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560章 一群老家伙

      沈茜哽咽无语,李东却是意气风发。尘?缘?文×学↑网

    曾几何时,他也曾怀疑过,犹豫过,质疑过。

    可到现在,该明白的都明白了。

    功利,当初肯定是有的。

    为了远方稳定,为了让外人忌惮,他一开始就是为了拉拢沈茜,留住沈茜,才会让沈茜留在远方。

    那时候的沈茜,也只是为了兴趣而来,为了躲避父母的影响力而来。

    为了不让沈茜失去兴趣,沈茜想做什么工作,李东就让她做什么工作。

    别人当副总裁,那是难上加难,沈茜却是轻轻松松就成了副总。

    没有杜安民的影响在里面,这种事可能吗?

    说出来,沈茜自己都不信。

    可人都是会变的,四年来的风风雨雨,四年来的朝夕相处,四年来的耳鬓厮磨,岂会真的全都是因为功利的影响。

    当抛开功利心,看清本心,李东就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可以不用再依靠沈茜,再依靠杜安民。

    可如果现在,沈茜真的离他而去,李东能习惯吗?

    他不能!

    他早就习惯了这个女人陪在自己身边,他离不开沈茜。

    沈茜外出的时候,他会焦躁不安,会出现不适应的状态,这都很明显。

    如果只是为了利益,李东不会产生这种感觉的。

    有些事,他可以闷在心里不说,有些事却是一定要说清楚,说明白。

    今天,他和沈茜大婚。

    李东不希望,直到今天,沈茜还在觉得,自己是因为别的因素和她结婚。

    所以,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杜安民的面,将这一切都说的清清楚楚,就是为了拔去双方心中最后的一根刺。

    ……

    李东的话说完,接下来的流程继续。

    至于李东和沈茜的婚礼证婚人,出乎不少人的预料。

    之前有人觉得是商界的前辈,又或者直接省去这一关。

    可当证婚人出现在台上的时候,还是让不少人惊讶。

    吴昌国!

    黑脸包公吴昌国,居然是李东的证婚人,这点还是让不少人惊讶的。

    之前吴昌国到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是跟着秦汉源他们一起来的,也是因为政治上的因素考虑。

    可到现在,众人才知道,吴昌国和李东关系匪浅。

    这点毋庸置疑,如果只是普通的大亨和政界人士的关系,吴昌国不会当证婚人,李东也不可能邀请对方当自己的证婚人。

    ……

    当一系列流程走完,也到了入席的时候了。

    庄园的服务人员,引导着客人们去宴会区入席。

    而李东和沈茜,这时候则是需要更换衣服,再去接待客人。

    去换衣服的路上,沈茜忽然笑靥如花道:“真的,我没想到,你会在今天,在所有人的面前,说出这番话。

    当你说你有话说的那一刻,你知道吗,我心里有多紧张,多局促。

    我好害怕,害怕你会说出我不想听到的那些话。

    可等你说完,我知道,我沈茜这辈子没有选错人。

    都说女人的一生,离不开三个男人。

    出嫁前,父亲撑起女人的天。

    我的父亲,虽然严肃,虽然话很少,可我知道,他很疼我,愿意为了我付出一切,所以我的第一个男人,是上天对我的恩赐。

    我无从去选择,可我的父亲在我眼中是伟大的。

    而第二个,便是自己的丈夫。

    这点,其实女人是可以去选择的,然而选择题,对人生而言,总是那么厚重。

    选择的对错,关系到女人的一生。

    很多年来,因为我父亲的比较,我其实一直都不想去做这个选择题。

    直到遇到了你……

    当然,不是第一次,是很久以后了。

    那时候,我决定去尝试一下,去做一下这道选择题。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选择对,这道题,答案需要很久很久才能公布,未知的,也总是让人恐惧的。

    直到刚刚那一刻,这种恐惧感忽然没了,我知道,我没选择错。

    而最后这个男人……”

    沈茜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却不想李东忽然挑眉道:“我决定了,不生儿子,只要女儿!

    这样,你的后半生就只有一个男人了!”

    这不算情话的情话,却是让沈茜瞬间动情,柔情似水地看着李东,这一刻,她根本不记得外面还有数百上千的宾客在等待他们。

    而跟在两人身后一些工作人员,包括跟着来的几位伴郎伴娘,这时候也没人上前打扰。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的孙涛轻咳一声道:“时间差不多了,大家还在外面等着呢。”

    这下子,李东和沈茜总算回神了。

    沈茜没有露出小女儿姿态,更是没有脸红,反而打趣起孙涛道:“我看是孙哥你急着去见你的未婚妻了吧?

