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东阁太子

      别无二致,另一处密室内,封龙棺中,小美人鱼和周南本尊,也在议论着同样的事情。塵↗緣↙文×學?網

    “主人,你猜那四个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妃儿转悠着清澈的眼眸,脆声问道。

    “呵呵,还能有什么?无外乎就是发些牢骚,商议着算计你我罢了。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奸宄,都不堪一击。如果是域殿那四个老家伙,还有些可能。他们,哼!”

    盘膝而坐的周南,缓缓睁开了金光灿灿的眼睛,嘴角一勾,露出了十足的嘲讽神色。

    “嘻嘻,也对。他们爱算计,就让他们算计去吧。反正以我们今时的能为,量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近来妃儿恢复了一些记忆,隐隐晓得仙道之徒还无比遥远。主人既然有了实力,应当快刀斩乱麻,早些解决了这点琐事。切莫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了没意义的事情上。”

    刚开始妃儿还显得有些古灵精怪,可说着说的,却变得无比严肃,一副老先生的模样。

    “哦,你说你恢复了一些记忆?”

    周南闻言,当即眉头一挑,露出了丝丝诧异来。

    “这个,好像是吧。但具体的,妃儿也不甚明白,恐怕无法同主人分享了。”小美人鱼有些烦躁的揉了揉额头,“看样子,我之所以能恢复些记忆,恐怕同之前的七罪传承有关。”

    “原来如此,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总会明白的,反正东西都在你的小脑袋瓜里,跑不了的。”周南轻笑着弹了弹妃儿的脑门,心中却不禁暗叹,“七罪传承吗,也不知是福是祸···”

    随即,在周南刻意的引导下,主仆二人,便仔细的商议起了接下来的一系列行程。

    四艘震域战舟,风驰电掣的在天际穿过,昼夜不停地飞了大半个月,终于停了下来。

    震域战舟刚停下,木域四杰便联袂而至,邀请周南出去。至于来意,却只字未提。

    对此,周南也不在意,艺高人胆大,也就跟着去了。

    不时,一行人便出了震域战舟。

    视野大开,眼前赫然现出了一座数千丈高大的青翠巨峰,其上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层层宫殿,点缀其中。云遮雾绕风动间,隐有空灵音律飘荡,别是一番人间仙境。

    巨峰生机勃勃,但千里方圆,却对比鲜明,萧索荒凉,碎石遍布,一眼望不到尽头。

    双眼微眯的打量了几眼,周南不禁神色凝重的说道:“如此景象,莫非是阵法之力?”

    雪黎上人微微一笑,神色不免有些傲然:“不错,此景正是守卫域殿的天阶顶级阵法“寂灭枯荣阵”造成的。此阵一经布置,就可以自行吸纳周遭天地灵气,拱卫自身,流转不息。”

    “原来如此,域殿真是家大业大啊。此等阵法,恐怕阵法宗师亲临,也无可奈何啊。”

    “嘻嘻,道友谬赞了,请吧。”雪黎上人不想多说,伸出了一只白皙玉手的说道。

    周南不再迟疑,一行人催动遁光,很快就通过了护山大阵,落在了一处广场之上。

    广场的尽头,一座巨大的紫金宫殿,威严的耸立在那里,上书‘天极殿’三个醒目的鎏金大字。笔走龙蛇间,自有无尽贵气藏于其中。书写殿名的牌匾沧桑古旧,看起来年头不小。

    “太子殿下有请,随我来吧。”雪黎上人有些激动地看了宫殿一眼,朝周南笑说道。

    周南闻言,眉头蓦地一皱,略带着几分凝重说道:“天子殿下,莫非是东阁太子?”

    “不错,正是太子殿下,也是我们木域域殿的大殿尊。”雪黎上人恭敬地说:“万余年前,木域一统,为千耀王朝独尊。时至今日,百国纷乱,而大殿尊,正是千耀王朝的唯一正统。”

    “原来如此,受教了。”

    周南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便风轻云淡的向前走去。

    但心中,对于东阁太子,却不免有些鄙夷。

    灭国的太子,万载过后,还想摆谱显尊,可见其人心性几何。

    雪黎上人四人见此,冷冷的对视了一眼,便跟着周南,很快一行人便进了天极殿。

    踏入天极殿的瞬间,靡靡之音,便轰然入耳。

    定睛一看,却是一大群莺莺燕燕,在殿中载歌载舞,衣袂翻飞,好不热闹。

    管弦丝竹之音浩然宏大,无不流露着其主人的高贵身份。

    视线快速的穿过了大殿,尽头,一道懒散身影,正半倚王座,且吟且酌,自在逍遥。

    就在周南看到王座上那人的瞬间,仓促下,连模样都没瞧清,‘轰’的一下,一股浩瀚威压,便携带着雷霆之势,直冲周南而来。

    转瞬,恐怖的压力,便将周南束缚,直欲让他屈膝。

    “哼!”眼神一冷,周南身体一个晃动,恐怖的巨力变透体而出,将威压瞬间冲散。

    周南有些恼怒,冷声说道:“这就是阁下的待客之道吗,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放肆,怎么和殿下说话?”

