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884章 都是老熟人

      “要金某说说也可以,不过在此之前,有一些丑话要先说在前面才是,免得到时候弄出什么误会。塵↘緣√文?學√網”紫袍美妇话语落下后,只听金袍男子道。

    “这是自然,金道友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我等三人洗耳恭听。”双煞二魔中的白衣男子微微一笑。

    金袍男子看了此人一眼,随即就听他继续开口:

    “自从当年你我二族大战,我妖族惨败之后,我等脚下的这片星域就被人族高阶修士,向着人族高法则星云挪移而去,这一点想来三位是清楚的。金某要告诉三位的是,数年前我妖族中有密信传到金某手里,说我等脚下的这片低法则星域已经成功挪移到了人族高法则星云。可值得一提的是,这片星域却落入了人族高法则星云的一处须弥空间中,这一点从这片星域外遍布的空间裂刃,想来三位也能推测一二。”

    “虚弥空间?”

    白衣男子眉头一皱。

    紫袍美妇亦是微微动容。

    “不错。”金袍男子点头,而后接着道:“而且这处须弥空间本来就是人族数百年一开的一处秘境,因此这片星域落入其中,对我等来说绝对是一场机缘。”

    听到他的话,此时紫袍美妇还有双煞二魔三人,不约而同的相识一眼,不知道三人心中在想什么。

    金袍男子也注意到了这一幕,此人心中冷笑的同时,口中补充道:“三位而今能够来到此地,并听金某说这么一番话,显然是相信金某才对,再不济恐怕也对这处须弥空间有一定的了解,否则三位早就趁着星域结界大开,脱离低法则星域的束缚了才对。”

    “呵呵,实不相瞒,我等的确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得知这片低法则星域已经落入人族一处秘境中,是以而今才会跟金道友坐在一个地方相商的。”这次说话的,乃是紫袍美妇。

    “既如此,那金某也省去了多余的一些口舌。唯独要告诉三位的是,那处须弥空间中有什么东西,是祸还是福,金某并不清楚。进入秘境后,能否有什么机缘,都看诸位自己的造化跟本事。金某邀请三位前来,只是为了联手将那处尘封了上千年的通道打开。通道开启之后,我等三人就分道扬镳,仅此而已。”

    闻言,紫袍美妇等人心中各有所思。三人都是老奸巨猾之辈,显然对金袍男子所说,他对须弥空间一无所知的话并不相信。此人能从妖族手里得到关于这处须弥空间的消息,必然就对这处须弥空间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而能引得此人进入其中,这处须弥空间要说没有秘密谁都不会相信。但三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说什么,只因三人早已暗中商议好,等到通道打开之后,就一同联手,将这位妖族金蛟族的丑陋男子给斩杀,并从其口中将关于须弥空间的一切给压榨出来。

    念及此处,紫袍美妇率先出声。

    “金道友倒是坦诚,你放心,不管那处须弥空间是福是祸,都跟金道友无关,这点道理妾身三人还是明白的。”

    “不错,厉寒仙子所言有理。”白衣男子随声附和。

    而双煞二魔中的黑衣男子至始至终都没有开口,但白衣男子所说的话,显然就代表了他的立场。

    “呵呵,如此甚好。”金袍男子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语罢他又道:“当年那场两族大战,站在金某还有三位各自的角度来看,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立场不同而已。不过而今我等四人能齐聚一堂,这说明是一种缘分,因此此笔恩怨不值一提,接下来,我等该齐心协力打开通道才是。”

    “这……绕来绕去,金道友现在总该说说那条通道了吧。听道友的意思,似乎要打开这条通道,并不是那么容易。”白衣男子略一沉吟后说道。

    闻言,紫袍美妇和黑衣男子亦是看了过来。

    在三人的注视下,只听金袍男子缓缓开口:“这是自然,虽然通过这条秘密通道,能够赶在绝大多数人前面,进入这片星域下方的须弥空间,甚至连破道镜修为者都能甩在身后。可刚才金某也说了,这条通道尘封了上千年,要打开的话,得耗费不小的力气,需我等四人联手,才有将其轰开的可能。”

    “哦?那不知道这条通道具体在什么地方呢。”紫袍美妇问道。

    金袍男子神秘一笑。“几位应该听说过封妖门吧。”

    “封妖门?”

    当“封妖门”三个字落入耳中,紫袍美妇还有双煞二魔俱是一惊。

    “金某乃是百年前通过一种特殊渠道降临这片星域的,但在此之前,我妖族黑蛇族、九尾狐族、天牛族还有虎妖族四族修士,被人族联手打压,逼迫在东海一处旮旯之所生存,而四族生存之地和外界相连的地方,就被人族称之为封妖门。”只听金袍男子解释。

    “听金道友的意思,莫非那条通道就在封妖门中?”白衣男子道。

    “正是!”金袍男子点头。

    这一次,双煞二魔还有紫袍美妇心中的讶然更甚了,三人甚至还想到,会不会是此人在布置什么陷阱,想将自己三人引到封妖门中去。但细思之下三人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第一,三人和此人无冤无仇,此人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第二,即使金袍男子布置了陷阱,以自己三人的手段和实力,岂是他一个区区化婴境后期修士能够对付的。

    不说紫袍美妇乃是货真价实的神游境修士,双煞二魔两人经过这一百多年时间,也双双进阶到了化婴境大圆满,四人中实力最弱的就是这位金蛟族的金袍男子了。

    虽然三人早有耳闻,此人的实力之强几乎堪比神游境修士,但在没有见识过之前,三人都对此不以为意。

    眼看三人没有开口,金袍男子继续道:“其实封妖门本来就是一条通道,一条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我妖族在此前的数千年一直都在生存在地底。而数千年时间,我妖族已经将这片星域打的对穿,封妖门便连通了这片星域的两端。”

    “嘶!”

