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1091章 打上门去!(第五更)

      “这陈北玄我初来中土就听闻过,当时我还随纳兰神将大人,一起杀上北琼派。塵↑緣↓文↙學?網可惜,不过是区区一个土著宗门罢了。不要说神法、圣法。连一门完整的修炼功法都寻不到,白费许多功夫,气的我一口气连杀了好些个蝼蚁。到是最近闹出很大动静啊,连八大异族的老巢都被端了。”

    一个金发灿烂,双瞳都化作金色的男子开口。

    他周身似有火焰燃烧,笼罩在金色神辉中,在众人里气势最盛,已修炼至金丹巅峰。

    “呵呵,什么八大异族,一群奴隶罢了。在我等星海大教眼中,这整片遗弃星域的人,都只配当奴隶,功法不存、道统残缺、血脉没落。据说连最强的天荒星,也十万年没诞生化神,我等一教就可轻易横扫。”银翅青年冷笑。

    “不错,那陈北玄打败了一群奴仆,据说还依仗剑阵的力量。这等修为,若到时乖乖拜入宗门,受我等驱驰,还有几分活命机会,否则等老祖们震怒,直接把他镇压,什么狗屁北琼派,说不定还得被‘黄兄’再屠一遍。”其他人也都哈哈大笑。

    陈骁闻言,身形越发佝偻,他拼命使眼色,让陈凡忍耐。

    陈凡面色淡漠的走过去。

    站在最外围的,大多是神海境修士,他们在外界呼风唤雨,为一方名宿,到了这里,却卑躬屈膝,脸上挂着谄谀笑容,纷纷附和几个青年的话。

    其中有人扫过陈凡,见陈凡容貌熟悉,但一时愣住,不太敢认。

    但大部分看都不看,毕竟陈骁也仅仅是个下仆,下仆的亲友,更加卑贱,何况陈凡身上一点修炼气息都没有,普通凡人罢了。

    有身材妖娆妩媚,腰细腿长,穿着淡青色旗袍,臀部丰腴充满魅惑的女子走上来,神情冷淡交代陈凡事宜:

    “几位殿下,地位尊崇,都是来自圣地的仙长,你区区凡人,见到殿下们,不许抬头、不许说话、不许动弹。只有殿下们询问,才能开口回答。”

    那几位殿下架子极大。

    甚至陈凡根本不能靠近,在百米外就要停住脚步,躬身等候问话。

    ‘小凡,忍耐一下,殿下们来头极大,师长亲族都是各大圣地老祖,千万千万不能冒犯。’陈骁终于忍不住传音。

    他显然并非不认识陈凡,甚至可能也知道陈凡最近战绩。但语气急促,拼命劝说陈凡,显然对陈凡没有一点信心。

    “狗奴才,殿下让你带人,你竟然敢私自传话?”

    几个青年身边极近的一个先天修士神情一变,弹指一道雷电长鞭轰然射出,带着炽盛的雷光,抽打在陈骁身上,把陈骁当场抽飞出去,背上现出一道深深的鞭痕,入骨三寸。

    陈骁起身,双拳紧攥,眼中现出屈辱之色。但依旧默然走到陈凡身边,隐晦对陈凡打眼色。

    陈凡读懂。

    那眼色只有两个字‘忍住’。

    陈凡脚步停在百米界限上,抬头看去。那几个青年各自搂着不同的女子,那些女子修为至少神海境以上,甚至有两个先天女修,陈凡还曾从电视看过,都赫赫有名,在外界有‘女神’称号,此刻,却依偎在青年们怀中,脸上露出讨好笑容。

    “陈骁,你就在惧怕他们?”

    陈凡开口。

    他一说话,就石破天惊。许多根本不关注他的人,都迅速惊诧转头。连那几个神辉显赫的殿下,也皱眉望来。

    “陈骁,你没有交代你这亲戚,什么是规矩吗?”

    紫发青年元萧冷哼。

    他一怒,整个楼层的修炼者都变了颜色,诚惶诚恐。陈骁更砰地一声跪下,以无比恭敬的神情道:“殿下恕罪,我这亲戚从未接触过殿下这般地位崇高的,人偶有冒犯,请殿下看在陈骁面子上,宽恕他的罪孽。”

    “看在你面子?你区区一个下仆,明面上挂着副执事的名字,实际只不过是我太初寺奴仆罢了。也配让我看你面子?”紫发青年嗤笑。

    陈骁闻言身形一僵,但脑袋叩的更加用力,咚咚砸在地板上,最后甚至砸出血来。

    陈凡在旁边看着。

    这位当年在陈家以傲骨手腕著称,唐远清手下的第一枭雄,陈夭夭的父亲,堂堂金陵陈家子弟,此刻竟然低头谦卑如此。

    陈凡不知道。

    这六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把一个铁骨壮汉都折磨如此。

    但他此刻心中,只有滔天彻地的杀意。针对紫发青年,针对那些所谓殿下,针对他们背后的太初寺、无极道场、太阳宫乃至所有人。

    “啪。”

    陈骁再想叩首时,竟然被陈凡一把拦住,缓慢而又坚定的拉起身来。

    “大胆!”

