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1071章 再见阿秀(第五更)

      陈凡的速度何等之快。塵←緣↑文↗學?網

    他神念扫除,几乎瞬间锁定目标,然后下一刻,就出现在青阳镇外一片湖泊边缘的小楼上空。这片湖泊,翠绿如碧玉,灵气凝聚,赫然是一方修行福地,更有一座小小竹楼屹立在湖边,充满淡雅宁静的气息。

    但现在。

    福地却化作杀场。

    十几个先天强者,正从四面八方把竹楼笼罩。这些强者,甚至不全是黑暗异族,还有人类。有些人口中说着不同的语言,赫然是来自日国、缅国乃至欧洲的强者。他们联手布下大阵,引动天地间的太阳真火,赫然要把整片湖泊带竹楼中的人,尽数焚烧成灰烬。

    在竹楼下,一个满头白发的沧桑老妇,正苦苦支撑着。

    她面容尽然和阿秀有三四分相似,仿佛那个少女老了六十岁的模样。

    女子虽然身上气息混元宏大,远胜在场任何一位先天,但气机在运转时,却有着几分凝塞之处,更不时剧烈咳嗽,显然身上受过重伤。若有人内视,就会发现,她整个紫府气海,都被一团血色能量笼罩住,层层封锁,十成实力连两成都发挥不出,那曾血色能量,更在无时无刻不汲取少女的气血,让她容颜越发苍老。

    “秀姑娘,束手就擒吧。你的踪迹早就被我们发现了。之前只不过懒得抓你罢了,还以为能钓出什么大鱼来。”

    “不错,秀姑娘,你当年虽强强悍,距离金丹也只差半步,但自从被我血族老祖一记‘毒血咒’打中后,到底能不能发挥出全部修为都两说,寿元更没几年好活,都老态龙钟了,还反抗干嘛?”

    “哈哈。看到曾经高高在上的北琼第一首席成这模样,我真痛快。”

    几个异族先天,肆无忌惮说着。

    那女子,赫然就是阿秀,不知怎么落成这幅模样。

    但阿秀哪怕撑得口吐鲜血,背脊都被压弯,但眼中却一片坚定,没有半丝退步与动摇:“我北琼一脉,哪怕战死,也不会投降!总有一日,我老师会替我报仇的。”

    “呵,陈北玄吗?你那师父早不知死在域外星空多少年了。他去的可是天荒,整个遗弃星域最强盛的星辰,曾出过化神,有不朽道统存在。据说上面元婴都不止二三十个。连我族老祖提到天荒,都无比忌惮。陈北玄一个区区金丹,落在那样星辰上,简直有死无生!你还指望他回来?”

    有一个身披金色长袍的黑暗血族大公冷笑。

    “你知道师父去向?”阿秀一愣。

    “当然,你们地球这些土著不知道天荒星,但我家老祖来自血族祖星。自然清楚天荒的恐怖。可以说,我等所有异族祖星加起来,都非天荒对手。那可是遗弃星域第一大星,便是那些从星海中来的仙人们,也未必愿意招惹天荒。”

    “你说,陈北玄去了这样的星域,是死是活呢?”

    说到最后。

    诸多异族都哈哈大笑。

    阿秀的脸色,在这些异族笑声中,顿时变得灰败,眼中毫无一丝生机。她不愿相信,但知道这些异族不可能骗她这个将死的老太婆。

    ‘老师,你难道真的陨落在天荒了?’

    阿秀心中绝望。

    这时。

    忽的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

    “谁说我死在天荒了?”

    伴随着这声音,是一道贯穿天地的金色长虹,风驰电掣,猛地劈开云层,带着重重风雷之力与恐怖威势降临。

    当那金光身影现身那一刻,整个湖泊都被凭空压塌三尺。

    “老师?”

    白发老妇猛地抬头,望向金光中,就见那少年黑发黑瞳,一袭黑衣,容貌与当年,根本一丝区别都没有,不正是陈凡吗?

    而那十几个异族和他国先天强者,顿时脸色狂变:

    “陈北玄,你竟然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尤其那个黑暗血族大公更是如见鬼魅:“你不是去了天荒星吗?昆墟界和北琼派许多人都亲眼所见,你怎么还能回来,那可是天荒啊,有不朽道统坐镇的星辰,元婴如雨...”

    “区区天荒算什么,就算九天仙界,我都曾来过一回。况且,我陈北玄去哪,需要向你们知会吗?”陈凡冷哼一声,看到阿秀满头白发,泪流满面模样,心中猛地一痛。

    那是他当年最喜爱的弟子啊。

    陈凡离开地球前,阿秀连二十五岁都没有,早修成先天,正青春年少,无比得意的时候。此刻却如同一个病怏怏的白发老妪,更被一群蝼蚁欺凌,让陈凡如何不痛,如何不怒?

    他的杀意甚至化作实质,顿时如潮水一般,席卷整个天地,把方圆十里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般,化作一片森冷的修罗世界。

    “分散逃。”

    无论是异族先天,还是日国、缅国、美国的强者,心中都是一寒,转身就化作遁光,分散逃跑。十年后的陈北玄,似乎比当年更恐怖了。

    “哼,逃得掉?”

