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078章 保时捷家族的战略意图:上

      “保时捷先生?”看着眼前的沃尔夫冈·保时捷,陈耕着实是愣了一下:怎么会是他?

    昨天,保时捷汽车首席执行官阿尔贝特·霍耶给陈耕打了个电话,说有位尊贵的大人物想要见见他,陈耕直接丢下一句话,老子很忙,想要跟我见面可以,自己过来,老子可没时间过去“拜访”。塵?緣?文?學?網

    原本以为这样就算完事了,以自己对的德国人的尿性的了解,这件事十有**就没了下文,没想到没一会的时间,阿尔贝特·霍耶竟然再次打来了电话,说对方同意了,见面的地点就在陈耕下榻的酒店里。

    到了这个份上,陈耕自然就不好拒绝了,同时也他有些好奇,这个神神秘秘的家伙到底是谁?想了很多可能,可惟独没想到竟然是保时捷家族的当代族长沃尔夫冈·保时捷:哥们刚刚跟你爹、你姨妈吵了一架,现在还要打你们保时捷家族的脸面,你这个时候来找我,合适吗?

    “陈先生,”沃尔夫冈·保时捷坦然的坐在陈耕的对面,道:“是不是很惊讶?”

    “坦白说,是的,”陈耕点点头,也不否认:“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哦……”沃尔夫冈·保时捷笑了起来:“难道因为你们的车子有很大的可能跑赢保时捷,作为保时捷AG的董事长,我就不能跟你见面了?”

    陈耕一怔,随即也笑了起来:沃尔夫冈·保时捷说的没错,生意就是生意,既然是生意,那么完全不妨碍两家公司在某个产品上争夺的你死我活的同时,又在其他领域展开合作。

    “生意就是生意,是我执着了,”拍拍脑袋,陈耕没有跟沃尔夫冈·保时捷绕圈子,直接问道:“保时捷先生,您在这个时候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恭喜我的吧?如果是,我先谢谢你。”

    “没结果没出来之前,谁赢谁输可说不准,”哪怕知道保时捷959的胜算不大,但作为保时捷汽车的当家人,沃尔夫冈·保时捷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他淡淡的道:“不过不管怎么样,你们的跑车给了我很大的惊喜,我没想到你们居然可以做出一辆这么出色的跑车,恭喜你们,你们做的不赖。”

    完全一副老师傅摸着小徒弟的脑袋,一脸慈爱的“小华啊,做的不赖,没让师傅我失望”的架势。

    换个国内汽车行业的家伙,估计对沃尔夫冈·保时捷的这番话甚至觉得受宠若惊,但陈耕是谁?在他看来,沃尔夫冈·保时捷的这番话非但不是对自己的赞赏和尊敬,反而是对自己的侮辱。他不动声色的反怼了回去:“您客气了,有付出就有收获,润华实业付出的足够多,所以收获也很让人满意。倒是保时捷,沃尔夫冈先生,恕我直言,保时捷959的表现可与保时捷勒芒24小时耐力赛常胜冠军的身份有些不符啊。”

    沃尔夫冈·保时捷的连顿时就黑了。

    从1970年在法国勒芒24小时耐力赛首夺冠军开始,保时捷就成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常胜冠军,到了80年代,保时捷更是几乎垄断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他们连续7年获得了法国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冠军!

    可以说,保时捷跑车能有今天的江湖地位,他们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取得的成绩功不可没。

    陈耕就差把口水喷在沃尔夫冈·保时捷的脸上了:你们保时捷在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上辣么牛X,怎么就拿959这么个玩意儿糊弄人?

    凭心而论,保时捷959绝对是一辆好车,作为当今世界仅有的几款时速能够跑进300公里每小时的跑车,保时捷959绝对对的起“超跑”这个称呼,但架不住润华实业不讲理啊,他们拿出来的这款跑车,在昨天刚刚结束的测试中据说跑出了350.42公里每小时的时速,简直骇人听闻!

    虽然这个速度并没有得到润华实业和雅马哈方面的认可,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润华实业和雅马哈在憋着坏呢:他们的野心更大!

    沃尔夫冈·保时捷可不是什么吃了亏就当赚便宜的好好先生,他立刻道:“对于保时捷来说,959足够了,但是陈先生,我有些替你们担心啊。”

    陈耕扬了扬眉毛。

    沃尔夫冈·保时捷倒是没有卖关子,慢悠悠的说道:“我听说你们这款跑车的动力总成是雅马哈提供的,就是他们那个OX99-11型F1发动机改进来的?我都替你们担心,作为一家超级跑车制造商,你就不怕将来的某天,雅马哈停止向你们提供发动机?”

