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六十六章 木子的实用性

      与此同时,右侧方向一声恐怖的咆哮,一只浑身燃烧着幽暗火焰的恶犬扑了出来。塵→緣←文↖學×網那恶犬看似只有两米多高,对见惯了各种恐怖维度生物体型的战士来说只能算是小儿科,但可怕的是它浑身所散发的那种威势,铺天盖地的威压,竟将那个方向的四个人同时压制住,刹那间就感觉内心恐惧,脚下发软,高速的冲刺节奏瞬间打乱,脚下一阵踉跄,跌了一地。这些可都是英魂巅峰,能被威压压制,那必然是高出一个档次的生命存在,七阶!

    往后方跑开的队员也是绝望,那里矗立着一尊死神般的身影,明晃晃的光头反射着幽光,带着一种死亡的气息仿若从地狱中走来,他背着一口棺材,即便没有打开,可那棺材中也仿佛让人感觉有着大恐怖、大恐惧,这不同于那只七阶恶犬所散发的威压,却是带着一种让人绝望的悲怅和害怕,让那个方向分散而窜的三个人感觉双腿肚子都在不停的打颤,浑身的斗志和逃生的欲望在刹那间至少消散了一半,只是一个恍惚就已经被那光头随手就拍晕过去。

    而往正前方冲的就倒得更快了,一根带着火焰的锁链瞬间延长,眨眼间就将两个远隔着十几米远的队员给捆缚在了一起,紧跟着锁链飞速延伸,还要捆缚第三个!

    独眼龙头也不敢回,速度全开,被捆缚住那两个是自己的左膀右臂,实力怎么样他心里最清楚,同时被绑两个,对方下手的速度实在超乎想象,而且被捆住后竟然连半点挣扎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这锁链实在太过诡异了!

    好在他的速度也不慢,神行独眼的称号可不是白白得来的,又有两个同伴延误了一下锁链的攻击,竟然被他冲出了锁链的控制范围,没入灌木丛中。能感觉到那锁链的威胁已经消失,而这样复杂的灌木丛地形很适合隐匿身形。独眼龙显然是个逃跑的顶尖高手,在感觉到锁链威胁消失的霎那,并没有加速逃窜,反倒是疾冲的动作立刻就放缓下来,身影往灌木丛中一钻,拟态开启!身体皮肤的颜色瞬间和四周融为一体,几乎只是眨眼间便已消失于原地。

    好险……独眼龙愤恨,但也暗自庆幸,只要自己有命在就好,开启了拟态,又身处于这样极其容易隐匿的丛林中,这就是他的天下了,谁都别想再把他揪出来。只是其他人被抓,事情暴露,这圣战战场自己大概是已经混不下去了,真是可惜,这么好做的买卖……

    “嗨,躲够了吗?”

    独眼龙脑子里的万千念头还没有转完,一个鬼魅般的声音已经在他头顶响起,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别说敌人怎么发现拟态中的自己,竟然让对方来到自己头顶,自己都毫无所觉?

    他浑身瞬间汗毛乍竖,速度全开,猛然从灌木丛中窜出,可一击看似轻飘飘的手刀已经砍到他后脖颈上:“躺下吧。”

    轰!

    沉重无比的一击,独眼龙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等独眼龙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捆缚了双手跪在地上,身边十二个同伴和他一样跪得整整齐齐。

    所有人身上的装备都已经被扒干净了,前面那个穿的华丽呼哨、小丑模样的家伙正在兴致勃勃的翻弄着那些战利品,其中就包括了他们花大价钱才搞来的马其顿符文炮。

    “谁派你们来的?”王重望着独眼龙说道。

    独眼龙的眼睛滴溜溜转,“天啊,上帝,真是天大的误会,我以为是章鱼人的侦察兵,没想到是自己人,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兄弟,认打认罚!”

    王重笑了,他知道对方不会老实,“啧啧,好大的误会,还要让魂兽师的秃鹫咬我几口,下次记得换一种当地的生物,你们的智商不在线啊,而且你似乎觉得我很好说话是不是!”

