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621章 夜袭鹿头山

      鹿头山,西山。塵?緣?文?學?網

    月光如水,清冷的照在西山的一处断崖之上。

    断崖如斧削,高达百丈,蜀军的粮仓就座落在崖顶上。崖顶守军重重,负责守卫粮仓的正是张飞部将范疆和张达,这两位在演义中割了张飞的头颅去献给孙吴的叛将,此刻却被委以重任,其实在历史上,他们叛变之前也是张飞的亲信之将。

    西面断崖的脚下,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一队精悍的燕军,

    崖顶上灯火通明,彻夜不熄,一队巡逻士兵从断崖上经过,突然领头的将领挥手示意众士兵停下。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自崖下传来。

    “什么声音?”巡逻将领示意众士兵涌向崖边,仔细静听。

    崖下突然又变得无声无息。

    “恐怕是鼠类爬行。”一个士兵说道。

    那巡逻将领望了望崖顶垂下的密密麻麻的藤蔓,思索了一阵,厉声喝道:“将此处藤蔓尽皆斩断,避免生乱!”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自崖壁下冲天而起,直奔那名巡逻将领。

    剑光如电,自天而降,瞬间将那名将领劈成两半,鲜血喷洒了一地。

    不等其它士兵反应过来,那名黑衣人手中的剑光超越了速度的极限,几名巡逻士兵刚要呼喊,就被锋刃隔断喉咙,发出咯咯的响声,挣扎着倒下。

    与此同时,无数黑影自崖下冲出,手中弩箭如雨,二十余名巡逻兵纷纷中箭倒下。

    “敌袭……”最后一名巡逻兵中箭之前艰难的吼出一声,立即被连射数箭,倒地身亡。

    不幸的是,另外一队巡逻兵恰恰赶到,见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当当当!

    “敌袭,敌袭!”

    惊叫声和鸣锣示警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整个崖顶沸腾起来了。

    领头的公孙白脸色微变,暗叫不好,当下收回破天剑,取出铬钢游龙战戟,率众杀向敌军。

    此次关键行动,他放心不下,亲自出马率百余虎贲和赵云的白马义从众的精锐来暗袭蜀军粮仓,想不到仍旧走漏了风声。

    “点火,扔火油弹!”公孙白望着面前不远密密麻麻的粮仓,高声喝道。

    一个个火把被点燃,与此同时迎面无数的蜀军守军也奔袭而来,箭如雨下,激射而来。

    数百燕军精兵跟在公孙白、赵云和吴明的身后,朝蜀军的粮仓拼命奔去。

    叮叮叮!

    公孙白、赵云和吴明在前,舞动兵器格挡敌军的来箭,掩护身后的部曲。

    轰轰轰!

    一个个喷洒着黑油的火油弹扔向蜀军的粮仓,瞬间熊熊燃烧起来。

    咻咻咻!

    无数的箭簇飞来,燕军敢死精兵也有不少中箭倒下。

    公孙白和赵云两人挥舞着兵器,迅速冲进敌群,如同虎入羊群,杀得敌军血肉横飞,哀嚎遍地,瞬间击杀十数人。

    与此同时,背负着火油弹的燕军也一手举着火把,一手舞动着武器,与蜀军战在一起。

    燕军虽然人数少,却都是精锐之兵,更加上公孙白和赵云两名以一当百的高手,蜀军虽众却节节败退。

    一个个粮仓被火油弹点燃,火光通天。

    “快,杀了他们!”

    火光之中,两个蜀将声嘶力竭的吆喝着,指挥身旁的蜀军拼死前冲。

    公孙白对赵云喝到:“朕左你右,一人一个!”

    赵云高声道:“遵旨!”

    戟光冲天而起,左边的范疆被劈成两半;银枪连连抖动,右边的张达也登时丧命。

    失去主将的蜀军哗然大乱,迅速溃不成军,仓皇而退。

    “擅退者死,原守军速速救火。神刀营,杀!”一声虎吼自夜空中传来。

    公孙白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不禁心头一震。

    武圣关羽!

    只见蜀军纷纷退往两旁,奔向熊熊燃烧的粮仓。

    火光之中,一人脸如重枣,长须及腹,手持青龙偃月刀,身后跟着千余校刀手,一片片锋利的刀刃在火光之中闪出耀眼的光芒。

    关羽手中青龙刀直指公孙白,冷声笑道:“陛下还是脾性未改,居然亲自冒险来烧粮,恐怕今夜是回不去了!”

    不等公孙白回答,便率着身后的神刀营精兵,朝公孙白蜂拥而来。

    赵云一声虎吼,舞动龙胆亮银枪与关羽战在一起,两人棋逢对手,正杀个旗鼓相当。

    公孙白舞动游龙戟率着身后的将士也杀向敌军。

    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了。

    这些神刀营的校刀手,人人身穿铁甲,手中的长刀锋利无比,就连削铁如泥的游龙戟也只能在刀身上砍出一道道戟痕,无法削断,居然每柄都是宝刀。

    偷袭的燕军轻装而来,但是人人身着藤盔藤甲,手执百炼钢刀,又个个都是百战精兵,武力都在65以上,虽然人数较少,却并未落于下风,问题是要应付敌军则没办法腾出手来焚烧余下的粮仓。

    蜀军的粮仓已被烧毁大半,但是火势在救火的蜀军扑救之下逐渐弱了下来。

    “全力烧粮仓!”

