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539章 桃李

      杨锐还是太小看此时社会舆论的力量了。尘?缘↘文?学↓网

    80年代前后的社会大讨论,讨论的都是些什么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姓资还是姓社”;“人生的路,为什么越走越窄……”

    如果将发帖量和点击量看做是主要的关注指标的话,80年代的重点事件,其关注指标将是极恐怖的,几十上百种的发行量上百万的报纸,成千上万种发行量过十万的报纸,连篇累牍的集中讨论一个事件,时间跨度持续数月而不衰,点击量应该有多少?全国上百万的记者,全国上千万的读者来信,持续的在早报、晚报、日报、周报投稿数月,以至于各地都有自发的印制小册子,贴大字报的,发帖量该有多少?

    当然,大事以外的讨论,规模是没有这么大的。

    或许是因为大家都在讨论大事了,就没空去讨论小事了,很多讨论,确实会令人失望的消失。

    但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事,是小事吗?

    中国建国以来,参与的最大的国际间科研项目,是小事吗?

    外交无小事。

    因为穷就要被人看不起,因为穷就要节衣缩食,因为穷就要看别人耀武扬威——正因为国内穷,此时的中国人,才分外的不希望被外国人看不起。

    全中国的文人都在竭尽全力的寻找能够令我们骄傲的东西。美国人的载人航天飞机上天了,他们在太空中唯一能看到的人造建筑是长城;英语成为了国际贸易的首选语言,以至于中国人也不得不改弦易辙,但中文依旧是最难学的语言,是世界上唯一活着的象形文字;日本成为了亚洲第一,黄种人的代表国家,但他们依旧是弹丸之国,是中国曾经的藩属国……

    相比之下,杨锐获得的诺贝尔奖,却是更加的现代,更加的令人理解,更加的令人振奋。

    年轻的杨锐与中兴的老大帝国,相得益彰,又互为促进,原本就是国人茶余饭后的小骄傲。

    许多老大妈都把杨锐当邻居孩子一样看了——向杨叔叔学习什么的,早就成了在校生的噩梦,家长们的口头禅。

    可是,就算是在校生,也不愿意听到杨锐“倾家荡产”、“抛家舍业””献身科学的故事。

    就像是杨振宇、屠呦呦、莫言,国内的讨论是国人间的讨论,没人愿意接受外国人的冷嘲热讽,甚至是热情建议。

    只是不到一周的时间,从北大三角地扩展开去的讨论,就溢满全国了。

    蔡教授等人原本以为杨锐有自己的计划,也没有太过于操心。

    可是,眼见着外面的讨论日趋激烈,学生乃至于记者都分成了集团,从三角地吵上了报纸,又从报纸炒上了电视,杨锐依旧没有露面,蔡教授终究是忍不住找上门来。

    不管怎么说,杨锐都是自家的教授。

    到了离子通道实验室,蔡教授还没进门,就感受到一阵紧张的气氛。

    只见实验室旁边的警务亭,荷枪实弹的站着一排的武警,怕有一个满员班。武警后面的亭子里,原本只有一名警察常驻,而今却是换成了三个,还都是认真做事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蔡教授心里不由的发急。

    “前几天有学生来请愿,还有自发来捐款的,杨教授就让我们把实验室给封起来了。”警务室里的人认识蔡教授,拨开了武警说话。

    “杨锐呢?他出来了吗?”

    “就前几天出来了,给学生们说了说,然后说自己要闭关做实验,不见人不听电话。”再说话的却是许正平了。这些天来实验室的人太多了,他时不时的要出来见人,还不如就呆在外面的休息室里。

    蔡教授一阵头痛,怀着最后的希望,问:“他总回家了吧?有没有看报纸?”

