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1370 默罕默德雅库布汗动心了】

      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很清楚,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华国让步,帮助阿富汗顶住英国人的攻势,并且承诺,保留阿富汗人的权益,尊重阿富汗人自治,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华国趟这趟浑水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塵↑緣↓文↙學?網

    华皇睡到了早上九点多就起来了,这对于华皇来说,属于比较早起。

    一般华皇都是晚上十二点半左右睡觉,上午十点多起床,一天睡十个小时,中午有时候还要午休一个小时左右,不过,中午有时候会午休,有时候不会午休,各占一半,要看华皇的心情,华皇总是在心情不错的时候去午休,郁闷的时候,会找体育运动锻炼身体。

    “陛下。”卡特丽娜卡芙公主在华皇起床的第一时间,便将电文交给了华皇。

    华皇一边在洁格格和几名美女秘书的服侍下穿衣梳洗,一边看了电文,当机立断道:“好,没有想到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他们的行动这么快,居然派出了一支小部队进入了坎大哈,告诉谈判代表,我们可以遵照英国人在印度的权益,同等办理,我们只要管理阿富汗的军队,做阿富汗名义上的宗主国,可以保留阿富汗所有现存的制度,可以让他们自治,换句话说,我们管理城镇,他们保有大片的乡村。这是我们的底线。”

    卡特丽娜卡芙公主没有想到陛下这么快就做了决定,不过还是迟疑道:“只怕这种条件,跟我们直接纳入行省的区别不大,默罕默德雅库布汗仍然不会答应吧?有情报显示默罕默德雅库布汗已经很倾向于向阿布杜尔拉赫曼汗妥协,然后将阿富汗交给阿布杜尔拉赫曼汗,他自己带着王室离开阿富汗了。”

    “怎么区别不大?同等的条件下,有谁希望将权力交给别人?阿布杜尔拉赫曼汗本来就是默罕默德雅库布汗的政敌,什么是政敌?政敌就是不共戴天,世上没有比政治上的分歧更难以调和的矛盾了!照着这个底线去谈,一定能成,自治区和行省的区别不大吗?”华皇道:“省是明确的中央下辖建制,自治区虽然也是,但这个区字有中性含义,容易让自治区的人心理上接受。我们已经让步了,而且是很大的让步,一定要把这个道理跟默罕默德雅库布汗说清楚。”

    “是的,陛下。”卡特丽娜卡芙公主有了陛下明确的指示,急忙去回电给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

    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又将陛下的意思转给弗拉基米尔格拉纳特。

    弗拉基米尔格拉纳特再将陛下的意思转给在坎大哈的张浩波。

    张浩波看着弗拉基米尔格拉纳特发过来的电文,对大使道:“这就好办一点了,自治区比加盟国有较小的自治权利;从传统意义来讲是个别民族居住相对集中,并且有比较原始的部落文化,部落文化需要随着社会文化渗透才能逐渐化解融合;基于以上两个原因,为了能够较小的引起矛盾,附属国的建立,于是有了民族自治区。华国之下不再有国,但是可以有自治的区域。”

    大使也道:“陛下明确的说,自治区是底线,只怕默罕默德雅库布汗还是不会答应,因为,他最害怕的是让我们华人和他们的人混合在一起,被我们同化啊。陛下的想法好是好,但我觉得还是难,改变不大。”

    “陛下已经做出了很大的让步了,不过,我们可以允许自治区下面再自治,像英国人对印度一样,把他们分成几百个,上千个小块,先把这个风声放出去,到时候,就算是这个默罕默德雅库布汗不愿意,那些想要获得一小块地的封建领主们,也会一个个的来找我们。”张浩波狡黠的笑了笑。

    大使惊讶的看着张浩波,赞叹道:“张处长好聪明啊,我怎么没有想过呢?看来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主任选对人了,让张处长来,真是选对了人了,我马上把风声放出去。”

    张浩波谦虚的笑了笑,“我虽然不长期在阿富汗,但是我来过阿富汗很多次了,再说,这边的统计局,也是归属中亚省管理的,我对阿富汗的情况,并不是不了解。”

    “对对对。”大使像是放下了很大的心事,开心的笑道,“我觉得张处长这次一定能谈成功,恭祝处长立大功。”

