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九百八十九章 爱你,恨你,问君知否?(下)

      永兴十一年,七夕刚过,便是早秋。塵↖緣↗文√學?網京城西郊的群山,正染着金黄色的秋意,参差不齐。

    贾环和闻道书院院长罗向阳,带着弟子公孙杰、宁炽,约二三好友,在京西踏山回来。遥忆当年,一帮同学科举前来此踏青,漫谈古今。夜里,群星璀璨,山风呼啸。

    “公孙师兄啊…”回程的马车中,罗向阳轻轻的拍拍公孙杰的肩膀,一时感慨难言。

    十一年前的那天,大师兄是有机会走的。贾环特意派了易俊杰来书院通知。但他没走。若是,大师兄还在,他们一起饮酒,谈诗,论经义,何其的惬意!

    公孙杰眼睛微红,难以自持。

    贾环,许英朗,乔如松,卫阳都是轻叹着气。

    傍晚时分,马车抵达东庄镇。贾环的长随钱槐在此等候多时,“三爷,奶奶们派花姨娘送书信来京。”

    贾环惊喜的道:“书信在哪里?”

    …

    …

    晚间时分,无忧堂的正房里,贾环在灯下读着妻妾们写来的书信,思念骤然而起。

    袭人在贾环身旁守着,眼眸落在贾环身上,藏着无限的温柔。她剪着灯花,给贾环添茶或披着外衫。初秋的夜晚有些冷。细致,体贴。

    贾环读完袭人带来的六封家信,抬头,轻轻的抱她一下,温声道:“袭人,给我磨墨。”

    林妹妹的病已经痊愈。但,他每次都在家书中叮嘱,切不可匆忙启程来京,一定要等到大好时。而及至初秋,宝姐姐来信说,她们将要分批启程。

    这令他非常的高兴。

    “嗯。”袭人三十七岁,穿着粉色的对襟褂子,成熟的女子,柔顺的应一声,挽起衣袖,在砚中研磨着墨锭。

    贾环提笔,在素白的纸上,写着他此刻对妻妾们的思念。

    故园归飞杜鹃鸟,春来天地尽窃窕。思与卿卿重相见,执手相看魂欲销。

    春水迢迢向故园,日日思亲不见亲。寄语杜鹃莫悲啼,如此愁绝不堪听。

    …

    …

    大江茫茫,宛若长龙。秋雨之中,江天一线。一艘精美的楼船,刚过扬州,沿运河前行。

    自永兴年间,大学士齐驰改漕运为海运,南北货运大都走海路。由华亭,泉州,广州等港口装运,至天津。京杭大运河上,没了官方漕船,反倒通畅许多。

    雨声叮咚的敲窗。莺儿打起门帘,宝钗自外头进来。就见黛玉正在读书。笑着道:“颦儿,读的是何书?落儿呢?”

    “嗳,姐姐来了。落儿晕船,在后面的船舱里休息。”黛玉起身迎着宝钗,让座,令紫鹃倒茶,轻笑着,细声道:“都是旧日相公写的消遣小说。”

    睹物思人。

    宝钗亲昵的搂着黛玉的肩膀,笑道:“船晃动着,读书对眼睛不好。随我去听薇薇和玉华唱曲子。相公寄来那两首词外,还填了一首他爱的那些怪异的歌曲。”

    少顷,楼船的一间船舱中响起两道美妙的歌声: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心里头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我可以假装看不见,也可以偷偷的想念。

    以林千薇和石玉华的音乐功底,贾环只写个简谱和歌词,就能唱出韵味来。

    …

    …

    晚秋的清晨,白露为霜。

    九月二十日的上午九时许,一支由二十多俩马车组成的车队,自通州码头平稳的去向京城。五百名精锐的骑兵,护卫着车队。这引得沿途的民众观望,打听。

    很快,就有消息灵通的人认出来:这是当今帝师贾环的车队。难怪有如此声势。

    但,真实的原因,不是贾环出行排场大。而是,他自金陵搬家到京师,妻妾,子女,仆人们,外加各种用度,器皿。二十多俩马车并不夸张。

    他的妻妾们和子女,分两批抵达。韵儿,诗诗,晴雯,如意,香菱她们早在八月中就抵达。可卿随行。宝姐姐和林妹妹,薇薇,玉华她们带着子女,于今日到达。

    车队正中,精美的马车中,贾环和宝钗,黛玉,薇薇,玉华叙说的这七个月以来的别离之情。

    宝钗穿着一袭蜜合色棉袄,端庄娴雅,时间仿佛钟爱她,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国色天资。黛玉穿着一件白底绣花的棉袄,如花似玉。薇薇穿着玉色的对襟褂子,身姿高挑。玉华则是青色的大袄,妩媚纯净。

