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565章 李东的烦心事

      酒过三巡,今晚大家都放的比较开,最后醉倒的人超过一半。塵↙緣↘文?學↘網

    李铁醉了,白素黄珊珊这些人也醉了。

    而李东,半醉半醒,酒不一定喝多了,可心中总有些东西难以放下。

    这次结婚,从婚礼筹备开始,他就没再联系过秦雨涵和袁雪。

    同样的,那两人也没有联系过他。

    大家都有默契,在这时候,不联系比联系的好。

    李东劝李铁放下,自己能放下吗?

    能不能放下,李东不知道。

    他只知道,也许这次过后,有些东西就变了。

    结婚了,和没结婚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

    10点多,众人散场。

    送走了一众同学,最后身边只留下几位关系比较好的朋友。

    和其他人,李东平时接触的还算比较多。

    而从川蜀远道而来的王佳和黄珊珊,李东的确有段时间没看到人了,上次年会见过一次,也没来得及聊几句。

    对这两人,李东其实有时候真想多说几句,却又不知该如何去说。

    这晚,也是同样如此。

    看了两人一阵,好一会,李东才微带醉意道:“我这人向来比较独,独来独往习惯了,也没几个朋友。

    对你们,说不出是朋友还是别的,总之,你们把我当朋友的话,那彼此就是朋友。

    当然,你们如果觉得不是,怜悯也好,可怜也罢,随你们去想。

    也许,有时候我自己都弄不清到底是什么。

    可不管如何,既然相识一场,从陌生到熟悉,这就是缘。

    缘分这东西,说不清摸不透,那就不用去在意这些。

    你们要好好的对自己,别人是别人,自己的才是自己的。

    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如何指望别人去爱你?

    生活也许无趣,可好死不如赖活着,人的一生,活着就是为了从无趣当中找有趣,自己连乐子都不愿意去找,那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伴随着李东的话语落下,沈茜轻轻扯了他一下,方青菲也皱眉看了他一眼。

    李东却是哂笑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两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活的跟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似的。

    你们不是我李东,女人就是女人,一点坎都迈不过去吗?

    说句难听的,这点坎算什么?

    这就活不下去了?

    这就对生活绝望了?

    真要都如你们这样,那全世界的人一半以上都得去死!

    就说王佳,你父母虽然去世的时候年纪不算大,可也都五十以上了,刚开始你承受不住,我能理解你,甚至感同身受。

    可这都几年了?你还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自己身体上的那点病痛算什么,不是治好了吗?

    医生都说了,复发的概率很低,就算真复发了,大不了一个死好了,反正你也不想活了。

    既然如此,干嘛让自己活的这么痛苦!

    黄珊珊也是,屁大点事,折腾自己干嘛?

    ……”

    沈茜重重拉了他一下,李东挥手道:“拉我做什么,今天见上这一面,下次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了,我说几句怎么了!

    我说到哪了?

    对,说到黄珊珊了……

    屁大点事,不就是和前任干了点男女都会干的事么,又不是小学生了,都大学生了,有什么可耻的!

    可耻就可耻在,你们为了省钱,去了黑诊所。

    就为这,值得你要死要活的,自暴自弃?

    好歹也是江大的学生,智商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可现在呢,弄的家破人亡似的。

    他么的,都折腾自己干啥。

    换成男人,你们去死算了,也就你们这些女人了,我这人虽然不算心软之辈,可终究对女人还是有些优待的。

    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们,活着就活的痛快点。

    要是不想活了,那就干脆了结了自己,折腾自己就算了,别折腾别人了……”

    “李东!”

    方青菲轻喝一声,狠狠瞪了他一眼。

    一旁的白素也从醉意中清醒了,连忙道:“李东,你胡说什么呢!”

    李东哂笑道:“我没胡说,我就是心里堵的慌。

    当初多有意思的两个女人,现在都成怨妇了。

    就说王佳,以前见了我,那笑的跟花似的,现在见了我,一副幽怨的表情,干啥呢,我又没怎么着你,你幽怨个屁!

