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章七十 古老仪式

      门陆续出现,每块大陆的境遇和结果各有不同。塵?緣?文?學?網永夜早有准备,第一波异兽军团全都被轻松消灭,帝国境遇就要糟糕得多,越陆遭到重大损失,西陆折损了部分精锐,而底层的永夜大陆则完全是一场灾难,异兽已经扩散,流窜到大陆深处。

    虚空中也有异兽出现,只是空域辽阔,暂时还没有造成大的影响。

    随着帝国警觉到通讯出现问题,开始加强在陆际间的巡逻,那些如幽灵般的猎杀舰全都消失。通讯恢复到正常水准后,综合各方面情报,帝国终于得出结论,雾区就是通向新世界的‘门’。

    新世界已经来了,以这样一种獠牙贲张的方式。

    情报刚刚送往各大世家,以及各块大陆,第二波异兽就自门内涌出。这一次异兽军团数量更多,兵种更加有针对性,大量出现重装甲兵种,显著增强了军团攻坚能力。

    第二次攻击来得如此之快,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秦陆上,在赵君度和宋子宁主持下,依托紧急抢修的防御工事,层层阻击,经过数日大战,终于将所有异兽都击杀在要塞城下。伤亡虽有,和战果比起来已经微不足道。

    西陆局势尚好,在共同的敌人面前,永夜和帝国暂时放下恩怨,各守已方阵线。永夜一方明显准备更加充分,调集部队更多,火力也更猛烈,平日罕见的两位公爵也亲临一线。

    帝国虽有赵巍煌亲自坐镇,但实力无疑比之对面弱了一筹,军力也有所不足,更缺乏针对性的布置。

    赵巍煌亦是大将之才,在西线和黑暗种族厮杀多年,多次打出辉煌战例。两相对比之下,他自然明白过来,永夜其实早就知道‘门’后异兽的虚实,因此早早调集重兵,专门防范异兽冲击。

    这个时候明白了他也没有解决办法,惟有一方面拼命从赵阀调兵,一方面将已接到调回秦陆军令的北府军团统统扣下,弥补精英战士的缺口。好在北府军团的将领都还配合,才让赵巍煌凑出足够战力,堪堪挡下异兽潮水般的冲击。

    至于越陆,则是劫难刚过,没有等来帝国的援军,就等来了新的异兽大军。好在诸世家聚集一处,集中军力,堪堪维持住防线。但是被各世家放弃的领地,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而永夜大陆,已是水深火热,再多一道浩劫也不过如此,无论帝国还是黑暗种族,谁都没有时间精力顾及那片早就被放弃的大陆。

    惟有墉陆,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千夜在门外堆积了六十万大军,军阵连绵数十里,可谓漫山遍野。翡翠海的狼人,中立之地的佣兵,以及墉陆的人族战士,按帝国标准他们或许不比正规军团,但个个都是亡命之徒,悍不畏死。

    异兽狂潮,在其它地方被视为死亡使者,但是在长期物资匮乏的狼人眼中,不过是一团团移动的食物。看到异兽到来,许多狼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嚎叫着就冲了上去,连军官的命令都不顾了。混战中伤亡肯定会大一些,但是狼人们根本不在乎伤亡,一个个前赴后继,舍生忘死。

    作为一个外人,就连千夜都很难理解翡翠海狼人对食物的执著。作为四大黑暗种族之一,天赋潜力无限的长生种,不得不压缩发育期,牺牲未来的发展空间和潜在的血脉力量,这种痛苦,不光是在肉体上,更是在心底深处,痛在尊严和骄傲上。

    狼人虽然拼命,可是第二波异兽攻势比第一波要强得多,眼见伤亡直线上升,千夜也无法坐视不理。

    为了最大限度打击异兽,千夜悍然动用了小朱姬!

    小朱姬一口吐息喷出,哪怕是最强壮的异兽也承受不住,数百米范围内顿成绝地。涛涛如洪流的异兽大军,即刻居中而断。

    千夜将小朱姬抱回已方,旋即孤身杀入异兽军中。他的领域对于飞行异兽来说完全就是天灾,所过之处,所有飞行兽都是瞬间落地,旋即被生机掠夺收割。

    如是数次,千夜脸色越来越是难看,最后忍不住喷出一口浓绿色的腐血。他以剑拄地,转头四顾,周围已无站立的敌人。

    异兽的精血中带有太多的异种原力,哪怕是胃口良好的宋氏古卷,也视之为需要抛弃的渣滓。汲取过多,对千夜反而是一种负担。

    此刻雾区中冲出的异兽已不成战阵,变成一小股一小股的零碎队伍,千夜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他看看还在厮杀中的战阵,决定不再出手,由战士们自行解决。

    几万异兽,对于数十万大军来说构不成太大威胁,片刻之后就被斩杀得干干净净。

    艾斯卡满身浴血,兴冲冲地跑了过来,道:“大人!这一仗打得可真过瘾,有了这些肉,至少未来三年都不用愁了!”

