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七篇 第三十一章 惜雨楼前

      “那位就是冰霜剑孟一秋?”

    “看起来很年轻啊,像二十岁。尘?缘↘文?学↓网”

    “你懂什么,厉害的修行人寿命长的很,当然显年轻。”

    安国公府内莺莺燕燕颇多,一群少女们在远处看着老太君、段奇玉他们陪着的那位‘冰霜剑’孟一秋,不少少女脸都红了。一是孟一秋显年轻仿佛和她们同辈人,二是经历剧毒折磨后,孟一秋有些消瘦,秦云降临后,作为入道剑仙,气度更是不凡。

    哪个少女不怀春?

    容貌、气度、实力、地位……顿时让不少少女心动了。

    “这些小妮子,不少都动心了呢,不过我哥的眼光可高的很。”孟玉香瞥见在远处的一些少女们,不由暗哼,“可说起来,我哥今年也三十八了,也该娶妻了。帝京城美女如云,我得给我哥找个好的。”

    作为孟一秋唯一的亲人,孟玉香立即有了帮哥哥找妻子的想法。

    ……

    “哥,你坐下歇息,这是我平常写字画画的地方。”孟玉香将秦云带到一楼阁内,此刻也就段二公子这一支的人作陪。至于段家老太太、段奇玉等一个个也都回去了。

    “其他人先出去。”秦云坐下后,淡然吩咐,“小妹和段二留下。”

    段二公子的妾室们以及一些孩童们、丫鬟们一个个愣了下。

    “还不出去。”段二公子连催促。

    顿时一个个乖乖出去,这楼阁内只剩下秦云、孟玉香、段二公子段奇峰,连柳清沙都暂且到了门外候着。

    “孟大哥。”段二公子陪着笑。

    “你胆子很大啊。”秦云看着他,眼中有着冷意,“在安国公府内欺负我小妹还不够,在外面,还纵容外人打你妻子欺你妻子,你不帮妻子,还帮一个外人?”

    孟玉香忍不住流泪。

    她的确忘不了那天,那天她都成了整个帝京城的笑话!她都曾想一头撞死算了,只是想着女儿还小,才苟且偷生。连安国公府内的其他各房也因此瞧不起她……毕竟连丈夫都不在乎她,谁还会在乎她?幸好,她兄长不但毒解了,还成为名列地榜的恐怖存在。连当家的段家老大‘段奇玉’,段家真正掌权的老太君都哄着她了。

    噗通。

    段二公子连跪下,连道:“孟大哥,是我的错,我的错。我当时是被那贱人更迷蒙了眼睛,我对不住玉香。”说着他还狠狠抽自己的脸,啪啪啪,连抽二十多个巴掌,脸都肿了起来,秦云也没喊停,孟玉香也没喊停,段二公子自己忍不住停了下来。

    “我错了,我都知道错了,我现在对玉香是百依百顺。”段二公子连说道。

    “怎么停下了?打满一百个巴掌。”秦云冷然道。

    “哥,算了吧。”孟玉香也道。

    “打!”秦云冷声道。

    “是。”段二公子只能不断抽自己巴掌,抽满一百个巴掌,嘴里都是血,孟玉香都忍不住拿出手绢给他擦拭。段二公子红肿的脸上挤出笑容:“谢谢夫人。”

    孟玉香心中的怒火不甘,此刻也只剩下心疼。

    秦云见状暗暗摇头:“之前的孟一秋眼光真一般,这段二公子花言巧语迷住了孟玉香,也让孟一秋同意了这一门亲事。实际上这段二公子就是个没脸没皮的花心公子。”

    “之前让手下打我小妹的,是帝京城的琴艺大家‘颜惜雨’?”秦云说道。

    “对,就是那贱人。”段二公子连道。

    旁边孟玉香忍不住道:“现在倒是一口一个贱人了,当初你可是把她捧上了天,在她身上花了大把的银子。还不是人家现在寻了新的相好,不要你了。”

    段二公子顿时尴尬。

    “小妹,走,去看看这位颜大家。”秦云起身。

    “现在去?”孟玉香眼睛一亮。

    “报仇得趁早。”秦云说道。

    “对对对,得趁早。”段二公子连起身。

    秦云、孟玉香都不由看了这段二公子一眼,孟玉香忍不住道:“你和她可是好过的。”

    “那是我糊涂。”段二公子连道。

    秦云轻轻摇头。

    “走吧。”

    ……

    当天下午,帝京城颇有名气的‘惜雨楼’。

    惜雨楼内美女如云,不过这些美女们都只表演琴、箫、琵琶、古筝等一些乐器,甚至表演也是惜雨楼中央的那座戏台上。客人们都是根本碰不到的。当然整个帝京城一些有钱有势的还是有办法,玩弄这些惜雨楼的美女的。

    惜雨楼的主人,便是帝京城的琴艺大家‘颜惜雨’,如今也年过三十,可依旧貌美如花。

    “哗哗哗~~~”

    大群高手们迅速包围了整个惜雨楼。

    “怎么回事?”