    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容颜,贾环心中的情绪升腾这,轻握着宝钗,黛玉的手,“记取年时,头白成双唱旧词。莫言秋晚,五日小春黄菊绽。宝姐姐,林妹妹,我又食言了。”

    十二年前,雍治二十年冬,他从西域征战归来,对妻子们说:自此再不分离。然而,今年二月,他不得不急速上京。分别七个月,或许并不算长。

    但,这期间黛玉生病月余,令他牵肠挂肚,辗转难眠。唯恐出事。今日再见,欢喜难言。

    宝钗娴雅的一笑,轻轻的摇头。手掌紧握。她都没想到贾环今日回来通州码头接她们。

    黛玉促狭的一笑,秋水般的美眸落在贾环脸庞上,道:“环哥既然有愧意,可曾想好怎么哄我们?”

    又轻笑道:“落儿,可有什么愿望要你爹爹帮你实现的?不许说吃抹茶味的冰激凌。”

    贾环的孩子们都没有留在马车中,只有黛玉的女儿落儿在。十岁的小姑娘,亭亭玉立,继承着黛玉的美貌,贾环很宠她。

    贾落儿感觉仿佛是第一次来京城,掀起车帘一角,看着京中繁华的街市。这时听着自己的母亲的话,扭头笑道:“娘,你不是在来的路上说,要罚爹爹再写几本小说吗?”

    这对答,令林千薇和石玉华噗嗤笑出声来。贾环哈哈一笑。车厢中,气氛轻快。

    …

    …

    雍治十五年,暮春之际,湘云见柳絮飘飞,偶得小令。桃花社众人拟柳絮词。

    其中,宝玉有一句:莺愁蝶倦晚芳时,纵是明春再见,隔年期。

    然而,大观园里的金钗们,不会再做此叹。

    永兴十一年秋,宝钗,黛玉抵达京中。晚秋之时,秋菊绽放。桃花社社主林黛玉,于十月初十宴请诸位姐妹齐聚大观园藕香榭中,赏秋菊开诗社。

    迎,探,惜三春在京中,湘云,薛宝琴等亦在。邢蚰烟亦随丈夫许英朗在京中。李绮为甄宝玉之妻,在京中。南书房裁撤,甄宝玉为鸿胪寺少卿。

    李纹是金陵人罗华之妻,罗华此时亦在京中。

    这一日,诸芳齐聚大观园。谈论着二十年前的旧事,俱是感慨难言。丫鬟们环侍,清冷了许多年的大观园又热闹起来。宝玉,妙玉送来贺贴。

    三月初一,王夫人的寿宴,曾用大观园做起居进退之所。但是,没有金钗们的大观园,便没有那种诗情画意,它就是清冷的!

    顽笑一回,赏一回菊,写一回诗,至中午时在藕香榭里摆酒。湘云拉着香菱划拳。香菱酒量不行,温柔的美人满脸轻红,又抵不过湘云劝她。

    宝钗拿一枝菊花,倚在窗槛上。好一副仕女晚秋图。探春在一旁和她说话,“宝姐姐是不是想起那年云丫头做东吃螃蟹的诗会?”

    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

    宝钗笑盈盈的道:“是啊!云丫头要作诗,又要请客。螃蟹还是我哥哥送进来的。那是八月中,正是吃螃蟹的季节。不比今日。”

    宝琴在看黛玉钓鱼,说着话。她和黛玉私交极好。这时,看过来,笑道:“宝姐姐,我很怀念冬天吃的那块鹿肉。”那代表着她的少女时代。

    湘云灌完香菱,笑道:“傻姑娘,那有何难,等几日下雪,我们再去芦雪庵赏雪便是。”

    迎春,惜春,李纹、李绮拿着团扇,掩嘴轻笑。云妹妹豪爽,但粗心。再去芦雪庵容易,可这逝去的时光难回啊!

    邢岫烟淡然的一笑。

    探春因问道:“三弟弟在做什么?今日我们姐妹作诗,他既然入了诗社,可有作品交上来,林丫头怎么说?”

