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881、邀请

      两个人正说着话,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子出现在郭冬云身边,还没附耳说几句,郭冬云道,“分清楚主次,李先生是大老板,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尽管说就可以。塵×緣?文?學?網”

    女孩子把手里的两份报纸放在了桌子上,看了一眼李和,然后继续道,“根据公开的消息,藤田集团旗下的藤田化学联合英国bp化学公司计划在马来西亚投资1200亿日元建设年产30万吨年乙烯装置...”

    “用英语或者粤语都可以。”李和听着这口蹩脚普通话累的很。

    女孩子立马用英语道,“生产线性低迷的聚乙烯和高密度聚乙烯,乙苯。”

    她明显轻松了很多。

    “怎么会有英国公司?我在香港的时候,看新闻不是说马来西亚正在制裁英国吗?”

    李和有点糊涂,这不是拿马哈蒂尔的话当做放屁吗?

    从马哈蒂尔1981年上台执政以来,马来西亚的经济突飞猛进,从落后的农业国一跃成为新兴工业化国家,从而赢得了全世界“经济表现最佳”的殊荣,令身居“亚洲四小龙”的邻国新加坡刮目相看。

    特别是自1989年以来,马亚西亚的年均经济增长率为 8 %朝上。

    这位异国他乡的老马同志有点膨胀。

    所以,2月中期的英国报纸《星期日泰晤士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声称英国公司向马来西亚销售了价值10亿英磅的国防设备,并且还捕风捉影的说马来西亚从马哈蒂尔总理开始往底下的官员都是受了贿赂的时候,老马同志气急,代表马来西亚政府立即宣布禁止进口所有的英国产品和服务并要求英国政府道歉。

    两国关系此时还处于紧张状态。

    面对傲娇的马来西亚,英国佬也是一脸无奈。

    碎花裙女孩子继续道,“那是去年的协议,今年还会继续执行。而且从形式上讲,这一禁令只适用于马来西来政府从英国采购的产品和服务,私营部门还可以自由进口,投资方面目前影响不大,长远未可知。”

    李和摸摸脑袋,道,“乙烯啊,还真有点难搞。”

    乙烯是石化工业的基础原料,素有‘石化之母’之称,乙烯生产技术是石油化工的核心技术,乙烯装置是石油化工的核心装置。

    乙烯的技术水平、产量、规模标志着一个国家石油化学工业发展水平。

    这方面,李和是门外汉,而且国内的乙烯水平处于什么阶段,他完全搞不清楚,

    想掺合一脚好像听难的?

    他想了想继续问道,“日苯公司和bp是怎么分工的?”

    女孩子道,“聚乙烯是用的英国bp化学公司的技术,乙苯是用是日苯出光石油化学和藤田化学的技术,目前知道的只有这么多。”

    郭冬云道,“你再细致打听下吧,越详细越好。”

    “好的,郭小姐,那我先走。”女孩子转身就走了。

    李和转过头问身后的齐华,“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的的那个叫啥?”

    他拍了好几下,明明在会上见过好几次了,见面和出门的时候都自报了家门,可是硬是没有想起来。

    齐华一脸迷茫,这些资料他还没来得及记呢。

    “王总。”董浩却是适时的应了一句。

    “对,他好像也来了,你既然认识你就去打听一下,看看住在哪个酒店。”不给日苯人添个堵,闹个塞心,就不是他李老二的风格。

    “周涛。”郭冬云吩咐身后的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道,“你开车陪着董先生。”

    “是。”被称作周涛的年轻人冲董浩点点头,两个人一起走了。

    吃好东西以后,李和在郭冬云的陪同下开始深入吉隆坡的大街小巷,也没有,全靠开11路,走哪算哪。

    第一次来马来西亚的李和,对许多东西都感到稀奇,最打破他认识的是马来西亚华人的普通话居然可以这么溜,接触下来的大马华人,大部分都能熟练掌握闽南话、粤语、客家话三门或以上的中国方言,无缝切换,这还不算其它语言,比如英语和马来语。

    这很令他汗颜!

    他把荷兰话和粤语算上,也就只会两门。

    “哎,要是不开口说话,我还以为是国内来的,怎么都想不到是马来人。”李和很是惊叹。

    “不是马来人,是马来西亚华人。”郭冬云自己都不晓得帮着李和纠正了多少次,可是不管多麻烦,她都一定会郑重地提醒李和。

    “sorry。”李和为自己的口误抱歉。

    郭冬云还没来得及说话,她身后的秘书把电话递给了她,她接了电话。

    交谈的是用闽南话,李和一句听不懂,干脆自己溜达自己的。

    郭冬云追过来,想了想还是认真的道,“郭先生想请你吃饭,不知道肯不肯赏光。”

    李和迷糊的道,“哪个郭先生?”

    郭冬云傲气的道,“在整个东南亚只有一个郭先生。”

    “你说的是糖王那位?”李和对郭冬云这崇敬的语气有点搞不明白,调侃道,“哦,对了,人家还是酒店大王是吧?同样是姓郭,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胡说吧你。”郭冬云脸色一红,正色道,“怎么说?去还是不去?全听你的。”

    “去啊,怎么不去,请吃饭不去那是真傻了,不吃白不吃。”李和也想见见这位传奇人物,这位人物低调的令人发指,连媒体公布的照片都基本没有几张。

    甚至很多人都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但是一提到金龙鱼和香格里拉,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要在上辈子,他肯定是不得其门而入,哪里能像现在有机会被人家邀请,紧接着问,“什么时间?”

    “今天晚上。”

    “no problem。”李和打个清脆的响指。

    “好。”郭冬云冲着秘书使个眼色,秘书拿起电话去回电话了。

    李和道,“那你说我送什么好?”

    郭冬云道,“郭先生家应该是什么都不缺,其实无所谓。”

    李和白了她一眼,道,“又不是送给你的,你当然无所谓了。”

    “那就看着办吧。”郭冬云不好再劝解。

    “有文房四宝店吧?”

    李和决定送一套文房四宝,贵重和价值没有多少,主要是在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