    公孙白高声喝到,一戟削飞一名校刀手的头颅,脚下一撩,一个熊熊燃烧的火油弹立即破空而去,飞向远处一个粮仓,轰的一声将那粮仓点燃。

    远处脚步声响动,无数的火把朝这边奔来,燕军士兵自知此地不宜久战,一个个拼死冲往敌军粮仓。

    一个燕军士兵刚刚冲到一处粮仓之前,正要投掷手中的火油弹,却听噗的一声,一个神刀营的蜀军将他拦腰斩断,鲜血喷洒一地,手中的火油弹也掉落在地。

    另外一名燕军立即飞身捡起地上的火油弹,拼命扔向面前的粮仓,那粮仓轰瞬间被喷洒着黑油的火油弹点燃,他的头颅也被那名蜀军砍飞。

    整个场面惨烈至极,燕军完全放弃了与蜀军厮杀,只顾拼命去烧粮仓,崖顶上血流成河。

    粮仓一个个被点燃,燕军也一个个倒在血泊之中。

    吴明一边挥舞长戟与敌军缠斗,一边四处点烧粮仓。眼看蜀军只有六七处粮仓是完好的,但是燕军也大都倒在血泊之中,那几处粮仓也被蜀军搭成人墙,团团围了起来。

    吴明眉头微皱,将手中的长戟插在地上,捡起地上一个跌落的火油弹,对着对面的粮仓奋力抛掷而出。

    火油弹带着一道绚丽的光芒,飞向一处粮仓,瞬间点燃。

    噗,一柄长刀劈中他的左腿,将他劈得跪倒在地,与此同时,他也捡起地上的长戟刺入那名校刀手的咽喉。

    腿受重伤的吴明,跪倒在地,捡起地上一个尚在燃烧的火油弹,再次拼力抛掷而出。

    轰!

    那粮仓又被点燃,火焰迅速弥漫开来。

    噗!

    一柄长刀砍中他的左肩,将他砍倒在地。

    吴明口中鲜血狂喷,高声喝道:“陛下快走……”

    话音刚落,又有几柄长刀齐齐劈中他的身躯,就此壮烈牺牲,一双能夜中视物、遥望数里的鹰目圆瞪着,死不瞑目。

    “吴明!”

    公孙白嘶声大吼,纵身而起,手中的长戟如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出,瞬间杀近过来,将那几名尚在劈砍吴明尸体的蜀军劈倒在地。

    公孙白朝吴明的身体拜了三拜,回身劈倒几名偷袭的校刀手,扫视了一圈十不存一的蜀军粮仓,又提戟杀向赵云。

    赵云与关羽两人已激战数十回合,只见枪影重重,刀光闪闪,四周无人敢近。

    吭~

    戟光冲天而起,狠狠的劈在青龙刀上,在青龙刀上劈了一道印痕,巨力震得将关羽气血翻腾,连退数步。

    赵云正要趁机向前一枪刺死关羽,却被十数名校刀手拼死抵挡在前,虽然击杀了数人,却让关羽缓过起来。

    公孙白眼见身后的燕军将士伤亡惨重,而且敌军越来越多,急忙对赵云喝道:“走!”

    两人回身杀往身后之敌,无人敢阻挡,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率着余下的不足一半的燕军精锐迅速奔杀到断崖边。

    众将士随着公孙白和赵云抓住藤蔓,纵身一跃,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

    天色微明,一钩残月尚未隐去,山头一片静寂,四野残露未消。

    绵竹关上,六万余蜀军阵列严明,齐齐静候在鹿头山顶,一杆杆长枪斜刺苍穹,杀气冲天而起。

    大军之前,刘备白衣银甲,腰佩雌雄双股剑居中;左边关羽,手持青龙偃月刀,长须飘动,双目微闭;右边张飞,提丈**曲蛇矛,环眼圆睁,脸色凝重。

    身后跟着陈到、刘封和高翔等人。

    在关羽的身后,一千神刀营精兵手持长刀,身穿铁甲,杀气凛冽;右军之前则是张飞的虎步营,千余人重甲枪兵精锐,长枪如林,悍勇异常。

    正中则是三千精兵,个个身穿铁甲,左手执大盾,右手执铁枪,跨骑骏马,最为耀眼的是头上的铁盔上伸出的一根长长的白眊,正是蜀军之中最精锐的“白眊精兵”。

    刘备面沉如水,望着山下星罗棋布的燕营和那在晨风之中猎猎招展的“燕”字大旗,不觉感慨万千,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以庶子之身而崛起,进而横扫天下,的确算是雄主之资……二十年的恩怨,今朝可以结束了。”

    他缓缓转过身子,将自己的声音慢慢传散开来:“儿郎们,成都城已被逆贼叛乱所占,我等后路已绝,唯有击溃燕贼,再回师收复成都。此战九死一生,诸君跟随朕背井离乡已十数年,朕不忍诸位埋骨他乡,闻听伪帝一向优待降者,诸位不必随我拼死……“

    话未说完,陈到大声喝道:“陛下待我等恩重如山,就算是十死无生,我等亦愿追随陛下,与叛军决一死战!”

    六万余蜀军纷纷举着手中的兵器高声喊道:“我等愿追随陛下决一死战!”

    喊声慷慨而激昂,响彻云霄,震得山上的栖息的鸟类纷纷惊醒,离林而去,在鹿头山上空盘桓惊叫不已。

    一缕霞光自远山背后喷薄而出,照耀在鹿头山顶上,照得山头之上血红血红一片,一排排刺向苍穹的锋刃在霞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

    刘备留恋的望了一眼朝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呛啷一声拔出腰中的雌雄双剑,高声喝道:“杀!”

    关门被缓缓的打开。

    杀!

    六万余蜀军齐齐发出地动山河的吼声,气势如虹,在刘关张三人的率领直奔山下冲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