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章八十一 兽巢深处

      片刻之后,战斗结束。塵↓緣↖文↘學?網为了不让狼人伤亡太多,千夜也提剑加入战斗,用最笨拙的办法一剑一个斩杀异兽。

    等狼人们打扫完战场,千夜又进入森林,点燃晨曦启明的原力之火,再次引出一波异兽。

    这波异兽数量就要少得多,只有三四千头,而且实力都不怎么样。这一次根本不需要千夜动手,艾斯卡就带着狼人收割干净。

    千夜又进了两次森林,见实在引不出什么了,这才作罢。

    这并非意味着已经将整个区域清理干净了,森林中明显还有异兽潜伏,但是它们也知道了恐惧,都潜藏着不肯出来。知道畏惧是好事,懂得害怕的野兽就不会贸然来挑战千夜那支武装到牙齿的军队。

    既然异兽不出来,千夜也不想为了赶尽杀绝而去费力地尝试激活它们的新方法。在新世界中,最重要的是掌握规则,而非没有什么好处的杀戮。他开始在林中漫步,探索森林的秘密。三株圣树所在区域自然是首先要去的地方。

    相隔数日,原本堆积在圣树下的众多异兽卵大部分都已消失,只剩下少许特别瘦小的还浸泡在池水里。树下的树液池塘液面低了不少,池中的岩石岛相应变大。岛上的石椅只剩下一个底座,还零零星星地竖着数根石笋。

    千夜开启真实视野,看到那些失踪的侦察队员还被埋藏在圣树树干里。

    这一次再没有什么能够阻碍他,千夜跃到一株圣树下,东岳一挥,斩开了圣树的树干。圣树一阵颤动,发出一声婴儿般的啼哭,在开裂的断口下起了阵阵蠕动,随即‘吐’出一具人体,然后树液转为粘稠,如胶水般封上了裂口。

    那是一个人族战士,全身赤裸,肌肤惨白,身上有多处小孔,都是被圣树树枝插入留下的印记。落地之后,他显得浑浑噩噩,挣扎着爬起来,还想要回到圣树那里,可是四肢无力,只能在原地挣扎蠕动。

    千夜蹲下,抬起他的脸,仔细看着。这名战士双眼空洞,眼珠混浊,早就没了焦距,眼睛应该已经失去作用。他的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始终不变,一点也没有身体表现出来的挣扎和焦急。

    千夜心中微沉,已经有了答案。

    这个战士身体还活着,但是意志已经消亡了,不过是具行尸走肉而已。那么圣树树干里其它的战士,想必也是如此。

    千夜起身,因为这个坏消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用东岳在圣树树干上敲了敲。圣树又是一阵颤抖,树皮自行打开一个裂口,将里面的人族和狼人战士身体吐了出来。不止是这一棵,其它两棵圣树也是一模一样,吐出了树干中的战士。

    由此可见,这三株圣树都是有智慧的,而且相当高级。

    千夜将所有战士的尸体搬到林外空地上,挥出一片原力火焰。在晨曦启明的火焰下,这些已经变成行尸的战士都化为灰烬,终结了战斗的一生。

    作完这些,千夜又回到三株圣树中,问:“你们听得懂我说话吗?”

    圣树伸出一根枝条,指向湖心的小岛。

    千夜跃上小岛,仔细观察。小岛没入水下的部分,全部是圣树盘绕的根须。看样子这个小岛是由圣树树根的分泌物形成的。它下半部分是石质,但伸出的石笋上却有着类似金属的光泽,看来只在石笋部位,才是即有岩石性质,又有金属特质的。这部分就是六臂生物习惯拿来用作武器的。

    由此可见石笋的珍贵程度还要在想象之上,至少它的产生方式就决定了产量会极为有限。千夜便决定,一定要将当日六臂生物掷出的投枪全部找回来。

    小岛中央是石椅的残骸,一接触到石椅根基,千夜便有种奇妙感觉,似乎触摸到了三个隐隐约约的心灵。它们模糊且脆弱,只能传递一些基本的情绪,比如恐惧,除此之外,千夜再接受不到更多的信息。

    这三个心灵显然就是圣树的意志,只是作为沟通载体的石椅已经被千夜一枪轰碎,无法进一步交流。不过如果当日千夜不是击碎了石椅,后面就将面对要强大得多的异兽军团,多半也不会逼得六臂生物借助宿主出战。假如它一直躲在森林里,千夜反而拿它没什么好办法。

    从材质看,石椅就是普通的岩石,没什么特殊之处。至于它如何成为沟通的载体,原理是什么,千夜就一无所知了。当日他一枪轰碎石椅,只是一种长年累月战斗沉淀下来的本能,仅仅是猜测这东西对六臂生物来说或许很重要而已。

    湖心岩岛上每块岩石都是圣树根须的分泌物,应有特别价值。同样,三株圣树所汇聚成的树液湖,足够千夜再将十万人送入新世界。至于其它的矿产和物资,一时还无法勘探和分析。

    千夜离开中心区,继续深入,不久之后在森林深处发现地面上处处都是空洞,地下已成蜂巢状。通道有大有小,小的可供人弯腰前进,大得则能够通过重载卡车。通道内,有许多分支,都是类似于蜂房似的结构。每个区域蜂房大小都不相同,而同一个区域则是一模一样。

    原来这里就是异兽巢穴!

