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392 大结局14】

      “怎么?你不同意我的意见?那说一说你的想法。尘?缘?文×学↑网”华皇淡然的问王大山。

    王大山急忙道,“陛下,我没有想好要怎么打,不过,我不敢隐瞒想法,我觉得陛下这一套战术是真的有点过于冒险了,如果在5天之内能够吃掉一路敌军,这还有胜算,否则,我们注定是有去无回的,空间太小,钻到敌军的身后和大军之间,只有取胜一条路了。我们可就连一点退路都没有了啊。”

    “不取胜,还打仗干什么?本来说你有些匪气,这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没有想到,你也是死脑筋一个。”华皇没好气道。

    王大山被华皇这么一激,受不了了,急忙鞠躬道:“陛下,我王大山自从跟了陛下,入了华粹党,早就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了,我不是怀疑陛下的战术,陛下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骆国孝和刘锦棠,还有另外几名师长,旅长,急忙起身,一个个站得笔挺,一起表态,“愿为陛下效忠,为华国尽忠!”

    华皇点点头,“刚才王大山有一点说对了,这种虎口拔牙的战术,就是要速度快,要够狂,军队要够硬,我们要五日打垮左翼英军,十日打垮右翼法军主力,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决不能让他们钻进埃斯基谢希尔和安卡拉,或者让他们返回伊斯坦布尔,一旦形成僵持战,我们必败,所以,上来就用拼命的架势,是唯一的方法,王大山,你之前在阿富汗不正是这样做的吗?怎么一到土耳其,你就怕了?二十万英军你都敢用6万人去围歼,现在不过是2万英军和5万法军而已,你反而不敢了?”

    王大山急忙道:“陛下,不是我怕了,土耳其战场的情况和阿富汗战场有区别,当时是开阔地,打不动可以有回旋的余地,我们的军队没有被包围的危险,现在是深入敌方两大军事重镇的后面,完全没有退路。”

    “你们不用去顾忌埃斯基谢希尔和安卡拉城内的土耳其军队不就行了吗?他们不敢随便出来,出来不是更好?我们的预备队正好拿下。”华皇冷冷道。“我给你指了方向,继续实施,看你的了,希望打出华军的风采。”

    “是,陛下,坚决执行!”王大山连忙行了一个军礼,见陛下主意已经打定,不再废话。

    其他将领也一起行军礼。

    华皇宣布散会,今天的会议,让华皇有点不开心,他本来以为自己的将军们一个个都是不畏生死的,看来,他将信仰的力量估计的过高了,当人清楚完全没有退路的时候,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勇敢。

    “陛下,今天为什么会发火啊?”卡特丽娜卡芙公主递给华皇一杯水。以前华皇曾经告诉过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如果自己生气,就提醒自己。

    华皇从来不觉得发脾气是解决问题,或者说彰显实力的方式,发脾气,只是无能的一种表现,但他的脾气仍然很大,很多时候,只是强行忍着而已。

    华皇轻轻地叹口气,“不是因为压力的问题,我是为他们的态度而伤脑筋,打仗拼的就是勇不勇,我们的火力不占优势,如果连士气都不能压倒对手,还打什么?”

    “他们也是爱惜士兵嘛,别生气了。”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嫣然一笑。

    “那我就不爱惜士兵了?那大家都不用打仗了,打仗总是免不了死人嘛。”华皇气呼呼的重重的放下了茶杯。

    卡特丽娜卡芙公主见陛下还没有消气,并不怕华皇的脾气,笑着过去挽着陛下的手,“出去散散步,换换脑子吧。”

    华皇看了卡特丽娜卡芙公主一眼,笑道,“你啊。”

    从埃斯基谢希尔到伊斯坦布尔只有700里,350公里的距离,中间有宽阔的公路,所以华皇命令三个骑兵旅先行出动,抢先冲击英军和土耳其军队的后队,打掉对方的炮兵营,不让对方列阵,这个年代统一是排枪站队,只要阻止对方列阵,华皇相信,7万华军足够围歼敌军20万!

    因为阿富汗战场上,华军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战斗力。

    7万大军直插敌后,想隐蔽是隐蔽不过去的,王大山索性让部队当晚全体急行军,三个骑兵旅一次性都丢出去,没有丝毫保留,反正都是野战步兵,没有辎重和大型火炮,部队的行进速度很快。

    在中东当地土著的配合下,在靠近伊斯坦布尔的地方,华军对英军为首的联军突然发起的进攻战役。

    三个骑兵旅,两万多勇敢的骑兵恍如冲天而降,将二十多万有序前进的英法土联军大军迅速大乱,骑兵的目标很集中,就是从联军的大军中间突击过去,一路杀到后排的炮兵营,拥有了炮兵,就拥有了一切,在二战之前,任何军事战役的最终决定权,就是看谁有更加强大的火炮优势。

    骑兵师很好的完成了突击任务,等到另外6个旅赶到的时候,骑兵师已经打到了联军的火炮营阵中。

    1879年6月25日,凌晨拂晓,华军发起总攻战役,以9个旅的主力配合当地的土著军队在西线进行围歼战役,于西线给“联合军”以突然性打击。

    “稳住,稳住,让部队两翼分开,重新集结阵型!”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高声呼和。

    如果单纯是英军让他指挥,不至于这么乱,关键是联军主要由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军队组成,暴戾的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所属的军队都是临时拼凑而成的,在俄土战争大败之后,皇室直属的军队不到5万人,剩下的都是这一年临时弄出来的新军,超过半数是这几天才在伊斯坦布尔各地强迫抓过来的壮丁而已,如果这不是一个农业国家,一时半会也凑不出来这么多人,可是这些农民,有多少战斗力?

