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561章 不眠夜(万更求订阅)

      午宴算是正宴,晚宴要简单许多。尘×缘?文←学↙网

    这时候,参加晚宴的都是关系比较亲近的人。

    中午一百多桌的宾客,到了晚上只剩下三十多桌了。

    尽管如此,接连不断地招待客人,喝酒,聊天,谈话,来回奔波……

    到最后,又得出去送人离开。

    忙完了这些,时间已经八点多了。

    这时候的李东,感觉自己浑身骨头都散架了。

    而看着身边还留下来的几十号人,李东有气无力道:“还等着闹洞房呢?

    就我现在这状态,不闹也就剩半条命了。”

    许圣哲笑呵呵道:“我闹不闹的都无所谓,不过我听说你准备和吴姐单独聊聊……”

    “别跟我谈生意,我现在满脑子浆糊。

    6月份不谈正事,接下来我还得去度蜜月,你少拿这些事跟我掰扯。”

    “真的?”

    许圣哲微露惊讶道:“你要去度蜜月?”

    “废话,难道不可以?我李东有的是钱,度个蜜月也犯法?

    没事就滚蛋,别人送字画我认了。

    你什么情况!

    你结婚的时候,我送的是什么,正宗的和田玉,那么大一块,我还等着收回来呢。

    你倒好,给我送了一副字,你要脸吗?”

    许圣哲愣了一下,半晌才猛然怒道:“不要还我!

    你这混蛋,老子送出去的时候,肉疼了半天!

    知道是谁的字吗?

    米芾的行书,五年前拍卖价就超过了500万,现在上千万了!”

    “是吗?你没骗我?”李东下意识地说了一句,等看到许圣哲鼻子都快冒烟了,李东顿时笑呵呵道:“开个玩笑,咱们谁跟谁啊,还在乎钱吗?

    送字就送字吧,挺好的。

    钱不钱的无所谓,刚好,我最近想练练字,你刚好送了一幅,挺适合我的。”

    “……”

    许圣哲都懒得说话了,看了看时间,接着就哼道:“我先走了,总而言之,你和龙湖合作是你的自由,我管不着。

    可有点你得记着,你是龙华的大股东,占股比例20%的大股东!

    龙湖要是能给出这个代价,你怎么着我都认了。

    可你别因为人家是女人,你就给我区别对待……”

    “我说你眼睛没毛病吧?吴姐都多大了,比我妈也就小几岁,你以为我还看中别人色相了?”

    “谁知道你什么口味……”

    许圣哲咕哝了一句,也没再和他扯这些,招呼了一声,便提前离去了。

    这时候,大厅内还剩下的人,几乎都是一些两边的小辈了。

    这些人,那是显然不准备走的。

    李东也没管他们,伴郎团和伴娘团的人还在呢,大家都忙了一天,怎么也得招呼几句才行。

    ……

    李东去招呼今晚最后一批客人的时候,沈茜其实已经在招待了。

    等李东到的时候,孙涛也起身道:“今晚就不用特意招待我们了,忙了一天,都早点休息……”

    李东笑道:“他们还好说,无论是王俊煜还是刘洪,另一半我都认识,也都接触过几次。

    孙哥,你瞒的最深,嫂子我可是第一次见。

    之前人太多了,也没好好聊几句,现在大家都走了,聊几句再说。

    洞房的事不急,反正孩子都有了……”

    这话一出,沈茜哪怕性格比较开朗,也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家伙最近说话的确比较讨人嫌。

    孙涛则是失笑不已,而坐在他旁边的一位长发女性,看起来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这时候也站了起来,脸上始终带着轻柔的笑容。

    听到李东提到她,这女人说话也比较符合相貌,不算娇滴滴的那种,而是比较柔气,一边带着笑容,一边开口道:“李总您好。”

    孙涛跟着介绍道:“刘慧,做酒店管理的。”

    李东闻言看了刘慧一眼,孙涛口中说酒店管理,那一般情况下不会是什么低层次的岗位,也不会是低星级的酒店。

    看着刘慧年纪不大,人也柔弱,不知道是能力不弱还是家庭背景不错。

    李东也没细问,坐下陪众人聊了一阵,聊了一会,李东大概理解孙涛为什么会看中刘慧了。

    刘慧话不是太多,可每句话都很养人心,可能和她的职业有关,说话也柔和,让人不自觉的觉得挺有好感的。

    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刘慧也默默倾听,让人觉得她在重视自己说话。

    这种女人,降服孙涛这样的老光棍还是很适合的。

    李东没有多打听,不过临走的时候,送孙涛他们出门,李东还是稍微问了一下道:“怎么认识的?”