    身边的同伴没人死掉,这让独眼龙的心里稍稍一定,当然不是因为在乎同伴的性命,而是这个信息给出了一个暗号,对方似乎并不喜欢杀戮。很正常,毕竟只是个刚接触到战场的新人,大多都会带着那种新人惯有的懦弱和正义感,不过被拆穿了,狡辩很危险,需要换个套路。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我们在黑市上接的任务,在这里伏击你。”独眼龙的语气放软了许多,脑中思绪急转,他是个靠脑子吃饭的人。

    “哦?雇主呢?”

    “我说不知道你肯定不信,但你也该知道我不可能说。”独眼龙嘿嘿一笑,他可不是普通的圣徒旅团,在这条道上混,信誉是很重要的东西,出卖雇主,那不但是自砸招牌,而且还是坏了规矩,死路一条,“王重,这次是我们兄弟栽了,我认,除了你面前摆那些东西,我这里还有一张圣城银联的密保卡,里面有十万圣币,都给你,我们两清如何?”

    “奈皮尔。”王重直接没理他,喊了一声。

    轰!

    王重的喊声才刚起,那边就传来一声炮响,马其顿符文炮可是大杀伤性的武器,虽然只是用了大概二十分之一的能量,也不是一般的效果。跪在队伍最左侧的两个人瞬间就被那近在眼前的攻击给轰成了渣,血肉碎末横飞,溅了旁边的人一脸,恐怖的、闪烁着电光的能量炮余威不减,裹挟着那两个人的残躯直轰向远处,在数里外的灌木丛中炸开,震得地面一阵摇晃。

    “打偏了。”奈皮尔吐了吐舌头:“多轰了一个,这玩意不好控制啊。”

    “小心点,我本来可以问十三次的。”王重补了一句。

    “好吧,现在只有十二次了。”

    “是十一。”木子纠正。

    三人云淡风轻的表情瞬间就把独眼龙给震住了,这……这是没见过战场上尸山血海的仁慈新人吗?

    跪在地上一排人都是瞠目结舌,额头上瞬间冷汗直流,这一刻他们才知道惹错人了,难怪雇主那么谨慎,开这么高的价儿,还借了小马炮。

    “雇主是谁?”王重已经转过头来,又是那面带微笑的轻松语气,可只是简简单单四个字,落在其他人耳朵里却突然就变成了催命符。

    独眼龙的额头见汗:“我们是在黑市上接的任务,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这次不用王重招呼了,独眼龙的声音才刚落,又是一声炮响,奈皮尔矫正了角度,小心翼翼的操控着,这次没有祸及旁边。

    “王重!”独眼龙咬牙切齿,对方比他想象中要杀伐果断得多:“有本事就把我们全杀了,你该知道那边地下黑市的规矩,我们说了也是死!”

    “是我让你觉得死亡太过轻松了?”王重打断了他,淡淡的说道:“看来你需要一点刺激的东西。”

    所有人都愣了愣,刺激的东西,什么意思?众人还没回过神,一股腥味已在所有人身后传来。

    呜吼……呜吼……

    那是一种恐怖低沉的闷吼声,幽暗的恶犬缓缓走出,呜呜哼吼的血盆大口中有无数垂涎低落,散发着一种让人心悸的恐惧,那铜铃般大小的、黑洞似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每一个人,仿佛正准备要择人而食。

    所有人的眼色瞬间犹如死灰,这只恶犬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恐怖,让人丝毫不会怀疑它有那种一口口嚼碎自己的欲望,被吃掉那可绝不是一种舒服的体验,何况还是活吃,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怎么死。

    王重并没有打算放过这些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和身边的战友残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奉还!

    “我可没时间陪你们耗。”王重说道:“是被一口口的活吃掉,还是给你们一个痛快,你们自己选吧。”

    独眼龙痛苦极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竟然连谈判的余地都没有,只是心有不甘还想要再挣扎一下,可旁边的人却已经实在是受不了了,从偷袭开始那一刻起,眼前这三个人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就是吃死了他们,而更可怕的是,那只散发着恐怖的恶犬已经走到了他身前,带着倒刺的粗糙舌头只是轻轻的在他头上舔了一口,却已经舔得他头破血流,半边脸皮都快掉下来,疼得他疯狂大叫。

    这个时候他们在注意到这恐怖的犬型生物的舌头上全是尖锐的倒刺,带着刺鼻的血腥之气,别说他们了,连奈皮尔都浑身汗毛矗立,只有王重和木子面色平静,他们早就过了对于这种视觉观感产生波动的阶段。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得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嚼成渣,独眼龙要是再拒绝下去,先死的可不是他。

    “我说!我说!!”

