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魔婴炼宝,傀儡功成

      没有过多的分心此事,稍作感慨,周南便集中精神,投入到了血元傀儡的炼制当中。塵→緣←文↖學×網

    复日,暗夜时分。晋南城外一山峦幽谷深处,一道滚滚黑光,卷纳满天魔氛而至。

    骇人魔气所过之处,生机尽灭,只余满目漆黑。几个纵跃,就毁了大片的葱郁山谷。

    “桀桀,如此缓慢的动作,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

    山谷深处,一道奸笑应时响起。

    “哼。”漆黑魔气猛然一震,露出了一个尺许来高,浑身漆黑如墨的诡异小人出来。

    看其模样,正是那日在花宗惊鸿一现,以雷霆手段,夺得双钟急速闪退的诡异魔婴!

    冷哼之音落下,空气骤然凝固。‘咔嚓嚓’一阵脆响,再去看,无数冰屑,蓦然浮现。

    “哈,生气了,进来吧,就等你了。”

    山石随着不以为然的笑声,骤然裂开了缝隙。

    魔婴见此,双眼眯了眯,身影微微一晃,便拉出了层层残影,消失在了裂缝之中。

    地底深处,一汪不断翻滚的碧绿色地涌之前,两团黑光,正剧烈起伏飘荡个不停。

    突然,魔婴卷带黑风而至。只见其一个盘旋,当即就爆裂了开来,化作了馥郁黑光。

    瞬间,三道低沉的喝声,从三团黑光内传出。无数玄奥符文,也自地涌中应声而起。

    “问地山,风魔铁,疾!”

    一团黑光一震,从中飞出了一黄一青两道神秘流光。

    “水女泪,火冥石,落!”

    另一团黑光如影随形,水火交织之力,亦倾泻而出。

    魔婴黑光见状,急声高喝,惊神醒神双钟飞出,“双钟交汇,遁化阴阳,衡!”

    一时之间,六大秘宝灵材,盘旋交替,追逐万千符文,演化出了无尽天地奥义。

    六种力量,繁多组合。某个瞬间,当万千符文被吞噬一空。骤然间,‘轰’的一声传出,只见六大灵材秘宝往中间一聚,赫然的,便化作了一团五颜六色的神秘奇光,端的斐然莫测。

    “疾,九婴秘华典,地王炼命规!”

    厉声高喝中,三团黑光,瞬间同运滔天魔攻。

    一出手,就是极致之力。在无尽魔气的催化下,奇光渐渐凝实,质化神兵而出。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伴随着三道闷哼,三具模样无二的魔婴,从黑光内跌出。

    唯一可供区分的,则是三具魔婴额头,那一枚枚颜色不一,气息迥异的玄奥纹饰。

    三具魔婴重重的倒飞而出,砸在了石壁上。倾泄的力道,使石壁开裂,洞窟震荡。

    三具魔婴挣扎着从石壁中爬出,再去看时,只见剑型神兵,已然徐徐的没入地涌。

    碧绿色的地涌之泉陡然停止了沸腾,绿色玄气升腾而起,凝结出了一块块纯粹晶体,在空中停止了一瞬,又纷纷坠落进地涌之泉。落水无声,晶体徐徐融化,凝结成了一根根细丝。

    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足足一整天过后,整个地涌之泉,已经尽数的被碧绿晶丝交织。

    剑型神兵伫立虚空,被无数碧绿晶丝环绕。神兵微震,一丝丝足以令空间荡起涟漪的诡异波动不断传出,作用在了那些碧绿晶丝之上,将一缕缕青气榨出,然后快速的吸进剑身。

    许久,当整个地涌之泉一震,‘轰隆’声过后,无数的碧绿晶丝,便瞬间消散。一道诡谲流光闪电般激射而出,被早已准备好的三具魔婴,用一个月牙型的宝盒,快速的收了进去。

    被吸干了玄气,整个抵用之泉,已经化作了一汪普通清水,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玄妙。

    “桀桀,幸好有此地涌之泉屏蔽天道,否则这般逆天炼宝,势必引起雷劫降落,摧毁一切。”

    额头铭印着雷电纹饰的魔婴奸笑了一声,看着悬浮在空中的宝盒,双眼中透露着十足的庆幸。

    闻言,另一名额头铭印着丝丝冰蓝雪花纹饰的魔婴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仰着头,满是高傲的说道:“哼,那是当然。此地本体找寻万载,才侥幸发现。有此神效,根本不足为奇。”

    “嘿嘿,此宝既然已经完成,那接下来,就是该好好利用的时候了。”

    第三名魔婴摸了摸下巴,露出了一丝思索。他的额头,纹饰是一各淡青色的风卷,只是看着,就令人发冷。

    “是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上官盈那里,可早就等的不耐烦了。”雪纹魔婴感叹道。

    “一切,就只期待那小子有所成就,能够满足要求。否则,说不得本体只能走一遭南天,会一会南化极那个老家伙了。”风纹魔婴双眼微微一眯,顿了顿,露出了一丝担忧的说道。

    “南化极?哼,确实是个难啃的硬骨头。如果本体想要对付他,恐怕我等都会被召集而回。相比之下,那名皓月南族的幸运儿,才是我等最佳的目标,真不希望你的担忧成为事实!”

