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892章 威武不屈

      接下来的时间,东方墨就静心盘坐在石室的角落中。尘?缘↘文?学↓网

    他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却并非如此,而是在思量着应对之策。

    就这样,只是过了月许的时间,在他储物袋中一只姿色的海螺,忽然间有光芒闪烁了一下。

    东方墨有所感应的低头看了储物袋一眼,脸上一抹淡淡的喜色一闪即逝。

    储物袋中的神音螺有所反应,不用说也是姑苏慈此子已经赶来了,或许他就在附近不远。

    可是当东方墨想起他来时所经过的那片充满黑色迷雾的森林时,不禁皱起了眉头。那绝对不仅仅是一座幻阵,应该还是一种带有攻击性的组合阵法,由眼前的夜灵族修士亲手布置,不知道以那小子的修为,能不能走过,并赶来此地。

    然而当他一想到此子连他也看不穿的修为,还有其出自人族姑苏家的身份,便稍稍释然了。在他看来,姑苏慈能成功找到此地来的可能性还是更大一些。

    ……

    东方墨无动于衷的盘坐着,当他苦等了一年半的时间后,某一刻盘坐在石室中央的南宫雨柔,忽地睁开了美眸。

    “轰隆隆!”

    与此同时,石室沉重的石门,在低沉的摩擦声中缓缓打开了。

    东方墨目光唰的一下看向石门处,只见在灰白色火光的照耀下,一个矮小枯瘦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此人是一个身着灰衣的男子,其皮肤蜡黄,双目凹陷,最惹人注意的是,其瞳孔呈现出一种暗黄色,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而来人赫然就是当年在紫来星域的姑苏家,跟他有过交集的炼尸宗修士。同时此人也是被眼前夜灵族修士操控的傀儡。

    方一出现,炼尸宗修士没有任何犹豫,径直走向了盘坐在石室中央的南宫雨柔,并一言不发的来到了此女的身后。

    “东西找齐了吗!”

    南宫雨柔没有丝毫神情波动的问道。

    “启禀大人,属下罪该万死,花费了近百年时间,依然有十三位灵药,以及四种材料尚未找到。”

    炼尸宗修士如实开口。

    “哼,东西拿来!”

    南宫雨柔一声冷哼,接着玉手伸出,显然对此极不满意。

    见状炼尸宗修士噤若寒蝉,并连忙摘下腰间一只储物袋,双手奉了上去。

    南宫雨柔接过储物袋之后,法力鼓动注入环口内,接着此女直接用力一甩。

    “哗啦啦!”

    数十种灵药以及各种材料,眼花缭乱的散落在了此女的身前的地面上。有的被瓷瓶封印,有的还装在木匣中。

    看着琳琅满目的诸多灵药和材料,南宫雨柔只是扫视了一圈,脸上依然面无表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而炼尸宗修士所说的并没有错,比起东方墨而言,他找来的东西不仅数量没有凑够,在质量和份量上也是大大的不如。

    比如黑玉魔金这种材料,此人找来的只有拳头大小,杂质颇多。而东方墨所找来的有着人头之大,颜色极为精纯。

    正在南宫雨柔仔细的审视这些东西时,“呼呲”一声,此女身旁那团熊熊燃烧的灰白色火焰陡然熄灭,露出了其中的天煞阕尸。

    此人现身后,同样扫了诸多的灵药和材料一眼。接着她和南宫雨柔目光相视,随即共同看向了石室的某个角落。

    “小辈,现在该你表现了。”

    南宫雨柔语气中满是揶揄之意。

    此女话音落下,那炼尸宗修士同样看向了角落中,这时他才惊讶的发现,原来还有一个身着道袍的人影盘坐着在黑暗内,之前他一直都没有发现。

    而当再看到那人的容貌后,此人瞳孔猛地一缩。

    但几乎是刹那间,其眼中的异色就消失了,仿佛他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这让心中冷笑的东方墨都颇为意外。

