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531章 自己人

      “你好,张秘书长在吗?”小陈站在总行的大厅里,颇有些茫然的询问一名身着制服的干部。塵↙緣↘文?學↘網

    后者打量了一下他,语气懒洋洋问:“你是哪位?找他什么事啊。”

    “张秘书长打电话到我们分理处……”小陈一边说,一边乖巧的递出自己的证件。

    对他来说,总行的老鼠都比自己值钱,他是一个都不敢得罪。

    “哦,还是清华分理处的主任呢。”穿着制服的干部果然没把他当回事,看着证件,却是话锋一转,问:“清华的学生在你们那存钱多吗?这两年留学的学生多了吧,换汇的多吗?”

    “是比前两年多点。”小陈天性乖巧,此时更是将自己的乖巧发挥出了十二成。

    制服干部看的愉快,用手抖了抖手里的证件,也不还给小陈,笑道:“正好我有空,帮你问一下。”

    说完,他就大马金刀的坐到大厅的沙发上,用起了旁边的电话。

    小陈不远不近的跟着,也不敢要自己的证件。

    别看他是同一个银行的工作人员,还有点小官职,在自己分理处还能勉强被称作一把手。但是,面对总行的干部,他永远都是基层中的基层,而且几乎是预定了一辈子的基层。

    事实上,就是京城分行,他也没去过几次。

    银行的晋升机制,从一开始就极重视血统。

    毕业的院校是银行员工的血统,分配的工作是银行员工的血统,学历和初始职位也是银行员工的血统。当然,家族血统永远是最重要的,毋庸置疑。

    像是总行这种地方,历来是高血统员工的聚集地,毕业的院校不够好,学历不够高,或者家族血统不够炫的,想要入职,那是想也不用想。

    至于小陈这样的基层员工,能晋升到总行的,更是凤毛麟角。

    就是来总行旅游的机会,都是偶尔中的偶尔。

    “你和张秘书长是什么关系?”制服干部慢悠悠的拨电话的过程中,像是闲聊似的套话。

    小陈一身的弦早就绷的紧巴巴的,头脑飞转的同时,陪着笑,道:“我不认识张秘书长。”

    “不认识?不认识他打电话给你?”制服干部停下了拨号的动作,扭头道:“不是我说,张秘书长怕是连清华分理处的门往哪边开都不知道。”

    小陈陪着笑,说:“我也挺担心的,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他是通过总行的电话打过来的,我就赶紧来报道了。”

    “唔……”制服干部不知道想了什么,停顿片刻,又将剩下两位号码给拨通了,等了片刻,面上陡然露出笑容:“张秘书长,我是刘毅啊,这里有位基层的同志,说是认识您……”

    小陈低着脑袋,也没法反驳,难不成还扑上去抢电话吗?

    刘毅握着电话,依旧保持着笑容:

    “是啊,在我这里呢,正好让我给碰着了,看他像个无头苍蝇似的转悠,不是得问问吗?”

    “哦,哦。”

    “好着呢,泡的都是好茶。”

    刘毅对着电话满口瞎话,也不怕小陈戳穿。

    他抬头看看小陈,口中继续笑着:“是呢,不麻烦。”

    “没事儿。”

    “恩呢……”

    几个象声词对话之后,刘毅的脸色突的一变,人也坐直了,道:“是任行长要见的人,嘿,您早说啊,我马上给您带过来……哎,没问题,马上到。”

    刘毅挂掉电话,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小陈看了片刻,再站起来,先将手里的证件还给小陈,才笑道:“陈主任深藏不露啊,您早说是任行长的人呗,我还能拦着您不成。”

    “任行长?”小陈满脸的不理解。

    “得,咱们先上去吧。”这位也不知道小陈是装的还是真的,人生如戏,全靠演技,看不穿也不能问啊。

    小陈默默的跟着他,登上颇有些恢弘感的楼梯,每一步都觉得无比的新鲜。

    这里,就是总行之所在了。

    无数资金汇集于此。

    无数银行职员的命运,无数企业的命运,无数人的命运,或许只在它一次神经的跳动下,就被决定了。

    这里,也是无数基层员工不断猜测又碰触不到的神秘之地。

    小陈刚工作的时候,也曾幻想过,有一天能来到总行。

    如今再看,这样的幻想,就像是一名小学生,以为自己长大了能成为“伟大的”或“著名的”一样。

    砰砰。

    砰砰砰。

    走在前面的刘毅很讲究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面喊进来,才给推开来。

    小陈连忙跟着进去,就见一条二三十米长的桌子,横置于房间内,两边却只坐了六七人。

    “杨教授?”小陈一眼看去,就见到了杨锐,嘴唇一哆嗦,就给念叨了出来。

    他的声音不大,只是让前面的刘毅听到了,微微侧头想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小陈来了。”杨锐的表情是一贯的自信。