    李东也是,非要你来当伴郎。

    明明都带了未婚妻来参加婚礼,现在却是连面都见不上,的确是挺煎熬的。”

    孙涛哭笑不得,无奈道:“怎么就说到我头上了?

    你看看在场的,谁没女朋友未婚妻。

    她们也都来了,我都这个年纪了,哪还有小年轻那么黏糊,就算想见,也不是我才对。”

    “这话不能这么说,年纪越大,这黏糊起来越可怕……”王俊煜跟着打趣了一句。

    他和他的女朋友,马上也要结婚了。

    说起来,他女朋友也在远方工作。

    当初王俊煜进远方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他女朋友也能陪他一起来。

    李东当时考虑到王俊煜也是以后的大拿级人物,没有在这上面过多计较。

    算起来,这也是远方为数不多的办公室恋情。

    远方这边,尤其是高管层,其实彼此之间,因为工作的缘故,时常相处,产生感情的不在少数。

    可最终,能得圆满的少。

    就如李东刚刚说的,当你将感情里面掺杂一些别的东西的时候,你就会产生自我怀疑。

    哪怕依旧谈天说地,可渐渐地,就会觉得有些貌合神离。

    唯有将这些因素抛开,或者不去在意,那才有希望最后走到一起。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几人互相打趣了一阵,李东和沈茜也没再继续耽误,进了化妆间开始换衣服。

    ……

    当李东和沈茜赶回宴会厅的时候,宴会厅极其热闹。

    这次来的人很多,很多人都是带着自己的伴侣或者子女一起来的,原本邀请函李东发了大概五百张左右。

    最后到现场参加婚礼的人,则是超过了一千人。

    这一千人当中,恐怕有三分之一,身家都是过亿的存在。

    而绿地庄园的宴会厅,也是格外的巨大,一千人,李东这边摆了一百多桌酒席,可宴会厅依旧还有空旷的地带。

    李东他们先回到了主桌,主桌这边,这时候双方父母都在,另外吴昌国这位证婚人是必然在场的。

    除了吴昌国,李东却是没看到秦汉源几人。

    仿佛看出了李东的疑惑,杜安民淡笑道:“老秦他们还有事,就不在这边用餐了,都提前回去了。”

    这点倒是可以理解,人来露个面已经不容易了。

    再全部留下来用餐,加上现场这么多商人,又不是招商大会,不适合继续停留。

    吴昌国要不是当证婚人,这时候也早就该走了才对。

    见李东听他说完就要落座,杜安民眯了眯眼,笑了笑道:“没给你们留位置,你们今天任务还很重,看到了吗?

    一百多桌,既然你非要大办,那就得安排妥当了。

    一桌敬一杯说几句,也要个把小时了。

    别让客人们久等,现在就去吧,茜茜累了可以歇一会。”

    李东这时候刚拿起筷子,闻言干笑道:“杜叔……不对,爸,我这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先吃点填填肚子吧……”

    “那你吃吧,反正你李东又不怕我,我说了,你听不听在你。”

    老杜这句话一出,桌上有几人就有些憋笑,这下子大家算是反应过来了。

    合着还在为刚刚的事不乐意呢。

    李东刚刚一句,我不怕他,说的那是掷地有声。

    刚刚在公开场合,老杜没吭声,现在,老杜开始借题发挥了。

    这也和沈茜有关,自己这个女儿,今天让杜安民吃足了老醋。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自己这女儿,泼的太快了,收都收不回来。

    合着你老子我连夜赶过来,老骨头都快散架了,还不如这混蛋小子几句甜言蜜语?

    这也就是自己女儿了,换成别人家的闺女……好吧,换成别人家的,老杜也不能怎么着。

    杜安民发难,李程远急忙打圆场道:“杜书记……”

    “别!”杜安民笑着摆摆手道:“李老弟,我也不喊亲家了,你比我小不少,我喊声老弟问题不大。

    现在咱们两家,是真正的亲戚了,别再喊这些,以前就说过,要不喊我名字,要不叫一声亲家,这都行。”

    李程远也从善如流,笑呵呵道:“那我还是叫杜大哥吧,杜大哥,东子刚刚……”

    杜安民很少打断别人的话,这次却是笑着道:“不用解释,我和李东开个玩笑。

    他刚刚说的很对,的确没必要去害怕谁,忌惮谁。

    其实和他现在所处的地位无关,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也许现在还不是那么美满,体制也没那么完善。

    可这个新生的国度,也很年轻。

    一切都是朝好的方向发展,从当年的衣不果腹,到现在,我们生活都在朝富足的方向在改变。

    很多人都在抱怨,抱怨说明他们有更大的需求,这也是社会在前进的明证。

    这些年,国家的发展有目共睹。

    抱怨房价高,说明你有买房的意向。

    抱怨物价涨的快,说明你有购物的需求,抱怨工资低,说明你有工作……

    国家,始终是在前进的。

    李东的确没必要去怕谁,如果单纯从这个角度来说。

    当然,作为李东的岳父,作为长辈,尊老爱幼是传统,是美德……”

    李东第一次发现,老杜原来也这么能说!

