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622章 魂壮绵竹关

      绵竹关下,五万燕军阵列如山,杀气冲天。尘?缘↘文?学↓网

    徐晃率着战意滔天的兴燕军,阵列如山,整齐的肃立在公孙白的身后。中军大旗飘展,公孙白手提九龙戟,端坐于神驹飞血之上,屹立在麾盖之下,左边站着赵云,右边站着郭嘉,背后整齐的排列着五千白马义从。

    随着山上天崩地裂的喊啥声传来,公孙白眼中精光一闪,喃喃的说道:“终于来了!”

    蜀军自鹿头山俯冲而下,滚滚而来。张飞率宿卫军虎步营居左,关羽率宿卫军神刀营居右,刘备率白耳精兵居中,三路大军喊杀声震天,如同洪流一般倾泻而来。

    燕军严阵以待,不动如山。

    蜀军越冲越近,逐渐奔至燕军四五百步之外。

    “备弩!”

    随着公孙白的一声高喊,一张张连弩齐齐端起来,瞄准迎面之敌。

    蜀军一往无前,继续拼杀而来,而对面的燕军依然巍然不动,可是此时已容不得蜀军多想,唯有冲近敌军,决一死战,别无他选。

    四百步!

    散百步!

    两百步!

    咻咻咻!

    一排排强劲的弩箭激-射而出,如倾盆大雨一般倾泻向蜀军。

    原本气势如虹的蜀军被杀伤力极其恐怖的神臂弩射得如同稻草一般栽倒一大片,惨叫声四起,阵型逐渐散乱。

    公孙白高举手中九龙戟,锋利的戟刃在霞光之下熠熠生辉。

    “一统天下,宜在今日,杀!”

    铁蹄滚滚,尘土漫天,燕军前军的白马义从如离弦之箭奔驰而出,杀向蜀军,身后的步卒紧紧跟随而来。

    一轮弩箭射罢,数万燕军滚滚杀进蜀军丛中。

    “今日之战,十死无生,又何惧燕贼!”

    张飞那如暴雷一般的声音在空中炸响,很快就将纷乱的蜀军稳定了下来。

    两侧燕军被蜀军神刀营和虎步营稳住阵势,两军开始展开激烈的白刃战。

    杀!

    徐晃一拍胯下的大宛名驹,舞动金背宣花大斧与张飞战在一起。

    杀!

    枪如龙,马如电,赵云一拍胯下照夜玉狮子,舞动龙胆亮银枪杀向刘备,被关羽拍马舞刀迎住。

    咚咚咚!

    两边战鼓声冲天,激荡云霄。鹿头山下,十万万蜀汉两军精兵展开了惨绝人寰的厮杀,两团人流如同洪水一般汇集在一起,只见血雨喷洒,碎肉横飞。

    这一战,是公孙白出道以来最激烈的一战,双方都是最精锐的士兵,视死如归,绝不退却。

    噗!

    一名白马义从手中的长刀透入一名神刀营士兵的咽喉,而那名神刀营的士兵手中的长刀却砍在了无忧兵胯下的马蹄之上,那马扑的摔倒在地,将马背上的白马义从掀翻在地。

    嚓!

    跟上来一名神刀营精兵一刀将那名摔落在的白马义从的头颅削飞。

    接着又跟上一名白马义从骑兵纵马将那名神刀营悍卒狠狠的踩翻在地,手中长枪顺手往地上一戳,鲜血便迸流而出。

    整个战场惨烈至极,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双方士兵如同两群疯狂的野兽,前仆后继的拼杀在一起,不死不休。

    原本在场内厮杀的猛将们早已被滚滚的人流冲散,而在纵马挥舞着兵器在敌群中奋力拼杀,四周敌军纷纷落马。

    厮杀得最惨烈的是白眊精兵和白马义从。双方都想冲杀到对方的大旗之下,夺旗擒王,一个个都悍不畏死,凶猛异常。前面一排骑兵刚刚倒下,后面一排骑兵又紧紧跟上,随着哀号声和马鸣声,一匹匹无主的骏马四处奔散,一个个勇士麻木的将手中的长枪刺入敌军的血肉之躯,然后又被身旁的敌军刺落于马下。

    生命,在此刻变得无比低微,如同草芥一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里是人间屠场,这里是修罗地域。

    战场两边的绵远河和罗纹河无声的呜咽着,流向远方,不断涌入的鲜血将半个河面染得鲜红。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香闺梦里人。”

    公孙白呆呆的望着面前疯狂的厮杀在一起的士兵们,心中涌出一阵无尽的悲凉。一将功成万骨枯,千古亦然。

    激战进行了一个时辰之后,蜀军慢慢处于劣势,败象渐露。蜀军两翼的神刀营和虎步营逐渐与兴燕军拼杀殆尽,显露出背后的蜀军普通兵卒,而兵甲精良的兴燕军,开始肆意的冲入蜀军之中,将蜀军杀得大乱。

    张飞和关羽连连虎吼,舞动手中的兵器,歇斯底里的冲入燕军丛中,如同虎入羊群,面前无一合之敌,挡者无不翻身落马。

    赵云岂能任两人肆意屠杀自己的部曲,拍马舞枪迎向关羽,牢牢遮挡住青龙偃月刀的青锋。徐晃则催动大宛名驹,举起金背宣花大斧,架住了张飞手中那追魂夺魄的九曲丈八蛇矛。

    血雨纷飞之中,中军的白马义从把白眊精兵终于斩杀了个干净。

    白眊精兵虽然强悍,又怎抵得上天下无双的白马义从。不过白马义从也算是损失惨重,硬生生的折损了三四百人,这是白马义从出道以来损失最惨重的一战。

    唰唰唰!

