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六十五章 意外的袭击

      “谁说不是呢,但人类的战略方向,这可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王重笑着说道:“不过这段时间的战斗,我觉得章鱼人对我们相当的了解,甚至掌握了我们的语言和文化,包括对圣地的了解,圣地的行动有可能也是先下手为强。塵←緣↑文↗學?網”

    当然这些都是王重自己的判断,层次局限了信息,但是他从不小觑对手,更不会小看圣地的元老会,一个能掌握这样力量的群体,看问题不可能比他们还简单。

    “哎,要我说啊,战争是为了掠夺,掠夺是为了强大,强大是为了永生。可实际上战争在一开始就已经不断的带来死亡,这可真是一个矛盾的命题。”奈皮尔在旁边插嘴,坦白说,奈皮尔更喜欢联邦的结构,但是他的适应力很强,这就是他面对的生活。

    “倒也不能这样说。”木子笑了笑,自从来到第五维度之后,他也有些释放,似乎困扰的问题不见了,至少目前阶段是不见了,“你相信轮回吗,生死之间并没有那么绝对的界定,弱者的死亡或许只是一种历练,让他们的灵魂在生死中蜕变得更强。”

    奈皮尔也是第一次和木子接触,这两天在旅团中听多了大家对木子那神奇治疗手段的各种崇拜,一直还以为木子只是一个超级奶妈,没想到几天接触下来发现还是个神棍,一副对生死看淡的样子,偶尔冒几句玄乎其乎的理论出来,听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忽悠得奈皮尔晕头转向。

    不过这倒也更加肯定了奈皮尔对木子的看法,超级奶妈兼玄学大师,当然属于是重点保护对象。

    这片丛林中不乏各种凶险的毒虫生物,奈皮尔也是自告奋勇的当起先锋将,号称要替超级奶妈保驾护航,结果才刚进丛林没多久,一波由七只暗影幽狼组成的小袭击就让奈皮尔见识了什么叫做来自奶妈的暴力。

    暗影幽狼,六阶维度生物,在米索布达比世界分布范围极广,也是各旅团探索米索布达比世界以来最常面对的野外威胁了,单体战力极强,擅长隐匿行踪,还是群居,极其擅长围殴,而且生性狡猾谨慎,遇到大规模的团队就躲,遇到落单的或是人类小团队就发动袭击,人类为此已经遭受了不少损失。

    七只六阶维度生物突然从四面八方一起窜出来偷袭什么的,看起来还着实是有些吓人,饶是奈皮尔最近实力大增,可还是手忙脚乱了一阵,赶紧催动自己的魂力回路,可还没等他准备好,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王重甚至都没出手,木子也没做什么,就是自己一巴掌拍死了第一只冲向他的暗影幽狼,顺便再放出火腿肠把其他的全吓跑了,战斗并不是主要的,火腿肠似乎对这里的环境也相当喜欢。

    奈皮尔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木子,你不是奶……治疗师吗?”

    “谁跟你说的?”王重笑道。

    “大家都这么说,治疗师加魂兽师,可……”奈皮尔真被木子刚才轻描淡写的一巴掌吓到了。

    “这么说也没错,不过这些都是业余的,木子是灵魂方面的高手,慢慢你就知道了。”

    木子只是傻笑,露出洁白的小牙,很灿烂,奈皮尔瞬间泪流满面,内心深处他是想来表现表现的,虽然不知道格莱掌握的情况,但三大回路实在太对他胃口了,一看就懂,一学就会,现在掌握的也很熟练,力量翻倍给了他极大的信心,可是看到这两人……怪物啊。

    在这着无数凶兽毒虫的丛林里赶路对旁人来说虽然很难,可这三人一路过来却仍旧是如履平地,只不过地形确实比较复杂,很多地方都需要绕路,赶了一整天路,距离影月堡也还有大约两百里左右。

    照这速度,估计赶到影月堡得明天上午了,大白天的可不便于潜入,三人也是并不着急,看着天色已晚,干脆就在这里扎营休息下来,养足精神明天白天再前行,那到影月堡正好是明天晚上,比较方便行动。

