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吞灵之威,须弥之力

      令人牙酸的‘咔嚓’声响起,摄人心魄的气力一荡,巨大的骨爪,便骤然爆裂而开。塵↘緣√文?學√網

    但四处溅射的骨片并未坠落,凌空一卷,便化作了一个遍布白骨倒刺的巨大骨牢,将周南囚禁了起来。

    虽然片刻后就被周南一击而破,但转瞬间又聚拢弥合,端的难缠到了极点。

    两人交手的时候,其余众修也没有闲着。

    小蛟王第二个出手,凌空一卷,便化作了滚滚血海,转瞬就淹没了整个骨牢。

    细眼老者双眼一眯,一道碧绿毫光,就闪电般激射而出···

    片刻后,‘轰隆’一声擎天炸鸣从血海内传出。整个血海蓦然一荡,竟被迫四散开来。

    血海分开,没了遮掩,露出了满脸惊讶的小蛟王和披头散发的周南,正相距十丈而立。

    此刻周南,气息有些萎靡,但双眼内的战意,却前所未有的炽热。

    凭借着两次量劫的修为,硬生生承受了五位半步婴变修士合力一击。

    只是气息有些衰落,其实力之强,早已今非昔比。

    缓缓地抬起了左手,掌心处,一道纤如发丝的碧绿毫光不断地左突右撞,但却无法挣脱。

    “哼,原来是碧玄蛇。果真不愧为大名鼎鼎的蛇谷,不但自己同那些肮脏的爬虫终日为伍,就连一起狼狈为奸的同道,都是一样的货色。既然如此,今日那周某就好好地除恶了。”

    刺目的金光在掌心炸裂,伴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那道碧绿毫光,便被一击而灭。金光徐徐敛去,露出了一条纤细的绿线。

    仔细去看,竟是一条三寸长短,遍生碧鳞的细小妖蛇。

    被周南毫不客气的熟络,在场除了北苍凛神色不动外。

    剩下的四人,脸色都一片铁青。

    要知道,不管是蛇后,细眼老者,亦或是小蛟王和红发男子,本体都和蛇关系紧密。

    虽然小蛟王的本体是蛟龙,但只要一日为蜕变成真龙。那说到底的,仍然是长着脚的长虫罢了。

    事已至此,无法逃遁,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周南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前所未有的坚定。

    双手交替的掐了几个法诀,周南仰天一声长啸,刺目的金光,便曜日般的冉冉升起。

    少顷,刺耳的破空声从凝若实质的金光内密集传出。众人只觉得眼前无数金光一闪,尚来不及有过多的反应,无数粗大的赤金色根系,便万蛇奔腾的抽打而出,占据了大片的天空。

    “该死,好生浓郁的木属波动,竟然能够自行勾动天地木属共鸣!诸位小心,这是早已灭绝的上古凶植,不惧水火,十分难缠。”蛇后一边身形闪烁,躲避着攻击,一边高声喊道。

    众人闻言,神色纷纷一变,挪移的更加卖力了。

    只有红发男子不信邪,原地不动的反动了滔天火势。

    但可惜,根本奈何不了漫天的金色根系。被无数根系肆意抽打,几多狼狈不堪。

    “可恶!”奋力一击将一条金色根系震散,小蛟王满脸狰狞,“你们还打算留手到何时?”

    紧迫的攻势下,由不得小蛟王不心生暗怒。

    毕竟己方五人,除了蛇后功力尚弱外,剩下四人,即便在半步婴变存在内,都是最巅峰的。此刻竟拿不下一颗八阶的凶植,端的窝囊。

    被小蛟王这么一提醒,看着空中攻势越发凶猛的金色根系,众人的心,纷纷一凸。

    醒悟过来的老怪物们,再也没了勾心斗角的想法。

    一声声低喝中,恐怖的攻击,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片刻的工夫,金色根系便被逼得节节后退,最终缩回了金光之内。

    “哈哈,杀!”

    小蛟王见此,脸色一喜,身化血海,带着毁灭之势,当先冲杀而出。

    瞬间,血海便同金光撞在了一起,发出了沉闷的轰隆声。

    恐怖的冲击波,浩荡肆虐,恍如末日降临。

    在小蛟王猛烈的冲击下,很快,耀眼不可直视的金光,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来。

    很快,随着再度的轰鸣响起,整个世界一震,一株十余丈巨大的金色大树,便现出了身形。

    但令众人始料未及的是,金色大树刚一现身,便一个闪烁。在一道拇指粗的金光激射而出后,便瞬间不见了踪影。

    小蛟王首当其冲,神色大变,怒吼声中,竟直接显化出了本体。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其余四人的攻势随着吞灵之树的消失,纷纷扑了一空。

    而那道一闪即逝的金光,也闪电般的冲进了血海之中,带起了令人毛骨悚人的凄厉叫声。

    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突兀响起,众人神色大变,连忙拉开了距离。

    再定神看去,只见原本浩瀚恐怖不可一世的血海,竟转瞬间,分崩离析,消散于虚无,露出了里面的凄惨景象。

    血海散去,视野清晰。令众人始料未及的是,本体至少百丈开外的小蛟王,此刻竟化作了一条数尺长短的迷你血蛟,被一道巴掌大小的赤金色身影,踩在脚下,死命的挣扎个不停。

    “嘶···”倒吸冷气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众人见此,一面头皮发麻,一面不可置信。下意识的,便朝后退去。

