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1066章 镇压全场!(第五更)

      此刻,陈凡早已抬头,望向高台,看着浑身发抖的楚天啸:“怎么,是没听清楚陈某说话吗?要不要我再重复一遍?”

    陈凡语气和蔼。尘?缘?文√学←网

    但楚天啸却吓得身体再抖了抖,原本堂堂老牌神境修士,寒暑不清,百病不生的身躯,此刻就如同得了癔症般,拼命打摆子,连连摇头:

    “陈天人,不陈真君,陈派主,我听清了,我听清了!”

    许多现在还不知陈凡身份的,见堂堂江北修炼者联盟副会长,神境巅峰的楚天啸,面对陈凡如此畏惧,无不惊诧。

    ‘这家伙到底是谁?竟然能吓得楚天啸的发抖?’

    姜菲菲、吕洋、小萱等都无比震惊望向陈凡,拼命猜测陈凡身份。但楚云此刻已经从楚天啸,乃至‘陈北玄’三个字,想到了什么,霎时浑身巨震,脸色变得苍白。

    “既然听明白,那就回答我。”陈凡声音平淡,一步迈出。

    但楚天啸直接被吓的啪嗒一屁股坐在地上,根本连话都不敢说一句。其他只要认出陈凡的江北名宿们,无不面如土色,在陈凡的目光下尽数低头,颤抖如小白兔般。

    “陈真君,许久不见...”

    最终,陈九阳起身,脸上勉强挂着笑容,对陈凡微微一拱手。

    陈凡手一挥,如扫走苍蝇般:“此时与你无关,别牵连太极一脉。速速退去吧。”

    他视堂堂太极门副掌教,先天地仙的陈九阳,竟然如同一只拦路蚂蚁般,呼扯如晚辈。但陈九阳最终一躬身,竟然真的化作一道华光冲天而去,听话的跑掉了。

    高百胜更是恭敬一行礼,就拉着满肚狐疑的八极门弟子们,恭顺的站到角落去。

    “还有你们,之前拿我北琼派的好处,现在翻脸,欺负我陈家子弟很快乐的样子啊?”陈凡转头,目光扫过赵德阳、玄剑道人等人。

    “陈真君,不关我们的事,之前只是一个误会...”赵德阳等人吓得腿都软了,拼命摇头。但他的孙子赵明空,此时却站起来高喊:

    “陈凡,你嚣张什么,别以为占着什么北琼派,就能在我江北撒野...”

    赵明空此言一出,赵德阳脸色刷的就白了,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心中拼命狂吼,真恨不得把那个孙子生下来就掐死。

    “是吗?”

    陈凡淡淡一笑,只是手掌一抓,就凌空将赵明空吸到掌中:“我之前说过,看在姜菲菲的面子上饶你们三次,如果再犯,直接一掌拍死的吧。”

    说完。

    不管赵明空面色惊骇怎么挣扎,无铸劲力一吐,当着诸多宾客,乃至无数网络前的观众面,把赵明空当场震成一团血雾。

    然后再长袖一挥:

    “下辈子,别来招惹我北琼派。”

    砰砰砰!

    六七团血雾,当场爆炸开来,赵德阳、玄剑道人等几位向陈夭夭出手的神境强者,直接被陈凡一袖轰杀。他们一身苦修多年的神境修为,在陈凡一袖面前,根本连阻拦一秒乃至半秒的资格都没有,就仿佛被碾死一堆蚂蚁般,轻松碾灭。

    那一刻,全场静寂无声。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尤其是姜菲菲、吕洋、小萱等人,不敢相信陈凡如此肆无忌惮,当着直播的网络媒体和电视台的面,就这样悍然杀人。

    要知道。

    哪怕是神境修士,围攻陈夭夭的时候,也只是想擒下她,不敢真正下杀手。毕竟这个地球,终究有国家和法律存在。他们虽是修炼者,高高在上,但头顶依旧有昆仑、叶南天等金丹修士镇压着,真敢放肆,昆仑绝不会轻饶他们。甚至连太阳宫、太初寺等也会出手。

    但陈凡却一丝顾忌都没有,就仿佛从洪荒世界走出的野人般,杀伐果断,自在由心。

    只有一些知道陈凡当年事迹的,才会露出一脸苦笑:

    “这还是当年那个手段凶残,睚眦必报的陈北玄啊!”

    而这时。

    陈凡已经一只手牵着陈夭夭,拉着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一步步的登上高台,走向楚天啸。

    “噗通。”

    楚天啸直接跪在地上,对着陈凡连连叩首,满头白发披散,一脸惊恐道:“陈真君饶命、陈真君饶命,之前的事情,我一概不知,一概不知啊。全部是听他们说的,我是被蒙骗的!”

    他见陈凡脚步不停,最后更咬牙道:“陈真君,我侄子是楚明辉,当年你的学员,如今的苍龙少将。你不能杀我...”

    楚天啸话音还没说完。

    陈凡已经一指点下,一道金光凭空射出,直接洞穿了楚天啸的头颅,将他当场凌空镇杀,连体内的神魂,都一指摧毁。

    此刻,杀了楚天啸后,陈凡脚步丝毫未停,依旧登台。

    “陈北玄,这里终究是江北盛会,有无数人在直播平台上观看着,你莫非真要大开杀戒不成?”终于有先天强者,忍不住叫道。

    陈凡理都未理会。

    他当年当着地球数十亿众生的面,杀入美国,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死伤百万。又有谁敢对他说一句?到了陈凡这个境界,生死顺逆由心,哪还在乎什么物议?