    “殿下还没放话你怎敢起来?”

    “不知死活!”

    那一刻,不少修炼者同时色变,那个近身先天修士,更手中再次射出雷鞭,只不过,这一次越发炽盛,带着恐怖的雷暴,不仅扫向陈骁,更把陈凡也卷入其中。看其力量,明显要把陈凡一击打成碎肉。

    “不要。”

    陈骁神情大变。

    但已经晚了,陈凡随手一挥,就将雷鞭打散。

    这一挥之后,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截然不同。

    “修仙者?”

    连几位殿下都诧异,神情瞬间阴沉下来。他们眼中,陈凡明明是毫无气息的凡人,此刻竟然能击散一位先天修士的雷鞭,明显有修为在身,这意味,所有人都看走眼了。

    “哎,小凡,你这是何苦呢。”

    陈骁苦笑。

    他缓缓从地上站起,直起身子,背脊从未如此挺直过,脸上再无一丝一毫的献媚和谄谀,只有一片肃然静杀。

    “好,这才像我那叱咤金陵的表哥,才像夭夭的父亲。”陈凡抚掌大笑。

    “我都忍了六年了,你为何连一刻都忍不了。小凡,我知道你法力强大。但他们惹不得。每一个背后都站着一个圣地和元婴老祖,一旦招惹,就是泼天大祸。”陈骁摇头,他此刻,显然将生死置之度外,所以格外洒脱。

    “区区几个星海大教子弟,杀了就杀了。大不了把整个太初寺、无极道场、太阳宫都踏平,反正我本来就是这样想的。”

    陈凡负手,旁若无人说着。

    “你到底是谁?”

    紫发青年、银翅青年包括最中央的金瞳青年,同时色变,身上恐怖的金丹气息,瞬间绽放而出,笼罩全场。

    而这时,显然已经有人认出陈凡,惊声呼出:

    “他是陈北...”

    话音未落。

    陈凡已经如流光幻影般,瞬间冲到几个青年面前。

    “不好。”

    几个青年同时色变。

    但已经晚了,砰砰砰,几声干脆利落,直透骨髓的声音暴起。紧接着,就看到数个身影瞬间倒飞出去,甚至有人撞碎了大厦墙壁,飞到了数百丈外。

    “该死!”

    这些青年疯狂叫道,他们身上各自中了陈凡一拳,骨头不知道断裂多少根,哪怕陈凡无比收敛,只用了一成力,但也差点把他们连肉身带神魂都打爆。

    “区区蝼蚁,怎敢伤我。”

    紫发青年元萧狂吼。

    他第三只眼打开,有璀璨金光在其中汇聚,明显是一门恐怖的神通。但陈凡直接一脚将他踩在地上,踩的他口中鲜血都直接喷射如泉涌,那第三只眼,直接被陈凡一指挖出,直接硬生生抠出:

    “就是你,将我堂堂金陵陈家的子弟,当做奴仆?”

    “啊!”

    紫发青年惨嚎。

    其他青年见状不妙,同时转身欲逃,陈凡一伸手,将银翅青年抓入掌中,双手一裂,直接把他背上的一对银翅给凭空撕裂下来。

    “不,我的神通。”

    银翅青年痛叫。

    这是一门非常罕见的神通,名为‘天翅神术’,是两件顶级灵宝植入他体内,未来随他升入元婴,更能发挥出天宝的威能,但如今却被陈凡生生撕裂下来。

    紧接着。

    陈凡一拳捣出,匹练的金色拳劲,化作一道炽盛的能量光柱,直接把金瞳青年钉在虚空之中,宛如神矛贯穿他的身体,让无数神血洒下。

    “我是太阳神朝长老麾下弟子,你怎敢伤我?”

    那金瞳青年狂吼。

    “杀的就是你,跟随纳兰踏平我北琼派,还多杀了许多蝼蚁,好大的威风啊。看来我也应该多杀几只太阳神朝的蝼蚁。”陈凡声音平静说着,但眼眸中却充塞着滔天杀意。

    “你是陈北玄?”

    金瞳青年神情一变。

    但已经晚了。

    陈凡拳劲一摧,直接将那金瞳青年,连肉身带神魂,统统炸成碎片,漫天洒下无数断骨、残肢和金色血雨。

    紧接着,陈凡脚一踏,将那背生银翅的青年,生生踩裂,又弹指连杀了其他几个青年和他们身边的随从先天后,才一把抓住紫发青年,对陈骁道:

    “随我来。”

    轰!

    说完陈凡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金光,冲破北鼎阁的楼层,在无数人惊诧震撼的目光中,似一颗彗星般,远远袭向燕山。

    紧随着的,是震动整个燕京的声音:

    “北琼陈北玄,前来登山!”

    那一刻。

    方圆百里所有人同时震撼抬头,只看到一团璀璨金光,横亘长天,如大日耀空,高悬于燕山之上!

    PS:五更爆发完毕,求月票求推荐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