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1812章 不友好的南昌城

      朱权有一双出色的眼睛,凤眼。塵→緣←文↖學×網

    这双凤眼淡淡的看着方醒,就在方醒眼酸发胀忍不住想眨眼的时候,朱权缓缓转身,说道:“兴和伯请进。”

    方醒侧脸,飞速的眨眨眼睛,然后跟了进去。

    王府除去四门之外,看着很是简陋,一路行来到了精舍,方醒看到四周清幽,就说道:“殿下在此修身养性,羡煞方某。”

    朱权径直到了蒲团上坐下,方醒在边上没找到蒲团,在江训的注视下,他在朱权的对面缓缓坐在地上。

    方醒看了一眼玉磐,说道:“殿下这是准备潜心于道吗?那倒是可喜可贺,这世上从此便少了许多纷争。”

    眼前这位的怨气大抵要冲破胸膛了,以至于子孙念念不忘,直至在正德年间来了一次造反。

    朱权闭上眼睛,双手交叠覆在下腹丹田处,淡淡的道:“凡俗是非多,离尘却挂子孙,待俗事了了,本王自然归于山野。”

    “方某佩服!”

    方醒看着小几上的玉锤,有些想顺回家去给无忧敲核桃。

    朱权这话表明了自己‘闲云野鹤’的本性,却暗指朱瞻基在削藩。

    “晋藩只是小辈,当年的错本王也犯过,可如今大家不是相安吗?为何晋藩迟迟不能复爵?不少藩王给本王来信,都对此忧心忡忡……陛下可有决断了吗?”

    方醒笑了笑,说道:“此事非家事,殿下却是想偏颇了。”

    这话不大客气,边上的江训说道:“兴和伯,从太祖高皇帝分封诸王始,这如何不是家事?难道朝中有谁想插手一二?”

    方醒迎上朱权探究的目光,淡淡的道:“藩王每年耗费多少钱粮?占了多少田地?役使了多少人?这些东西从何而来?莫不是皇家自己种出来的?”

    “大胆!”

    江训看到朱权面色铁青,就起身喝道:“兴和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大胆!”

    方醒没理他,微笑着对朱权说道:“殿下,陛下在宫中也是节俭度日,几位殿下也没建造王府……普天之下啊……”

    方醒对江训点点头,说道:“普天之下全是百姓,你有意见吗?”

    “家事?”

    方醒毫不客气的道:“若是各地藩王自己养活自己,那就是家事!若是不能,抱歉,方某认为这便是国事!”

    江训冷笑道:“天家血脉,岂能与贩夫走卒为伍?兴和伯,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在下保证你出不了太原城!”

    “谁敢拦我?”

    方醒眼神凌厉的盯着江训,说道:“方某敢带着一个千户所横行于交趾,南昌有谁敢拦着我?谁?!”

    江训眸色闪烁,朱权喝道:“够了!”

    “殿下恕罪!”

    江训跪坐在蒲团上俯身请罪,朱权目光一转,说道:“今日本王精神不济,兴和伯请回吧。”

    方醒双腿交叉用力,身体随之起来。他拱手道:“殿下,藩王当为国屏藩,若是不能,那也要谨言慎行。方某言尽于此,告辞了。”

    朱权眯眼盯着他,一直等人走了,才沉吟道:“他的战功可有虚报?”

    朱权当年可是统领数万的强人,也曾率军深入草原,和当时的燕王朱棣等人一起征伐蒙元残余,所以他对方醒的战绩有些怀疑。

    在朱权蛰伏南昌的时候,他也没有停止过关注外界,而江训就是他的眼睛。

    “殿下,那人就是在交趾成的名,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深得文皇帝的喜爱。而当今皇帝更是与他亦师亦友,所以他来此的目的……臣以为多半是最近藩王闹腾,而您在宗室里的辈分高,德高望重,所以北平有人忌惮了,就派了他来。”

    朱权轻嗤一声,说道:“这是来试探还是来威吓本王?可笑!”

    江训说道:“殿下,他带了一个千户所来此,咱们得小心啊!”

    朱权的眼神微暗,说道:“叫人注意些,今日府中加强戒备。”

    ……

    “如何?”

    午饭时,左布政使王岳找来了岳固问话。

    岳固今日奉命盯着王府,闻言就说道:“大人,兴和伯进了王府,没多久……也就是传旨之外一盏茶的功夫吧,就出来了。”

    王岳叹息一声,说道:“本官问的不是王府,那里至少会保持脸面,本官想知道进城的那个千户所的情况,还有……王府的那些护卫可有动静?”

    岳固心中懊悔,觉得自己在王岳这里丢了好形象,急忙说道:“大人,那个千户所进了住处之后就派了哨,不过也就是十余人。王府的护卫还没看到动静。”

    说完岳固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兴和伯……难道真敢拿了宁王?”

    王岳缓缓刨了一口米饭,等吞咽之后说道:“他敢不敢和咱们没关系,本官只担心宁王的那些护卫,若是火并起来……南昌城可就成了沙场。”

    岳固觉得刚才给王岳留下了坏印象,所以就大胆的道:“大人,宁王殿下的护卫可不多了。再说兴和伯如何敢动?一动就是乱子,他不傻啊!”

    王岳把筷子一放,用手搓搓脸,叹道:“藩王可是个大麻烦,谁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本官就觉着太急切了些。”

    ……

    驻地的条件不好,全是木屋不说,而且还不够,必须要五人一间,拥挤的不行。

    “伯爷,周围没有栅栏围墙,没法防备。”

    方醒一回来,吴跃就开始抱怨布政使司的不靠谱。

    “那些木屋草草修建,好些都没干透,日头一晒,没多久保证就翘了……”

    虽然各种不靠谱,但还是给方醒留下了一个三间构造的小院子,算是个优待。

    “他们说王岳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大宅子,请您去住,下官当场就骂了那人,然后就没有后续了。”

    进了小院子,方醒看到两个女人在洒扫,就皱眉道:“本伯无需伺候,都回去吧。”

    两个女人……不,等她们抬头后,方醒才发现是女孩,心中就无名火大作。

    “伯爷,奴婢……”

    两个女孩惶恐的跪地,其中一人说道:“恳请伯爷开恩收留,否则奴婢回去必然要受罚。”

    方醒吩咐道:“查,看看她们的主人是谁,找到了报给本伯。”

    那两个女孩一听就慌作一团,其中一个泣声道:“伯爷,奴婢家贫,有人买了奴婢,然后前几日就送了过来……”

    “谁?”

    遇到这种事,方醒的心情大坏,语气就严厉了些,两个女孩瑟瑟发抖,“伯爷,是……是陈大人。”

    “哪个陈大人?”

    “前卫的陈大人。”

    小人!

    方醒暗骂了一声,吩咐道:“让武川去训斥陈庆年。”

    此次随行的黑刺北百户官颜飞应了,然后出去找武川。

    吴跃低声道:“伯爷,武川只是个小旗官,要不还是下官去吧。”

    方醒摇摇头,进了正堂坐下,两个女孩以为自己以后就成这位伯爷的人了,欢天喜地的去烧水泡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