    陈凡低头,满脸笑容看向陈夭夭:

    “小夭夭,告诉叔叔,还有谁乘着你秀姨伤病时,欺负你们的?”

    陈夭夭小脸一阵犹豫,对这个突然冒出来自称叔叔的家伙,很是狐疑,但少女本能感应到陈凡身上的那股亲切的气息,那是血脉和功法的共鸣,最终点头,一根白嫩玉葱般的手指,指向高坐台上的几个江北高层。

    “他、他、他,还有他。对了,最后派杀手的,是吕家的人。”

    被陈夭夭指到的江北高层,无不色变。尤其是最后一位,陈夭夭更指向江南吕家的吕老太爷,吕洋的嫡亲太爷爷。

    “陈真君赎罪。”

    “陈真君饶命。”

    “陈北玄,你不能杀我...”

    那几个江北名宿,或痛哭流涕,或跪地求饶,或义正言辞。但陈凡只是不理,随手一袖挥出,将他们尽数震成血雾,然后目光落在最后一位吕老太爷身上:

    “是他吗?”

    “嗯,我确定。就是他派人去刺杀秀姨,那杀手没伤到秀姨,但杀了我哥哥。一切幕后黑手都是吕家。”陈夭夭点头,一双大眼都泛出血雾来。

    “陈真君,这其中必有误会。”

    从头到尾,一直坐在高台最中央的吕老太爷,此刻也坐不住了,脸上露出一丝敬畏。但数年先天地仙的无敌威势,让他依旧还能保持冷静,平静的和陈凡对话:

    “不管之前,我吕家做了什么。是否是我吕家行为。吕某保证,以后此事绝对不会再犯,更可赔偿给这小姑娘和北琼派五百个亿,以及一株上品灵草。吕某更可答应,加入北琼派,为北琼派效力五十年!”

    吕老太爷语气诚恳。

    以他堂堂先天地仙之尊,如此低声下气低头服软,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尤其姜菲菲、小萱等人,眼都快瞪出来,那可是先天强者啊,高高在上,镇压日月,整个江南省,都没有几个的先天巨头。竟然向陈凡一个区区毛头小子低头,这也太惊讶了。

    尤其是吕洋,更是眼都红了,拳头攥紧:

    “太爷爷!”

    坐在最中央的太阳宫辛尊者,更是冷哼一声:“阁下,不要得寸进尺,吕老太爷虽非我太阳宫的人,但也与我辛某交好。”

    可陈凡丝毫不理会,只是抬头,目光直视,眼中一片淡漠:

    “是你吕家所为吗?”

    吕老太爷神情狂变,一身法力猛地提据到极点,浑身袖袍剧烈鼓荡,恐怖的先天威压就透体而出,降临全场,一件件秘宝凭空飞出,更张口欲解释。

    但陈凡轻轻一拍养剑葫。

    “唰!”

    一道金色光芒,从他腰间小葫芦中嗖的射出,发出一声鹰鸣,猛地将吕老太爷撕成粉碎,连他周围身上的护身秘宝,以及神魂,近乎吞噬掉。然后才化作光芒重新回归养剑葫中。

    那一刻。

    只有在场几位先天高手,隐约看到那金光中,似乎是一只金色的小鹰,寸许大小,但速度极快。正是陈凡在瀛洲岛降服的‘金翅巨鹰’,被他变小缩在葫内。

    ‘一位先天,竟然被镇杀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哪怕是在电视、网络前观看的人,哪怕知道陈凡的身份,也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毕竟陈凡消失太久,而先天强者屹立世间也太久,平时就算与海外妖**战,都没有先天强者陨落。这可是高高在上,足以与一个小国元首比肩的超级存在,一省都未必有几个,堂堂江南吕家的吕老太爷啊。

    尽然就这样被陈凡轻易撕碎了?

    连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

    吕洋更是当场惊呆在哪,整个人化作一尊雕塑般,目光死死盯着台上,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自家的顶梁柱老太爷,就如此轻易死在陈凡手中。

    “你?”

    辛尊者脸色狂变,没想到陈凡竟然敢无视他的话,悍然出手。他身边的几个太阳宫、太初寺的少男少女,更是勃然失色,当场骂出:

    “找死!”

    “大胆土著。”

    “区区北琼,竟然敢挑衅我太阳宫,简直自寻死路!”

    辛尊者更是身形暴涨,浑身神辉闪耀,精光大冒,恐怖的威压一阵又一阵,双手从袖中深处,当场就要出手。

    但陈凡只是开口,轻轻吐出一个字:

    “滚!”

    那字一出,整个青阳镇方圆百里之地,都微微颤抖一下,整个场馆内,无数人更是被震得东倒西歪。而直面陈凡一击的几个年轻一辈,直接被凌空震成血雾,辛尊者同样如一颗炮弹般,瞬间倒飞出盛会场馆,把厚重的会场墙壁都砸出一个巨大的窟窿,身形飞出去不知几十里外,才最终落下,哪怕活着,估计都五脏六腑震碎,只剩下半条命了。

    最终。

    在姜菲菲复杂目光下、在楚云、小萱、吕洋等震惊的神情下,在江北诸多神境先天恭敬肃立下,在会场诸多宾客惊疑下、在全华国无数透过直播网络观看的观众震撼下、在芒果平台解说江华一脸无语下...

    陈凡牵着陈夭夭的小手,坐在了高台最中央位置上。

    他目光扫视全场,几如天神凌尘!

    PS:五更爆发完毕,求月票求推荐票^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