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1529章 炯炯有神

      入夜的西乡开发区,较之白天,更显的繁华。塵↗緣↙文×學?網

    三四层的矮楼只看外表的话,只能说是一般,但是,加上各种灯饰,一下子就显的大气了。

    新开的私人饭店,舞厅和保龄球馆,拼了命的想法子吸引人来。

    各地涌入西乡开发区的供应商和采购商人,手里拿着大把的钞票,用来填补无聊的光阴。

    六七点钟才下班的工人们,纷纷钻进了巷子里的夜市和周边的小店。他们的薪水不低,但工作辛苦,花起钱来依旧谨慎。

    通过自家人肩扛手提,从沿海地区带回来的衣服,并没有得到特殊对待,找一个大衣架,就挂在路两边,上面再掉一个电灯泡就算是一个柜台了。

    大衣架以前都是用木头做的,后来有人用钢材做了底脚,顿时风靡全夜市,被大家都给学去了。

    后来,衣架的挂杆也被换上了钢管的挂杆,以减少易损件的更换。

    夜市里卖衣服,利润很高,一件少则三五十,多则两三百,都像是抢钱似的,谁也不愿意少赚这一天的钱。为此多花十块钱买根钢管,实在不算什么。

    不过,新出来摆地摊的就没有这个准备了,许多人还真的将衣服铺在地上卖,一下子就显出了区别。

    手里有钱的女工,如今都不愿意在这种地摊上买衣服了,瞥上两眼,就嘻嘻哈哈的掠过了。

    反而是外地人,不在意是地摊还是衣架,饶有兴趣的瞎逛。

    “老板是来买货的,还是来送货的?”在街口摆摊的摊主,注意力似乎并没有放在自己的摊子上。

    “来夜市逛,肯定是买东西嘛。”被问到的是个中年人,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要不是对方讲着一口港普,他还真不见得搭理对方。

    “您手里有西地那非吗?”摊主没有更多的试探,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

    中年人“咦”的一声,笑了起来:“怎么的,你还想在地摊上卖不成?”

    摊主摇摇头,却道:“12块一粒,有多少要多少。”

    “我叫韩飞明,您怎么称呼。”中年人有些在意起来。别看人家就是一个摆地摊的,光是摊子上的衣服,也有几千块的价值,要买西地那非,还真是买的起的。

    摊主笑笑,道:“鄙姓王,王中就是了。”

    王中听着就像是假名。韩飞明不是太高兴的直起身来,道:“没诚意就算了,巷子后面有人13块收。”

    巷子说的就是银行巷子。

    在没有网络的年代里,各行各业通常都有些自发聚集的地方,使得人们不用搜索也能找到想要的人和物。

    像是卖邮票的,倒外汇的,往往都喜欢在银行跟前的巷子里活动。这主要是交易这些东西的人,免不了要往返于银行。

    如今的西乡开发区,玩邮票外汇的没几个,巷子就被倒卖药品的人给占了。

    随着华锐的供应量减少,巷子里的报价也越来越高了。当然,13块还是比较少见的。

    摊主王中却是陪着韩飞明站了起来,道:“14块。”

    直接用钱说话,立即让韩飞明淡淡的不满消失了。

    韩飞明迟疑了一下,问道:“你干嘛在这里收货,14块,巷子里有的是人发货给你。”

    一颗药赚四块多钱,一箱药就要赚一千有余了。这个价格,比外面的卖价都要高了,韩飞明觉得实在不正常。

    王中道:“我想让你帮我收。”

    “啥意思?”韩飞明有点猜测却没说出来。

    “你去巷子里,或者随便哪里收西地那非。只要货是真的,我一粒就给你14块。”王中道:“你要是有本事,就是一天送1000箱来,我也能收下。”

    “干嘛找我?”

    王中道:“有空来夜市的,生意做的都不大。”

    “你想找做小生意的。”韩飞明说了一句,自嘲的笑笑:“你还挺会选地方的。那你不如站巷子里问人就好了,何必买这么多衣服放着。”

    “衣服也是货。你想要钱也行,要货也行。”王中盯着韩飞明,用手在空中划来划去,道:“衣服运进来,药运出去。”

    韩飞明心头一震:“你是做走……”

    王中看着韩飞明不说话。

    韩飞明其实有些猜到了,试探了一句,也就沉默了下来。

    “做的话,打我电话。”摊主将一个纸条塞给韩飞明,又推了他一把。

    韩飞明顺着人流走了两步,再回过头,就见王中已经开始观察起其他人了。

    发现自己并不是对方的唯一选择,倒是令韩飞明松了一口气。

    他也无心再逛,捏着纸条回到房间,再缓缓展开来看,果然是个电话号码。

    “14块一颗……”韩飞明自言自语的念叨,眉头皱的紧紧的。

    如果是12块或者13块,那就是一次性的买卖,大不了,他将攒下来的提货单卖给对方,也就罢了。

    14块又不一样了。

    如今巷子里,西地那非的最高价就是13块,等于他一进一出,一颗药就能赚1块钱,一箱子300块,还是个粗水长流的买卖。

    只是,想到对方的来路,韩飞明又觉得有些麻烦。

    走私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可他原本是个本分商人,是否要牵扯其中呢?

    韩飞明躺在床上,纠结来纠结去的,很晚才朦朦胧胧的睡着。

    ……

    面对西地那非,海顿一点纠结都没有。

    “给我一颗。”海顿看着桌面上的菱形蓝色药片,两眼都在放光。

    “吃过?”朋友笑嘻嘻的问。

    “西地那非嘛?诺奖获得者做的。”海顿其实也就见到过两次而已。不过,那两次的经历,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一颗够吗?”朋友倒是不吝啬,转手就将价值几十美元的西地那非,递给了海顿。

    海顿就着马天尼喝了下去,咧咧嘴,道:“我要两个!”

    “那我就三个。”同行人不甘落后。

    海顿呵呵的笑两声,道:“你们知道这东西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让你硬起来?”角落里传来一句话,引的几个人哈哈大笑。

    海顿摇头:“那是你硬不起来才这么想。”

    笑声戛然而止。

    海顿得意的举起杯子,道:“我告诉你们,这东西最厉害的,是减少两次之间的时间。以前要20分钟才能再来一次的,现在10分钟就够了……”

    众人听的炯炯有神,之前没用过的,也忍不住打量起桌面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