    总而言之,地位上不用去害怕,可老杜很明显地告诉李东,老子是你老丈人,你就是龙也得盘着才行!

    这话都出来了,李东还能怎么办。

    举在半空中的筷子,半晌都没落下,最终李东无可奈何地放下筷子,起身道:“算了,我挨饿好了,我先去敬酒了,爸……哦,不是叫您,以后还是叫您岳父好了。

    爸,您陪我岳父多喝几杯,好好聊聊。

    还有吴大哥这边……”

    吴昌国脸色黑的吓人,恶狠狠地瞪着他。

    他么的,在场的你有两个爸,两个妈,到了我这就成大哥了?

    那我岂不是得喊这几位叫叔叔婶婶?

    老吴脸色发黑,杜安民和他相处过几年,这时候也忍不住发笑道:“吴黑脸也有吃瘪的时候,这倒是少见。”

    他一声吴黑脸喊出来,吴昌国彻底无语,杜安民这是喝多了吧?

    以前见了自己,客气点叫吴书记,亲密点叫昌国,结果今天原形毕露了,感情你心里一直叫我吴黑脸呢!

    几个老头子闹腾,李东却是没再陪着了。

    而且客人的确很多,时间也有点赶,耽误不得。

    带着沈茜和几位伴郎伴娘,李东开始了自己的漫长征战。

    ……

    这天中午,尽管李东喝的大部分都是白开水,可一百多桌的客人,一桌哪怕抿一口,也有一百多口白酒了。

    实际上,有些桌的客人,特别让人厌烦,非要灌他真酒。

    到最后,李东喝的真的有些多了。

    至于李东说的让人厌烦的客人,别的客人走了很多了,这些让人厌烦的存在却是死活不肯走。

    脑袋有些迷糊的李东,一边用热毛巾擦脸,一边盯着跟着自己的几人道:“我说你们怎么回事?

    这吃也吃了,喝也喝了,你们老是跟着我干嘛?

    现在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才对。”

    马昀笑眯眯道:“不急,这不晚上还有一餐么,既然红包都包了,晚上的饭可不能错过了,那不是亏了。”

    李东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转头问正在忙碌的白素道:“他包了多少?”

    白素愣了一下,好一会才讪讪道:“这个……”

    “说,我看我能不能把饭钱赚回来,这家伙比我抠的多,指不定连酒菜钱都不够。”

    马昀也不在意他的嘲讽,笑呵呵地坐在一旁不接话。

    白素见状只好道:“马总送的是他自己写的一副字……”

    “我靠!你这抠的也太过分了吧?”

    李东鄙夷道:“就你那破字,够我的饭菜钱吗?做人抠门到你这地步,我也是服了……”

    马昀一脸的坦然,无所谓道:“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干的,我问了一下,他们都送字画,我也不好搞特殊是不是。”

    李东郁闷道:“不会吧?我还指望这次能收回本钱呢,你们这群家伙全都送这些?”

    实际上,到了他们这地步,真包红包那才闹笑话。

    李东不在乎钱,别说几千几万,送他个几百万又能如何。

    大家都是尽份心意,送字画的居多,当然,不纯粹是自己写的,有些也是古董。

    敢自己写字画画的,要不地位不低,要不和李东关系交好。

    江北政府那边,这次也是联名以所有人的名义,送了李东一副巨型画作。

    当然,私人赠送,没有用政府的名义。

    李东其实也不是真的在意收到多少红包,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又看向其他几人道:“今天我结婚啊,你们这群家伙到底想干嘛?

    我这马上还得准备晚宴,晚宴过后又得准备洞房,你们这群老家伙,不会也准备闹洞房吧?”

    在场的几人都脸色难看,我们就成老家伙了?

    李东这张破嘴,现在是越来越讨人嫌了。

    大概知道他的确忙,马昀笑呵呵道:“没事,我们不急。

    这样吧,明天我们留一天,回头你抽空来酒店陪我们喝杯茶聊聊。

    晚上注意点,还有孩子呢,明天记得早起。”

    “滚蛋!”

    “哈哈哈……”

    众人也不生气,和李东约好了明天见一面,接着便纷纷离去。

    等他们走了,李东才摸着下巴喃喃道:“这时候找我干嘛?”

    暂时没想通他们的目的,李东也懒得想了,明天再说吧。

    PS:感谢书香书味大佬成为本书新盟主,不敢置信,这么水还有盟主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