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377 强大英印联军】

      “高团长,张处长!”士官们吼道,几个人眼圈都红了,一起扑过来查看。尘×缘?文←学↙网

    先抬头的是高谊通,晃了晃身上的沙子,在两名士官的搀扶下支起了身子。

    高谊通见张浩波没有反应,也急的大喊道:“老张,老张!你怎么样了?”

    张浩波被震的晕过去了,被几个人又喊又晃的,直到一名士官用水壶中的凉水浇在张浩波的脸上,张浩波才清醒过来,“嗯,英国人的炮弹还真给劲,比咱们总裁1878式火炮还有劲。”

    众人听张浩波说话了,都松了一口气。

    说来奇怪,华军的战事基本上就没有停过,但是到目前为止,华军都还没有少校级别的军官牺牲过,而且华军的军官,通常都是冲在前面的,并不是缩在后方,或者是缩在指挥所里面不出来的,尤其是团级军官,这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如果张浩波和高谊通刚才有一个人被炸死了的话,就破了这个先例了。

    “可惜咱们的炮兵旅不让过来,要不然,咱们的火力绝不输给英国人!”高谊通笑道,见张浩波没事,心情好了一点,又对身边的几个士官道:“传令,边打边撤,让阿富汗人不要蛮干,英国人要是攻势太猛,就退回喀布尔巷战,留一半人在喀布尔外围接应就行了。”

    “是。”通讯兵急忙下去传令。

    高谊通是华军主力师的团长,带阿富汗人打仗,几万人都不是问题,关键是阿富汗人不怎么听话,土著军队骁勇善战,动不动就冲上去跟英印联军火拼,伤亡太大,这不是高谊通要的效果,每次千叮咛万嘱咐,仍然有很多阿富汗人冲上去,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不是华军正规军,高谊通也只能忍着。这还是有华国统计局的特工临时放在各个千人队当指导员,要不然,更叫不动阿富汗土著军队了。

    高谊通放眼看去,喀布尔的外围防线已经陷入了一片硝烟之中。

    不过他并不是很担心,阿富汗人猛是猛,可是没有什么战术和战略素养,打一阵打不动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听从派到各个千人队的军官和统计局特工的指挥了,只要大的方向上跟着走,就不至于崩盘。

    高谊通还来不及对手中的三千多阿富汗土著军队进行整编,所以,他们仍然沿用最古老的冷兵器时代军队的建制,五人,十人,百人,千人,这种建制。

    或者说,高谊通和张浩波也没有打算把阿富汗人調教的跟华军一样的建制,能拉着他们打仗就行,真的练的跟华军一样了,以后的麻烦也不少,他们只是临时作战,以后也没有指望这种军队。

    华军和英军的思路是完全相反的,萌总裁的华军,从来不要汉族之外的人,只有统计局才到处招人进来训练,不分肤色和地域,只要恳为华皇和华国效命,都可以,华军就不是这样的,华军完完全全是汉人的军队。

    只有骑兵师中有一部分的蒙古人,不过,也是要开化到会说汉语,会写汉字的蒙古人,才有机会进入华军。

    英印军起码调集了上百门的大炮,对华阿联合军队的第一道防线展开了疯狂的炮击。

    英印军的大炮口径也不大,最大也就105毫米而已,大部分都是75毫米的野战炮和步兵炮。

    因为运输困难,英国人的炮弹也不充裕,放了十来分钟,就让步兵开始冲锋了,然后在华军军官的指挥下,阿富汗土著军队开始按照命令射击,撤退。

    虽然不好带,但是士兵的天职是服从,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他们大都有自己的头领带着,头领在来之前,都是被雅姆拉利分头动员来的,知道要听华军军官的指挥,少部分约束不住的军队,死了也就死了,大部队都撤了,你还在英印联军的阵地中跟人拼杀,不是只能等死吗?

    几次下来,华军军官说打就打,说走就走,阿富汗土著军队也学会听号令了。

    人和人之间,民族和民族之间,不能说体质,智慧有什么大的分别,只要是人,都是差不多的,所以阿富汗本地人看出来华军军官们的战术素养不是他们能比的,也就慢慢的服气了。

    炮火停止之后,几万名脑袋上包着白布条的印度士兵和阿布杜尔拉赫曼汗手下的土著军队举着大刀长矛,在英国的军队的驱赶下,乱糟糟的向华阿联合军队的阵地发起了进攻。

    这些杂乱组成的军队,行动速度之慢,简直让华军军官们觉得可笑。

    因为不管是英国人,还是阿布杜尔拉赫曼汗手下的阿富汗土著军队,还是印度士兵,都不愿意打仗,即便是几十倍的兵力优势和巨大的军备优势,你不愿意打仗,能冲的起来吗?

    两边对射,都是弓箭,阿富汗本地土著军队在华军军官的教导下,构筑了简易的阵地,只露出头,在阵地中放箭,伤亡情况要小很多,却也只能暂时延迟一下英印联军的行进速度而已,等到英印联军到了五十米之内,急忙向后撤离。

    就这样,双方像是跳舞一样,只要英印联军抢占了一道阵地,华阿联合军队就试探性的争夺一下,等到英印联军继续前进,华阿联合军队又继续后撤。

    双方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五十米到一百米之间,两边放箭的速度明显没有两边骂人的速度来的快。

    一边骂,一边打。

    张浩波乐了,“虽然看了几天了,不过每次看见两边是这样打仗的,我就想笑。”

    高谊通也笑道:“是啊,坎大哈这么一小块小小的战场,双方都能在那里打上一年多,这哪里是在打仗?现在有了我们的指挥,就算是华军主力不过来,我照样有信心在喀布尔这一带站住脚。”

    张浩波点点头,“现在就看我们的后勤动员能力了,只要中亚省自己供应不成问题,阿富汗人应该能够自给自足的。”

    就这样,一直打到了天黑,英印联军才压迫到了喀布尔城外。

    “奇怪,这帮阿富汗人似乎没有以前能打了?以前我们每前进一步,都要跟他们白刃战很久啊?现在怎么打着打着就往后跑?”印度英军指挥官丹尼尔刘易斯一边用望远镜看着一边道。

    阿布杜尔拉赫曼汗也用望远镜在观察,“因为有华军军官的指导,他们似乎没有以前能打,但是明显更加有章法了!将军,你有没有发现,光是我们这边的人在死,他们的伤亡很小。”

    死的都是印度人和阿富汗人,丹尼尔刘易斯才不会在乎他们的死活,嗯了一声,“死是死的比以前快一些了,不过没事,我们的人多,只要将他们全部赶出喀布尔就行了,拿下了喀布尔,我们就等于全面控制阿富汗的南部。”

    阿布杜尔拉赫曼汗听丹尼尔刘易斯这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心中有气,知道丹尼尔刘易斯是没有将印度人和阿富汗人的生死放在心上,却也没有说什么。

    这次英国入侵阿富汗的战争,实际上死的也全都是印度人和阿富汗人,英国人并没有死伤多少,打了一年多,伤亡不过一两万,而阿富汗人却死了好几百万人了!算上印度人,加起来应该快上千万了。

    到了喀布尔的城防边上,又是很多碉堡式样的民居,华军军官带着阿富汗土著军队逐条街道,逐个建筑的抵抗,又是晚上,英印联军的行进被打断了。

    丹尼尔刘易斯遂下令停止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