赵曙存退位之心,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当皇帝的日子不算太长,但是各种滋味都尝过了,环顾四周,没剩下几个贴心人,不只是他,就连皇后王青都遍体鳞伤,险些丧命。

    上次王青病危,所幸钱乙妙手回春,救活了王青,但是接下来王雱牵连案子,死在家中,又过了一些日子,王安石老病沉重,也死了。

    父兄去世,让王青又一次饱受打击。

    她此刻很能理解赵曙的心,赵曙也很懂妻子的难。

    皇位对于他们来说,不是荣誉,而是不可承受的压力!

    夫妻俩都不想硬抗了。

    更何况西征开始了,汹涌的大宋铁骑注定要踏遍全球,赵曙最大的心愿也即将达成,皇位对他来说,真的不重要了。

    没有人愿意放弃手里的权力,但凡事总有例外,爱美人不爱江山者,也不乏其人。曾经沧海,高处不胜寒,赵曙更想把后半生留给自己,留给夫妻两个。

    似乎有点自私,可他就是这么想的。

    只是我们的赵顼小朋友愿意接受吗?

    上一次父皇询问,他表示要学医术,这段时间,赵顼还真下了功夫,背诵医书,辨认药材,还跑去医院观摩学习,没事还开点药,如果侍卫咳嗽风寒,太子殿下一定很贴心送上一副亲手开的方子,甚至还会帮忙熬药。

    每次这个时候,侍卫们都会怀着为国捐躯的壮烈,毅然喝下汤药。

    好在吃赵顼的药还没有毒死人,最多拉几天肚子而已。

    貌似医术还行!

    小太子正乐此不疲,父皇居然要把皇位交给他,赵顼都懵了!他甚至不知道反驳,只能茫然点头,仿佛不明白皇位是什么意思。

    “唉,圣人何必逼迫皇儿呢?他那么小,什么都不懂,皇位重如山,他哪里承担起来!”王青不无抱怨道。

    “哈哈哈,梓童,正因为皇儿什么都不懂,才能当好皇帝?”

    “这,这是何意?”王青迷糊了。

    赵曙笑道:“前番出现请愿团,并非偶然。请愿团能迅速波及诸省,也不是没有原因。大宋盛世,皆是师父苦心经营之功,我能顺利远征,大胜归来,也是师父苦心布局的结果,说起来,只是摘了桃子而已。”

    赵曙说着,坐在了妻子的身边,“如今明定条文,君臣权责已经明晰,铲除了金融势力之后,必定会迎来一个大发展的时期……这种关头,最忌讳令出多门,反反复复。我思考过了,只有我退位,才能绝了一些人利用皇帝反扑的念头。皇儿继位,他什么都不懂,那些人也就没法利用他,唯有如此,江山稳固,一家人也能平平安安。”

    放在别的朝代,皇帝不停退步,只会造成改朝换代,可眼下情况完全不同,政务的中心已经转到了政事堂,皇帝可以干涉,也可以不干涉。没准不去干涉,还会更好!

    唯一的风险就是太多人不确定,不相信,他们不认为皇帝会心甘情愿,交出权力,所以才有了请愿团,他们希望王宁安来取代赵家,至少王宁安看起来,要比赵家人更开明!

    但是赵曙偏要告诉这些人,别的事情上,他比不过师父,唯独放权这一条,他能比任何人都做的更好!

    事实上,能容下王宁安这个超级权臣,赵曙的胸怀就让人惊叹了。

    他要用行动,让所有人安心,从此朝局安稳,一心向前发展,再也不要为了争权夺势,扰乱了天下,毕竟这里面也有自己的心血。只要赵曙退位,接下来不管谁继位,没有了那么多权力,也没有机会表现,断然不会有赵曙一样的威望。

    没有了威胁,也就没有了利用的价值。

    皇儿绝非英主,自己都承担不起来的担子,为什么要难为孩子!