    和门外山谷相比,此地的兽巢是立体,异常巨大,俨然是地下迷宫般的存在。但即使以如此规模,想要容纳以十万计的异兽,仍是拥挤异常。

    千夜纵身跃入一道最大的通道,准备前往兽巢深处一探究竟。

    通道倾斜向下,有的地方坡度陡峭,有的地方则相对缓和。千夜沿着通道走了片刻,两侧就开始出现一个个分支通道,进入分支通道,便看到上下左右各是一个巢穴房间。

    千夜随意选了一个房间进入,里面数米见方,墙壁全部是岩石材质,但仔细分辨,却又和普通岩石不太一样。

    房间地面上铺着几条根须,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没有兽穴常见的骨头粪便,也没有鳞片羽毛。这些异兽好象不需要吃喝拉撒一样。

    千夜随手切下一段根须,根须中空,断口处顿时喷出一团清水般的树液。树液一见空气就转为粘稠,封住了断口。

    千夜再从墙壁上切下一块岩石,切口处有明显的层级,岩石石质只是表面的数公分,里面就渐渐变成泥土。千夜再切了几块,发现岩石也是厚薄不均。他收了几块样品,放入安度亚的空间,就回到通道中,继续向深处探索。

    在外面用感知探索是一回事,真的进入到这迷宫般的地下王国,又是另一番感受。

    巢穴的空间设计得极为合理,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浪费,通道分布也是达到效率最大化,俨然是大师手笔。

    千夜回头看看,通道转角处隐隐能够看到天光,他将一路走来的路径在心中过了一遍,却没有找到透光的设计。千夜也不是很在意兽巢的这些建造细节,只将其记下,就继续向深处探索。

    他可还记得,当日六臂生物追杀自己的时候,森林深处有一个古老意志正在觉醒。不管它是什么,这种庞大且古老的存在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现下异兽倾巢而出,巢穴空虚,正是最好的探索时机,哪怕真遇到了那古老存在,千夜也有把握逃跑。

    越往深处,千夜心中的判断就越是清楚。

    这座巢穴设计如此严谨,根本不象普通聚集地,而是经过专门优化设计的军营。再继续深入时,千夜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特别的通道。其它通道都是石质,但就是这条通道是木质的,缠绕的根须构成了通道壁。

    千夜没有迟疑,大步走进。他的晨曦启明之火,可是一切树木的克星。

    通道内部,是一个个房间,前面的房间大多是空的,但后面的房间内却满是异兽卵。每颗异兽卵都镶嵌在墙壁、地面甚至天花板上。每颗卵上均连接着一根根须,看来就是通过根须来输送/养分。

    这一层应该就是孵化间了。千夜继续深入,下面一层的房间却让他有些疑惑。每个房间的空间都很大,里面整齐排列着一座座石台,石台上有成排的凹坑,看上去象是放置异兽卵的所在,但大小却明显比他曾见过的正常异兽卵要小一圈。

    这里每个房间都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看不出有何用途。但是兽巢中有一整层这样的房间,又不能说是无用。

    千夜暂时将疑惑放在一旁,进入下一层。到了这里,他骤然提高警觉,明显感觉到一个庞大的意志正在苏醒。

    千夜东岳在手,缓步向前,当再次踏上平地后,眼前骤然开阔,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空间。

    这里巨大且恢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巨殿。下方是一个地下湖,湖水都是圣树树液。地湖中央,有一团巨大的球状物体载沉载浮。

    它通体呈灰白色,表面有深灰色的纹路,正在规律地起伏着。站立在这团直径至少五十米的巨大球体前,千夜就象一只蚂蚁。

    当千夜来到地湖边缘时,一个意识触摸了千夜的心灵,发出一道带有明显询问感觉的讯息。

    不过千夜无法解读这道讯息,它明显不属于任何一种千夜已经知道的语言,也不具备和千夜直接沟通的能力。并不像六臂生物可以越过语言障碍,用意识直接和千夜沟通。

    或许见千夜没有回应,灰色巨球又发出一遍讯问。千夜依旧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隔了片刻,灰色巨球第三次发出讯问。

    就这样,它大约每隔一分钟就会发出一次讯问,每次内容都是一模一样。

    千夜心中警觉渐渐放松,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灰色巨球虽然庞大且古老,却没什么智慧,更没有什么主动攻击的能力,有的只是些被动应答的机制,如同一个需要人工操作的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