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七百六十一章 毒菌之亡

      战斗结束时,雨依旧下个不停。尘√缘×文→学↗网失去张宗尧指挥的第七师,士气和战力,本就不算高,加上大部分部队反水,情况更糟糕。即使鲁军指挥系统并不灵光,参战部队也极有限,其失败的命运,也无可逆转。

    但是随着张宗尧部队被摧毁,一些原本不算问题的问题,现在却浮出水面。比如,张宗尧那个随军的保险箱。

    由于张宗尧战前,就以保险箱里的财物为激励手段,整个部队,都知道其价值不菲。在战局彻底崩溃时,一支乱兵逃到后方,抢了保险箱就走。可是那个所谓的保险箱,是泰西最新产品,足有一人来高,自重就很可观,加上里面丰厚的家当,在泥地里根本走不快。没跑多远,就被另一支袍泽追上。两支人马为了抢夺财物而争斗撕杀,死伤无数,等到彼此都筋疲力尽之时,一支鲁军从容的出现收割人头,把保险箱装上了大车。

    这原本是一件极平常的事,鲁军不派粮派款,不征丁拉夫,战场缴获自然归自己所有。可是这边战损战利的统计还没结束,另一边,已经有几位湖南本土名士找到赵冠侯,开口商谈保险箱内财物的归属问题。

    “张宗尧的产业,主要来自贪墨军饷,滥发省钞,以及抢夺湘人财富。其私产绝大多数,实际是整个湖南的财产,属于湖南全体公民,不应视为其私人财富。湘人久受涂炭,民穷财尽,正需要这笔资金,作为灾后重建的启动经费。大帅宅心仁厚,自不会坐视无辜百姓倾家荡产,湖南饿殍遍地。当然,我们也知鲁军作战辛苦,于军饷抚恤方面,会设法筹款。未来鲁军弟兄可以在湖南驻扎,军食军需,我们一定保证供应。目前的军粮,我们也会确保供应及时,只是这保险柜……”

    “几位叔伯,你们不关心一下湖南子弟的损失情况,就急着来问保险柜的事,是不是太急了一些?”房间门被推开,身上脸上满是泥的罗潇潇从外面走进来。一向高贵大方的她弄得如此狼狈,倒是把几个湖南的头面人物吓了一跳,费了半天劲,才认出是谁。

    “这保险柜一直就在张贼的督军公署,如果各位叔伯想要收回省产,就该在战争爆发前自己去取。咱们湖南如果有能力夺回这笔财产,就不至于让他欺压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把张氏四贼消灭,长沙还没有拿下来,距离成功还远的很。现在就来谈这些,我想,未免会让人产生误会,觉得我们湖南人重财轻义,这似乎,不大好吧?”

    “侄女,你这话从何说起?”一位老人连忙打着圆场,他一身衣服极是干净,脚上皮鞋鲜亮,丝毫未沾泥水。连过水坑,都是由仆人背着过来。见罗潇潇的狼狈样子,先用手杖指了指

    “女人家……这样不好,还是该注意下体面。我们谈的湖南财产的事,也是关系着整个湖南所有人的利益,不是为自己着想。即使这些财物我们愿意赠送给鲁军,也该举办个仪式,请记者来照个相,这样,也有利于宣传鲁军的形象……”

    赵冠侯接过话来“您见教的是,请放心,保险柜我们不会破坏。这是泰西最新科技,就算是用炸要炸,也不容易炸开。炸开之后,也没办法复原。再不放心,大家可以贴几道封条,等到了长沙,举办个记者招待会,在会上开箱不晚。潇潇现在这个样子,不好与各位长辈见面,到后面好好洗干净再说。”

    “冠帅英明,还是冠帅英明。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等到这几个人由仆人撑伞背着出去,罗潇潇叹息道:“这就是我们湖南的未来么?湘省自制,必然由这些头面人物出头牵线,可是他们的出身,不是前金官吏,就是立宪党人,再不然就是宗族头领。目光和思维,还停留在前朝,刚刚有一点起色,就开始算计自己的得失。湖南乡亲真能靠他们过上好日子?”

