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还要唱首歌?

      CSC俱乐部的那帮会员听说要捐款了,一个个激动的跟发大财似的。尘?缘↘文?学↓网

    上次被李牧感召,为老兵不死捐了八千万之后,一经李牧公开,立刻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给这些二代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强烈的社会认可,而对他们来说,捐出去的钱无非就是一点零花钱而已。

    对CSC俱乐部的几百名会员来说,他们的身价基本上都是几千万起步,一人捐个几万十几万跟玩似的,这其中还有一小撮顶尖二代,他们随便出入一趟高级娱乐场所,账单就是几十万起,对这些人来说,捐款直接都是五十万起。

    于是,短短两天时间,CSC俱乐部又捐了五千多万出来,把李牧都给吓了一跳。

    由此可见这个俱乐部到底有多大的实力,随随便便搞个慈善捐款动辄就是几千万,如果真说要搞个专做投资的私募基金,两天时间弄个几十亿人民币恐怕也不叫事儿。

    蔡正茂一直感叹,说:“早知道这些祖宗这么不在乎钱,咱们干脆就把入会费定的更高一点,也别给他们把会费折算成消费了,就是纯会费,一年赚他们几千万入会费那真是太轻松不过了……”

    李牧哈哈一笑,说:“我跟我手底下的员工说过一件事,那天如果你在的话你就不会说这些了。”

    蔡正茂好奇的问道:“李总,您跟手底下员工说了什么?”

    李牧说:“我让他们要舍弃小利润,追逐大利润,对CSC俱乐部来说,会费其实就是小利润,而大利润是不断提升自己的品牌影响力,从而成为各种高端消费企业的合作对象,你想想,光是你那块卖车的业务就有多少利润,一年才过去三分之一,你就定出去上一两百辆车,到年底估计能突破五百两,这就至少是八九千万,甚至过亿的利润了,还不包括他们后续的保养费用,咱们的保养中心现在已经快忙不过来了吧?”

    蔡正茂点点头:“现在跑车保养中心的生意很好,目前燕京以及周边城市所有跑车的改装、升级、保养、维修,基本上都在我们手里了。”

    李牧又问:“跟玛莎拉蒂的合作怎么样了?”

    蔡正茂说:“玛莎拉蒂正在考虑,他们对我们还是挺感兴趣的,不过他们想看我们更详细的策划方案,我看您最近事情这么多,就没跟您说。”

    李牧道:“现在是肯定没时间给他们做策划案了,不过你告诉他,CSC俱乐部可以给他们策划一个高端试驾沙龙,就在我们的赛车场举办,我保证至少能到两百名CSC俱乐部的会员,让他们自己掂量一下这其中的分量。”

    对玛莎拉蒂,李牧根本不需要把《蜗居》里宋思明捧路虎的神段子拿出来,只要随便组织一个高端跑车车主的自驾活动就足够了,因为玛莎拉蒂想打入华夏市场,最重要的就是要开拓出高端用户群体,李牧能一口气召唤几百名百万级以上跑车的实际车主,他们都是高端车消费领域的中流砥柱,这是任何一家4A广告公司都没有的资源。

    越是高端玩家,越是不屑于参加营销活动,除非是逼格极高的品牌组织的营销活动,如果劳斯莱斯到国内搞一个劳斯莱斯试驾会或者高端沙龙,高端玩家必然大都很感兴趣,但是玛莎拉蒂在国内没有半点名气,国内的高端玩家也肯定是瞧不上的。

    如果让普通4A公司去搞一个玛莎拉蒂的试驾,那么来的人有一半以上只是普通白领用户,能有几个、十几个百万级车主就很了不起了,跟CSC俱乐部比起来,就是渣。

    蔡正茂理解了李牧的意思,点点头说:“那我跟玛莎拉蒂好好沟通一下,两百名CSC俱乐部车主,这个阵势还是很有含金量的,玛莎拉蒂自己就算累死也不可能召集到这么多高端车主。”

    李牧说:“跟他们沟通清楚,我们不只是要在推广上跟他们合作、拿他们的推广预算,还要拿下他们的代理权,不说全国代理,也至少给个华北地区的总代理,你做汽车贸易这么久,全世界各地的车你都能弄进国内来,从清关到上牌、后续都能搞定,运营一家或者几家4S店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吧?”

