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894章 胆大包天

      东方墨没想到无极造化丹的效用发挥的如此之快,仅仅是十余个呼吸,两人的神魂就达到了可以相互融合的地步,而且这两人都无比的果断和狠辣,没有任何犹豫便,开始神魂的融合。塵√緣×文?學×網

    在他的注视下,两团神魂剧烈的翻滚涌动,散发出一股摄人的神魂威压。使他眉头紧皱,神色极为凝重。

    一刻钟过去……

    一个时辰过去……

    半日过去……

    直到一整日都过去之后,东方墨依然没有发觉二人神魂融合,有结束的迹象。

    两人似乎实力不相伯仲,短时间内谁也压制不住谁。

    只是东方墨暗中猜测,那夜灵族修士的神魂,胜算应该要更高一些。因为此人乃是活了不知道几万年的老怪物,而那具天煞阕尸,仅仅是其肉身被煞气侵蚀后,产生的一抹灵智而已,尽管修为比夜灵族修士高,但胜算反而更小。

    而在他心中,其实也更希望夜灵族修士获胜,毕竟此女要比那具天煞阕尸更容易沟通和讲道理。若是最终胜出的是那具天煞阕尸,东方墨可不敢保证对方会信守承诺替他解毒,再放他离去。

    摇了摇头后,东方墨将目光看向了那具身形高挑的夜灵族修士肉身。此女神魂出窍,而今空有肉壳。

    接着他又看向了南宫雨柔,此女亦是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东方墨试着将神识探出,却发现束缚他的这座囚笼将他神识猛地反弹而回,反震之力让他脸色都微微发白。

    “该死!”

    东方墨不禁恼怒。

    事已至此,他唯有祈祷南宫雨柔的神魂并未被那夜灵族修士吞噬,而是还活着了。他此次除了解毒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救回此女。

    正在他内心颇为焦虑之际,这时一双暗黄色的眼眸,悄无声息的向着他扫了过来。

    东方墨灵觉何等敏锐,几乎是刹那间他就扭头一看,随即他发现看向他的正是那炼尸宗修士。

    “嘿嘿!”

    不知为何,此人看到东方墨与其对视后,嘴角上扬,冷笑了两声。

    东方墨微微皱眉,此人乃是被夜灵族修士操控的一具傀儡,而今能露出这种神情,着实有些奇怪。而且他方才从此人的眼光中,看到了一抹异样的神采。

    “东方道友,被困在其中的滋味如何啊。”

    就在他觉得这一幕有些诡异时,炼尸宗修士忽然出声。

    闻言东方墨眉头皱的更深了,可接着他就一声冷哼。

    “哼,圭道友觉得呢!”

    “在圭某看来,定然不会好受吧。”炼尸宗修士道。

    “圭道友知道就何必明知故问呢。”东方墨道。

    “当年东方道友毁了圭某两具银甲炼尸和一具金甲炼尸,这笔账现在不知道东方道友可有时间来跟圭某算算呢。”此刻炼尸宗修士说出了一句让东方墨陡然一惊的话来。

    东方墨心中念头急转,不多时他面露不屑的出声:“你一具小小的傀儡,有什么资格跟小道说这种话。”

    “傀儡?”炼尸宗修士古怪的看着他,接着此人阴冷一笑:“东方道友说的是刚才,现在嘛,圭某可是自由之身。”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东方墨眼睛眯了起来。

    “嘿嘿,圭某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圭某虽然被此人操控了近百年,可刚才因为这二人神魂相互融合,操控圭某的那种秘术阴差阳错之下失效了。”说着炼尸宗修士还看向了半空依然在融合的两具神魂。

    “哦?还有这种事!”东方墨大为惊讶。没想到天煞阕尸和夜灵族修士神魂的融合,反而让此人从大夜灵控术下脱困,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随即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炼尸宗修士又打趣道:“既然圭道友已经恢复了自由之身,现在还不走,反而想着找小道报仇,莫非你想等这二人神魂融合完毕,到时斩了你吗!”

