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二千六百二十章 突如其来的邀请

      可就算知晓司徒平被娥眉带走,许飞娘也是无可奈何。塵→緣←文↖學×網

    总不能直接杀上娥眉山门吧,这也太不现实了。先不说娥眉会不会认帐,要是娥眉直接承认了,把司徒平这白眼狼叫出来,让他当着自己的面做出选择,最后的结果很可能让许飞娘脸面不保。

    为了这么个东西在娥眉跟前丢脸,许飞娘怎么也做不出这样的傻事。

    “随他去吧,司徒平以后在五云步除名!”

    许飞娘淡然开口:“你回去后跟师弟师妹们说清楚,以后遇上了就当作陌生人,无需客气也用不着故意针对!”

    薛蟒点头也多说什么,司徒平早就不放在他眼里了。这次要不是司徒平突然消失,他也不会特意跑这一趟。

    也就在这时,有朝廷派来的使者到了,直上五云步求见许飞娘。

    “皇帝陛下请仙姑带门下弟子廉红药,去一趟京城!”

    来使见到许飞娘后也不废话,直接道明来意:“还请仙姑尽快动身!”

    “陛下有何要事?”

    这事太过突然,许飞娘心中有些没底。

    “陛下有过交代,等仙姑带着廉红药到了京城后,便让廉红药直接去皇家学院报道学习符文之道!”

    来使说得相当清楚,显然来时新明皇帝林沙有过交代。

    “送红药去皇家学院学习符文之道,她不是就在山下跟着学么?”

    许飞娘满心不解,直接问了出来。

    朝廷来使轻笑道:“皇家学院教授的符文之道,更加系统也更加全面!”

    心中却是相当不以为然,黄山这边开办的符文之道学习,更像是补习班之类的,只有真正的学院才能学到最正统的符文之道。

    许飞娘脑子转得很快,瞬间就反应过来,脸色微变沉声道:“难道说,黄山这边的符文之道有什么遗漏不成?”

    “这个倒是没有!”

    来使摇头,解释道:“主要还是黄山这边学习符文之道的学生,要么是五云步有修行基础的弟子门人,要么就是山下的江湖中人,都已经习惯了以前的状态,不可能将全部心思都用在符文之道的学习上!”

    “还有一点,学习氛围很重要!”

    见许飞娘听得认真,来使继续道:“京城皇家学院拥有学生数万,那里的学习氛围才是最好的,听闻廉红药天赋不错,修行五台功法年岁不长,正好可以送去京城培养!”

    许飞娘承认来使说得很有道理,可她总感觉情况不是这么简单。

    廉红药是她数年前收下的弟子,修行天分相当不错,她很有将其当作衣钵传人的想法,眼下送到京城培养也不是不可,不过她却打算跟随过去看个究竟。

    反正她刚刚突破一劫地仙不久,除非能够得到提升实力和境界的天府奇珍,否则短时间内实力难以长进,正好带着廉红药前去京城。

    从来使口中探不出更多的信息,她便打算直接去寻新明皇帝林沙问个明白。

    堂堂皇帝之尊,竟然会关注到她门下的弟子,许飞娘感觉实在有些不可思议,虽然觉得廉红药没有让新明皇帝林沙算计的地方,可不问个清楚心中始终不安得紧。

    可以说,许飞娘当师傅教导徒弟绝对不合格,但在关心徒弟方面却是相当不错,很有认清味。

    只是她之前一心跟娥眉作对,很少理会徒弟如何,眼下空闲下来自然要多多关照,尤其是相当看重的小徒弟。

    如此,匆匆交代了薛蟒等弟子老实待在黄山不要乱跑,许飞娘便带着满心好奇的廉红药赶赴京城,随行的还有廉红药的父亲廉守敬。

    有廉守敬存在,许飞娘自然不好飞剑带人,只能按照普通人远行的方式,雇了马车沿官道通行。

    只是没想到,这一路行来,却是叫许飞娘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对她的冲击相当大。

    雇佣的马车,是那种被改造过的符文马车。

    眼下各省都有皇家学院分院教授符文之道,能够制作初级符文的初级符士数量暴增,之前只是供应军队和官府的符文马车,也逐渐流向市场。

    许飞娘雇佣的符文马车,已经能够接生二分之一以上的重量,拉车的马匹一旦奔行起来,载着三人的符文马车几乎失了重量,就要从地面飘飞起来一般。

    如此情景,叫许飞娘有些吃惊,符文马车在官道上行驶的速度极快,就跟拖行马车的奔行速度一般,实在叫师徒几人吃惊。

    跟车夫打听了下,这才知晓符文马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不过也有弊端,就是一旦跑起速度,刹车是个比较头疼的马车。

