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767章 码头风云

      第767章码头风云

    每个人的精神一旦压抑久了,就需要释放,否则迟早精神崩坏。塵?緣?文?學?網

    苍溟派身为出云国十大武道门派之一,自掌门白沧海故去后,居然处处碰壁,事事不顺。

    同为武道门派经常刻意的挑衅和嘲弄不说,居然连那些贩夫走卒也敢对苍溟派指指点点,大声嘲讽,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更何况,这些船主和船工,可不是什么无辜者,而是依附于响水派,垄断整个响水郡水路生意,盘剥平民,吸食民脂民膏的漕帮爪牙,死不足惜!

    哪怕有无辜者,又如何?在这个以武为尊,帮派如牛毛,处处仇杀,处处争斗的白冥世界,弱者才是原罪!

    “苍溟派,好大的胆!”一声震喝,激起水面波纹震荡,码头中停靠的一艘大船晃动中,一个身影飞掠而起,向着码头扑了过去。

    大船中,陆续出现好几道身影,其中更有身着公差服饰的官员。

    “巨浪击石!”飞掠而来的身影,一掌劈出,掌风如海浪呼啸席卷,将码头上好几个苍溟派弟子都震飞了出去。

    冯仲业冷哼一声,足尖点地,整个人也飞身而起,砰砰砰砰,在空中和那人连续交手了好几招,最后一记对轰中,两个人各自被对方的掌力反震得向后飞出。

    “响水派林君业!”冯仲业一字字的道,眼睛死死的盯着落入码头上的男子。

    “冯仲业,你们苍溟派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乱杀无辜,当出云国的法典的摆设吗?”林君业厉声道。

    “林君业,你眼睛要是没瞎,应该知道,是你口中的这些无辜者,无视朝廷给予十大武道门派的特权,不但拒绝我苍溟派征用大船的要求,还口出嘲弄之语,这才是不将朝廷的法典放在眼里,大逆不道!”

    “片面之词,总之,林某亲眼所见,苍溟派乱杀无辜,铸下大罪,林某既然亲眼所见,就能坐视不管,当擒拿尔等一干罪犯,上那官府问罪!”林君业厉声道。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冯仲业怒极,杀向林君业。

    “苍溟派果然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本官面前,公然行凶!”一声冷厉的声音,从码头的一艘大船上传来。

    冯仲业闻言,扑向林君业的身子不由滞了一滞,眼角余光瞥到那艘大船上出现的赫然是湄洲神捕欧阳少吉。

    在神捕的身旁,还有几个公差,以及响水派的掌门乔轻羽,心中不由大惊。

    “和林某交手,还敢分心,找死!”一股劲风袭来,耳边响起林君业冷嘲之语,冯仲业匆忙之间,伸出双掌,却只接住了林君业的前三掌,最后被林君业一招大浪滔天,轰在左肩上,肩骨碎裂声中,整个人被打得倒飞出去。

    冯仲业还没落地,神捕欧阳少吉已经凌空虚渡一般,足尖踩踏虚空,横渡数十米的距离,见龙鹰爪手展开,罡气凝聚,形成一只锐利鹰爪,向着冯仲业抓去。

    一声冷哼中,却见一只同样罡气凝聚而成的大鹰如箭羽般飞来,将神捕欧阳少吉的罡气鹰爪击碎。

    嘭,冯仲业这时候才跌落地面,踉跄了好几步,才按着受伤的肩膀站稳。

    罗尹权缓缓的走了过来,神情凝重严肃。

    “苍溟派大长老罗尹权,你们这是公然拒捕了?”神捕欧阳少吉负着双手,冷厉的看着罗尹权。

    “欧阳捕头,饭可少吃,话不能乱说,苍溟派有何罪,凭什么被拘捕?”

    “这码头上满地死伤,尸骸处处,伤者惨痛,岂不是你们苍溟派犯下的恶行?事发时,本官恰好就在那艘大船上,亲眼所见,你们还哟何话说?”欧阳少吉冷笑道。

    “既然捕头亲眼所见,难道不知道我苍溟派动用十大武道门派特权,欲征用码头上的大船,却被公然拒绝,还被嘲弄,区区漕帮爪牙,敢无视我苍溟派,无视出云国给予我十大武道门派的特权,不是谋逆,也是谋逆,本派弟子,击杀这些不尊重朝廷法典的悖逆之徒,又有何罪?莫非捕头也认为无视十大武道门派拥有的特权,无视出云国的法典,才是对的?”罗尹权冷笑。

    “放肆,本官做事,何须你罗尹权指手画脚,无论谁是谁非,全都跟本官到郡中官府走一遭,问明缘由,再来定案。”

    “你欧阳少吉好大的官威,别忘了我苍溟派是十大武道门派之一,有朝廷给予的特权,你区区捕头,还管不到我苍溟派头上,另外,本派要征用响水郡码头的所有大船,谁再敢拒绝征用,就是无视朝廷法度,本派有权任意处置!”罗尹权厉声道。

    “哼,十大武道门派,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你们苍溟派马上就不是十大武道门派之一了。”大船上,乔轻羽真的如同一叶羽毛般,踩着二十几米的水面,闲庭信步的走上岸来。

    “这些大船,都是我响水派的,你们苍溟派要征用,问过本掌门没有?”乔轻羽嗤笑道。

    罗尹权有些迟疑,响水派的底蕴已经不输于苍溟派,近来的声势更是碾压苍溟派,被公认为最有希望取代苍溟派十大武道门派位子的武道门派。

    “是你们响水派的又如何?”吴响的声音淡淡的从不远处的马车上传了出来,“现在,本掌门不只要征用响水码头上的所有船只,还要征用响水派的一些弟子做些劳役之事,既然乔掌门在,就算乔掌门一个,来负责掌舵本掌门的大船吧。”

    “苍溟派是知道无缘此届的十大之争,打算最后疯狂一把,破碎破摔,好好享受一番十大武道门派的特权吗?本掌门看你们是找错对象了,给我死来!”

    乔轻羽大笑,瞬间在身后拉出一排残影,向着吴响所在的马车上掠去。

    罗尹权想要阻止,都有些来不及,脸色微变:“浮光掠影?”

    捕捉欧阳少吉已经配合乔轻羽的动作,向罗尹权攻去。

    林君业也再次出招,杀向肩骨碎裂,战力折损了五成的冯仲业,若非其他的苍溟派弟子联手抵御,怕是冯仲业两三招就要被打倒。

    吴响的马车中,传出嗤笑:“不知死活。”

    只见乔轻羽施展浮光掠影,才刚到马车附近,还没来得及做出其它动作,一头熊猫人却忽然凭空出现一般,大手如锅盖,轰然盖落。

    乔轻羽就像一只苍蝇,直接被熊猫人拖把的大手给拍得飞入了地面。

    地面都为之微微震动中,一个人形的坑洞出现,四周是蛛网般的裂缝持续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