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151章 父子反目?

      禁军出现,把请愿团的乌合之众吓了一跳。尘?缘→文↓学√网

    但张方平是见过大世面的,并不害怕。而且他也清楚,自从改成了军衔制之后,禁军就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任何将领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因此张方平信心十足,直到他看见王宗翰!

    秦王世子!

    怎么是他?

    是谁也不该是他!!

    张方平在这一瞬间,脑袋都要炸开了。

    这小子是站在哪一边的?

    按理说他爹当皇帝,他就是皇太子,日后江山都是他的,没有理由反对……可问题是他气势汹汹,带着这么多人来了,明显不是支持请愿团啊!而且他不是在天竺领兵平叛吗?怎么会突然跑到了开封,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也太反常了。

    张方平百思不解,僵住了。

    当狗牙儿大声斥责,张方平才猛然惊醒,他打了一个激灵,勉强稳定心绪,挤出了一丝笑容。

    “秦王世子,老夫有礼了!”

    狗牙儿没有接,而是冷笑道:“张相公,我现在是禁军副都指挥使,奉命前来问话,还请张相公陪我们走一趟吧!”

    张方平皮笑肉不笑,“原来是副都指挥使!”他把官名咬得很死,“老夫已经是只是之人,登坛讲学,阐发观念,乃是合情合理,而且已经得到开封官府的准许,貌似王副都指挥使,不该干涉!”

    狗牙儿呵呵两声,“张相公,你讲什么,我当然不会管。可是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本官就不能不管!”

    张方平把脸一沉,“老夫扪心自问,从来无愧于天地!”

    不得不说,抛开了脸皮的束缚,张方平也变得不一样了,这几句话,颇有文宽夫的神韵。

    狗牙儿丝毫不信,他手里有着十足的凭证,姓张的根本跑不了!

    “张相公,我在天竺,缴获了一大批武器和账册,这些武器全是从大宋流落出去的,账目往来,也是大宋的商人……说穿了吧,就是有人把禁军的火器卖给了叛贼,他们才会短时间席卷天竺,拉起了百万人马。张相公,你以为干了这种事,应该怎么算?”

    张方平努力保持平静,可嘴角的肉还是微微颤抖。

    不久之前,他站出来,强力指责天竺的叛乱,事后张方平也回过味来,一定是金融集团支持天竺叛军,才会弄出这么多的动静。

    推他出来抨击王宁安,也是人家的一环,是内外夹攻,想要逼王宁安下台。

    张方平知道这事情太严重了,光是他一颗脑袋,都没法交代,甚至要祸及家人子孙。正因为心存恐惧,张方平才不顾一切,替王宁安吹捧,想要鼓动他登基。

    且不说从龙功臣的好处,至少王宁安能看在卖力投靠的份上,不追究天竺的事情,放他一马,保全全家人。

    这是张方平最现实的想法,只是随着请愿团越来越宏大,距离拥立成功也不远了,张方平才想的越来越多,甚至希望东山再起,入朝为官,享受无穷风光。

    可就在他希望燃起的时候,狗牙儿突然出现了,还把他最恐惧的事情,毫不留情地掀了出来!

    张方平承受了十万点暴击,顿时心中大乱,但他毕竟是老油条,还能稳住。

    “老夫身为大宋臣子,忠心不二,绝不会和天竺叛军勾结,更没有本事去资助他们作乱,你方才所说,完全是欲加之罪!”张方平断然否认,然后又道:“诚然,老夫之前批评过政事堂的作法,那是老夫错了,老夫已经反复道歉,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如果世子依旧怀恨在心,那只管抓了老夫,送到大牢里就是了!”

    张方平极力想把事情的关键点模糊掉,弄成秦王父子挟怨报复,他是被陷害的,也好争取些同情。狗牙儿虽然年轻,却不上当。

    “张相公,你说了什么,自然由朝廷处置,或是有罪,或是无罪,非是我能下结论的。但是……你和手下人,资助天竺叛军,故意背叛大宋,掀起烽火狼烟,居心叵测,此事绝不容你抵赖!张方平,你还不认罪吗?”

    见狗牙儿追着不放,张方平也无奈了,他和金融集团合作,一起给王宁安制造麻烦,这事情他脱不了干系,不过要说他资助叛军,怂恿对方叛乱,这个帽子还是太大了点!

    张方平是真不知道,更没有参与。

    他咬了咬牙,“秦王世子,老夫甚至一品大员,致仕重臣,你含血喷人,诬陷老夫,这个官司打到令尊秦王那里,老夫也不怕!”

    张方平说的义正词严,在请愿团的人群当中,掀起一阵议论。

    有人说张相公够爷们!