    陈凡冷笑。

    他面对十数道四散逃开的遁光,只是目光微微一凝。

    然后虚空中,方圆十里的空间,同时凝结成一块铁板般,连元气、草木、湖泊乃至人的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然后陈凡在这些先天惊骇目光中,轻轻一跺脚。

    “嘭。”

    那一刻,天地轻轻一晃。

    无数的波纹,更从陈凡脚下,如水波般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所有接触到这波纹的异族修士,整个人瞬间都被撕裂成无数块。宛如一块镜子破碎般,哪怕再凑起来,也能看到上面清晰的裂缝。

    陈凡这一脚,赫然让空间震荡,激起空间风暴。

    那些先天修士的肉身,哪能扛得住空间风暴的力量,瞬间都被撕成粉碎。

    “啊,陈北玄,我族老祖一定不会放过你...”

    虚空中,直接坠落下血雨,无数猩红血花当空绽放,残肢断臂从天而降。更有人神魂一时没死,还在凄厉嚎叫。

    但陈凡直接一袖挥出,将所有神魂震成粉碎,将这些修士彻底碾杀。然后才从虚空降下,来到白发苍苍的老妇身前:

    “阿秀,我来迟了。”

    阿秀没说话,只是苍老的面盘上,顿时泪流满面。

    ...

    当楚明辉和唐亦菲匆忙赶到这个小湖畔的时候,只看到十几个血色人形大坑。还有正在外面匆忙打扫的小女孩陈夭夭。

    “夭夭,陈真君和你秀姨呢?”楚明辉匆忙问道。

    “不知道,叔叔自从来了之后,就把秀姨带到竹楼中,说为她疗伤。”陈夭夭说着,小脸上却一阵轻快。

    她此刻,已经从阿秀口中听到陈凡身份,自然无比激动。这可是陈夭夭最崇拜的北琼门主。传下‘真武三十六式’的陈真君,更是她陈夭夭的堂叔。

    ‘哼,从现在开始,我陈夭夭也是有靠山的人啦。’

    小女孩心中美滋滋的。

    但一想到秀姨临走时那剧烈咳嗽的佝偻身影,和脸上越来越多的皱纹,心中就情绪不安:“不知道,那个超厉害的门主叔叔,能不能救回秀姨。不求他把秀姨功力尽负,但只要秀姨能够多活几年,我就天天给门主叔叔做好吃的。’

    小女孩虽然小,但却知道阿秀所中的诅咒,是何等阴毒。

    当年那位血族老祖虽未亲身到,只是隔着万里,随手甩来一个小法咒。但却让无比强大,可力敌金丹的秀姨,当场吐血败退,到最后更化作佝偻老妪,连寿元都没有几年。

    不仅是她。

    连楚明辉、唐亦菲也都知道。

    他们这几年,在外面默默维护阿秀,也曾想提供援手。但无论什么国医圣手,又或者丹药大师,都无法接触。这可是血族老祖的诅咒。

    那位血族老祖,虽不知是什么境界强者,但必然是金丹中的巅峰,乃至金丹之上都尤为可知。这样一位强者种下的诅咒,陈凡能解吗?

    “哎,我刚才就想多说一句,可是陈真君速度太快了,这下可如何是好?”唐亦菲更看着周围十数个血色人形大坑,连身叹气。

    死在这里的,可不仅仅有异族先天,还有日国、缅国、美国等他国强国。

    一口气,十几个先天陨落。

    这是惊动全球的大事啊。

    连楚明辉眼神中,也露出一丝担忧。陈凡确实太莽撞了,根本不清楚现在地球的格局,是何等惊险,何等危若累卵。早非之前陈凡一个金丹,就可以纵横无敌,碾压诸多洞天异族的那个地球了。

    “罢了,我之后找机会,悄悄劝劝陈真君吧。”唐亦菲小声道。

    但她说着说着,猛然抬头,满脸惊骇:

    “这是...”

    而楚明辉脸色已经凝重到极点,口中缓缓吐出二字:

    “雷劫!”

    是的,金丹雷劫!

    足足方圆百里的天空,都化作一片雷海,无数道雷电从虚空中炸落,凝结成青色的闪电之龙,在云层中穿梭,疯狂咆哮。

    雷声震天,冠盖百里。

    这不是金丹雷劫是什么?

    “门主叔叔成金丹了?”陈夭夭张大小嘴,一脸惊讶。

    “不是...是你秀姨在渡雷劫。”唐亦菲开口,她与楚明辉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无比惊骇和震撼。

    这才多久啊,阿秀不仅功力尽负,甚至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要渡雷劫了?而且单单看着雷云无边无际,冠盖三百里的模样。

    极有可能不是下品,乃至中品,而是传说中的上品金丹啊!

    ...

    实际上,楚明辉等人还小瞧了。

    阿秀一共经历九道雷劫,修成金丹九品,甚至最后还渡了半道神雷劫,半步神品金丹。可惜没有真正迈进去,让陈凡轻叹遗憾。

    而阿秀早就心满意足,她此刻诅咒消除,修为尽负,还渡过雷劫功力大增,恢复一副十七八岁的清秀少女模样,欣喜到极点。

    陈凡将三人叫入屋中,最终开口:

    “阿秀,当年北琼派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小琼和我父母等人消失,雪代沙和你师妹等人呢?怎么只有你留下?”

    阿秀神情一变,缓缓开口。

    PS:苍龙队长你们还记得么?楚明辉昔年和陈凡有何交集?作者菌在公众号上会回顾梳理下这些人物,大家可以关注公众号“十里剑神本尊”,即可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