    这次,许正平点了点,道:“有回家,但都是晚上坐车去,第二天坐车回,报纸倒是有看。”

    蔡教授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道:“总算不离谱。”

    许正平一脸无奈:“我给杨主任说一声,您先稍等。”

    蔡教授点点头。离子通道实验室几经改造,现在已经有明显的分隔和门禁了,尤其是是主实验室的部分,都带着门锁,是谢绝参观的。

    蔡教授此时也懒得看他们的实验状况,就在外面焦躁的等着,一会儿,才见杨锐擦着手从里面出来了。

    “你还挺悠闲的。”蔡教授对许正平的无奈是感同身受,叹口气,将手提包里的一堆报纸拿出来,道:“外面为你可讨论疯了。”

    “我知道,我也没办法啊。”杨锐耸耸肩,他是搞实验的,又不是玩舆论的。

    蔡教授也知道这个道理,叹口气,抽出最上面的报纸,道:“你先看看这个。”

    “《光明日报》啊。”杨锐展了开来。

    蔡教授沉声道:“评论员文章:《花自己的钱,做科研,值得吗?》。内容讲的很细了,我看了一遍,汗流浃背呐。你都快成科研界的雷锋了。”

    “不好吗?”杨锐轻笑,然后展开来看。

    “木秀于林。而且,还不知道后续情况向哪边发展呢。”蔡教授又取出第二份《工人日报》,递给杨锐。

    同样是评论员文章,这次列出了中国的科研开支和国内收入情况,提出:人体基因组计划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说力有未逮,杨教授拿出自己的奖金和收入做研究,是无奈之举,国家不能提供足额的经费,也是无奈之举。

    “大报持中肯立场很常见,小一点的报纸就没那么多的顾忌了。”蔡教授见杨锐还没有太大的反应,又丢了几张报纸出来,道:“他们都把你架在火上烤了,你还不着急。”

    杨锐再看,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多中立的论点论据了。

    为了吸引销量,传统媒体并不比网络媒体更有节操。

    《杨锐有奖金,其他科学家呢?》

    《没有科研经费的中国,就没有希望》

    《诺贝尔奖的奖金,应该由杨锐一人独享吗》

    《科学家自费科研,就如战士自购弹药》

    杨锐大略的看了一遍标题,又抽看了几篇文章,就笑着放下了。

    对于读过“不转不是中国人”类文章的他来说,这样的报纸也就是一般般了。

    “你现在不同以往了。”蔡教授觉得杨锐还是没有将此事重视起来,语重心长的道:“以前的话,你虽然也得罪人,那都是一个两个的,而且都是些争取经费之类的事。如今可不一样了,你在GMP审核委员会里大权独揽,多少药厂恨你恨的要死,就是不花钱买文章,他们自己写文章骂你,你也招架不住。”

    “我招架的住。”杨锐淡定的道:“您忘了,律博定的是时候,多少人骂我呢。这些报纸可是还在赞我呢。”

    “赞到极处就只能骂了。”蔡教授也不指望彻底说服杨锐了,停下来,道:“我帮你联系了央视,你去参加一个谈话节目。”

    “现在就有谈话节目?”

    “就是采访,然后在节目里说话……”蔡教授还在解释模式。

    “他们要是不断章取义的话,我就去。”杨锐一句话结束对话。

    “那怎么可能。”蔡教授哈哈的笑了起来:“这可是全国性的节目……”

    杨锐望着蔡教授,带着玩味的笑容。

    蔡教授意识到了问题,低声问:“真的有可能?”

    “当然。”

    “行,这样啊……”蔡教授想了想,道:“正好我有个学生,在央视做的挺不错的,我问问他。”

    “咱们北大的校友,在央视的多吗?”杨锐突然问了一句。

    “当然多了。”蔡教授笑了起来。

    论桃李满天下,北大清华种出来的起码都是蟠桃来着,就算掉到下界,也是牛鬼蛇神们争抢的目标,最起码,宰杀几万头猪妖没问题。农民企业家,哪怕是为了说一句“北大清华有什么了不起,给我打工的也有北大清华的”,一个月也愿意多付万把块的炫耀费。

    而在90年的媒体界,北大更是金字招牌。央视作为媒体届的金字招牌,聚集的北大生也是不少,从主持人到幕后再到领导,多有校友。

    杨锐灵机一动,道:“我要采访我的主持人,还有剪辑的人,还有负责人都是北大的校友,可以吗?”

    “这……”蔡教授听懂了杨锐的意思,虽有为难,还是答应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