    “过不过好日子我不知道,但是总归会比张宗尧好些吧。至少我希望是这样。还有,你现在这个样子,确实需要好好洗洗,否则罗老爷要心疼的。我吩咐女兵给你预备热水,我去军营里看看。”

    “不……我们一起走,我想去伤兵营,看看受伤的士兵。”

    湘军第一次打硬仗,虽然最终取得胜利,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如果以数字论,很可能阵亡人数还要在第七师之上。伤兵营里,也放满了床位,伤号在床上痛苦的叫着,药味与潮湿的味道,弥漫在风中。

    苏寒芝、凤喜、凤芝三人,带着医疗兵,在伤员中穿梭往来,包扎、上药,擦洗伤口。即使受伤的都是湘人,亦如鲁军一样照应。

    士兵们知道这些女人里有三位是山东冠帅的太太,脸都涨的通红,甚至拒绝治疗。苏寒芝则像个姐姐一样,训斥着那些伤员“你们怎么能拒绝治疗,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是卫生你们懂不懂?受了伤没关系,只要治疗及时,都不会出现大问题。可是不注意卫生,不当做一回事,那是要害自己一辈子的。伤兵营我做主,快点,服从命令。”

    “苏太太,让我来吧。”

    对于冷不丁出来的泥猴,苏寒芝也是一愣,等到片刻之后,才认出是谁。摇头道:“你还喊我苏太太?还有啊,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哪敢让你给伤兵上药?消毒懂不懂?快去洗干净。还有,包扎护理你会不会,不会的话就先打下手,不要好心办坏事。”

    罗潇潇在学校也学过些基本护理常识,帮忙倒是可以的,简单的洗了手脸,就开始上手干活。赵冠侯从外头进来,问了问情况,苏寒芝小声道:“受伤的很多,好在我们的药品足够。不然,会有很多人残废或死掉。”

    “足够也要告诉他们不够,这帮人啊,不能只给好脸,否则根本不懂得进退。我知道姐的心眼好,让你不救人是不可能的,可是也不能那么容易的救。总得让这帮湖南乡绅知道,张宗尧不是东西,我也不是圣人,想让我白帮忙,还想要分张宗尧的钱?做梦!”

    “天下的财主,大多是一个德行,像二哥二嫂那样的好人,终归是少数。你犯不上跟他们一般见识,咱们对湖南,也没有多少请求,只不过是要粮要饷,其它事也和咱们没相干。这些当兵的都是苦人,犯不上让他们受罪,我相信我的冠侯,有的是办法给那些老财找不痛快。”

    苏寒芝说着,伸出手摸向丈夫的额头“你今天把我们留在后方,自己到前线,还去淋雨,真当自己是铁打的?回头让凤喜给你量体温,如果发烧了,就抓紧治。还有,听说你今天很威风,救了罗小姐一次。让我猜猜,这块高地,你准备用多久攻下来?”

    赵冠侯摇头道:“这不是高地,是绝地,攻不下来,我不做此奢望了。活人斗的过,死人凭什么斗的赢?我了解过,那男人是个军官,也留过洋,前程无量。为了自己的女人,就行刺张宗尧,也是个爷们干的事。可惜啊,命不好,不但没能得手,自己还被打成了筛子。这样的男人,会一辈子活在她的心里,没人可以取代。不过她好歹扛着赵家太太名头,被男人欺负了,损我的面子,罗翁面上也不好过。再说,她也是我在湖南议会的一只重要棋子,当然不能看着她毁掉。即使做不成夫妻,做朋友也好。”

    “只是朋友?我可不怎么相信呢。我的冠侯不管是高地还是绝地,只要想攻,我相信一定能攻下来。”

    苏寒芝拿自己丈夫取着笑,转头看向罗潇潇,见她跟随护士紧张忙碌的样子,抿嘴笑道:“其实她也挺可爱,听你一说,倒也可怜。真是难为她,这么一个纤弱的女子,却要承担两个人的责任。我还想,她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干什么非要混军伍,原来是为心里的男人……”

    正说话间,罗潇潇也看到了赵冠侯,起身挥手,但是随即,只见她纤细的身躯摇晃了两下,以手扶额,随即,就倒了下去。

    罗潇潇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被一群张部匪兵抓住,那些恶棍将她按在泥地里,脱去她的衣服,任她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就在万分危急时,他出现了。

    一如当年初见,自己还是名门闺秀,他是新军的教官。在春日里相识相恋,他高大威猛,英俊潇洒,是所有女人梦中完美情人的代表。自己为了他,可以抛弃家族,抛弃自己所有的一切,与他相守到老。