    阵型是无法稳住了,被华军骑兵师将阵型冲散之后,华军的六个旅从四面八方开始攻击,形成了一个个阵地,有序的推进,将联军挤压在一个狭长的地带,不让你完全崩溃,也不让你前进和后退,王大山按照华皇的指示,以杀伤对方的有生力量为主。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在次日黄昏时分,才好不容易集结了三千多英军,连同两万多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军队,其余的十多万大军被华军一个个切割开来,像是一堆找不到头的蚂蚁,四处乱窜,到处挨揍。

    联军在没有炮火优势的情况下,大军被切分开来,各自为战,华军的阵地不停的延伸,才一天时间,联军伤亡至少超过了三分之一。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哀嚎道:“这是什么样的军队啊?二十万大军,就是站在一起,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能够撼动的,华军太凶悍了,这是魔鬼组成的军队。”

    “将军,赶紧突围回伊斯坦布尔吧!”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将军和他在一起,在一边献策,“先退回伊斯坦布尔,重新集结大军。”

    “不,现在回不去了,我们就地构筑工事,就在这里跟他们消耗,我相信法军总指挥特雷弗克莱夫诺特将军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向我们这边靠拢了,据目前得知的情报,和华军展示的兵力看,他们是全军突击,只有七八万左右的军队,我们有绝对的兵力优势,至少能在短期内凑出四十万大军,坚持就是最好的战略!传令去吧!”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冷静的做出了最佳的决策。

    王大山自然是希望英军溃散,往伊斯坦布尔撤退,这样更加有利于围歼。

    法军总指挥特雷弗克莱夫诺特此时也的确已经得知了西线大军遭到了华军攻击的消息,华军这么大规模的兵力调动,又是绕过安卡拉和埃斯基谢希尔,自然有人看见了,并且来汇报了。

    “大军向埃斯基谢希尔方向运动,堵死华军的退路!”法军总指挥特雷弗克莱夫诺特在看了地图之后,如是下令。

    作战参谋搞糊涂了,“将军,咱们不是应该立刻去救援克里斯拉蒙特将军的大军吗?现在往埃斯基谢希尔方向集结?”

    “你懂什么?正好让他们先和华军硬拼一场,伊斯坦布尔有三四万大军,还有半数的联军火炮,固若金汤,不用去管,他们既然敢于全军绕后,我们只要堵死他们的去路,拖上个半个月一个月的,华军将成为瓮中捉鳖,断粮断弹药,不攻自破!打大仗,不能只看眼前,不能被对手牵着鼻子走,懂吗?到时候,不管是克里斯拉蒙特将军的人马获胜,还是他们被全歼,华军都已经消耗了一轮,到时候,我们再上去歼灭,或者就地防御,都是胜券在握的,华军已经败了!”法军总指挥特雷弗克莱夫诺特笑眯眯的,一副气定神闲的神情。

    作战参谋不做声了,默默地点了点头,意思是赞同法军总指挥特雷弗克莱夫诺特。

    就这样,英法土联军的东路大军并没有直接去救援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的军队,而是往埃斯基谢希尔城周边去集结了。

    王大山的人马已经接管了骑兵师夺取的阵地,王大山将骑兵师分成九个团,九个骑兵团在华军野战师的周边形成巨大的包围圈,专门用来击杀逃出包围圈的敌军,华军的六个旅则形成一个个小型的,并且是呼应的阵地,像是一个小型的八卦阵,不停的切分联军。

    连续两天,华军不停的攻击。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带着两万多人组成的阵地都没事,但是他周围的枪声就没有停过。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有点绝望了,“这都两天过去了,我们的军队顶多剩下一半人了,为什么特雷弗克莱夫诺特将军还没有带人过来?不到100里的间距,早就应该到了吧?”

    “就怕他们是不是已经回到伊斯坦布尔去了?”土耳其将军问道。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摇头道:“这应该不会,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是怯战,是懦夫,回去也会被问罪的,再等一等!”

    又过了一天。

    英法土联军的西线大军从二十多万人,被打的不到3万了,包围圈已经彻底缩小到了将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带着的三万多人围死的地步,仍然没有见到援军。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气的大骂:“法国人靠不住,法国人永远都靠不住!三天的时间,爬都爬过来了!”

    “将军,他们这是见死不救,想等我们死了,他们再趁着华军疲惫,一个人把功劳全占了!”土耳其将军愤怒道。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点头道:“一定是你说的这样了!这个混蛋,我要是能活着出去,一定要告他,要向英国政府和法国政府告他,要把特雷弗克莱夫诺特的丑恶嘴脸揭露给全世界看!”

    “将军,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想一想我们应该怎么办吧?眼看着华军就要发起总攻了,他们有炮兵了!我们这么一个小小的阵地,顶多坚守一两天,就要全军覆没了!”身边的一帮将领劝着怒气勃勃的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满眼都是血丝,看了眼正在加紧挖掘工事的华军阵地,阵地还在不停的缩小,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估计,现在华军投掷手榴弹都能扔进他们这边的阵地。

    华军一边修筑阵地,一边派人用英语和土耳其语喊话,宣扬华军优待俘虏的种种政策。

    “现在再想突围来不及了,我看,投降算了!”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沮丧的道,他其实知道这帮人都是怎么想的,只是将大家的话说出来罢了。

    英军总指挥克里斯拉蒙特的话,得到了绝大多数将领的赞同,虽然有两三个人还想打,但是人数太少,而且,二十多万人,被打的就剩下三万多,士兵们的士气低落,最关键,这三万多人当中,只有三千多英军,剩下的土耳其军队都是临时抓来的农民,想打也是无法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