    在这一刻,赵曙更像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而且赵曙也有算计,他退位了,就能用太上皇的身份,保护庇佑赵顼,等小家伙习惯了,了解了如何当皇帝,那时候他或许也老了,赵家人的寿命不长,他也能走得安心。

    难不成非要等自己熬干心血,驾崩之后,再把天下交给浑浑噩噩的皇儿手里,那样是不负责任!

    做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尚且需要实习多年,医国可比医人难多了,更需要实习历练。

    就让赵顼当一个实习皇帝算了。

    ……

    “怎么可能?”

    面对着赵曙有意退位的消息,小彘蹙着眉头,他的拳头不由自主攥紧了,突然门被推开,狗牙儿从外面风风火火跑进来,他看了一眼兄弟,嘴角上翘,冷笑道:“你果然没安好心!”

    小彘横着眼,怒道:“大哥,你下次敲门好不?”

    “就不!”狗牙儿不客气道:“文狐狸弄请愿团,你小子是不是也有这个心思,是不是和他密谋了?”

    “你胡说!”

    小彘豁然站起,“我要是和文相公有勾结,你把我送去琉球就是了!”

    面对兄弟炸毛,狗牙儿可不怕,“你当然不会那么傻,但是你一定在心里想过!”

    “你!”

    小彘气炸了,“哥,别诛心成不!”小彘眼珠转了转,突然道:“哥,我就不信,在你心里,陛下的地位能比老爹还重要?”

    “你才是诛心!”轮到狗牙儿怒了,“我告诉你,这是不能放在一起比的事情,父母之恩,兄弟之情,朋友之谊……都是正常人离不开的,当然了,或许你能离开!”

    言下之意,你小子不是正常人。

    “你!”

    小彘气得在地上转了好多圈,头发都立起来了。

    “哥,你说的可真好听,我就想请教你一件事,咱爹为了大宋做这么多,天下苍生无不感念,而且老爹又推行新政,把几千年的规矩彻底推翻,重建了一套体系……这么大的贡献,这么大功绩,区区一个秦王,能彰显老爹的地位吗?百年之后,你想史书上怎么写咱爹?”

    狗牙儿被问得哑口无言,貌似兄弟说的也有道理,老爹的付出和获得有点不成比例。他突然仰起头,驳斥道:“那你就想着拥立咱爹当皇帝了?怪不得你生气呢,老师夺了徒弟的皇位,还情有可原,如果老师拿了徒孙的东西,就太丢人了,是吧?”

    这俩小子性格虽然不同,但脑筋都很灵活。

    虽然请愿团被压下去了,却有卷土重来的可能,尤其是王宁安这一轮的肃贪,力度之大,前所未见。加上新的技术突破,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目前王宁安在民间的威望与日俱增,早晚会酝酿出下一轮的请愿团,丝毫不要怀疑。

    这时候赵曙选择退位,其实是躲避了锋芒,王宁安,包括王宁安的支持者,总不能不要脸到夺一个孩子的皇位吧?

    而且赵家表现如此大度开明,还被夺取皇位,老百姓真的能同意吗?

    小彘想着时机成熟,再推波助澜,可时机未到,赵曙已经出招了,能不懊恼吗?

    倒是狗牙儿,他惊叹于赵曙的聪明,但是心里也有那么一丢丢儿的愧疚。

    他默默坐了下来,老爹熬白了鬓发,几十年殚精竭虑,不惜以一人之力,对抗天下,硬生生扭转乾坤,才创造出如今的盛世。

    疆土无限,子民数亿,生机勃勃,繁荣昌盛……即便是传说中的三代之治,也未必有今天的成就。

    老爹的确居功厥伟,没有应得的地位,怎么也说不过去。

    而且王宁安的地位不止关系他一个人,更关系到整个朝局,那么多的新政,那么多的国策,都要贯彻坚持,如果王宁安的地位不够,何以能成为金科玉律,被继任者认真奉行?

    狗牙儿呆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这真是个费脑筋的事情,他揪着头发,痛苦纠结。

    “二弟,除了拥立老爹当皇帝,就没有别的办法?”

    小彘眼珠转了转,突然笑了,“哥,我还真有一个点子,你想不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