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一念永恒

第1527章 倒找(二更)

      张卫脚步轻快的走进北河第二人民医院的门诊部。尘?缘↘文?学↓网

    在做华锐的医药代表以前,张卫就在北河第二人民医院工作,对这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他穿过上百人排队的大厅,再过走廊,直接到了办公楼,敲敲门,就笑道:“刘科长,您找我?”

    要说做医药代表以后,最不舒服的地方,就是得对人礼貌,尤其是对医生和系统内的官员礼貌。

    像是眼前的刘科长,张卫以前都是不感冒的。

    他之前虽然是小医生,但只要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其他科室的领导,见面了无非客气客气。

    但是,做了医药代表以后就不同了,无论是多操蛋的医生和官员,都得笑脸相迎,乃是公司里的培训师所谓的专业态度。

    好在华锐开的薪水和提成够高,工作强度也不大,比起做医生,还是要舒服的多。

    “张卫来了。”刘科长罕见的站了起来,迎了一下,笑道:“坐坐坐……绿茶还是红茶?”

    “不用,不渴。”张卫客气着。刘科长是药剂科的科长,是医药代表们最刷的BOSS,得要认真对待才行。

    “那就绿茶。”刘科长带着少有的客气,给倒了茶,又寒虚问暖的道:“最近工作怎么样?张卫你是88年从咱们院出去的啊,你看看,一晃就两年了……”

    张卫只好配合着,抽了个空挡,赶紧问:“刘科长,您这边是有什么要求吗?”

    “要求不敢当。”刘科长道:“不过,确实是有事要麻烦您。”

    “看您说的,给医院和医生排忧解难,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那我就直说了。”刘科长弯弯绕绕的累了,道:“张卫,我听说,你们华锐的医药代表,手里都有一些额度,能拿到计划外的西地那非。”

    计划内计划外,本来是相对国企的政策来说的。

    放在这个场合,代指的就是华锐的配额了。

    张卫一听就明白了,也不纠结,道:“我手里是有一点机动额度,您想从哪边拿?”

    不同的渠道,对华锐都是一样的,但对刘科长这种人来说,或许就是花钱不花钱的区别了。

    “我这次想要的可不是一点。”刘科长却是呵呵一笑,道:“我想多要点。”

    “那您说个数。”张卫暗骂贪婪,脸上还是带着礼貌的笑容。

    机动额度是华锐特意分给医药代表们的。

    医药代表的工作并不容易,若是手里一点权力都没有,只求人的话,很快就会沦为医生的保姆了。

    但是,如果医药代表能做到一些医生做不到,医生身边人也做不到的事,他们的地位就会大大不同。

    国内的销售机构,也是到了10年前后,才慢慢的掌握了此间的门道。

    比如银行的理财员,单纯靠嘴上功夫去说服客户办理财,那就太困难了。但是,如果他们能帮忙办理大额的信用卡,或者优先提供高息的揽储计划,那就与客户形成了互生关系。

    双方的关系固然还是不平等的,可是与之前死乞白赖的求人,还是截然不同的。

    对华锐的医药代表们来说,西地那非的热卖就是一次极好的契机。

    在此之前,氟哌酸和去铁酮固然是卖的很好,他们提供的各种会议机会和小礼物,也很受医生们的欢迎,然而,这些与西地那非的卖点一比,就不值一提了。

    如今的市面上,一粒西地那非至少要加价两块才能拿到。

    没有点医院的关系,医生开出药来也要等,等的久的地方,已经排队到下个月了。

    医药代表们手里的机动额度也是用一点少一点的,如果不是刘科长要,张卫肯定要先推脱一番的。

    刘科长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比较过分,没有先说数量,而是先笑道:“小张,我这不是给自己要的。我自己能用多少……我也用不着。”

    张卫笑着端起茶杯,用水汽遮掩了一下。

    “咱们北河二院,平时来看病的人就多,你在咱们医院呆过,你是知道的,这一天到晚要多少病人?人吃五谷杂粮,生百样病,以前的条件有限,有些病,咱们没办法。现在技术先进了,有新药了,你说咱们院断货了,这不是个事啊。”刘科长说话的速度慢,声音稳重如猪。

    “现在额度紧张,我们也在向总部申请增加供应。”

    “小张,我谁都不联系,就联系你,就是想着,你容易理解咱们院的情况。”刘科长道:“增加供应是后话,你加我也加,咱们二院加多少,一院是不是也要加那么多?”

    张卫愣了一下,转瞬明白过来,北河第二人民医院和第一人民医院之间的竞争,简直是北河医学界永恒的话题。

    “这么大的量,不是我能做主的。”张卫摇头道:“要不,我给我们孙经理报告一下。”

    “找他没用。”刘科长摆摆手,打断他的话,道:“他要是答应给我们的多,他就要得罪一院了。”

    刘科长对这种事再明白不过了,一句话说完,就道:“小张,这件事要你多操心,你得想点别的办法。”

    张卫无奈的道:“您连个数都不告诉我,我能想什么办法。”

    “那个话怎么说的,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至于想办法……”刘科长拉开抽屉,递给出一个信封给张卫,道:“你们做医药代表的,不就是想办法的人吗?”

    张卫愣住了,感官上突然有些不真实似的,不由自主的捏住了信封。

    是钱。

    而且全都是十元大钞。

    这样的手感,张卫太熟悉了,绝对不会出错。

    只是……

    医院给医药代表塞钱?

    怎么想都有点不太正常吧……

    “刘科长,这个……我怕是帮不上忙啊。”张卫将信封缓缓的放回茶几上。

    “嫌少?”刘科长皱眉。

    “不是,我真的是没头绪。”

    “那就拿着。”刘科长释然,发出笑声,道:“只要你帮忙,能成不能成,我都不怪你。”

    “真的不用……”

    “我说拿着,你就拿着,没事儿,这就是帮忙的经费。”

    “真的不用……”

    “拿着……”

    “刘科长,真不行……”张卫重复着这样的对话,心里的怪异感更重。他倒是进行过类似的对话,只是扮演的角色变的好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