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562章 累散架了

      说是闹洞房,实际上等回到东园的时候,沈茜在车中就睡着了。尘√缘×文→学↗网

    今天忙了一天,沈茜和李东一样,都是五点不到就起了床,现在都晚上十一点了。

    孕妇本就嗜睡,更容易累。

    到了这时候,哪还能撑住。

    看到沈茜睡着了,李东对着刚下车的几位年轻男女轻轻按了按手,低声道:“我先送她上去休息,你们稍等一会,我待会就下来。”

    人都来了,也没直接赶人的道理。

    李东也没喊醒沈茜,让她继续陪着。

    接待客人是小事,这要是身体累坏了,肚子里的孩子遭了罪,那才是大事。

    ……

    等李东抱着沈茜去了卧室,人群中有个年纪不算太大的女人感慨道:“姐夫对茜姐可是够细心的,真希望以后我也能找一个这么疼爱自己的老公。”

    她嘴上喊着姐夫,实际上她比李东还要大一岁,是沈茜叔叔家的女儿。

    当然,这时候喊姐夫,大家也没什么违和感。

    李东,在她们眼中,本来就不能用年龄去衡量。

    沈茜堂妹话音落下,旁边也有另外的女性接话道:“其实这些还是小事,你说,咱们哪天要是能和茜姐一样,风光出嫁,那有多好。

    今天的客人,你们都看到了。

    你知道我看到那些客人的第一感觉是什么吗?

    武林盟主!

    你们说,这次姐夫结婚,是不是有点像武林盟主召集群雄一样,华夏商界的知名企业家,十个来了九个。

    这辈子,我要是能来一场这样的婚礼,一辈子都值了!”

    “……”

    几个女人议论纷纷,感慨万千,羡慕嫉妒都有。

    别看她们也是沈杜两家的人,可和沈茜比,那什么都不是。

    杜安民是沈茜的老子,李东是沈茜的老公,沈雪华也不是善茬,这一大家子,那才是真正的厉害。

    其他人,就算沾上了点关系,也是远远无法和沈茜相比的。

    议论了一阵,又有人神秘兮兮道:“我可是听说,咱们姐夫在外面可是……”

    这话还没说出口,正在吃着糕点的沈航脸色一冷,轻哼道:“差不多了就该散了,姐和姐夫今天都累了,待会大家打个招呼就回去吧!”

    刚刚说话的那人是沈家人,而沈航,现在就是沈家的实际掌舵人。

    随着沈茜和李东的事成了定局,沈航作为和沈茜关系最好的沈家人,加上他老子也是上代的当家人……

    最终,沈航还是通过一些手段,顺利拿下了沈氏集团,剔除了不少其他沈家子弟。

    不过现在沈氏一团糟,沈航最近正在改制,准备重组集团。

    眼看着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优质资产被注入新集团当中,沈家人现在都希望能进入新集团,自然也不敢得罪了沈航。

    他一开口,沈家的人纷纷应是。

    哪怕一些人心中不满,也没有这时候反驳什么。

    别说还有外人在,没有外人在,在李东婚房中,他们这时候也不敢再闹腾。

    随着沈航发话,气氛也没了之前那么热闹。

    等李东下楼看到大家都安静地吃着东西,喝着茶水,不由笑道:“怎么都这么安静了?

    沈茜身体不适合太劳累,这不还有我么。”

    沈航笑呵呵道:“姐夫,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闹腾都没意思。

    这闹洞房,得两口子都在才有意思。

    不过姐身体重要,今天也的确够累的。

    这次就让姐夫你捡个便宜好了,等我小外甥出生,我们再来好好庆祝一下,反正也没几个月了。”

    沈航这么说,其他人也纷纷应是。

    李东的确挺累的,闻言笑道:“那这次就招待不周了,下次,下次孩子出世了,我再办一场,到时候好好庆祝一下。”

    众人纷纷笑着接话,聊了一会,时间也快到12点了。

    李东见时间这么晚,原本是准备留宿众人的,毕竟东园这边卧室多,能睡的下。

    不过沈航他们非要走,说是婚房他们这些人今天就不留宿了。

    见他们坚持,李东最后安排好了车,送他们回酒店那边。

    沈航走在人群最后,等其他人都上了车,这才对李东道:“姐夫,沈氏集团重组的事你知道了吧?”