    可随即东方墨就不以为意起来,在他看来,炼尸宗修士若是此时此刻戳穿了他和自己认识,并让夜灵族修士知晓他手中的东西被自己洗劫过,恐怕此女会将怒火迁移到他身上去,因此此人才不敢多言,甚至装作从未见过他。

    从古姓夜灵族修士口中,他知晓被大夜灵控术操控的人,虽然对施术之人忠心耿耿,但也有自己独立的神志,知道什么对自己有利,什么对自己不利。

    念头在心中过了一遍之后,东方墨缓缓站了起来,来到了南宫雨柔身前数丈站定。

    这时,他亦是将目光投向了此女身下的近百种灵药和材料。

    在诸多的物品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块人头大小,被他融入了一颗道晶的墨冰。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的同时,他毫无痕迹的将目光移向了他处。

    此女没有像对他一样,仔细的检查炼尸宗修士收集来的每一样物品,这也让他暗自庆幸当年的选择是正确的,没有将道晶融入自己找来的那块墨冰内,否则难保当初不会被此女发现。

    直到将所有的灵药都打量了一遍后,他才看向南宫雨柔道:“敢问前辈要小道先炼制何种药引,或者配药呢!”

    “你随意就好。”南宫雨柔轻飘飘的回到。

    “既然前辈都如此说了,那小道就却之不恭了。”东方墨将拂尘向着肩头一甩,接着他一挥衣袖,一尊三足两耳的小鼎就被他祭了出来。

    小鼎迎风大涨,转瞬化作了三尺高,哐啷一声砸在石室的地面上,看得出小鼎份量奇重。而此物正是八卦煮丹炉。

    取出八卦煮丹炉后,东方墨又向着腰间一摸,掌心便多出了一只巴掌大小的火红色葫芦,将葫芦塞子扒开之后,他手臂弯曲一掷。

    火红色葫芦“咻”的一声激射而出,落在了丹炉正下方。

    “呼啦!”

    下一刻,一股红色的火舌从葫芦口喷涌而出,在丹炉之下熊熊燃烧,八卦煮丹炉随时灵光大放。

    这葫芦中的火焰,乃是东方墨从三香殿一位破道镜长老那里讨来的婴火,用来炼制无极造化丹的药引和配丹,想来也够用了。他可不想将自己拥有一簇威力不凡的火魄的事情,提早暴露在夜灵族修士眼中。因为这种底牌只有在敌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眼看八卦煮丹炉上灵光越来越亮,到了最后丹炉更是出现了细微的震颤后,东方墨翻手将拂尘收起,双手五指同时伸出,隔空一摄。

    “咻……咻……”

    南宫雨柔身前一株七彩桑兰,还有一朵深海蓝珊被他同时抓取了过来。

    他心神一动,八卦煮丹炉的炉盖“砰”的一声弹开,两株灵药同时落入了丹炉中。

    “砰!”

    恰在这时,又是一声震响,竟然是炉盖刚好落下,再次将丹炉封死。

    东方墨一声低喝,体内法力猛地鼓动。

    “呼啦!”

    只见丹炉下方的红色火焰暴涨了数倍,将整个石室都照亮的红彤彤的。

    这一切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任何迟疑和多余,仿佛练就过无数次。

    看到这一幕,南宫雨柔和天煞阕是再度相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抹淡淡的诧异以及喜色。因为仅仅从这一个点来看,东方墨说他懂得炼丹之术,就不是在说假话。

    此刻东方墨可不知道二人在想些什么,他正专心致志的炼制丹药。

    在他的操控下,八卦煮丹炉内的七彩桑兰,被高温焚烧得缓缓融化,碧绿的汁液滴滴答答地落在了下方那朵深海蓝珊上,并浸入了其坑坑洼洼的表面。

    就这般,东方墨耗时了三日之久,七彩桑兰终于被尽数炼化。而那朵原本呈现蓝色的深海蓝珊,也已经变成了碧绿色,犹如翡翠一样晶莹。

    东方墨的动作并未停下,眼看两味灵药融合成功,他法力轰然爆发,下方的火焰火势暴涨三分有余。

    仅此一瞬,玉石一样的深海蓝珊表面发出“呲呲”的声响,一些细碎的杂质开始从表面剥落。

    这个过程又持续了七日之久,七日后,最终在丹炉内只剩下了一团碧蓝色,约莫拳头大小大的液体。

    这时东方墨手掌闪电般伸出,拍在了八卦煮丹炉上。

    只见炉盖打开了一条缝隙,随之那团拳头大小的液体从缝隙中激射而出。

    东方墨早有准备的对着此物一抓,一股吸力顿时将那团液体摄来,并被他盛入了一只白色的玉瓶中。

    “还请前辈过目。”