    与关羽杀散的赵云纵马奔来,手中的银枪连连刺出,将面前的最后三名白眊精兵挑落于马下,至此三千蜀军最精锐的精兵全军覆没。

    杀!

    赵云银枪一抖,直指蜀军中军大旗,率着身后的白马义从向刘备冲杀而去。

    “赵云,纳命来!”

    高翔、刘封和陈到呈品字形围了上来,将赵云团团围在中间,四般兵器纠缠在一起,走马灯似的转圈厮杀起来。

    公孙白扫视了一圈面前已完全占据上风的燕军,抬起头来,朝蜀军中军大旗望去,只见大旗之下,刘备手持双股剑,正在大声吆喝着指挥。

    “该朕出马了。”

    公孙白手中九龙戟一扬,一催飞血神驹,疾驰而去。

    千年寒铁精铸的九龙戟在晨晖之中闪耀出夺目的光芒,飞雪通体赤红如火,如同天马下凡,马背上的公孙白雪衣银甲,衣袂飘飘,一袭绣金龙披风在晨风之中飘扬,仿佛天神一般。

    飞血如电,很快就冲杀到乱军阵中,几个蜀军将领急忙拍马迎上拦截,保护自己的主将。

    九龙戟在朝阳之下闪烁出一道又一道摄人心魄的寒光,那几名蜀将纷纷中戟落马,飞雪冲势丝毫未减,直奔蜀军大旗之下的刘备。

    一群蜀军将士齐齐涌了上来,拦住公孙白的去路,却被飞雪视如草芥一般踩踏成肉泥,继续冲杀而去。

    “休伤吾主!”

    蜀军名将陈到见到公孙白一路畅通无阻的奔杀而来,急忙弃了身边的燕军将士,奔向公孙白。

    长戟如风,气势如虹。

    砰!

    九龙戟在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光弧,将陈到的兵器荡开。

    啪!

    九龙戟余势未歇,击在陈到的马头上,那马悲嘶一声,扑的一声摔倒在地,马背上的陈到连人带枪摔倒在地,被赶来的数名燕军一拥而上,按倒在地,绑了个结实。

    噗!

    赵云手中的龙胆亮银枪如同毒蛇一般刺入高翔的咽喉,高翔喉头喷洒着鲜血,身子轰然坠于马下。

    嗷~

    刘封一声怒号,舞动手中的长刀纵马奔向公孙白,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公孙白舞动手中的九龙戟,唰唰几戟逼得刘封连人带马恶退数步,身子摇晃不已。

    飞雪纵身蹿上,九龙戟划过一道耀眼的光弧,击在刘封手中的刀杆之上,将他手中的长刀击飞出去。

    咔!

    鲜血喷洒,公孙白眼前闪过一片鲜红的血雾,只见一名白马义从将领手中长刀恶狠狠的劈在身子还在晃动的刘封头上,百炼钢刀将他的头颅连头盔劈成两半。

    尸骸如山,血流满地。蜀军已全面落于下风,一个个倒在燕军的兵刃之下逐渐被燕军包围了起来,分块蚕食。

    日过中天,燕军在伤亡五六千人的代价之下,逐渐将六万蜀军斩杀殆尽。

    数万人的尸首遍布整个鹿头山下的平地,就连那两旁的河水之中,也漂浮着一具又一具的浮尸,显得苍凉而悲壮。

    燕军的包围圈越收越窄,终于围成了一个小点。

    刘备、关羽和张飞的坐骑早已被燕军砍倒,三人背靠背站立在一起,全身被腥浓的鲜血浸透,衣甲上还沾碎肉和几截场子,六目尽赤,如同三只负伤的猛兽一般。

    四周燕军包围得水泄不通,一杆杆长枪齐齐伸出,组成一道密不透风枪林,将刘关张三人抵在包围圈之中,动弹不得。

    “让开!”

    随着众虎贲的喝声,人群之中纷纷让开一条道来。

    公孙白手提九龙戟,在一干虎贲的簇拥之下,缓缓走了进来。

    “三位皇叔。”公孙白望着三人轻声喊道,声音缓慢而低沉。

    “白儿,你终于可以一统天下了,我那师兄在九泉之下也可含笑了……”刘备惨然一笑。

    “白儿”两字令公孙白心中巨震,只觉喉咙之中被什么堵塞住了,一股难言的滋味涌上心头,许久才道:“既然如此,三位皇叔何不与朕共入成都,共同治理天下,共享太平盛世?”

    刘备仰头哈哈惨笑:“事已至此,愚叔惟愿能与两位兄弟一同赴死,兑现当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诺言,死则死尔,夫复何言?”

    当啷!当啷!当啷!

    三般兵器扔落在地,三人转过身来,围成一个圆圈,跪倒在地,六手相连,齐齐高声颂道:“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这是当年他们结义时的誓词。同年同月同日死,这一世,他们真的做到了。

    公孙白凝望着三人,心中百味杂陈,久久无语。

    终于,公孙白收敛心神,高声喝道:“拿酒来,朕要为三位皇叔饯行!”

    数骑飞马奔向战场之后的军营,不久又飞驰奔回。

    四个大碗斟满了烈酒。

    “三位皇叔,请!”

    “陛下请!”

    四人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砰砰砰砰!

    四个酒碗砰然砸碎在地。

    哈哈哈!

    四人相视大笑。

    “三位皇叔,一路走好!”

    “白儿,珍重!”

    公孙白缓缓的转过身来,背向三人,高抬起右手用力一挥。

    “送朕的皇叔上路!”

    噗噗噗!

    如林的长枪齐齐刺出。

    公孙白蓦地转过身去,不忍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