    有人说秦王和世子都太小气了。就算张相公之前有错,但是人家已经诚恳道歉,如今又为了你们王家的事情,奔走呼号,用尽了心血。

    没有功劳,还要苦劳。

    你王宗翰兴师动众,这儿欺负张相公,实在是太过分!

    看到人群出现议论之声,狗牙儿毫不客气,一挥手里的马刀,立刻两队骑兵冲过去,把人群和张方平隔开,骑兵举着火铳,对准了乱糟糟的人群,谁敢再多说一句,立刻就地正法,不要怀疑他们的决心!

    “张相公,我知你不服,待我戳破尔的奸计。”

    狗牙儿招手叫过来两个年轻将领,吩咐几句,他们立刻下去,又过了一刻钟,他们各自押着犯人,来到了张方平的面前。

    狗牙儿指了指,“张相公,这两个人你认识吧?”

    张方平仔细看过去,其中一个是开封有名的地产商人,手握着上亿的家产,另一个是储蓄银行在开封的高管,被人尊称为财神爷。

    这两位都是跺跺脚,四城乱颤的人物。他们在前不久加入了请愿团,不但出了巨款,还组织了上千人加入,又拿钱帮张方平印刷书籍,在所有成员当中,他们绝对是最积极的。

    张方平不但认识两个人,还给他们写过条幅,赞颂两个人的慷慨,眼下就挂在他们的家里,想说不认识也不成了。

    难道这两个人有问题?

    张方平没有头绪。

    “老夫认识他们,是最近认识的。”张方平还想推脱,狗牙儿哈哈大笑,“张相公,这两位给叛军提供了18万的军饷支持,我已经通过往来的信件和账目核查过了,需要立刻交给刑部调查,看看还有什么罪过!你和这样的人搅在一起,接受他们的资助,莫非你们也想学天竺的叛贼,扰乱大宋江山?”

    “你胡说!”

    张方平气急败坏,他害怕了,假如勾结叛贼的事情坐实,哪怕和他没有明显的关系,也难以脱身。

    别忘了那么多的前车之鉴,他们是怎么死的!

    难不成老夫也要上断头台?

    一想到这里,张方平觉得心都被掏空了,血淋淋,好不骇人!

    “王宗翰!你血口喷人,令尊众望所归,老夫不过是顺应民意,拥立令尊继承大位i……你敢抓我,你如何向令尊交代?”张方平破口大骂,试图用王宁安压制狗牙儿,但是他显然不清楚王家的情况,大少爷可不怕老爹,尤其是他还占着理!

    “向我爹交代?”狗牙儿放声狂笑,“我抓了一群乱臣贼子,正要去找我爹讨赏呢!”

    “来人,给我把张方平拿下!”

    禁军应声而动,向着张方平扑去。

    在请愿团的人群当中,还有不少张方平的门生弟子,死忠追随者,见老相公被抓,纷纷起哄,鼓噪着要去救张方平。

    哪知道四周的士兵立刻举起了火铳。

    “再往前一步,格杀勿论!”

    这帮人被压下去了,张方平也被带走了,这就是乌合之众和训练有素的禁军的差距,甚至没有流血,就把张方平给拿下,顺带着,还有两个请愿团的大将。

    狗牙儿并没有罢手,他以张方平和两个商人作为突破口,全面铺开大网,大肆搜捕。

    和张方平有关的请愿团系统,所有骨干,几乎一扫而光。

    至于和两大富商有关的金融系统,也被盯上了。

    抓捕行动,很快填满了开封的牢房。

    有太多的犯人没有地方装,只能在禁军大营,辟出空地,把他们暂时放在军营,调用士兵巡逻,防止逃窜。

    从开封发动,针对请愿团和金融系统的抓捕向外蔓延,其他城市也相继出手,红火的请愿团面临着瓦解冰消的命运。

    禁军出手了!

    请愿团的末日来了!

    禁军听谁的?

    当然是皇帝的!

    禁军为什么要抓请愿团?

    因为他们想要篡位,想要拥立秦王,夺人家的江山,陛下岂会坐以待毙,瞧好吧,真正的血雨腥风来了,就看是秦王厉害,还是陛下更胜一筹?

    得益于各方的动员,如今的报界非常敏感,聚集了一大批批评家,评论员,高谈阔论,指点江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这是君臣之争!

    针对这一轮的风波,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最有趣的则是出手之人是秦王世子王宗翰!

    是当父亲的好儿子,还是当陛下的好臣子?

    父子反目,好戏开锣。

    亲情和忠义,艰难的抉择,试看年度超级巨制——王宗翰的救赎!

    狗牙儿还不知道,他已经成功变成了主角。此刻的他,正抱着一大堆卷宗,火速赶往洛阳,一路上他还埋怨呢!

    老爹啊,你可真糊涂,什么狗屁请愿团,根本是金融集团资助出来的怪胎,要是被他们忽悠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