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062章 一刀了断(第一更)

      轰!

    数道华光从天而下,无比霸道的降临在会场左侧的高台上,一股恐怖的威势,瞬间随之而降下,如山压来,许多没有修炼的普通人,顿时就觉得仿佛进入高原地带,无比气闷,一些身体虚弱的,甚至脸色惨白,晃悠悠的。塵√緣×文?學×網

    陈凡身旁的颜君泽,就是这样,一张胖胖的白嫩肥脸,顿时憋得通红。直到陈凡悄悄一挥手,将这股无形的威势消去,他才缓过起来。

    “哼。”

    陈凡不满的暗中一哼。

    来人明显没有顾忌这些普通人,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的先天威压,这种霸道行径,让陈凡非常不满。但其他人哪敢有半点不满之色。

    “恭迎太初寺、无极道场、太阳宫的几位高徒。”高百胜、楚天啸等江北世家的老牌神境,尽皆起身,毕恭毕敬的对来人行礼。

    连陈九阳都眼睛半眯,微微拱手:“没想到,连太初寺都惊动了,这次江北盛会正是蓬荜生辉啊。”

    光芒散去,现出其中的几个男女。有老又少,老者气如苍龙,浑身笼罩玄光,镇压九天,恐怖的威势从其上释放出来。而少年男女们,虽然年龄很小,不过十七八岁,但也都面色傲然,目无一切,举手投足都带着大宗高门的盛气凌人。

    “嗯。”

    为首一金袍老者傲慢的点了点头,就算回应,让陈九阳脸色都微微一僵。

    “好霸道。”

    台下有人小声惊呼。

    “那是太阳宫的外门执事,辛尊者。据说一身修为已至先天巅峰,纵横金丹之下无敌手。他长期代表太阳宫出面,见一般国家元首,都未必点头的。”一个认识的人解释。

    这一次,几个圣地长辈只来了太阳宫的辛尊者,但他带来的几个少男少女,明显出自各宗。身上玄气笼罩、神辉闪耀,双瞳精芒爆射,让许多准备参赛的年轻一辈都心中一凛。

    ‘太初寺他们派弟子前来,不只是观礼,还是让他们试炼一番。若他们下场,我等弟子后辈可就糟了。’几个江北世家的神境,互相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担忧。

    便是那些国内大门派、宗门的长老们,也都眉头微皱。

    只有高百胜、陈九阳几个,还能稳坐钓鱼台。

    接下来,又有两三位先天驾临,乃是江南和周边几省的霸主级人物,与陈九阳都认识,互相打个招呼,就落入主座。

    “既然几位贵客已到,那本次交流会,正式开始。”一位神境老者起身宣布。

    交流会前面。

    是江北各大世家的老祖,或修炼名宿们,站出来,讲解一些修炼心得。他们讲的都很肤浅,明显是照顾现场以及电视前的观众,但哪怕这样,依旧让许多人听的如痴如醉。

    这些消息,平时在网上花大价钱都未必能买到,哪怕报班拜师傅,人家也未必传你。也只有遇见这种交流会,这些老牌神境才会拿出来。

    陈凡对这些自然不在意,他目光落在太初寺几人身上。

    见那个辛尊者,浑身气圆神闲,功法绵长浩大,而几个小辈,修为境界也明显比江北年轻一代强不止一筹,顿时就心中一冷。

    ‘果然是域外修士,或者说,他们传下的功法。’

    陈凡这些天神游地球,大致已经明白地球现在的修炼进度。

    虽然偶有金丹出世,连先天都有一些。但是地球上功法远比天荒都残缺的多,除了昆墟界流传出的一些低级功法外,主要修炼的是以前武当、龙虎山、密宗、八极、太极等门派的武功法术。那些,都是修仙功法的简化版,若非地球此时灵气浓度急剧增加,天地大变,而且地球上天资优秀者众多,否则凭这些‘简漏功法’,他们这辈子都无法突破先天。

    哪怕这样。

    成就金丹者都寥寥,陈凡也感应过那些金丹气息,大多是金丹下品,不值一提。

    ‘但这辛尊者和那几个小辈,身上的功法明显与陈九阳、高百胜等不同。这是完整的修仙功法,哪怕缺少一点,但少的也是金丹乃至元婴篇,炼气先天的非常完好。这必然是域外星海大教的人传下来。这么说,太初寺、太阳宫、无极道场这几个,背后都是星海大教的人?’

    陈凡目光闪耀。

    他允许高百胜、陈九阳等人崛起,因为他们都是地球本地人。但绝对不允许海族、黑暗血族等异族,又或者如太初寺、无极道场这样域外修士插手地球。

    地球人的命运,应该由自己决定,而非外人主导。

    陈凡正想着,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嗤笑:

    “呦,这不是死不上台的陈兄弟吗?怎么也来交流会,莫非这次想上台露两手,惊艳一下各方年轻高手,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了?”