    蔡正茂肯定的说道:“这点绝对没问题。”

    “那就按这条线往前推荐吧。”李牧神情淡然的说:“以玛莎拉蒂做切入点,有可能将来大部分的豪华车品牌都会跟我们进行深入合作,这一部分的利润,拿来养俱乐部、养车队是绰绰有余了。”

    ……

    央妈组织的抗击非典慈善晚会,暂定于四月下旬在燕京举行。

    从央妈接口人发来的流程介绍来看,这次的慈善晚会阵容还真是不小。

    慈善晚会有一半是歌曲表演,所以受邀到场的一线歌手,和客串歌手的影视明星就有十几个,据说还请了几位港澳台和大陆算得上天王天后级的人物,连杜薇都受邀在列,她将在晚会上演唱李牧给她的歌曲《暗香》。

    除此之外,被李牧一手从准一线捧到超一线歌手的莫纹蔚也接受了央妈的这个邀请,而让李牧惊讶的是,她竟然选择翻唱木子的《当你老了》。

    李牧已经很久没有用“木子”的网名发歌了,不过自己通过木子发表的几首歌到现在也依旧被不少听众喜欢着。

    现场除了明星演出之外,还有社会精英阶层代表的登台演讲,李牧和一些知名企业家都被安排在了这个环节,央妈给的要求是每人上台说不超过五百字的感言,感言由发言人自行组织,不过核心得是鼓励全国人民众志成城、齐心协力抵抗非典。

    李牧欣然接受,这种事情并非只是走个形式,眼下民众过度恐惧非典,长此下去,会把这个社会的正常节奏拖垮,所以必须得号召他们参与到全民抵抗非典的浪潮中来,这样不但有利于遏制非典,还能提升民众的凝聚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宣布捐赠的环节,每一家愿意给抗击非典捐款的企业,都可以提前上报捐款的金额以及指定的用途,届时央妈会在播出的时候重点给企业曝光,算是用自己的资源,来换企业家的善款。

    李牧早早就报了捐款明细,这次央妈给出了善款的几种用途,一个是用来加强非典防治的力度,一个是用来给非典患者额外的社会关怀,还有一个是用来捐赠给抗击非典的白衣天使,捐款方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自由指定善款用途。

    李牧把三家企业的三千万做了一个分配,每一个一千万,都是60%用于非典的防治,20%用于患者,20%用于白衣天使。

    至于CSC俱乐部的五千多万捐款,李牧报给央妈的,是希望能够与央妈联名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五千多万全部用于白衣天使及家属。

    央妈简直要被李牧惊呆了,李牧这是动动嘴皮子,就又捐了八千多万,将近一个亿了……

    李牧倒是不觉得钱很多,之所以没有捐出更多钱来,是因为非典的疫情和老兵不死的慈善项目不同,非典本身就是国家队在全力扛几乎所有的成本付出,国家对民营企业家的需求,最首要的是作为精英人士来帮助社会稳定,重建信心,其次才是他们用捐款来做个表率,所以李牧觉得捐这个数目算是比较合适的,再多反而是喧宾夺主了。

    不过,让李牧没想到的是,央妈竟然还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他们希望李牧能够客串表演一首歌曲,毕竟他是全世界媒体公认的青年领袖级人物,是无数年轻人的标杆,如果他能够登台唱首歌,一定能对民众的心情起到非常好的缓和作用。

    李牧本想婉拒,但仔细想想,这种时候自己如果唱首歌能给全国年轻人一点激励的话,那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李牧口头答应了央妈的邀请,同时向央妈征求意见,看看自己唱什么歌更合适。

    央妈也给了李牧足够的尊重,他们不干涉李牧选歌,只有一个要求,尽量是励志歌曲,如果实在不想唱励志歌曲,那随便唱首情感歌曲也可以。

    李牧听得比较多的歌,大都是欧美的歌曲或者是国内2005年以后比较流行的歌曲,这次去慈善晚会,他可不准备再拿出什么原创歌曲了,最好是能够翻唱一首人人耳熟能详的励志歌曲,这样还能避免暴露自己“木子”的身份。

    吃晚饭的时候,李牧顺口把这件事告诉了爸妈,随后两人便开始为李牧出主意。

    李爸说:“儿子,你干脆上去来一首郑智化的《水手》,那首歌多励志啊!”

    李妈说:“《水手》不合适,那首歌太硬朗了,九八年抗洪的时候唱这首歌还差不多,非典不合适,还是不要唱太硬的歌曲,要柔中带刚。”

    李爸说:“那唱《我的未来不是梦》,这首歌我还挺喜欢听的。”

    李牧尴尬的说:“爸,这是给自己励志的,也不合适,再说这首歌我唱不上去,能不能想一首覆盖面广一些的歌啊?”

    李爸说:“又要柔中带刚,又要覆盖面广,我这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来……”

    李妈这时候说:“要不唱一首《阳光总在风雨后》吧?”

    李爸点点头:“不错不错,这首不错,歌词也能对的上晚会的主题,鼓励大家要勇敢面对风雨,因为雨后就会有阳光。”

    李牧说:“女生唱的,感觉不是太适合我,不过倒是比较贴近晚会要求,暂时就定这一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