    在城市之中还有城郊繁华地段,符文马车不敢走得太快,要是炸了人和车可不是开玩笑的,非死即伤。

    不过到了城歪的官道上,只要不是特别繁忙的那种,倒是可以飚起速度,日行百里不在话下,只要拖车的马匹能够受得住,符文马车的速度相当恐怖。

    听车夫所言,目前朝廷和各地官府正在铺设轨道,准备将符文马车全部并入轨道行驶,如此便可少了许多的危险和麻烦。

    车夫乐观估计,以现在符士的数量,还有他们琢磨事情的能耐,符文马车距离彻底消除重量不远,到时候一旦坐上马车真有可能飞起来。

    许飞娘只当听奇闻趣事并不怎么在意,不过她没想到符文之道的发展如此迅速,她只在五云步闭关一年多时间,外面好象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

    等到了夜间休息,看着路过城池和集镇一排排闪亮的符文路灯,将夜色驱散,让百姓夜间出行方面许多,也让白日的繁华在夜晚继续延续,心中便忍不住好一番感叹。

    果然,普通人的世界,因着符文的出现有了巨大的改变。

    而当她见到自家徒弟,通过符文通讯基战的方式,给远在黄山五云步山下的好姐妹发送信息时,忍不住露出震惊之色。

    经廉红药和廉守敬介绍,她这才后知后觉,朝廷弄出了符文通讯系统,可以让百姓在两地直接或间接对话,相当的快捷方便。

    另外,廉红药还兴奋告诉她,城市里还可以通过符文童话器直接对话,这让许飞娘感觉自己就在听天书一般。

    要是用修行界的说法,这些就是千里传讯之术,只有入道以上修士才能做到,可没想到通过符文却能让普通人也能做到这点。

    这样的变化还有很多,都是符文之道大肆推广之后,带来的新奇变化。

    让许飞娘一路上,看了许多的希奇,也对符文之道的前景更加看好。

    只是涉及民生的部分区域,便改变了许多百姓千百年来的生活习惯,真不知符文用于争斗或者战争中时,会爆发怎样恐怖的威能?

    许飞娘脑子相当灵光,很快就接受了符文之道在民生中的运用,更是起了心思,利用符文通讯系统给新明皇帝林沙留言,一方面直接说明自己也跟着进京了,另一方面也是打探林沙的具体心思。

    她可不认为林沙突然要廉红药去京城皇家学院学习,没有特别的用意。

    是不是廉红药有其它能力,她这个做师傅的娥眉察觉?

    许飞娘倒是没有怀疑,新明皇帝林沙会对廉红药小姑娘起了心思,实力到了林沙这等境界,根本就不会为女色所迷。

    话说新明皇帝林沙的后宫相当简单,也就一后两妃罢了,膝下有子女数人,数十年时光过去皇宫再没进人。

    这在许飞娘看来十分正常,实力达到地仙之境后,修士基本上就不会再跟凡人女子有什么牵连,主要是身体强度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就算结合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给新明皇帝林沙发符文通讯,只是一时好奇之举,她并没有指望林沙会回信。可当第二天当地官府负责维护符文通讯的小吏麻溜跑来,诚惶诚恐将皇帝陛下的回信送到时,许飞娘也惊住了。

    过了好半晌才恢复冷静,仔细扫完了回信上的内容,她的脸上露出恍然之色,看向廉红药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原来如此!

    新明皇帝林沙,把请廉红药进京的目的说得十分清楚。

    秦氏姐妹的例子摆在那里,林沙有种大胆猜测,是不是此方世界身具大气运者,学习符文之道都相当快速有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秦氏姐妹就说不得是符文之道的天选之辈了。

    廉红药就是他的一个尝试,如果廉红药在皇家学院的学习进度比得上秦氏姐妹,自然就证明了他的猜测。

    要是廉红药的学习进度比不上秦氏姐妹的话,那秦氏姐妹的地位将更进一步,林沙也是不会吝啬耕种资源倾斜的,当然前提是秦氏姐妹不能是白眼狼。

    显然,以秦氏姐妹眼下表现出的心态,还有她们的成长经验,白眼狼的饿可能性极低,不过林沙也不会轻忽大意了去。

    这些,林沙自然不会根许飞娘说得太过明白,他只是把秦氏姐妹的情况说道清楚,还有邀请廉红药上京的目的也说得明白,为的就是希望许飞娘好好做好廉红药的思想工作,别打着抵触情绪进入皇家学院学习符文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