    “此事,成败与否,上官盈都当记一大功。当处也只是无意的举动,谁成想将其留在木域,却能有这般收获。正巧秘宝炼成,她不是期望婴变境界吗,桀桀,希望她有福消受!”

    “嗤,木封尘,恐怕你到死都想不到,自己煞费苦心,甚至不惜耗损魂元,屏蔽天机,保留下的一丝血脉,终究还是落到了我的手中。剑胚已成,只待双血浇灌,魔念,自将入主!”

    两大魔婴聊得火热,却不料一旁的雷电魔婴闻之,不禁嘴角一勾,甚为古怪的笑了。

    雪纹魔婴同风纹魔婴见状,纷纷转过了头,有些不满的说道:“怎么,你有何见教?”

    甚为得意的看了两具魔婴一眼,雷电魔婴笑道:“哈哈,你们担心的那人,不日前我已经遇到过了。虽然只是粗略的试了试手,但他的进步,仍旧令我震撼。具体的情况如下···”

    半盏茶后,听完了雷电魔婴在花宗的有关遭遇,雪纹魔婴和风纹魔婴对视了一眼,俱皆感慨。

    可感慨过后,三具魔婴都盯着宝盒,极尽所能的扯着嘴角,发出了肆无忌惮的笑声。

    狠狠的一番发泄,三具魔婴便不再逗留,带着宝盒,风驰电掣的离开了作废的洞窟···

    时过三日,随着最后一道材料被丢进了瑞金炉。肉眼可见的,玄火呼啸之下,一具被包裹在浓郁血光内的骷髅,快速的现出了身形。骷髅浑身遍布银色符文,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半盏茶后,当周南几道法诀打出,一个“疾”字出口。

    顿时,一道血光便激射而出。

    飞快的拿出了一只大玉盒,将血光收好贴上了封印符,周南抹了把额头的冷汗,露出了一丝满意笑容的说道:“不错,不错。虽然炼制这血元傀儡甚为辛苦,但我的目的却达到了。”

    诚然,当血元傀儡出炉的那一瞬,周南的炼器境界,已经不声不响的达到了宗师层次。

    至此,周南除了修为之外,在炼器一道之上,也达到了令无数修仙者都望尘莫及的地步。

    无疑,周南的身家,又再度的暴涨了一大截。

    可这些,并没有让周南停下来休息片刻。

    炼器境界突破宗师层次,但周南借助《煅灵决》形成的铸造道路,却仍旧只是大师境界。

    趁热打铁,周南一鼓作气,抹了把额头的汗水,就将自己搜罗到的所有同炼器有关的典籍玉简,纷纷拿了出来,一头扎了进去。两耳不闻窗外事,他的铸造修为,正飞快提升着。

    一晃的工夫,三个月的时间,便悄然而逝。

    这天,当周南伸了个懒腰,挺着小身板,从堆如小山的玉简中爬出来时,他的铸造境界,同样达到了宗师层次,成为了恐怖的双宗师。

    “铸造和炼器殊途同归,之所以要区分开来,固然不乏对父亲的思念,但更多的,则是《煅灵决》赋予我的通灵能力。因为具备此力,我完全可以以世俗的铸造手法,炼制宝物。进而删繁从简,走出了另一条独属于我自己的道路。”

    “如此,这手法简单的铸造,反倒能与深奥复杂的炼器相媲美。在如今的修仙界,宗师境界,已经是顶峰了。想要再进一步,看来,只能将铸造和炼器融为一体,才有突破的可能了。”

    略作沉吟,明晓了自己日后要走的道路后,周南便躺在了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口气睡了两天两夜,直到将精气神养足了,周南这才祭出吞灵分身,离开了房间。

    熏香萦绕,装饰的古香古色的书房内,千夜逐一正端坐在座椅上,对着一大堆玉简,兀自皱着高高的眉头。

    玉简内的东西,都关乎着花宗的利益。一时间,万般事情交杂,让千夜逐一耗尽了脑汁。

    两人略作寒暄,待周南拿出了血元傀儡,说明了来意,千夜逐一终于如释重负的笑了。

    以千夜逐一的聪慧,区区花宗杂事,自然不在话下。可如今他修为大损,实力严重不足。即便掌控了宗内诸多祖师,但行事之间,难免制肘重重。周南此来,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说明了血元傀儡的用法,周南刚拿出一堆分量十足地千年灵药,还不待喘口气,便被急不可耐的千夜逐一给请了出去。

    而这家伙,二话不说,竟干脆在书房内祭炼起了血元傀儡。

    “这家伙,哎。”

    看着‘砰’的一声关上的房门,周南摸了摸鼻子,不禁泛起了白眼来。

    虽然心中有些诽谤,但周南却没有离去,而是守在了门口,做起了千夜逐一的守卫。

    以周南如今的实力,很少有人能够在他面前放肆。

    无疑,千夜逐一的安危得到了最大的保障。

    一晃大半个月后,就在周南等的都不耐烦的时候,‘嘎吱’一声,房门自里面打开了。

    一入眼,一张气血十足的绝美面孔,便带着浓浓的自信,出现在了眼前,正是千夜逐一!

    “啧啧,不错,不错,已经恢复到结丹期了,看来我的辛苦,没有白费。想必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修为尽复了。”

    锐利的目光在千夜逐一身上飞快一扫,周南便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