    “之前在青木进修认识的。”

    李东懂了,孙涛平时也忙,之前报了个进修班,大概这时候稍微清闲一点。

    在那边认识人,谈了一段时间,开始订婚,速度不算慢。

    而对于进修班的这些女人,李东也不知道该如何评判,有些人是真的为了提高能力来的,有些女人是为了结交人脉。

    而最后一批,则是为了钓个金龟婿了。

    孙涛算是钻石王老五一级的了,在远方零售占据了3%股权的他,身家超过了十位数!

    外界不一定清楚这事,可进了进修班,你稍微打听一下,在远方有熟人的话,还是很容易就知道的。

    李东敢肯定,孙涛去进修的时候,打他主意的女人不会少。

    就是不知道刘慧是不是也是其中一员。

    当然,孙涛也不是傻子,他要是傻子,就不会在那时候做到家乐福平川副总了,也不会在远方做到这个地步。

    只要人没问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也不好说就一定是坏事。

    孙涛应该是知道李东的心思,见前面的刘慧和其他人低声轻聊,笑了笑道:“不是一个进修班的,认识也是巧合。

    刚好对方是平川人,吃饭的时候碰到了,一起聊了几句。

    后来就有些看对眼了,一来二去的,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心眼有点,这个我知道,不过真要傻乎乎的,以后我还不得小心败了家业。

    好不容易跟你走到了现在,也算是上天青睐,积累了之前一辈子都不敢想象的财富。

    找个精明点的老婆,比傻点的强。”

    李东笑道:“这个你自己觉得合适就行,我不发表意见。

    结婚的时候,记得提前跟我打招呼。

    另外,这次婚礼结束,你又得去沪市了,你要是觉得工作之余,还能有闲余时间,怎么谈情说爱都可以,这个我可不会说什么。

    不过前提还是有的,做好手头上的工作。

    如今,远方正在消化胜利的果实,需要时间。

    而这个时间,却也不能闲着,得为下一次消化果实做准备。

    多余的我就不说什么了,你也是快奔四的人了,四十岁之前解决终身大事还是有必要的。

    不结婚,你永远都难以理解身后还有个小家要照顾的滋味……”

    孙涛满脸无语,我都快四十的人了,你这么教我合适吗?

    你是结婚了没错,可今天才结婚第一天,说的跟你结婚多少年似的。

    李东显摆了一阵,也不可能真的拖到太晚,在庄园门口聊了几句,就送众人上了车。

    他们一走,剩下的则都是两边的家人亲属了。

    这时候,不管是李东还是沈茜,包括双方父母,一个个都累的够呛。

    杜安民倒是不用招呼太多人,可昨晚他就没睡,今天又累了一天。

    四人当中,就杜安民年纪最大,过了花甲了。

    这时候,老杜是真的有些疲惫不堪的感觉。

    李东见他眼露疲态,连忙道:“岳父,您早点回去休息吧。”

    “岳父”这两字,杜安民听的比“爸”还要别扭。

    可他也懒得纠正李东了,看了一眼身边眼露关怀之色的女儿,略有欣慰道:“没事,今天再累我心中也欢喜。

    茜茜,你先陪李老弟他们说说话,我和李东聊几句。”

    沈茜应了一声,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她还会特意叮嘱杜安民几句,别欺负李东。

    现在李东是老杜名正言顺的女婿,欺负就欺负吧,也没必要去叮嘱了。

    ……

    沈茜陪着李东父母到了一边,沈雪华也跟了过去。

    等现场就剩下他们两人,杜安民大概是精神疲惫,摸了一根烟出来,又看了看李东道:“你要吗?”