    好几个人直接就崩溃了,争先恐后的喊出声来,一直以为这个任务只是过来捡漏虐菜,三个没上过战场的新人而已,就算再有能力,玩死他们的办法都有几万种,可没想到,这哪是什么新人,这根本就是魔鬼!活是不要想了,对方连杀三人连眼都没眨过,那谜一样的微笑更是看的所有人心里发毛,现在他们只求一个痛快。

    “还是我来说吧。”独眼龙终于低下了头,长叹了一口气。

    火腿肠看守着所有垂头丧气的家伙,几个准备说出真相的家伙则是被分别带到了三个角落中,木子、王重和奈皮尔各听一人之言,再相互对应。

    事儿很简单,这帮人并不是来自圣城圣徒的旅团,而是一个在圣城外部的旅团参加圣战来的,接到一个黑市任务,独眼龙并不傻,一方面是利益丰厚,一方面是赵家发布的,想攀高枝。

    之前回地球找木子的时候,宫益就不止一次对王重说起过阿萨辛针对赵家的各种行动,对方已经是被逼到快要狗急跳墙的地步了,王重还让宫益提醒马东小心来着,一个在联邦屹立了上百年的家族,在圣城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即便现在在走下坡路,那也绝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只是没想到身在圣城的自己,赵家居然也敢动,大概也是确实找不到马东和阿萨辛的任何蛛丝马迹,气急败坏之下才迁怒到远在圣战战场中的自己。

    “赵家……”王重的眼中闪过一抹精芒,杀机骤现。

    当初搞阿萨辛的家族里,赵家是最积极的,也是由他们家一手挑起,甚至连抓捕马东、替图魔执行死刑的人都是赵家的。其他家族或许都在这场饕餮盛宴中分过一杯羹,也或许都有出过力,但毫无疑问,赵家才是阿萨辛最大的仇人,也是自己和马东的最大仇人,在这一点上,甚至连鬼家都要排到二号位去。

    看来他们有点狗急跳墙了!

    “木子,给他们个痛快吧。”王重并没有纠结太久,这突然来自赵家的刺杀虽然让他意外,但也是早就有过心理准备的,和鬼家赵家的冲突迟早会发生,之前的低调就是为了在没有足够底牌前,不让他们过多关注自己,而现在,似乎一切都已经提前到来了。

    一股死气从棺材中溢出,独眼龙等人的眼里都流露出绝望的表情,随即在死气接触到他们身体的瞬间,所有惊恐的眼睛都已经变成了死鱼的色彩。虽然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可在真正的死亡到来之前,他们还是抱着那么一线的希望,也才会交代得那么痛快,可显然,对方并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嫩鸡。

    ………………………………

    从丛林中穿出之后,又是一片沼泽地形,不得不说米索布达比温热的气候相当容易形成类似的湿地,丛林、沼泽,在北部战场的探索范围中随处可见。剧毒的淤泥、烦人的毒虫以及各种恶心的、在沼泽中生存蠕动的怪异生物,任何人在这样的地方赶路都不会是一种舒服的体验。

    而且这片沼泽明显比之前奈皮尔走过的黑岩沼泽更难走得多,这里的野生维度生物相当的丰富,毒虫横行,让旅团部所有人都头疼的毒吻巨刺,在这片沼泽里随处可见,而且往往呼啸成群,根本不是黑岩沼泽中只有七八只的规模。它们就像是这片沼泽中的霸主,最多的一次,王重三人看到了大约四百多只毒吻巨刺,在空中遮天蔽日犹如乌云般飞过,那嗡嗡嗡的颤翅声简直震得人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

    所幸这次有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