    李东点了点头,这个其实还是他以前和沈航说的。

    几年前,他就和沈航说,趁着沈氏还么倒下的时候,将优质产业剥离,想办法弄到自己名下,比以后跟着沈氏一起倒闭的好。

    现在沈航将沈氏的优质产业剥离,在李东看来是明智之举。

    沈航见状轻声道:“产业剥离之后,会成立一家新的公司,沈氏的优质产业,都会注入这家公司。

    新公司,产业优良,财务良好,什么都好,就是缺一点契机打开局面。

    姐夫,你看,到时候是不是能……”

    李东微微蹙眉,过了一会才道:“你先运营一段时间再说,何况远方的产业,其实和沈氏有关联的不多。

    你一直都在打远方城的主意,可远方城到现在一座都没投入运营。

    这时候我说再多,其实对你们都没太大的帮助。

    而且远方城也不是远方的主营业务,更别说其中的酒店运营,影响力有限。

    你的重心还是稳扎稳打,度过这个过渡期,重新让沈氏走向正轨才对。”

    “这点我都知道,可姐夫也了解,我太年轻了,外人不说,就是沈家内部,都有一大群人对我不满。

    我和姐夫你不一样,我是接班的,不是自己创业的。

    底下人也不是太服我,其实我现在日子挺难熬的……”

    沈航有些感慨,人跟人就是不一样。

    李东在远方,掌控力极强,说一不二,没人敢反驳。

    可他在沈氏这边,那是每一步都艰难万分,有时候一件小事,最后都得开一次大会才行。

    就说这次重组计划,都不知道商量多少次了。

    哪怕他付出了一些代价,依旧有一大批人不满意,天天闹的他头疼。

    李东轻笑道:“你们这些人,刚开始有些艰难是必然的。

    就像龙华的许圣哲,你看着他现在挺风光的,龙华也开始IPO了。

    可你知道,他可不是贸然间就接手了龙华。

    在这之前,他在龙华待了三年,一步步接掌一些重要部门,之后才有了今天。

    而就算到如今,他也只是表面风光,实则麻烦很多。

    你是陡然间接手,沈氏的情况比龙华还复杂,想一瞬间理顺,那肯定不现实。

    不过只要重组成功,资产剥离完毕,新的公司就要简单多了。

    这次重组剥离,你要是不想继续重蹈覆辙,那么从一开始,就要做好把控工作。

    如果继续走沈氏的老路子,那剥离不剥离其实都没差别,以后还是这个下场。

    现在难一点,那是必然的,可一定要记着一点,宁愿新的公司比之前小很多,弱很多,也不能再给人指手画脚的机会。

    你本来就不是什么能耐人,简单点你还能理顺,一旦形式复杂了,光是这些问题,就拖垮了你。”

    李东最后一句话说的不算客气,沈航有些尴尬。

    什么叫“你本来就不是什么能耐人”,沈航自认自己能力还是可以的。

    不过李东这么说,他也没办法反驳,只好点头。

    李东看了他一阵,最后才笑道:“以前,你的事我懒得插手,现在我和你姐结婚了,你好歹也算是我小舅子。

    这样吧,沈氏重组真要遇到了麻烦,可以找我。

    当然,我是说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要不然你自己理顺了最好。

    一旦我插手,以后,说句难听的,你也只能一直依仗我了,很难自己独立运营新公司的。

    这样的结局,我想也不是你想要的吧?”

    沈航沉吟片刻,再次点头。

    这次沈航没有再问什么,笑了笑道:“那我先谢谢姐夫了,等我真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我再来找你帮忙。”

    “嗯,去吧。”

    “……”

    目送众人上车,等车缓缓离去,李东才转身往屋内走去。

    而此刻,时间也已经过了12点。

    6号,结束了!