    这个世界是属于颜的,所以颜而有信。

    杨锐露出令人温暖的笑容,向小陈招招手,让他往前走。

    小陈迟疑了一下,快走了两步,满脑子都是一片糊涂。

    要说杨锐,他是无比的熟悉了,甚至可以说是太熟悉了。

    从杨锐大一开始,他就有帮杨锐办理业务,最多的时候,清华分理处每个月都会联络客户,帮杨锐收购收集大量的邮票,作为回报,杨锐则会购买一些国库券,或者贷款和存款什么的。

    杨锐当年买邮票是极大方的,若是珍稀的邮票,例如蓝军邮和猴票之类的,他经常能多给出市价五六成的价格,以至于做到后面,小陈自己都成了邮市上的小名人,卖邮票的甚至会自己找上门来。

    后来,杨锐购买古董、字画、茶叶和四合院等等,也多有通过他来操作的。

    与杨锐这位罕见的大客户的关系,也是小陈年纪轻轻就成为分理处的主任的主要原因,直到现在,分理处有什么任务要完成的时候,小陈只要打一个电话给杨锐,多数能得到一个不错的回馈。

    虽然一个小小的分理处,只是银行系统中最基层的存在,但在走进总行的大门之前,小陈都是满足而快乐的。

    在附近的片区,他也是各家主任里最年轻最滋润的一名了。

    而在走进总行的大门后,小陈却没想到会见到杨锐。

    “我是张谦。”张秘书长和小陈握了一下手,笑道:“我记得,你之前是读过金融体系培训班的吧。”

    “啊……是的。”小陈愣了一下,培训班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而且只是个很没意思的例行公事吧,为何此时提到?

    “金融体系培训班里面,出了很多人才呐。小陈,好好干。”张秘书长说着给他介绍道:“杨教授你认识的,这位是咱们任行长。”

    “任行长好。”小陈赶忙打招呼。

    这是只有开大会才能见到的人呢。

    “恩,你给杨教授服务,解释咱们行的政策,有不明白的,就问其他人。”任行长像是位知性长者似的,与小陈握手。

    小陈按捺着讶异点头。

    “华锐即将有大笔的外汇过来,任行长希望我能存在中行。”杨锐笑笑,道:“我也不认识中行的什么人,就想到你了。”

    杨锐的解释却是直白的多,一下子把小陈给惊醒了。

    “我对外汇业务也不是很熟悉……”小陈连忙解释。

    “你有不懂的就问其他人,然后再给杨教授说。”任行长这句话就近似于命令了。

    杨锐的语气更轻松的道:“我只听你的解释和说明,其他人说什么,我都是不理的。所以,小陈主任,你肩膀上的担子是很重的。”

    杨锐像是开玩笑的,但听在小陈耳中,却是真的重逾千斤。

    “杨教授,我怕自己不能胜任。”小陈小声回答。

    他确实没有相关的经历,尤其是看任行长都出现的场合,涉及到的金额情况怕是不会轻松,想到出错的可能和后果,小陈就是压力重重。

    “你不用担心,就和我以前在咱们分理处办事一样。”杨锐却是笑眯眯的安慰着,说:“我呢,不喜欢其他人絮絮叨叨的说些违心的话,你怎么说都是中行的人嘛,你帮我处理银行方面的情况,我比较放心。”

    “这个……”

    “小陈,杨教授选我们中行,就是因为和你熟悉。可以说,你的工作,不仅是为我们中行开辟了一条新业务线,还是给我们所有人上了一课,你就按照杨教授说的做,有什么需要的,都来找我。”任行长说着,转头道:“小张,你把小陈先借调到总行来,让他能安心做事。”

    小陈懵懵懂懂的点头。

    眼前的信息太多,他已经处理不过来了。

    杨锐起身活动了一下,顺便倒了一杯水,顺手退给他,道:“小陈,别想太多,慢慢来,咱们都是新手嘛。”

    让小陈居中处理华锐的外汇业务,是杨锐不得已而为之。

    90年的中国,是没有什么专业的会计师事务所,或者银行居间服务机构的。银行的工作,就是存钱放款,再就是卖些乱七八糟的金银币。

    外企倒是可以用外国银行和外国的各类咨询机构和事务所来处理外汇,杨锐却不方便了。

    当然,华锐赚到的大笔外汇,都可以留在香港的银行账目上,可即使如此,需要寄回国内的也是极其大笔的。

    这么多钱,而且有陆陆续续的不断入账的资金,就不能单纯的存入银行了,也没有哪个银行给你提供这么单纯的服务。

    而要签订复杂一点的合同,以国内银行目前的尿性,潜规则会玩的人累死。

    与其自己费心研究,杨锐宁愿找一个熟悉的居间人。

    杨锐给了小陈十分钟的调整时间,然后就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他道:“这是我们的首期利润,存入华锐的新开账户里,你看看怎么搞合适,我要灵活支取的方式,兑换比例也要合理……”

    小陈茫然的接过文件,低头就看到一长串的零。

    “这是……”

    “西地那非在美国的收入。”

    小陈总算知道,为什么堂堂任行长都出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