    一时间,就连忠心护主的细眼老者,也被恐惧压得脑袋空白起来。

    蛇后神色惊骇不定的变换了数次,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竟手指着迷你化的周南,红润的嘴巴大张,你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而其余三人,气机则死死地锁定了周南。

    “小杂种,你这使得什么妖法,快放了我家少主。否则定将你抽魂炼魄,挫骨扬灰!”惊骇过后,反应过来的细眼老者顿时坐不住了,看着小蛟王凄惨的模样,色厉内苒的咆哮道。

    闻言,周南没有回答。只是兀自抬起了双手,翻来覆去的看了几下,满脸的古怪神色。

    “救,救我···”

    在周南神色不知所以然的时候,被他踩在脚下的小蛟王,挣扎着转过了头,朝细眼老者求救。

    此刻的小蛟王,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气息萎靡到了低谷,分明重伤几近崩溃。

    见此,细眼老者嘴角不争气的抽了抽,被在身后的干枯手掌,闪电般的掐了个法诀。

    顿时,尚未回神的周南身侧淡淡的空间波动一起。一道燃烧着熊熊黑炎的镰刀,竟直取周南首级而去。

    森然的寒光,死死地锁定了周南脖颈。并未因其身形变小,而有丝毫的偏差。

    突兀而来的攻击,令周南瞬间回神。只是一声冷哼,金光灿灿的小手,便一抓而出。

    瞬间,‘叮’的一声金铁交击之音响起。只见周南手掌上灰色的奇光一闪,原本攻势骇然的镰刀,竟直接化作了数寸大小。

    连带着原本足可开山裂石的攻势,也不禁衰弱了大半。

    轻易地破掉了镰刀的攻势,周南双手攻势去势不减,朝前猛地一探。而那股灰色奇光,也再度涌现。

    顿时,空间之力一荡,一道笼罩在宽大黑袍内的身影,便踉跄着跌出了身形。

    “哈哈,原来还有一个精通暗杀的高手躲在一旁。怪不得之前交战的时候,我总有股心神不宁的感觉。恐怕,要不是我脚下这废物大意被擒,你又护住心切,根本不可能暴露吧。”

    看着黑袍人行动利落的切掉了自己变成了小鸡爪的左手,周南的脸上,不禁几多嘲讽。

    “小心些,这家伙有古怪。那灰色奇光有着须弥效果,可以将接触的东西,瞬间须弥。”

    黑袍人身形一闪的退到了细眼老者身侧,左袖黑光翻滚,片刻间,竟重新生出了一只手掌。

    众人闻言,眼孔纷纷一缩。介于周南诡异的手段,一时间,连黑袍人都顾不上理了。

    “呼!”嘴巴微动的同黑袍人商量了几句,再看了眼若不马上救治,必定修为尽毁的小蛟王,细眼老者脸色忽明忽暗的闪烁了几次,终于咬牙说道,“小子,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哦?和我做交易,你们是想救这畜生吧!”

    周南说着,便故意用力的狠狠踩了几下。

    顿时,雪上加霜的小蛟王一声惨叫,不要钱的吐气了鲜血,让细眼老者是一阵投鼠忌器。

    “住手。小子,你固然擒住了少主,但我们也不是没有筹码。如果你不顾之前离开天蛇城那丫头的死活,尽管动手。”

    见周南被自己几句话变了脸色,细眼老者神色顿时定了下来。

    “你们抓了她!”

    周南双眼一眯,原本因为突然多出须弥之力的喜悦也顷刻间散尽。

    “不错,我们抓了她。看得出来,你小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物。只要你放了我家少主,老夫保证那小丫头平安无事。可要是你不识好歹,那就是和我们赤海,彻底的不死不休。”

    一边招呼着黑袍人放出了昏迷不醒的嬴清流,细眼老者又继续威胁道,“我们已经查出了你的底细,不要以为燕国和赤海相隔遥远,我们就拿你没办法。王者的威势,不容亵渎,无视距离,虽远必诛!”

    见细眼老者果真擒住了嬴清流,周南的脸色,便越发冰冷了起来。

    赤海方面的威胁,他可以不加理会。但嬴清流的命,却不能不顾。

    毕竟自己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救活了此女,不能就这么还没发挥作用就报废了。

    心念急转,看了看脚下满脸畏惧的小蛟王,又看了看被黑袍人丝丝抓在手中的嬴清流。周南心中计较了数次,终于做出了决定,“好,周某同意换人。但你们,必须再加筹码!”

    闻言,细眼老者脸色一喜,同黑袍人对视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拦住了蠢蠢欲动的蛇后三人。

    毕竟,这些人可和小蛟王没什么关系,要是不加理会的出手,那后果可真要不堪设想了。

    “筹码好说,道友但提无妨。”

    缩在袖中的手用力了握了握,细眼老者眼中寒芒流窜。

    “嘿,筹码就是···你去死吧!”

    周南慢悠悠的开口,但突然间,却抢先发动了攻击。

    只见其小脚用力一跺,一道银光闪过,便连带着小蛟王,不见了踪影。

    再现身时,已经来到了黑袍人身后,泛着浓郁灰光的手,用力的一按而下。

    而其人,同时又瞬间失去了踪迹,恍如鬼魅,来去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