    “不要。”

    “嗯,也没准备给你,茜茜怀着孩子,你该戒的都戒了。”

    这话说的,李东现在才发现,老杜也有孩子气的时候。

    杜安民也没管他怎么想,点燃烟抽了一口,精神没刚刚那么疲惫了,这才开口道:“今天这种规模的婚礼,其实是我没想到的。

    我甚至都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参加这样规模的婚礼,还是我自己女儿的婚礼。”

    他说的没想到,没想过,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不能做。

    老杜的女儿结婚,就算结婚,那也得低调,十桌八桌的就到了极限了。

    可这次,上百桌的客人,而且来了数百的国内外商界巨头。

    这样的规模,的确是杜安民之前不敢想的事。

    他有忌讳,李东没有。

    沈茜嫁给别人,外人看的是杜安民。

    沈茜嫁给李东,外人看的是李东,而不是杜安民,这就是其中的差别。

    有了这个差别,沈茜才有机会,能举办这样的一场婚礼,这对于女人来说,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老杜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过的好,任何方面都好,李东能给予自己给不到的东西,杜安民自然很满意。

    李东见他高兴,自己也笑道:“这是应该的,其实这次还是有些赶了。

    要不然,可以办的更大……”

    “不,现在就挺好,规模更大,其实也一样。

    今天这种规格,既不显得奢侈,又不会失了你的身份,也给茜茜挣足了面子,这就足够了。”

    杜安民说着没继续这个话题,接着道:“其实你最让我满意的,不是婚礼的问题,而是那番话。

    说实话,连我也没想到,你会在这时候说这些。

    我看茜茜心里也很高兴,她高兴,我这个当父亲的,比她更高兴。

    李东,对于你,我要求其实不高。

    不管你怎么想的,也不管你有什么其他心思,你自己的私事,我不会去管什么。

    可有一点,你一定要做到!”

    杜安民说到这的时候,脸色有些严肃。

    李东也急忙正色道:“您说。”

    “我不管你在外面如何,私底下终究是私底下,不要去尝试让一切变的公开化。

    这样,只会让所有人都难堪!

    我可以不在乎颜面,不在乎一切,可茜茜不行!

    你既然选择了和茜茜结婚,那说明你自己做出了抉择,这时候,你就该有心理准备。

    站在父亲的角度,没人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到伤害,我也如此。

    当然,站在其他人的角度,他们也是父亲母亲,他们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受到伤害。

    可人都是自私的,在外人和家人之间,我只能选择家人。

    而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犯下的错误,所以需要你自己去承担这一切。

    也许随着时间推移,随着你自己有了子女,你就能体会到我现在的心情了。

    李东,我说的这些,你应该都懂。

    话就说这么多,明天早上我就要离开,以后,茜茜就交给你了。

    我这边,毕竟不能经常离开,而且我和茜茜母亲年纪也大了,不可能一辈子都照顾茜茜。

    她的下半生,终究还是在你身上。

    我不喜欢用一些强制性的语气去对你吩咐什么,让你去做什么,这是你们的日子,而不是我们的。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体会一位父亲的心情……”

    李东有些无地自容,满脸尴尬道:“爸,您说的我理解,是我的错。

    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但是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茜茜受到伤害……”

    “希望如此。”

    杜安民轻叹一声,其实你已经在伤害了。

    可结婚之前,沈茜就有了这样的准备,这是女儿的抉择,他只能引导,却不能去过度干预。

    换一个人,杜安民也许会说一些更强硬的话语。

    可李东终究不是一般人,他说的越是强硬,最后可能越糟糕。

    如今,杜安民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李东几句,而不能深度参与进去,以免最后引起更大的麻烦。

    翁婿俩的对话到此为止。

    而婚礼,也进入了最后的程序,洞房花烛夜。

    双方的长辈和父母都没参与,一群年轻人,拥着李东和沈茜一起朝东园赶去。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