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927、潜移默化

      孟建国和穆岩一直是金牌搭档,穆岩是总经理,孟建国是副总,名师教辅这两年两个人搞的有声有色,依托京大和周围名校的资源,俨然成为了国内教辅界的风向标!说是国内最大的教辅机构也不为过。塵←緣↑文↗學?網

    李和曾经考虑过,两个人都是有能力的人,一起窝在一个小庙会不会有点屈才,此刻齐华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穆岩属于那种居家暖男,事业心虽然也有,但是绝不是那种愿意舍弃家庭的,更何况也没法舍弃,孩子那么小呢,靠杨玲一个人太过为难。

    那么孟建国未必就不行,他媳妇是家里独生子女,他和丈人及其丈母娘住在一起,俨然是半个上门女婿,孩子从出生到现在上学,就没有让他小俩口问过事,都是丈人和丈母娘包办。

    他倒是比很多人轻松。

    而且,他的野心比穆岩大许多,脑子虽然不见得比穆岩聪明,但是有一点比穆岩好,就是懂变通,生意场合上的谈判大多都是他在做,而穆岩更多的是做总编的工作。

    齐华问,“那我给孟总打电话?”

    李和道,“我来打吧。”

    他好长时间没给孟建国打过电话了。

    齐华拨通电话,他接过。

    “老板,有什么吩咐?”一听到李和的声音,孟建国就开起来了玩笑。

    “少扯犊子。”李和又好气又好笑,“你在干嘛呢?这么长时间也没你一个电话?”

    孟建国笑着道,“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给你李老板打工呢,总得对得起你给的工资吧。”

    “你还看得上这点工资?”李和不以为然,已经进行过一次分红,孟建国到手的至少都有400万,“跟你说个正事,看你同意不同意。”

    “你吩咐,没有不能不同意的。”

    “你要是再这样说话,我可就挂了?”李和无语。

    “那小李子,你说吧,我听着。”孟建国终于认真起来。

    李和问,“和霞家居你是知道的吧?”

    “当然知道,你有什么事,你一次性说完。”孟建国回答的很随意。

    “我想让你去接手和霞家居,有没有问题?”李和没有绕弯子。

    “这可是个年产值过亿的企业?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再说,付霞那丫头管着的好好的,我插手算怎么回事?”孟建国还不清楚付霞的事情。

    “付霞因为其它原因,不再方便继续做,已经去新加坡了,她走后就是方向兼着管,但是现在方向的事情太多,也是无暇分身,所以就问问你有没有兴趣过去。”关于付霞的情况,李和也不便多说。

    “你没开玩笑?”孟建国有点发懵。

    “这种事情我向来不会开玩笑,很严肃,很认真的和你说,我希望你接手和霞家居集团。”李和见对方沉默,清了清嗓子,继续道,“除了你和老穆,我暂时想不到合适的人。老穆呢,家里情况你知道的,脱不开身,那只有你了。行不行?就当帮我一把。”

    “你这话说的谦虚了,哪里是我帮你,这分明是抬举我啊。”孟建国很有自知之明,“你跟老穆说了没有?”

    “没有,就等你话呢,没有你,老穆还能做不好不成?主要还是看你这边了,你考虑清楚,愿不愿意去香河?”

    “你这么抬举我,我要是不去,岂不是给脸不要脸了?”孟建国自嘲。

    “切,老孟,咱们什么关系?你和我说这话有意思没意思?”李和突然发现,一旦好朋友转化为上下级关系,潜移默化中就变了味道。

    “好吧,我去。”孟建国失笑。

    “不为难?”

    “你是不知道,我家那娘们现在是更年期,我惹不起,刚好有理由出去躲一阶段的清静。”孟建国透露着一种苦涩的甜蜜。

    “能舍得孩子?”李和接着问。

    “舍不得是舍不得,不过挺放心,他姥姥姥爷比我们两口子还宝贝他,要星星绝对不给摘月亮。”孟建国爽朗的道,“再说,那边高速已经修起来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想回来就可以随时回来。”

    “那你去中国尽快去再生资源集团去办交接手续吧,我会提前安排下去准备材料的。”李和听到这样说就放心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名师教辅现在也归属于再生资源集团,穆岩自然不陌生。

    李和挂了电话后,对齐华道,“我说的都听了?”

    “是。”齐华拿过电话道,“我现在就吩咐办公室的人准备穆总的交接手续。”

    “那去吧。”对于齐华,李和用起来越来越觉得得心应手,这个秘书没有选错。

    在福州处理完两个合资厂子的事情,他再次率领一众人赶赴晋江。

    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在晋江他居然能得到从市委到地方领导的亲自迎接,合资厂的问题,比在其它地方解决的还顺畅,不管是退股还是全盘接手,地方上都没有什么意见。

    他幼小的心灵稍感欣慰,老子这个世界首富也不是那么的假!

    但是,没两天他就感觉到了厌烦,过分的热情实在是让他难以招架,不是在参加宴会就是在参加宴会的路上,喝酒喝的胃疼,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刚好董浩说要去拜访一个老战友,他就跟着去了,好躲过酒局。

    “老董,你小子能来看我?嘿嘿。”这是一个高个子的黑脸汉子,穿着一身民警制服,对着比他矮半个头的董浩又搂又抱,非常亲热,好半会才发现董浩身后的李和等人,笑着拍李和的肩膀道,“兄弟,尽管坐,来这里就不要拿自己当外人。”

    “这俩都是我朋友。”董浩没有说明李和及其齐华的具体身份,又指着高个子道,“这是我一个老战友,张悬。”

    李和笑着道,“给你添麻烦了,不忙吧?”

    张悬道,“不忙,基层派出所无非都是些鸡毛蒜皮,调解老太太吵架矛盾,一年到头没几个重案,即使有也轮不到我们管,那是刑警大队的事情。你发财了?”

    他这才发现董浩等人都是开车豪华轿车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