    千夜看了他一眼,伸手在他肩上一拍,道:“伤成这样还不快治?”

    艾斯卡扭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肩后有一道巨大伤口,深可见骨。千夜那一拍,送过来一缕黑暗原力,帮他封住了伤口,这才止住流血。

    艾斯卡毫不在乎地道:“对我们狼人来说,这点小伤根本就不算什么。比这再重的伤我都受过不知道多少次,一道小口子而已。”

    千夜叫过来一名医护,让她就地给艾斯卡上药和包扎伤口,然后才问:“伤亡多少?”

    “大约一万多吧,两万不到。大部分都是我们狼人,人族伤亡不多。”

    千夜微微皱眉,叹了口气,道:“也不少了。”

    对抗超过二十万异兽大军,才这点伤亡,其实可说是极少了。要不是千夜放出了朱姬,自身的领域又是大面积杀戮利器,再加上明显的数量优势,伤亡至少要增加一倍。

    艾斯卡却不觉得沉重,反而是满心欢喜,说:“往年到了这个时候,我们狼人就到了决定命运的时刻。翡翠海要挑出一部分派往大回廊,或者进攻南边的人族。大回廊就要选出一部分来进攻郑国。能不能打下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必须去死,否则其它族人就活不下去。现在伤亡比往年少不说,重要的是有产出!”

    狼人处境千夜早就知道,但是此刻看着狼人抱着异兽欢喜若狂,再重听一遍艾斯卡的话,千夜依然感觉到沉重。

    不知不觉,在千夜周围聚集了一群狼人的酋长祭祀,他们忽然跪下,念诵着千夜听不懂的祷词。慢慢的,越来越多的狼人随之跪下,转眼之间,若大的战场上数十万狼人都伏在地上,虔诚祈祷。人族战士们孤零零地站着,有些不知所措。

    宋伦悄悄挤到宋慧旁边,道:“狼人这是真心臣服啊!”

    “这还用你说?”

    “你说,大人不会真的被拉到永夜那边去吧?”

    “胡说八道!大人可是……”宋慧忽然住口,她也想起了千夜一半血族的身份,神色中不由自主地有了担心。

    宋伦又道:“听说大人的妻子也是血族,当年还惹出若大风波,唉!”

    说到这个,宋慧双眼就亮了,道:“当年他在不坠之城杀了个来回,就为了把夜瞳救出来,想想就激动!唉,真是羡慕她呢!”

    千夜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拉拉这个,又扶起另一个,可是只要一松手,那些狼人贵族就又会跪下去。看来不让他们把这个仪式进行完,他们是绝不肯停止的。

    千夜只好站在原地,继续扮演自己图腾柱子的角色。狼人的仪式格外漫长,祈祷词由古老语言构成,千夜完全听不懂其中的内容。不过他们说了这么久,居然没多少重复,也算是难为他们了。

    狼人们在肃穆地进行着仪式,人族战士也知道不能打扰,只能站着干等。

    千夜正有些无聊之际,忽然全身微震,感觉到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力量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这种力量无形无质,不是原力,也不是其它的什么,至少千夜从来没有体会过。它仿如一缕冰线,慢慢渗入千夜体内,一直游入血核。

    千夜一惊,想要阻挡,可又无从下手。无论血肉、原力还是血气,都不能丝毫阻挡冰线,就让它游进血核,就此消失。

    冰线消失的刹那,千夜就象嚼下一个冰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一道寒流从血核迸发,瞬间散布全身,所过之处,有种透亮清明的感觉。千夜的身体就象是一扇玻璃窗,原本以为已经很干净了,可是被寒流擦拭过,就发现上面其实还是有不少尘埃。

    这是无法形容的体验,甚至超越了所有的欢愉,可惜就是太短暂了一些,寒流转瞬即逝。

    当从沉浸中醒来时,千夜忽然发现刚刚经历了什么。那道神秘力量竟然将他的血气再度凝炼!

    虽然仅仅是一点点提升,可是意义重大。千夜的血气是经过玄篇提纯凝炼过的,已经达到古老血族的品阶,想要再进一步难上加难。但是这个神秘力量居然能在此基础上再度提纯,也就意味着千夜的上限又提高了少许。

    而且这道力量对千夜身体是由内而外的净化,将他的血脉本质也提升了少许。

    世界怎会有这种力量?

    千夜睁开双眼,看到狼人们已经完成了仪式,纷纷站起。他忽然心有所悟,恐怕这神秘力量,就是来自于狼人这古老的仪式。

    ;&#x;机下载app看书神&#x;,百度搜&#x;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x;&#x;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