    还有黄珊珊,你喜欢我,你直说啊,你又不说,找白素说几句啥意思?

    你要是直说,我说不定就跟你好上了呢,多简单的事。

    结果非要搞那些乱七八糟的,我都晕了头,谁还在意你到底怎么想的。

    当然,我这么说可没想泡你的意思,我老婆孩子都有了,现在站在已婚者的角度说这么一句,你也别当真……”

    他醉言醉语的,说完了这两人还不够,又看向白素道:“还有你,怎么着,给我当秘书屈才了还是怎么着?

    我亏待你了,还是虐待你了?

    跟我说调职,啥意思?

    算了,也不管你什么意思,既然不想在我身边干活,那就走人,爱去哪去哪。”

    李东一连怼了三人,方青菲眉头越皱越紧,结果她也没跑掉,李东说着又看向方青菲道:“还有你!

    我李东给你当学生,你委屈了?

    一副清高的模样,生怕别人说李东是你的学生,怎么,觉得外人说我是你的学生,让你丢人了?

    还是觉得,因为我,你方青菲天大的本事都被人忽视了?

    你们这些女人,脑子里都是浆糊吗?

    换成我,我有个当首富的朋友,同学,我就算不去拍马屁,也不至于一副耻与为伍的态度!

    何况,还是我李东主动去接触你们,而不是让你们来拍我的马屁。

    这年头,风气都变成这样了吗?”

    “……”

    四个女人,加上沈茜,就是五个。

    这时候,这五个人都清醒了,彼此对视一眼,半晌沈茜才尴尬道:“他喝多了。”

    方青菲脸色发黑道:“酒后吐真言,今儿算是说实话了。”

    “说实话怎么了?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样子,以后还这样,就当不认识我李东,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非要我娶你们,你们才乐呵?

    我就一个人,娶不了那么多。

    是,我是优秀,是了不起,随便往哪一站都是众人的焦点,浑身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可是……”

    白素低声道:“沈总,他真喝多了?”

    白素的意思很明显,喝多了还这么自恋,不应该啊!

    真要喝多了,这就是自恋到骨子里了。

    沈茜哭笑不得,急忙扶着李东道:“走了,回家了,有话下次再说吧。”

    李东哼哼一声,最后再次看向众人道:“下次,希望你们都不是现在这样子,还是这样子,那就不用下次了。

    女人,果然麻烦!

    我几万亿的生意都没这么麻烦,你们这些女人折腾起来比生意麻烦多了……”

    这时候沈茜有些拖不动他,急忙对不远处的谭勇道:“老谭,扶李总上车,咱们回家了。”

    谭勇急忙跑了过来,半扶半拉的,这才将李东弄上了车。

    等沈茜一脸歉意地和众人道别,李东的车缓缓离去,留在原地的几人才对视一眼,接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方青菲狐疑道:“他刚刚真醉了?”

    王佳摇头道:“不管真的假的,有些话他还是没说错的。

    的确,有些事,本来就不该成为终身的梦魇。

    其实,这次回平川,我就已经想通了。

    只是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说教一通。

    其实我们这些人,能遇到他,也是我们的幸运。

    如果不是他,我恐怕早就死了,而不会有现在的我,只是我们都渴望将这种幸运继续放大,一直放大下去。

    就说我们几人,恐怕都曾经幻想过,有朝一日,陪他走上红毯才对。

    真正放不下的,大概也就这点了,他现在结婚了,想法归想法,终归还是要放下的。

    全世界,怀揣这样梦想的女人太多了,我们之所以难以接受,只是因为我们觉得,和他接触的更多,希望更大罢了……”

    方青菲干咳一声道:“你们是你们,我是我。

    我可没那心思……”

    这话一出,其他三人都嗤笑起来。

    白素漫不经心道:“当初可是有人让自己的学生冒充自己的男朋友呢,真要没那心思,这是老师该干的事?”