    一蓬篝火亮了起来,奈皮尔是个粗神经,倒下不久就已经传来了鼾声。

    王重和木子则都靠着营帐在假寐,王重是在暗暗留心着四周的情况,这里毕竟不是自家卧室,各种维度生物毒虫横行,木子则是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假寐的状态,常年在外的历练生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这样过来的,以两人的精神力之强,几天不睡觉什么的只是小儿科,只需稍稍闭目养神就已经能让精神得到极好的恢复。

    四周偶尔能听到那种奇怪夜枭的声音,也有草虫的低语蝉鸣,伴随着米索布达比世界的皎洁月光,让人感觉放松,显得异常安宁。

    没有什么异常的声音,可冷不丁的,王重和木子都是同时睁眼,有一种危机感突然笼罩。两人的神识都是第一时间扩散了出去,瞬间覆盖这营地周围数百米范围,可却一无所获。

    王重和木子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诧异以及对危险的肯定。

    危机感不是来自于这营地周围,什么东西?

    轰!

    一声轰响,自极远处发起,光听声音就知道是来自远程的炮火锁定打击,而且像极了威能极强的马其顿重型符文炮,还不止一门!

    是人类?!圣城军?

    危机感急剧提升,都不用看就知道对方一定是锁定了自己三人。

    王重和木子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木子第一时间抓起刚刚惊醒的奈皮尔,身上一股灰色的能量瞬间荡开,形成一个保护罩。

    “霸体!”王重则是力量回路瞬开,身体肌肉膨胀,光滑的皮肤上有浑厚的能量在眨眼间形成一层层如同角质般的保护膜。

    空中的打击来得极快,防御才刚刚开启,剧烈的能量波动已经在营地中炸响。

    轰隆隆隆……

    攻击的落点正好是在篝火堆旁,地面在刹那间猛然震颤,一股强烈的爆炸冲击将近在咫尺的营帐直接冲得碎烂,所有冲击毫无保留的轰在王重、木子三人四周。

    两人的身子都是狠狠一沉,想要在冲击中站稳,可那爆破的能量实在惊人,仅仅只是十分之一秒的僵持,不可抗拒的冲击力便将两人连同生死棺一起掀飞了出去。只是一瞬间,冲击波狠狠扩散,整片丛林如同被狂风过境,成片的树木和灌丛被那强烈冲击波的风压给压得往外偏倒,整片大地都是为之一震,波及范围足足有方圆两三公里。

    攻击来得快,消失得也快,轰隆隆的炸响声渐平,原本的营地已经成了一片焦土,附近数十米范围内的灌丛和树木统统都化为灰烬。

    木子被冲击波的能量掀飞到了数十米外,所幸是当时及时反应过来,用了生死能量护身,身上有几处擦挂的伤口,脑子里也有些嗡鸣声,貌似轻微脑震荡,但并不算严重,只是看起来显得极其狼狈,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了,看到王重就在他身旁不远处,同样也是被轰的浑身狼狈的趴伏在地上,木子正想要站起身询问,却见王重正看着他,眸子中神色清醒,冲他眨了眨眼,微微摇了摇头。

    木子会意,学着王重的样子趴伏在原地没有动弹,奈皮尔已经晕了过去,这种程度的攻击就算有木子的保护他也承受不住。

    对方的攻击是在极远处发起的,王重很清楚,从攻击声响起时,光听声音就能分辨,那炮响声低沉有力,却又在其中伴随着一点破空的尖啸,这是圣城军的马其顿符文炮。当然,不是飞艇上装载那种巨型炮,如果是那种,他们这种程度的防御早就轰成碎片了,当然马其顿重炮蓄能他肯定能感应到,这种是旅团重器,改进版的小马其顿轻炮,威力惊人携带方便,但价格非常昂贵,又称小马炮,能拥有的旅团不多,可是为什么用到他们身上?

