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1813章 呵斥,请罪,痛哭流涕

      南昌的驻军就这么一个前卫,另一支军队就是宁王朱权的护卫。尘↘缘√文?学↖网

    朱权的护卫人数不算少,当年朱棣曾经想削去这支精锐力量,可在当时藩王人人自危的气氛下,只得暂时搁浅了。

    而南昌前卫存在的意义,一是防备地方骚乱,二就是盯着宁王府。

    而南昌前卫的指挥使陈庆年却有些油滑,他不想得罪宁王府,却也不想得罪方醒,于是就弄了一出送女的戏码。

    当他被武川那双能让人骨髓发寒的眼睛盯着时,几乎把肠子都悔青了。

    “伯爷说了,武人的路只有军功,只有操练管好麾下,其它的都是旁门左道,就像是裹脚布,臭不可闻!更别想着凭此晋升!”

    武川说完就走,陈庆年眨眨眼睛,身边的指挥同知潘小安吁气道:“好大的煞气,大人,这事麻烦了。”

    陈庆年沮丧的道:“兴和伯乃是陛下的心腹,本官想着讨个亲近,却……若是他回京给陛下一说,你我都得滚蛋!回家种地去。”

    潘小安突然咦了一声,欢喜的道:“大人,兴和伯没把那两个女人送回来呢!”

    陈庆年也才想起来,他起身道:“那是在等着本官请罪后处置,走吧。”

    ……

    “伯爷,下官有罪。”

    陈庆年没敢耽误,一溜烟就赶到了方醒的驻地,随即求见请罪。

    屋子很简陋,椅子都只有三张。

    方醒摸着不怎么光滑的桌面,缓缓的道:“你可尽职了?”

    “下官不敢说尽职,但兢兢业业却是有的。”

    陈庆年觉得眉心那处就像是被人用手指头点着,微微有些发胀,他惶然道:“伯爷,下官只是担心伯爷在此地没人服侍,就……那钱是下官出的,都是俸禄,绝无贪腐…..”

    方醒看了他一眼,突然转了话题问道:“本伯谅你也不敢!宁王府如何?”

    陈庆年一个激灵,急忙说道:“伯爷,宁王府平日里看不出什么问题,下官每日都派人在盯着,保证没错。”

    方醒冷笑道:“错不错都在你,出了问题,本伯第一个斩你的头!”

    陈庆年面色煞白的道:“伯爷,下官哪敢懈怠啊!只是王府中混不进去,下官……”

    方醒看到这厮被吓坏了,就说道:“把那两个妥善安置了,给些钱粮送回家去,若是被本伯知道你祸害人,那你就准备进宫去侍奉陛下吧。”

    挥手赶走了陈庆年,那两个女孩一步三回头的模样并未让方醒挂心。

    “伯爷,咱们停留多久?”

    吴跃有些急躁了,他喜欢的是对阵厮杀,这等束手束脚的感觉太难受。

    “急什么!”

    方醒伸个懒腰,“安排些人盯着,其他人该歇息就歇息。”

    ……

    “他们睡了?”

    “是的殿下,就留了五十余人巡查,其他人都睡了,呼噜声百步开外都能听得清楚。”

    护卫统领杨麟目露凶光的道:“殿下,臣带人去把他们给一锅端了吧,到时候把那些火器弄到手,咱们打到金陵去,和北平划江而治!”

    “噤声!”

    江训起身到了精舍外看看,回身道:“非常时期,谨慎些。”

    杨麟不屑的道:“他的麾下都是靠着火器取胜,没那本事潜入进来。”

    “殿下!”

    江训趋前几步,低声道:“他们自己带有些粮草,刚才布政使司衙门那边派人又补充了些,看这样子是不准备走了呀!”

    朱权深吸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说道:“他既然能得文皇帝的喜爱,必然用兵不凡,不过无需惊惶,北平那竖子若是敢动手,马上就让人去传信,传信各地!”

    ……

    “当年的大宁可是兵强马壮,文皇帝若是没有夺了宁王的兵马,靖难之役几乎是……必败无疑,这就是命!”

    方醒睡了半个时辰就醒了,当他看到去而复返,在门口候着的陈庆年时,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把他叫了进来。

    方醒在弄一锅粥,他神色专注,看似心无旁骛,缓缓的搅动着粥。

    “是,伯爷,当年咱们文皇帝可是天命啊!”

    陈庆年的眼角抽搐着。方醒这话可有些忌讳,直接提到了当年的密事。

    方醒搅动着粥,说道:“朵颜三卫都被本伯灭了,宁王还有什么外援?不,那些人从不知道何为忠心,宁王恨我,大抵是恨我当年假道灭虢,灭掉了他最后的希望……”

    陈庆年几乎想拔腿就跑,他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方醒,只想避开这个话题。

    方醒放了些鱼片进去,顿时香味就渐渐的弥漫开来。

    “曾经差点看到希望的人,他就不会安心,你明白吗?”

    陈庆年差点就想说我不明白,可最后只能是点头。

    方醒搅动着粥,缓缓的道:“本伯要你盯着南昌城,至于王府,在本伯……”

    陈庆年突然福至心灵的说道:“伯爷,最近下官事多,王府那头……下官万死,想请伯爷您多看看。”

    方醒终于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道:“你去吧,看好南昌城!”

    鱼粥的香味弥漫着,陈庆年吸吸鼻子,躬身告退。

    “再香的东西,本伯也想放辣椒。男人,就该吃辣,辣出些豪爽之气来……做事阴柔,只知道钻营,迟早会掉脑袋……”

    陈庆年瞬间冷汗布满脊背,他回身跪下,膝行进来。

    “伯爷,下官……被王府中的人威胁了……”

    方醒看着这张涕泪横流的脸,忍着厌恶,森然道:“你刚才只要多走一步,门外就有一把刀在等着你!”

    门口辛老七现身,他手持长刀,死死的盯着跪在方醒身前的陈庆年的脖颈。

    陈庆年想去抱住方醒的小腿,被方醒用筷子一点,急忙缩了回去,

    他泪眼朦胧的看着方醒,说道:“伯爷,下官迫不得已啊!王府里的人拿到了下官在外面放……放……”

    方醒淡淡的道:“让手下的军士当你的打手,在外面放贷,陈庆年,你前生莫不是商人?”

    陈庆年垂首道:“伯爷,下官……万死。”

    他知道自己怕是栽了,身后的辛老七让他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他相信自己只要敢弹起来,那把长刀就会光临自己的脖颈。

    方醒抽动着鼻子,闻到了一丝味道,就赶紧用筷子搅动着小锅,却不敢搅动锅底。

    “这锅底有些糊了,却不能搅动锅底,这是止损。否则把那些糊了的翻起来,整锅鱼粥都毁了……”

    “伯爷饶命!”

    方醒皱眉看着磕头如捣蒜的陈庆年,叹息道:“其实你放贷也罢,可你的妹夫……”

    “伯爷……”

    陈庆年泪如涌泉的喊道:“伯爷,下官万死……程云早就被王府收了,下官就是被他一步步引下去的啊!”

    “熬好了,味道不错啊!”

    方醒把小锅端下来,然后把小炉子盖住,舒坦的道:“睡醒了喝鱼粥,那感觉就是好啊!你说什么?”

    方醒侧脸看着陈庆年,迷惑的道:“你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