    不等陈耕回答,沃尔夫冈·保时捷就哈哈一笑:“当然,也许是我担心了,我也希望你们与雅马哈的合作能够亲密无间。”

    这话说的,就差指着陈耕的鼻子叫嚣:老子是多么期待能够看到你们跟雅马哈闹掰!没有了雅马哈提供的动力总成,老子看你还牛X个啥?

    “没错,这确实是个问题,”陈耕大拇指一挑,一脸“你考虑的真周到”的表情:“不过这个可能我们也想到了,只要雅马哈不想破产,我想他们是不愿意为了这么一件小事来违约的。”

    沃尔夫冈·保时捷的脸瞬间就黑了!

    陈耕这句话,跟指着他的鼻子骂“你丫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可惜你丫打错了算盘,老子早有准备!”有什么区别?!

    好歹也是著名的保时捷家族的当家人,他沃尔夫冈·保时捷走到那里都是当地富豪和政府的座上宾,从来都是被人小心的奉承着的,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指着鼻子痛骂过?

    不过沃尔夫冈·保时捷到底是保时捷家族的当家人,自我调节的能力强大无比,陈耕骂了自己,难道自己还骂回去?太丢分!将来找个机会狠狠的抽回去才是正确的做法。至于现在么,还是办正事要紧。

    将心头的火压下去,沃尔夫冈·保时捷似乎没听懂陈耕话里面的意思,笑眯眯的点头:“这就最好不过了,陈,今天我来找你,是希望能够与你合作。”

    “你说。”陈耕点点头,沃尔夫冈·保时捷悄咪咪的来找自己,如果说他只是来找自己喝茶聊天的,那才是见鬼了。

    “我知道你对大众汽车有想法……别否认,”轻轻晃了晃手指,沃尔夫冈·保时捷道:“从你处心积虑的想要增加持有的大众汽车的股份,我就知道你想要干什么,别忘了,保时捷家族持有的大众汽车的股份可是超过50%。”

    保时捷家族持有的大众汽车的股份超过大众汽车总股份的50%?

    没错,要解释清楚保时捷家族为什么会持有这么多的大众汽车的股份,这个要就要从大众汽车的成立之初开始说起,我们都知道,之所以会有大众汽车,是以为二战期间希元首想要造一款普通老百姓也买得起的轿车,于是给沃尔夫冈·保时捷的爷爷、也就是保时捷汽车的创始人费迪南德·保时捷下命令,要求他研制出一款足够便宜、普通老百姓也买的起的汽车,这就是甲壳虫。

    二战结束后,大众汽车作为对盟军的赔偿而被英国政府接管,但没两年,英国政府就将大众汽车归还给了德国,也就意味着大众汽车再次回到了保时捷家族的手中。

    不过作为对保时捷家族成为纳@粹帮凶的惩罚,在将大众汽车归还给德国政府之后,英国人附带了一个条件:大众汽车在生产和销售过程当中产生的利润以及分红,保时捷家族一分钱都拿不到。

    保时捷家族当然不乐意,你们不给我就罢了,现在还给我了,老子辛辛苦苦的经营,结果还一分钱都拿不到?

    不管能不能拿到利润和分红,至少这些股份的所有权是名义上属于保时捷家族了,我们前面说过,1951年费迪南德·保时捷老爷子去世的时候将保时捷家族的股份平分给他的一对子女:费利·保时捷和露易丝·保时捷。

    这里不得不提到露易丝·保时捷的丈夫、狼堡未来的狼王费迪南德·皮耶希的父亲:安顿·皮耶希,这家伙也是个狠角色,正是这家伙的纵横捭阖,帮助保时捷家族成功的将大众汽车的经营权和销售权拿到了手,同时也帮保时捷家族拿到了分红权和销售利润。

    所以现在,大众汽车过半的股份仍旧是属于保时捷家族的,但保时捷家族并没有完全掌控大众汽车,因为从英国手中拿回大众汽车之后,德国政府制定了一个特殊的法律:《大众汽车公司法》,该法律规定大众汽车股东会的决议必须有八成股权同意,而德国下萨克森州政府永久拥有20.2%的大众汽车股权——专门为一家公司制定一项法律,大众汽车也足够牛X了。

    也就是说,其他各方所持有的股份都加在一起,也无法达到80%的要求,也就意味着在任何时候,大众集团的董事会上,德国政府仍然具有强制性的一票否决权,可见无论何时何地大众汽车公司对于德国来说都是不可弃之的国家命脉。

    当然,一般情况下,下萨克森州州政府不会启动这个一票否决权,但是现在沃尔夫冈·保时捷居然拿这个来跟自己掰扯,陈耕就笑了:当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