    这绝对不是误伤,肯定是算准时间在这里等他们的……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仇,用这种武器对付他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四周一片宁静,被轰炸过的丛林中,连那夜间的虫鸣鸟叫都不再可闻,只能听到偶尔有微风吹拂的声音,王重和木子的神识都已经散布在这周围,足足半个小时过去,敌人很有耐心,始终没有半点动静,可如果要说到耐心,谁又比得过王重和已经习惯了孤独二十年的木子呢?

    不仅只是外形的伪装,还有木子的死气,只是一点点的释放,已经让这两具身体散发着浓厚的死亡气息,真得不能再真了。

    两人静静的等候着,一只秃鹫终于闯入了这片平静了长达半个小时的地带,它在半空中盘旋,被木子所散发的死气所吸引,发现了地上的这两具尸体,立刻飞奔下来,一口啄在王重的手臂上。

    尽管只是一只三阶左右的食腐生物,可那锋利的鸟喙狠啄下来仍旧是像刀子般锐利,王重的肉身虽强悍,但没有用霸体护体,仍旧是啄得他手骨精疼,这要换旁人恐怕就放弃了,敌人太谨慎,甚至说不定一击击中就已经离开,可王重却装到底,忍受着那尖喙的啄击一声不吭,甚至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做出一个尸体被啃食时那种肌肉的自然反应,希望能演得更逼真。他的神识太敏锐,虽然距离太远判断不出敌人的位置,可他能清晰的感觉有一股远处的视线在紧紧的盯着他和木子。

    如果是其他情况,王重肯定第一时间反击,但这次不同,对方一击不中肯定会跑,在找起来就难了,而内部的敌人太危险,一定要找出来!

    食腐秃鹫似乎也早就习惯了啃食各种高阶维度生物时那种啄不破皮的尴尬,一点都不着急,它知道只要是尸体,身上的能量就会有散尽的时候,它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慢慢等待。它时不时的啄一下,然后抬头看看天,振振翅,发出鸣叫声,仿佛在吸引着它的同伴来共享这美味的大餐。

    躲藏在暗处的敌人终于还是耐不住了,干掉这两个人是他们的任务,拿头回去才能领赏,要是真被这秃鹫招来一大帮子同伴将那两人啃剩个骨架子,那还领个屁的赏?

    “老大,还等?”数里外的丛林中,一个圣徒说道,“应该是死了,我能感觉到死气,他在怎么精明也不可能知道我能控制秃鹫试探,万一弄烂了,赵家不认账怎么办。”

    独眼龙手指微微一扬,冲身后所有人打了个手势。

    嗖嗖嗖……

    瞬间有十三道身影同时从那低矮但却无比隐蔽的丛林灌木中鱼贯窜出,所有人包括独眼龙的脸上都洋溢着一丝轻松和得意,圣战果然是发财的好地方,又是一次轻轻松松的任务,十万圣币就到手,不仅如此,这借给他们的小马炮也归他们了,这玩意可是利器,有钱都买不到!

    可这样的笑容在踏足营地的那一瞬间就消失了。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谢谢!)

    这十几人的速度已经是极快了,从数里外的灌木丛里冲过来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可本该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连同那个古怪的棺材,却在这几分钟内就消失了个干净。

    “撤!”只是一眼,本能的反应就让独眼龙感觉浑身汗毛倒竖,如果说一开始时的谨慎,只是畏惧于王重宰掉过剑圣的名声,那此时此刻就是真的怕了。不用考虑其他,能在小马其顿符文炮近距离的轰击中活下来,而且还演出那么逼真的假象诱骗自己一伙上当的,这根本就不是独眼龙旅团能正面抗衡的角色。

    只是独眼龙下令的瞬间,所有人就已经四散分开,没有任何一人重叠,如同天女散花般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分散阵型,朝四面八方疯窜,只可惜他们遇上的是王重的埋伏圈。

    左侧的队员刚刚转身,一张阴暗而恐怖的小丑笑脸就出现在他眼前,隔着他眼睛不到五厘米的距离,通红的大嘴裂开一笑,吓得他一声尖叫,随即就是恐怖的炸响,一股灵魂波动荡漾扩散,范围极大,附近已经扩散开的三个人瞬间被波及,意识失神、东倒西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