    东方墨翻手将玉瓶托在了掌心。

    南宫雨柔抬手一抓,便将玉瓶摄到了手里,并放在了眼前查看起来,不多时此女还将玉瓶凑近闻了闻。

    而她只是检验了片刻,脸上赫然露出了一抹讶然以及惊喜。

    “这团由七彩桑兰和深海蓝珊组合的药引,的确是炼制成功了,而且品质极为上乘,不错不错。”

    听到她的话,一旁的天煞阕尸亦是微微动容。

    看来东方墨果然没有骗她们,如此的话,此次炼丹的时间的确可以缩短一大半了。

    一旁的炼尸宗修士见此,心中泛起了不小的风浪。东方墨强悍的实力他当年是领教过的,没想到他还精通炼丹一道,这种人的天资简直匪夷所思。

    “前辈满意就好。”东方墨含笑点头。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接下来你将本宫炼制无极造化丹需要的药引和配丹以最快速度炼制出来,本宫也好抓紧时间做最后成丹的准备。如果有现成的配丹和药引,本宫炼制无极造化丹的成丹率,将高出两成来。”

    只听南宫雨柔道,语气中甚至能听出一抹激动。

    要知道她当年是货真价实的归一境修士,可占据了南宫雨柔的肉身后,只能发挥神游境修为,炼制归一境就是需要的丹药,极为勉强。而且她炼制无极造化丹,需要用到自己的本源之力。好钢用在刀刃上,她体内的本源之力每消耗一分就少一分,若是用在炼制配丹和药引上,的确是得不偿失。

    她之所以要看看东方墨是否真的能炼制出无极造化丹的药引和配丹,绝大部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否则区区几年时间,她又不是耗不起,反正在此地上万年都耗过了,多这几年也不多。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一旁的天煞阕尸亦是难掩兴奋。

    “慢着!”

    但就在这时,东方墨忽然出声。

    “嗯?”

    闻言,天煞阕尸还有南宫雨柔俱是看向了他。

    对于二人冰冷的注视,东方墨视而不见,反而沉着开口道:“小道愿意替前辈炼制配丹和药引,但前辈能否保证这次利用完小道之后,会给小道一条活路呢。”

    “小辈你觉得现在你有讲条件的资格吗!”天煞阕尸阴冷一笑。

    然而对于此人的威胁东方墨居然毫无惧意。

    “既然左右都是死,那前辈又认为小道还会逆来顺受吗。”

    “找死!”天煞阕尸神色震怒。

    可她还来不及动作,一旁的南宫雨柔立刻抬手阻止了她。这具天煞阕尸可不知道东方墨对于她的用处有多大。

    “罢了,你想如何。”接着南宫雨柔看向东方墨道。

    东方墨舒了口气,缓缓道:“小道希望这一次前辈两人能发下誓言,事成之后不但要替小道解毒,还要放小道离开。”

    “好,这件事本宫答应了。”南宫雨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

    “这位前辈呢!”东方墨看向了天煞阕尸。

    天煞阕尸脸上的怒气就要上涌,可不知为何,下一刻此人脸上的怒气眨眼消失了,转而嘴角一扬道:“可以,我也没有意见。”

    东方墨虽然疑惑,可直到两人接下来没有丝毫纰漏的发下了誓言之后,他总算为之松了口气。

    他相信放过他一条小命和违背誓言想比较,还是后者更为重要的,尤其是对于高阶修士而言。

    就这样,东方墨便开始在石室中专心炼制无极造化丹需要用到的每一味药引以及配丹。

    时间一晃就是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