    “客气,都是为了陛下,为了华国,我们共同努力吧。”张浩波自然的道。

    等到张浩波和大使这边紧锣密鼓的行动,本来他们是要找机会见默罕默德雅库布汗的,现在风声一出去,整个坎大哈都知道华国的条件有改动,很多人都动心了。

    默罕默德雅库布汗手下的军队,是几十个领主的军队所组成的,本来成分就很复杂,像是这些没用形成国家观念的地区,都不是大一统的,张浩波很好的利用了一个个领主的心思。

    况且,默罕默德雅库布汗下面的这些人和英国的军队,还有印度的胁从军交战了一年多,此前的武力摩擦更是不知道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去,都已经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了,相对而言,才到中亚没有两年的华国,显然要比英国人,对于他们来说,印象要好的多,也会生出很多幻想。

    而且,原本中亚地区同华国的联系就很紧密,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去,只要是同华夏交往过的国家和民族,都会自然而然的对于华夏礼仪之邦的传统,留下美好的印象。

    默罕默德雅库布汗原本就是将同华国接触的事情交给大臣雅姆拉利的,雅姆拉利听说了华国的政策变化,急忙到华国大使馆来见了张浩波。

    张浩波和雅姆拉利谈了近三个小时,说来说去,就一个原则,英国人在印度怎么做,华国一律照做,这是底线,所以,不管雅姆拉利怎么讨价还价,张浩波始终围绕华皇陛下的底线在谈。

    最后,雅姆拉利感觉华国真的是不可能再让步了,这才离开了华国大使馆去见默罕默德雅库布汗。

    默罕默德雅库布汗听了雅姆拉利同张浩波见面的经过,疑惑道:“这真的是华皇开出的最后条件吗?这个张浩波,之前都没有听说过,他在华国是什么职位?是重要的大臣吗?”

    雅姆拉利回答道:“是重要大臣,他可以全权代表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陛下,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外传是华皇的女人。”

    一搬出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默罕默德雅库布汗当即无话可说了,也信了张浩波确实在华国有地位,信了这是华皇最后的底价,女人,甚至要比兄弟姐妹更让人信服。

    即便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是华皇的亲姐姐,也不会有这么高的地位,默罕默德雅库布汗还是认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这块招牌的,毕竟叶卡婕琳娜克里莫娃在中亚省执政两年了,名气很大,甚至比印度总督罗伯特布尔沃利顿的名气都大。

    “但是,华皇的这次让步,似乎对于我们来说,意义不大啊,我最怕的就是华国的人,和我们的人交错在一起,我们很快就会被他们同化的。”默罕默德雅库布汗担心的问雅姆拉利。

    “那我们投降英国?不也还是存在这样的问题吗?陛下,我觉得,我们只能依靠华国,最好是华国能够直接出兵和英国人打起来!到时候,他们两败俱伤,我们才有机会啊,否则,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雅姆拉利阴仄仄的道。

    默罕默德雅库布汗听了雅姆拉利的话,摸着自己的大胡子沉思着。

    雅姆拉利接着道:“陛下,尽快做决定吧,时间不多了,不光是英军和印度军队的压力,我怕再等几天,我们下面的那些部族首领们,会私下找华国谈,到时候,不管陛下答不答应……”

    雅姆拉利的话没有说完,意思是,不管默罕默德雅库布汗答不答应,可能底下各个部族的首领们都会找华国谈,到时候,他等于直接被架空,他的意见等于可有可无了,甚至被底下人杀掉都有可能。

    败军之中,最危险的就是主帅!

    默罕默德雅库布汗听了雅姆拉利的话,瞪大了眼睛!“那你再去找那个大臣谈一谈,看看华国如果要帮我们,会什么时候派出军队来阿富汗?会给我们多少好处?粮食,我们现在最关键的是要粮食,我听说,好像他们的中亚省,自己都缺粮吧?”

    雅姆拉利见默罕默德雅库布汗松口了,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其实雅姆拉利已经做好了投靠华国的准备了,如果能够促成华国掌控阿富汗,他应该算是首功之臣!

    不光是印度人,阿富汗人和巴基斯坦人,只要是这个年代,没有国家观念的地区和民族都类似,他们对于谁是主人,根本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个人利益永远凌驾于传统观念之上,一旦心中起了波澜,甚至巴不得华军今天就来就好。7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