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543章 惊喜

      “老妈,你怎么来了。尘?缘?文×学↑网”杨锐下车开门,进到院子里就懵了。

    这一院子的人,是怎么回事?

    “姑姑,姑父……”

    “大舅,二舅,大舅母,二舅母……”

    “大表哥,二表哥,堂叔……”

    杨锐挨个叫人,叫的自己脑门子都一阵阵的跳。

    这样的阵势,不用想也知道为什么。

    “我再不来,你是不是就不准备通知我了?”锐妈瞪起眼睛来,还是有三分威胁的。

    杨锐腆着脸笑:“怎么会,怎么可能,话说,谁给您说的?”

    “人家语兰不像你,给自己妈妈说了,亲家母又打电话给我。”锐妈说话间一阵火气上涌:“我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结婚吖,这么大的事,真的是要急死个啷当个人了……你还不赶紧回来操办……也不知道打个电话说一说?”

    听她说话的语速,杨锐就暗叫不好。

    沟通,沟通是核心问题啊!

    “怎么样,你们是怎么商量的?”锐妈总算知道,孩子大了不由娘了,所以额外先问一句。

    当然了,她心里是有既定思路的,说不定从杨锐读大学那天就开始想了,不是那么容易说服的。

    杨锐张张嘴,猛的醒悟过来,不能擅启战端啊!

    “妈,你们是怎么过来的?这么多人也不说一声来着……”杨锐先做关心状,将话题掩饰过去。

    “坐火车卧铺来的,前天晚上匆匆忙忙的上的车,多亏你二舅母,要不然,这么多人,都不知道怎么走。”锐妈顺便将妯娌感谢了一句。

    杨锐放眼望去,来的亲戚还真不少,更有不认识而眼熟的,想必是亲戚的亲戚的亲戚,或者干脆是朋友部属自愿来帮忙的。

    作为地头蛇,无论是父系所在的西乡开发区,还是母系所在的国企系统,都有的是乐意请假来帮活的人。

    杨锐一边招呼着大家,又特意感谢舅母,别看这年头交通不方便,但是找对了人,比如南湖客运段的主任宋雁同志,要半节卧铺车这么不科学的事,也是会发生的。

    “茶不着急喝了。”锐妈等着众人落座了,就不让杨锐忙活了,有眼力价的小伙子自然会去干活,锐妈就追问道:“先说在哪里办酒席吧,哪天办?”

    杨锐两眼懵逼。

    让他做实验报告,他自然要写的四平八稳,严谨详实。但在其他方面,他真的没有考虑这么多……

    “咱们这么多人,有安排住处吗?”杨锐再次用现实问题打断老妈的询问。

    锐妈没好气的道:“你不是在京城买了房子空着吗?大家对付对付的住下来就行了。”

    90年的时节,如果不是公家出钱的话,正常人是没有住酒店的概念的。就是生意人,都习惯在住宿上省钱。当然,住宿也是真的贵没错了。在普通人工资不到百的情况下,便宜的招待所就要两块钱左右,稍微高些的就要四块五块了。

    如果做个比较的话,90年代月薪过百,可是比30年后月薪过万更难的事。一晚上几块钱的花销,还是很让人肉疼的,更不要说,招待所的水平服务极差,光是卫生一项,就完全比不上普通人家。

    但是,杨锐的四合院里都放满了东西啊。

    不说放在架子上或藏于柜子里的字画卷轴,也不说容易损伤的瓷器杂项,就是粗苯的紫檀、楠木等等,也是塞满了四合院内的房子的,总不能让人睡到黄花梨的条案上去吧。

    那多不舒服啊。

    当然,之前买下来的那个小区,原本就是为了招待客人的,但是,离子通道实验室和杨锐遗传工程实验室如今家大业大,开的会议不少,来访的宾客也不少,又都是公家的名义,总不好将自己家人一股脑都塞进去。

    再想想,景语兰家恐怕也是不少人来的。

    德令组的老同志就有不老少,赶着想帮忙的子侄辈和门生故吏估计也要很多,景宅此时说不定都给挤爆了。

    不像杨家是河东土著,根子扎在京城的景家,多有京官的亲戚朋友,让他们知道杨锐的住房情况,恐怕也不是太合适。

    思考几秒钟后,杨锐果断做出决定,道:“我买的房子都没准备床铺,不如这样,大家集体住到长城饭店怎么样?那是咱们国内最好的一批酒店了,地盘也大,让大家都感受一下。”

    要是别的地方就算了,长城饭店的名气却是让许多人都心动了一下,不免叫一声不虚此行。

    倒是锐妈有些心疼起来:“那得花多少钱,你这就要结婚了,得省着钱准备呢,正是花钱的时候。”

    “说的是,还没到花钱的时候呢。”

    “我们住哪里都行。”

    “不行就自己找地方住吧,我也有亲戚在京城,我估计塞四五个人不成问题……”

    杨锐摆摆手,止住大家的话,朗声道:“大家好不容易过来,理应由我来好好招待的,住哪里就由我来安排了……”

    论收入,他是真·富的流油,还真的不在乎一天几十块的房间费用。

    就是一口气开几十个房间,杨锐都不觉得费力。

    不过是五道口的体育馆一条保龄球道的利润罢了。

    如今的娱乐业就是这么爽利。

    还不算五道口的土地增值。

    杨锐摸摸后脑勺,突然觉得一阵轻松,如果钱不是问题的话,婚礼还是问题吗?

    事实上还是有问题的。

    地点、时间、规模、参加人等……

    问题根本就从未消失过。

    不仅杨家为此忙的底掉,生怕委屈了景语兰,以至于几十号人狂奔北上,就是景家,也没有轻松下来。

    双方家长亲自住到长城饭店里,好一阵的商量。

    同一时间,收到消息的各色人等,亦是频繁出入长城饭店。

    学术界的知识分子们且不用说,清高者偶遇祝贺,钻营者削尖了脑袋来帮忙。

    最忙碌的则是各地的医药企业。

    GMP审核委员会的大佬结婚唉!

    你就说惊喜不惊喜?

    可怕不可怕?

    开心不开心?

    不仅是医药企业们忙的飞起,当地政府也不觉得轻松。

    对于有的镇政府,乡政府,县政府,区政府乃至于市政府来说,一家规模级的医药企业,就是政府命脉,其缴纳的税款,是当地最重要的财赋收入,这样的企业说关门就关门,坑爹呢?

    别说关停并转了,就是为了通过GMP委员会的审核,升级改造技术升级也是免不了的,这些可都是要花大价钱的。

    可以说,GMP审核委员会的大佬只要松松手,大家今年就有可能多出来大几百万的小金库。

    “特产呢?”

    “把咱们的特产都带上!”

    在中华大地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无数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

    ……

    PS:这是本书最后的一个情节故事了。一本书写了四年,隔壁家的孩子都大学毕业了,真是怪舍不得的。恩,最后尽量欢乐一点吧。感谢读者大大们的追更,辛苦了。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