    这一次,即使是以紫袍美妇三人的修为和见识,也微微抽了口气。将一片星域打穿一条通道,这需要的绝对不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那金道友方才说,通道被封印了上千年,需要我等联手才能轰开又是怎么回事。”不多时,紫袍美妇又道。

    “众所周知,一片球形的星域,或许只有一面甚至部分地域,有灵气的存在,可以供修士修行,其他地方则是毫无灵气的死规则区域,这片低法则星域自然也不例外。想当年我妖族将通道打穿之后,发现这片星域的另外一端,是毫无生机的真空,是以连忙将通道给封印,避免灵气外泄。重点就在这个地方了,封印通道的阵法,乃是由魔极铁打造的三枯阵,要强行轰开的话,只能由我等四人联手。”

    “什么!魔极铁!”

    紫袍美妇和双煞二魔大吃一惊,不仅仅是因为通道的另一端乃是毫无灵气的真空,更是因为封印通道的阵法,乃是用魔极铁打造。虽然所谓的三枯阵三人没有听过,但单单是魔极铁三个字,就够响亮了,这种材料这根本不是化婴境修士敢想的,想必就是当年布置此阵的人,也无法用寻常手段将其打开。

    “三位不用这般惊讶,上次金某查看过了,那阵法上的灵纹经过上千年的腐蚀,早已残破的失去了作用,因此我等只需要将魔极铁给轰碎就行了。而要轰碎这种材料,也不需要用蛮力,我等可以借助三枯阵本身的阵法之力,只要轰碎四个阵脚,最中间的魔极铁将承受阵法挤压之力不攻自破,这也是金某找来三位的原因,否则以金某一己之力,实在无法将其轰开。”或许是看出了三人的顾忌,金袍男子又解释道。

    “原来如此。”

    听到他的话,三人才算是稍稍松了口气。

    “那事不宜迟,我等这就走吧,争取早一些进入那处须弥空间,否则等人族高阶修士赶来,我等恐怕连分一杯羹的资格都没有。”这时紫袍美妇道。

    “二位道友觉得如何。”

    闻言金袍男子看向了双煞二魔。

    其中白衣男子到:“我二人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如此甚好,那我等就走吧。”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金袍男子法力鼓动,化作了一道金线,向着室门外掠去。

    眼看此人离开,紫袍美妇三人再度相识,三人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接着身形一动跟了上去。

    随着几人的离开,此岛上的禁制亦是开启。

    四人并未离开太远,而是来到了万丈之外的一片海面上。到了此地,金袍男子身形凌空而立,接着双目一闭,手指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

    随着此人的动作,仅仅是十来个呼吸,忽然间下方平静的海面搅动起来,顷刻间在四人脚下就出现了一个百余丈大小的黑黢黢旋涡。

    而这,就是封妖门了。

    让人意外的是,脚下的旋涡爆发出一股越来越强的恐怖吸扯力。

    当这股吸扯力快要达到让双煞二魔等人动容的状态后,金袍男子唰的一下睁开了双眼。此人足下一踩,身形就像流星一样向着海面坠去,并一闪没入了旋涡当中。

    见状,紫袍美妇三人眉头微皱,可最终三人还是毫不犹豫的身形向着下方坠了下去,并相继没入了旋涡中。

    而在四人进入旋涡后,那股吸扯力越来越小,旋涡在缓缓的恢复平静。

    就在这时,海面上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凭空显现了出来,仔细一看,正是东方墨还有姑苏慈。

    “要是这些人说的不假,那么这次我二人可是捡了一个大大的便宜。”在姑苏慈脸上,露出了一抹难掩的兴奋。

    “应该不会有假的,而且这些似乎都是老熟人呐。”东方墨看着脚下的旋涡阴森一笑。

    因为除了双煞二魔之外,那紫袍美妇赫然是当年东域三美人之一的梁婉君,想当初他为了神魂本源液和娑阴圣水,可是差点着了此女的道。另外那金袍男子,乃是叫做金阳的妖族金蛟族修士,他和此人恩怨同样不浅。当初两族大战,邢伍曾追杀此人而去,只是现在看来,那厮最终没有将此人斩杀。

    “老熟人?那到时候通道打开后,还是提醒一些这些人吧,古凶之地岂是他们敢染指的。”姑苏慈道。

    “提醒?为何要提醒!”东方墨古怪的看着姑苏慈。

    不等姑苏慈开口,他又像是自言自语道:“跟死人可没有什么好提醒的。”

    语罢,他身形一动,向着下方快要消失的旋涡冲去,一闪进入了其中。

    姑苏慈一脸愕然,但看着旋涡即将消散,他立刻跟上了东方墨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