    “走圭某自然会走,但在走之前圭某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当话到此处,炼尸宗修士不再理会东方墨,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那具矗立在石室中夜灵族修士的肉身,并且在此人眼中,还露出了一抹显而易见的贪婪之意。

    “归一境夜灵族修士的肉身,布下尸血阵,绝对可以炼制成一具尸王!”只听此人像是喃喃自语道。

    “你……”东方墨这次终于感到震惊了,他赫然想起此人出身炼尸宗,这个宗门的修士,一辈子都在跟尸体打交道。而一具归一境夜灵族修士的尸身,对他们重要性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

    与此同时,他也为此人的胆大包天感到骇然,陷入而今这种险情,不但临危不乱,反而敢趁机打夜灵族修士肉身的主意,这份胆识和心性可不是常人有的。

    只是此人敢如此做的话,就必须保证半空那两具相互融合的神魂,不会对他出手才行。否则以他化婴境的修为,这种举动绝对是找死。

    下一刻,在东方墨骇然的目光下,炼尸宗修士已经动了。

    此人抬起手来,一口咬破食指指尖。

    “呔!”

    随着一声爆喝,其身形一花,当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夜灵族修士肉身前方。

    炼尸宗修士手臂抬起,食指指尖狠狠点在了此女的眉心,接着他猛地向下一拉,一条笔直的血线,从此女的眉心拉到了下巴。

    此人动作并未停下,他的身形唰唰移动,化作了一道道残影,片刻间在夜灵族修士的腋下、小腹、肩头、双膝、胸口,都出现了由他鲜血勾勒的各种图案。

    这些血色图案形状怪异,每一个都不尽相同,但全部都由一条纤细的血线连接起来。

    某一刻,此人身形再度一花,终于站定。

    此时的炼尸宗修士气喘吁吁,脸色苍白,显然之前的动作消耗不小,但在他眼中反而精光四射。

    此人伸手向着腰间一抹,取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黄铜铃铛,接着他将此物用力一晃。

    “叮铃铃!”

    一阵悦耳的铃声立刻响起。

    这道铃声落在东方墨耳中,并没有让他觉得有何异样,然而铃声落下之后,在夜灵族修士肉身上勾勒的一个个血色图案,全部亮起了刺眼的血光。

    仅仅是眨眼的功夫,“唰”的一下,夜灵族修士陡然睁开了双眼,露出了一双没有眼白的黑色眼眸。

    只是这双眼眸除了冰冷之外,也没有丝毫生机。

    “尸祭术在短时间内应该可以操控这具肉身了,虽然实力只能发挥出这具肉身的两三成,但同样足够了。”

    只听炼尸宗修士道。

    闻言,东方墨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没想到在整个过程中,半空夜灵族修士的神魂,以及那具天煞阕尸的神魂,都对此视若无睹。

    看来要么就是这两人而今的争斗到了白热化,谁先示弱,必死无疑。要么,就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她们都无法对炼尸宗修士出手。

    而炼尸宗修士话语落下后,他扭头看向了半空依然处于融合阶段的两具神魂舔了舔舌头,脸上还露出了一抹难掩的激动之色。

    可随即此人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再度转身看向了东方墨。

    “在收拾这两人前,得先将你这碍手碍脚的东方家小子解决了才是。”只听炼尸宗修士道。

    此人话音落下后,东方墨还来不及开口,他便看到眼前黑光一闪。

    “轰”的一声巨响,他面前即使是施展了裂天刃都无法斩开的囚笼,不堪一击,被一根黑色的长矛砸的四分五裂开来,一节节金属条纷纷迸射而出。

    “噗!”

    东方墨如遭重创,身形呈现弓形向后倒飞了出去,尚在半空便喷出了一大口热血。

    “砰”的一声闷响,他修长的身躯重重砸在了石室的墙壁上,最终掉落下来。

    这时夜灵族修士的肉身,还保持着手持长矛一抡的动作,站在之前那座囚笼的前方。

    而炼尸宗修士,则双手倒背,戏谑的看着倒地不起的东方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