    提起贾环在做什么,宝钗,黛玉俱是难掩笑意。今日贾环在无忧堂中带奶爸,正陪着孩子们。用他的话说:无情未必正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就是不知道,他一会会不会叫苦呢。那些小鬼头,可是机灵,难缠。

    黛玉细声答道:“自是要他做一首。紫鹃,你去给相公说一声。将他的作品要来。”

    “好。”紫鹃笑着,带着两个小丫鬟,出了藕香榭,径直往北走,再向东过紫菱洲,从蘅芜苑侧面北上。至无忧堂后院中。相同的正是黛玉如今的住处。

    贾环正由苏诗诗,袭人,鸳鸯,彩霞陪着,一起照看着孩子们。院子里热闹归热闹,但一会儿,他就头大。十几个小孩子聚在一起玩闹,那场景。啧啧,,,

    紫鹃说明来意,贾环口叙一首旧词:醉花阴,由她带回到藕香榭中。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

    …

    治平二年冬。北风刺骨。漆黑的夜色中,小时雍坊曾府,一名小吏骑马而来,稍后被带到曾大学士的书房中,

    “这么晚了,还有何事?”大学士曾缙由儿子陪同着,缓步从外面走到书房中,带着起床气的问道。人老了,十点钟已经入睡。结果被小吏吵醒。

    小吏行礼,道:“曾相,山东布政司传来加急的消息,泰山地震。”

    “啊…”曾缙的长子震惊难言。泰山是封禅之地。泰山地震,是上天的警示吗?

    曾缙稳着,半响,仰头大笑,“哈哈,哈哈,老夫可以致仕矣!”

    …

    …

    雪花飘落。西苑朝霞居的六楼上。宁潇在此宴请着贾环。一壶黄酒,几碟小菜。紫儿,婉儿在一旁斟酒。

    宁潇和贾环碰一杯,轻笑着道:“贾郎,天子已经下了十道起复诏令,你打算何时接受?萧开之在真理报上为你造势:子玉不出,如苍生何?”

    治平二年,泰山地震。大学士曾缙“引咎辞职”。军机处出现空缺。朝中关于贾环起复的声音,越来越多。

    贾环笑一笑,“潇儿,再等一等吧。至少等年过了。王文公养望十余年,方才有此语。我啊,等一等,不是坏事。”五年的时间过去,当年齐驰留下的改革红利,都被消耗殆尽。很多政策,需要调整了。他有出仕执政之意。

    宁潇嫣然一笑,不再劝贾环。

    …

    …

    春天的细雨如春蚕啃着桑叶,沙沙作响。

    午后时分,贾环在文渊阁中处理着政务时,被甄太后派人叫到宁寿宫中。

    一路走来,都是静悄悄的。贾环微感诧异,跟着甄祎的贴身宫女走到一处楼阁中。

    贾环上楼来,只见楼中空无一人,只有甄太后一人,穿着青色柔软的长裙站在窗边赏雨。厅中一圆桌,陈列着精致的酒菜。

    小雨如丝,将午后的时光,点缀的休闲而慵懒。

    贾环躬身行礼,道:“臣见过太后。”他为帝师时,不是朝臣,对天子,太后的礼节,不必在意。而此刻,他为东阁大学士,预机务。要认认真真走形式。

    甄祎回头,柔柔的一笑,“贾先生来了。坐!”走过来,亲自给贾环斟酒,上好的白酒,酒气飘香。她问道:“贾先生入军机处月余,我轻松许多。总算可以睡一个好觉。”

    治平天子,今年不过十六岁,距离他十八岁亲政,还有两年。在此之前,是由甄太后摄政。代为行使天子的权力。她这三年来,如履薄冰。——当然,周朝真正的大权,在贾环手中。

    而在贾环入军机处后,她完全的放松下来。只要依着贾环的意见即可,不用多想。政治,令人着迷,同样很累。她不是长公主宁潇。

    贾环感觉今日的甄太后有些怪怪的,轻轻的点一点头。

    甄祎用尾指请拢着耳边的秀发,举杯饮酒,道:“贾世兄,明日便是子文的忌日。”

    原来如此。提及宁淅,贾环心中亦涌起些伤感。虽然三年的时间过去。温声安慰道:“你节哀。”

    甄祎轻轻的摇头,借着酒意,将多年前她心中想的却未说出口的话说出来,“爱你,恨你,问君知否?”

    贾环愣住。

    以他的养气功夫,听到甄祎此时的话,脑子都直接当机。半响,才恢复过来。甄家,是他一手的毁的!以甄祎的性格,真的一点都不恨他?

    而前面那两个字,直接过滤掉吧!甄祎是子文的妻子。他和甄祎在年少时,确实有一些个渊源。但,从未到那种程度上。他直接拒绝了和甄家联姻。

    贾环看着甄祎的眼睛,真诚的道:“三姑娘,谢谢!”起身,离开小楼。

    这是上海滩中的一句歌词。冯程程对许文强,该这么说。

    他不会的。他身边的妻妾,都是和他有着十年以上的感情。他心中不会再多容的下别人。

    …

    …

    后世的历史学家发现,在治平年间,在那个辉煌的年代,文人笔记和野史中,多有对当时的大学士贾环和太后甄祎一些香-艳的描述。真相如何,却是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