    “你怎么知道……”

    方青菲脱口而出,白素顿时笑道:“作为某人的秘书,总会知道一点秘密的,何况,对他而言,也不是秘密,随口说那么一嘴,我记下了。

    今天来验证一下,居然是真的!”

    “李东!”

    方青菲恨得牙痒痒,这王八蛋,都多少年的事了,居然还提!

    众人互相打趣了一阵,最后方青菲才缓过来道:“不管他什么意思,如今他结婚了,那最后的一丝念想也就断了。

    这样也好,当断则断,其实也是一种解脱。

    他也就结婚早,再拖几年,咱们说不定还放不下。

    现在这样挺好,反正我是彻底不在意这些了,何况本来就不是感情,顶多算一种孺慕之情罢了。

    他在同龄人中最为优秀,不管男人女人,优秀的群体总会引人侧目。

    就和他自己说的那样,人群中,他鹤立鸡群,你很难不去注意他,也很难不拿别人和他对比……

    这样一来,当你得不到的时候,自然会比其他人更失落。

    而现在,这个招人注意的大灯泡成了别人家的了,光芒自然也被掩盖了,这时候,咱们也的确都该清醒了。

    他要是还不结婚,这辈子也不知道会祸害多少女人。”

    方青菲说的坦然,最后打趣了一句李东。

    其实也不是打趣,而是事实。

    不是李东祸害女人,而是和他打交道的女人,你真的很难很难不被他吸引。

    再拿他和别的男人对比,你总觉得别的男人差了一点,还差了一点……

    这些年,李东认识这么多的女人,结婚的少。

    各种原因都有,可很难说和李东无关。

    错不在李东这么成功,也不在别的,而是多方面的。

    年轻,未婚,也许这两点更重要。

    如果李东已婚,今年四五十岁了,那就算被吸引,其他人大概也不会有现在的各种情绪。

    几人各有所思,最终都纷纷笑了笑。

    也许,的确该彻底放下这些了。

    李东,打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属于她们,今天造成这样的局面,关键还是在于她们自己。

    自己能调整好心态,那以后想必日子会比现在好过的多。

    ……

    车上。

    沈茜盯着闭眼的李东看了很久,快要到东园的时候,沈茜忽然笑道:“好一个怜香惜玉的李东。

    为了安抚几个女人,那是煞费苦心,不惜装疯卖傻。

    你说,以前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李东还有这一面。”

    李东闭着眼哼道:“喝多了,不懂你说什么。”

    “别装了,我又没说什么,这样挺好。

    不过我为什么觉得,你女性朋友好像有些多了,男性朋友那么少?”

    “同性相斥不懂吗?我这么优秀,男人都有压力,谁敢跟我交朋友。

    女人就不一样了,我越优秀,她们越是被牢牢吸引,其实我也烦,魅力太大,有时候真不是好事。

    明明可以来一段纯洁的友谊,最后都要死要活地嫁给我李东。

    哎,这人啊,真的不能太优秀了。

    你说,就为了这事,我都操多少心了,希望结婚之后,你能起点作用,挡住那些飞蛾扑火的女人……”

    沈茜嗤笑一声,捏了捏他的脸皮道:“越来越厚了。”

    “别动手动脚的,我说的是实话,你问老谭,每天咱们的车在路上,能遇到多少糟心事?

    有些女人,仗着姿色,那是什么手段都敢用。

    假装偶遇的,假装顺路的,这都算好的,有的人遇到了,怕引不起我的注意,上次有个疯女人甚至想撞我的车,制造一场车祸邂逅。

    这些人,光长脸蛋不长脑子,真要撞了我,全家都得跟着一辈子遭殃。

    我现在是真的烦不胜烦,只希望时间能快点流逝,等我结婚一段时间,这些烦心事应该就少多了。”

    李东说的是一脸感慨,沈茜却是轻声道:“就怕你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有魅力了,那才更麻烦。”

    二十多的小年轻还好,等到三十左右,那时候,其实才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

    接下来几年,这种烦心事,李东恐怕少不得继续遭遇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