    “怎么被包围了?”

    “看样子,是周山剑派弟子。”这些客人们心惊胆战,那毕竟是楚国八大宗派之一,连楚王都得哄着周山剑派。因为大宗派并非个个愿意为楚王效死的!像‘无双府’等最顶尖的宗派根本不在乎王朝的兴起覆灭。任凭谁称霸天下,宗派依旧强盛。不过周山剑派根基相对薄弱,得依靠王权才能有如今的威势。

    “周山剑派办事,无关的速速退避。”

    顿时周山剑派领头的弟子发出怒喝。

    “是是。”

    “我们不打扰。”一个个客人们乖巧的迅速离去。

    秦云和孟玉香二人从马车上下来。

    身旁董万、柳清沙、段二公子都陪着。

    下了马车,秦云观看着这座惜雨楼,惜雨楼内那些美貌女乐师们都惊恐畏惧,至于惜雨楼内的那群护卫们,面对周山剑派,个个都陪笑着。

    很快,惜雨楼主人‘颜惜雨’带着侍女出来了。

    “颜惜雨!”孟玉香眼睛泛红,那一日的场景又浮现脑海,她紧紧抱着一旁兄长的手臂。

    秦云轻轻拍了拍孟玉香的手,他得到情报,自然知晓当初发生的一切。便是承担这一肉身的因果,都得给妹妹出头。

    “奴家见过孟公子。”颜惜雨腰细腿长,身姿婀娜,肌肤胜雪,加上琴艺大家特有的气质,的确是一难得的美人儿,难怪能够在整个帝京城闯下诺大的名气。秦云也得承认,论姿容,孟玉香或许不亚于这位颜大家。但孟玉香是雍容贵气,颜惜雨却带着梦一般的气质,更加吸引人。

    “当初我小妹来此要带走她丈夫,你却让你让你手下打我小妹?我没冤枉你吧。”秦云看着她。

    颜惜雨心中叫苦。

    她乃帝京城一方大家,自然没将一个连丈夫都瞧不上的妇人放在眼里,直接让手下给打了出去。

    “这是段二公子吩咐的。”颜惜雨连道,“他不想被打扰。”

    “我可没吩咐!”段二公子连高声道。

    颜惜雨顿时眼睛微红:“段二公子,你怎么……”

    “不管是否段二吩咐,你亲自下令,说……将那泼妇给我打出去。这话是你说的,不假吧?”秦云眼中泛着冷光。

    颜惜雨有些委屈。

    “惜雨,无需怕他孟一秋,一切有我。”一道声音在颜惜雨耳边响起。

    颜惜雨顿时露出一丝笑容,朗声道:“孟公子,我惜雨楼开门做生意,段夫人却来破坏,段二公身为她丈夫,都让我将这泼妇撵出去,我当然就下令了。总不能让一个泼妇一直在我惜雨楼内胡闹吧?”

    秦云目光却转而看向惜雨楼内。

    “孟一秋!你欺负一个女人,我真替你觉得害臊!”一名壮硕男子从惜雨楼内走了出来,他披着衣衫,衣衫半露,露出了胸膛,他面容刚毅,一双眼眸有着滔天霸气,目光一扫便让周围众多围住惜雨楼的高手们心颤畏惧。

    “项大哥。”颜惜雨连到了壮硕男子身旁,小鸟依人般。

    “项统?”秦云道。

    “颜惜雨竟然和项霸王在一起?”段二公子脸色发白。

    “哥,不必为我去拼的。”孟玉香连低声道。

    项统:外号‘霸王枪’,地榜第八!来自神秘古老的家族‘项家’,肉身修炼极强,项家每代行走天下的那都是一方强者。这等肉身极强的在近身搏杀时自然极占优。

    “哈哈哈……”

    项统拥住颜惜雨,哈哈笑道,“孟一秋,你上次为了一女人身中剧毒自毁前程。这次我劝你别给一女人出头了,丢了性命,那后悔都晚了。”

    “就凭你?”秦云看着他。

    “对,就凭我!”项统眼眸中泛着紫光,战意冲天,“怎么,以为无双府编写的地榜,将你列在第十三。似乎和我第八很近?就以为敌得过我?哼哼,你的剑砍我十次百次都奈何不了我。而我一枪就能要你性命。”

    “项统,不知道你的实力有没有你口气那么大。”

    秦云身影模糊,瞬间逼近项统,同时拔出了腰间的冰霜剑。

    剑光夺目,在阳光照射下璀璨的很,刹那,划过长空。

    “小心。”项统连一挥手,将颜惜雨给扔到远处,同时他单手就要去挡秦云的冰霜剑。

    “嘭!”

    项统只感觉眼前一花,感觉一剑就劈在了他的胸膛上,他整个人就嗖的倒飞而出,嘭嘭嘭,连续撞碎了墙壁、木柱、假山,一直倒飞撞击到惜雨楼的戏台上才连站稳,还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一旁众人个个都呆滞看着这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