    梦中的他如同天神般勇武,挥舞着军刀,将那些匪徒一个个斩于刀下。很快,匪徒被杀光,她从泥地里站起,不顾一切的奔向他,投入心上人的怀抱。他也放下军刀,张开臂膀,等待着自己。可是距离越近,爱人的脸,就越模糊,时而是他,时而变成那位赵冠帅。就在两人即将拥抱在一起时,一柄罪恶的军刀,从后刺透爱人的胸膛,穿胸而过。

    高大的身躯,如同泰山倾颓般倒下,鲜血流满了一地,尸体迅速化做尘埃。任她如何尖叫,如何哭喊,都挽不回爱人的生命。

    张宗尧狰狞的面容出现在眼前,他狂笑着奔向自己,自己如同受惊的小鹿,没命的奔跑。泥泞的道路,让自己跑不起来,脚下一滑,就摔在地上。张宗尧狂笑着朝自己扑来,她吓的尖叫一声,人却从梦中醒来。

    眼前一片模糊,一个穿军装的身影在眼前晃动,难道他真的没死……真的就在眼前?可是当视线终于清晰,却发现在眼前的并非梦中的他,而是赵冠侯。而陪在他身边的,是苏太太。

    “罗小姐,你不要乱动,你发了高烧,要好好休养几天才行。好在我们军营里有好大夫,不然啊,真的要出危险。你的身体不比美瑶她们,不能学她们那样,在雨天指挥打仗。”

    “是啊,想要当军人,别想着练兵,先想着练练自己。以后每天去跑步,我让程月带着你,先把自己体魄练上去。打仗不是绣花,你这小身板,装装样子还可以,真打起来的时候,躲到后头去,别给别人找麻烦,再不然就去欺负弱小。真刀真枪拼命,你差远了,如果你不冲那么靠前,很多护卫本来可以不用死的。想上阵,先去和我的太太们练练拳,再练练力气、胆量,最后是练杀人。”

    赵冠侯话没说完,苏寒芝就一眼瞪过去“不许欺负我的病人。走开,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等等,还有个事要跟罗小姐说下。处决张宗尧这事,你有没有兴趣?如果有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亲自执行。这个活很抢手,好多湖南乡亲都想要他身上一片肉来吃,不过我考虑到剐刑太过残忍,更重要的是,会这个的手艺人找不到了,咱还是枪毙吧。你会开枪,有没有兴趣亲手打靶?”

    “罗小姐,别听他乱说,你一个大家闺秀,哪能亲手杀人?这种事,找个士兵来做就可以了,反正张宗尧总归要死,谁杀都一样。”

    都一样么?罗潇潇想起了方才的梦,想起了那具满是弹孔的尸体。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身上没有半点气力,动不了。“我……我要去,亲自执行……请扶我一下,我可以的。”

    苏寒芝又瞪了丈夫一眼,扶住罗潇潇“不要乱动,枪毙张宗尧不在一时,等你病好了再说。”

    不管湖南士绅如何内斗,处死张宗尧,是所有势力共同的要求。包括之前打出热烈欢迎张督军弃暗投明横幅的南军,也将横幅改为,坚决讨伐民贼张宗尧,变脸速度之快,堪比其川中盟友。

    刑场上,大病初愈的罗潇潇,一身军装,亲手执左轮枪立于广场之中。张宗尧绑在木桩上形容狼狈,在监狱里,显然已经吃足了生活,精神萎顿不堪。看他现在的模样,很难相信,这就是之前荼毒湖南,无人能制的恶魔。

    罗潇潇双腿微分,两手紧握着枪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春日午后,与心上人漫步校园,轻声低语的场景。

    手指勾动枪机,枪声响起,张宗尧白色的囚服上,一朵血花绽开。

    别了,我的爱人。你的潇潇已经成长起来,再不是昔日温室里的花朵。没有了你的保护,我也可以坚强的活下去,你的理想,我会代你完成。直到我死去,也将与你永远相守,再不分离。

    枪机再次扣下,一发又一发复仇的枪弹,吸食魔王的血肉。观看枪决现场的士绅,却想着另一件事:当初罗潇潇曾发过誓,杀张宗尧者即为其夫。如今她亲手执行,是否就是为了让这个誓言无效化?她跟赵冠侯,到底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