    主辱臣死,本就不满的白轩上人,瞬间就开始炸毛了。

    “无妨?”应有的雷霆怒火未现,王座上的身影微微一笑,这才坐直了身体,仔细打量起了周南,张口就说出了让人无比吃惊的话来,“如此浩瀚的生机,道友的这具分身不错。”

    周南听之,心中一凸,神色彻底凝重了起来。

    一眼就能堪破他的吞灵分身,眼前之人,确实非同一般。

    但他周南,也非庸人,自然也不肯示弱。

    “比起道友的这一手幻术,在下的分身,不足挂齿。”

    “幻术,在哪儿?”

    除却早已知情的雪黎上人,白轩上人三人齐愣,脸现疑惑之色。

    在外人面前失了分寸,这般真切表情,让他们的主子东阁太子看了,不禁十分恼火。

    “长途跋涉,你们都辛苦了,先退下吧。”面带不悦的禀退了木域四杰,衣袖一挥的关上了殿门,东阁太子的脸上,丝丝惊讶,止不住的浮现,“你是第一个,识破孤蜃法之人。”

    “谬赞。道友幻术造诣之深,世所罕见。在下也只是有些机缘,才能够识别一二。”

    封龙棺中,周南让妃儿停止了施法。蜃兽王五彩霞光大放的眼睛,也随之缓缓闭上。

    “哈哈,既然道友看破了孤的蜃法,那也就无需再放着贻笑大方了。”

    沉默了片刻,东阁太子朗声一笑,大手一挥,宫殿内的那一大堆莺莺燕燕,竟随风而逝,彻底的没了踪迹。

    “道友请坐。”

    大手再挥,眼前景色变换,空间波动,竟出现在了一处灰色世界中。

    “芥子空间?”

    周南眉头一动,朝四周打量了几眼,便甚为平淡的坐在了石凳上。

    主客落座,东阁太子亲自拿出了茶具,摆弄了起来,很快就有醉人茶香徐徐升起。

    “此茶名为伏昊之白,不同于一般灵茶,收藏至今,已逾千年。普通的灵茶,放置越久,品质越差。而此茶,则日久见芬芳。伏昊之白以灵酒浇灌茶树,是以茶味浓烈,堪比烈酒。”

    “今日道友可有口服,当饮三大白,方不愧此茶千年沉醉,酝酿出的那绝世滋味。”

    “哈哈,理当如此。”

    周南接过了东阁太子递上来的茶杯,一杯接一杯,连干三下。

    三倍伏昊之白入肚,顿时,一股恐怖的热流,在肚腹内,轰然炸开,顷刻间,就充斥满了四肢百骸。一股股极其精纯的灵力,也快速的滋养了出来。

    只此三杯,足可抵三年苦修。

    “好茶!”周脑默默体会了足足半炷香的工夫,这才放下了茶杯,不无感慨的称赞道。

    “哈哈,道友喜欢就好。可惜,当饮此茶的,不是道友本尊,端的是憾事一件啊。”

    “憾不憾事的暂且作罢,茶叶喝了,脸也混熟了。道友可否直说名意,别绕弯子了。”

    周南可不是那种能够被三杯灵茶就收买的蠢货,他时刻都清楚,东阁太子别有目的。

    “哈,既然道友直接,那孤也就开门见山了。”东阁太子端起茶杯,大饮了一口,随即神色一凛,满目肃然的看着周南,说道:“道友此番极北之行,尚未归来,已是身家大增啊!”

    “哦,此言何解?”周南眉头微皱,端着茶杯的手,也微微一顿,尽显疑惑之情。

    “道友一看便知。”

    东阁太子神秘的一笑,一块玉简,便出现在了周南的面前。

    打量了东阁太子一眼,周南没有客气,手一招,玉简就贴到了额头,查阅了起来。

    可仅仅片刻,周南的脸上,就布满了骇然之色。直到许久之后,才肃然收敛了起来。

    半炷香后,周南放下了玉简,眯了眯眼,再看向东阁太子的目光,变得甚是古怪。

    “道友相邀,是想要在下做和事老吗?”周南把玩着玉简,沉吟了一下,慢声说道。

    “和事老?可以这么说。实不相瞒,孤私下里已经和慕容道友切磋了足足三次,可每次都以平局收场。由于早先重视不足,导致白极老叟他们三人,已经被慕容道友尽数收服。”

    说到这儿,东阁太子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了起来,连声音瞬间都多了几分怒意。

    “孤不知贵宗主究竟付了什么代价,打动了那三个不成器的。但域殿在前线拼死拼活,你们玄楼却在背后玩釜底抽薪,孤能耐再大,也无法再抵抗万魔宗了。趁着此事尚未公开,影响还算可控。孤希望你能做出正确,要知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要是域殿战败···”

    话到此处,木域近来频繁撤兵,甚至连震域战舟,都从联军前线调回来了四艘,其原因,已经很明了了。无外乎就是木域的大本营,出了乱子。导致木域高层,已经无心再征战了。

    虽然尚不清楚具体的原因,但周南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猜测。慕容长天竟能有如此作为,恐怕同寄附了的火龙兽灵躯一事,不无关系。如此,才能拥有让东阁太子变色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