    站在门口,李东吐了口气,又回头对谭勇几人道:“你们也累了一天了,该休息的休息,现在换了新环境,也不用一直在外面守着了。

    东园这边有安保,真要有人能无声无息的潜进来,那你们在也没用。

    以后,正屋这边不用派人盯着,到了家,我不想那么累。”

    谭勇应了一声,也没说别的,挥了挥手的,带着其他人快速离去。

    等他们全都走了,李东也靠在沙发上喘息了一阵。

    这结婚,的确是累,累的他现在就想在沙发上睡一觉算了。

    可好歹也是新婚夜,哪怕不做点什么,也没睡沙发的道理。

    挣扎起身,洗漱了一番。

    洗漱完毕,时间已经都凌晨1点钟了。

    ……

    新的卧室。

    东园的卧室,比省委大院那边大很多,也现代化很多。

    不过这时候的李东,也没兴趣去研究这些。

    床上的沈茜已经熟睡,李东见状小心翼翼地上了床,结果可能是新环境不适应,又或者心里惦记着事,沈茜虽然累的睡着了,李东一动,沈茜还是醒了过来。

    转身看了一眼,沈茜微微有些迷糊道:“到家了?”

    “嗯。”

    “他们人呢?”

    “都送走了,现在都1点多了,你也早点睡吧,累了一天了。”

    “那还洞房吗?”

    “……”

    李东停滞了一下,接着就失笑道:“感情你还惦记着这个呢,我说怎么一下子就醒了……”

    沈茜这时候也清醒了,嗔怪道:“谁惦记这些了?

    我这不是想着今天我们结婚……”

    “昨天的事了,今天都7号了,所以现在是我们的新婚第二天。

    你倒好,一觉睡了,过了12点,把咱们的新婚夜都给睡过去了。”

    李东打趣了一阵,最后轻轻抚摸着她的肚子道:“孩子没事吧?”

    “没事,今天医生一直都跟着呢。”

    “那咱俩要不尽一下义务,虽然老夫老妻了,可新婚当晚,好歹意思意思是不是?”

    沈茜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说话为什么这么可气呢?

    什么叫尽一下义务?

    可气归可气,夜里,沈茜和李东最后还是尽了点义务。

    尽完义务,李东是真的疲惫不堪,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

    7号,李东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

    而身边的沈茜,已经不在床上。

    李东拿起旁边的手表看了看,时间都快10点钟了。

    想到昨天老马他们说有事找自己聊聊,李东连忙起床洗漱了一下。

    下楼的时候,李程远夫妇也到了这边。

    李东原本还想带着沈茜回万源的,看到爸妈都在,不由笑道:“爸,妈,这来回跑的也麻烦,要不你们以后就住这边吧。

    这边房子多,而且环境比万源也好。

    沈茜再过几个月也要生了,加上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你们搬过来,以后也好帮着照料一下。”

    曹芳有些意动,一旁的沈茜也跟着劝说了起来。

    最后曹芳才道:“还是算了,等茜茜生了,我再过来住一段时间。

    这里离市里挺远的,去饭店也不是太方便。”

    不方便也只是借口,关键曹芳和李程远也不想干扰到两口子的生活。

    尤其是沈茜还是大家出身,天天在一起,肯定双方会有不习惯的地方。

    与其最后遭人嫌弃,还不如现在就分开的好。

    曹芳没再继续说这个,而是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去京城?”

    李东想了想道:“9号吧,后天过去。

    等去了京城,我就不回来了,和沈茜出去转一圈。

    月底之前,大概才能再回平川。”

    “这是应该的,不过茜茜现在还怀着身子,你们得注意点才行……”

    曹芳叮嘱了几句,至于去京城,自然是因为习俗的问题,新人得回门。

    众人聊了一会,李东又道:“今天事情比较多,我待会还得去酒店和马昀他们见一面,中饭应该不回来吃了。

    晚饭的话,之前说好了晚上招待一下同学。

    有些人大老远的来一趟,昨天都没工夫招待,今天得再请一顿。

    沈茜,你晚上有约吗?

    没的话,晚上咱俩一起去,我一个人去不合适。”

    沈茜笑道:“那我和你一起,我这边都说好了,下次再聚。”

    “那行,到时候我让老谭来接你,你注意休息,我到现在骨头架子都跟散了架似的,这次也不知道得花多少天才能修养回来。”

    他说这话的时候,李程远夫妇都看了他一眼。

    眼神,稍微有那么一点异样。

    而且两口子还时不时看一眼沈茜的肚子,再看李东的时候,甚至带着那么一点警告的意味。

    李东一开始没在意,过了一会忽然反应了过来。

    接着就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爸妈还真挺能联想的。

    我又不是说这个,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