    陈凡转头。

    就见姜菲菲、楚云、小萱、赵明空等人,正坐在陈凡不远处,其中吕洋正一脸笑容望来。

    “好了,吕洋,够了。”姜菲菲皱眉,她虽然也不太看得上陈凡,但终究心底善良,否则当时不会出手阻止吕洋。

    “菲菲姐,吕洋说的没错。你这个亲戚朋友胆量太小了,当时连颜君泽那个胖子都敢上台,他却在台下死活摇头。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小萱撇了撇嘴道。

    “是啊,菲菲,不怪吕洋说他。”

    周围其他几个人,也同时开口。

    姜菲菲顿时左右为难。这些人都是自己好友,不好驳斥。况且她内心深处,也觉得陈凡胆量过小,有些怯弱。打不打得过是一回事,众目睽睽下身为一个男子汉,却连上台一战的勇气都没有,让姜菲菲有些不齿。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我们管好自己,马上就要代表楚州上场了,好好想想怎么打。”坐在最中心的楚云目无斜视开口。

    他看似帮陈凡解围,但实际上,却无形中判陈凡死刑。一句人各有志,彻底把陈凡与楚州年轻一辈的圈子划离出来,代表楚州众人永远无法再接纳陈凡。

    很多时候,无视才是最大的蔑视。

    就像对脚下的蝼蚁,路边的乞丐一样,连望一眼都懒得看。

    “他们...”颜君泽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心中愤怒,想替陈凡反驳,但却不敢说出口。颜君泽很清楚,自己和陈凡交朋友,是一个人的事情。但假如话出口,得罪楚云等人,不仅他连他的家人,都会受到牵连,这就是现实世界的残酷。

    “没事。”陈凡拍了拍颜君泽肩膀。

    然后转头,看都不看楚云等人,只是目光淡淡望着姜菲菲:“姜菲菲,如果你不是唐姨的侄女,就凭他们刚才说的话,我已经一巴掌将他们拍死了。”

    “我去?”

    颜君泽都呆了,不敢相信陈凡如此硬气,竟然敢威胁要把吕洋这样的修炼者‘一巴掌拍死’?吕洋等人也目瞪口呆,不相信这话从陈凡口中说出。

    陈凡理都未理他们,如同无视脚下蚂蚁,只是继续望着姜菲菲道:

    “我看在唐姨的面子上,饶过他们这一次,但若有下次,哪怕是你,我也不会留手。”

    “陈凡,你这话什么意思?”姜菲菲脸色已经变了。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陈凡转头,再不理会。

    “你!”

    姜菲菲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气的身体都在发抖,最后也猛地转过头去:“好,姓陈的,从现在开始,我姜菲菲和你也再没一点关系,我们恩断义绝!”

    她说道最后,语气冷静下来,声音冰寒,俏脸一片寒霜。熟悉姜菲菲的小萱知道,姜菲菲已经拿定注意,心中彻底对一个人判了死刑。

    ‘啧啧,这小子真是胆大啊。一点修为都没有,竟然敢挑衅吕洋、楚云他们。’小萱一双娇媚美眸扫视陈凡。

    而坐在最外边旁观的那位旗袍大姐微微摇头:

    “这年轻人太不智了。吕洋他们明显是在气他,结果他真的怒气冲脑,把一股气全撒在姜菲菲头上。姜菲菲本来就被朋友左右犹豫,这一说,彻底斩断,不是正中吕洋等人下招吗?”

    果然就见吕洋、赵明空几人,丝毫不生气,反而脸上带笑容。

    没了姜菲菲庇护的陈凡,就如同没了靠山的绵羊,以后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区区一个没有修炼的普通人,哪怕再有家世背景又如何?以吕洋等人手段,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陈凡弄成暗伤,几个月暴疾而死,甚至当面打一顿,陈凡背后势力,还敢找整个楚州麻烦不成?

    楚云也皱眉。

    陈凡的表现落在他眼中,如同一个被父母宠坏的小孩般,一旦争不到什么东西,就把怒气发泄在自己人身上。这样的人,永远都成不了强者!而有些错误,永远也无法挽回。

    比如姜菲菲。

    “陈兄,你铸成大错了!”

    连颜君泽也为陈凡焦急,低声急忙道:“你过会低头好好哄一下,姜菲菲虽然是女神,但也是女孩子,你再多陪笑脸,想来她不会不原谅你的。否则的话,真的就错过了,姜菲菲是个好女孩,放弃太可惜了。而且没了姜菲菲的庇护,吕洋那些人一定不会放过...”

    “好了,颜兄,好好看比赛。”

    陈凡拍了拍他肩膀,目光意味深长:“错过我,的是她的损失,而不是我的。”

    颜君泽鄂然,望着陈凡的目光,如看一个疯子。

    而此时。

    交流会的重头戏,门派大战正式开始。许多人都正襟危坐,等待着江北乃至华国年青一代最巅峰的强者们交手。

    于此同时,一些浑身披着黑袍的人,也悄然入场。

    PS:第一更奉上,作者君继续去写第二更,后面可能很晚,大家可以明天起来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