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第四千零一十七章 剑阁

      “杀了个垃圾而已!”杨开单臂擒枪,颇有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魄,冷冷扫视前方:“谁来受死!”

    无人敢动,廖逸白前车之鉴,一个照面就被斩杀当场,剩下几个开天境谁还敢轻举妄动?最起码在没弄明白这个手持长枪的青年的真正战力之前,是没人再敢随意挑衅了。塵↘緣√文?學√網

    心中都感到憋屈的很,这可恶的太墟境,那可恶的太墟迷雾,若非如此,区区一个帝尊境又怎会放在他们眼中,还不是要被他们随意搓扁揉圆。

    那兰花会众人又是愤怒又是悲凉,自家魁首被人在眼前击杀,更被人说成是垃圾,可偏偏他们连报仇的力量都没有。

    整个山头数百上千人,此刻却是静谧无声,只剩下六合如意袋鼓荡不休的动静。

    在杨开的感知之中,那从地下涌出来的元磁神光源源不断地注入如意袋中,充斥着如意袋内的空间,此刻差不多已经装了一半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将这如意袋给装满,杨开倍感期待。

    就在这诡异的静谧之中,轰地一声响动,地面上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坑洞,之前钻进地下的地龙猛地探出脑袋,口器蠕动,将几个一时不察的武者吞入腹中,闪电般又缩了回去。

    这家伙之前被这群人打的凄惨,躲进地下,这个时候又冒出来兴风作浪,显然记仇着。

    众人大惊,纷纷御驶身法窜上高空。

    几个开天境面面相觑一番,神念在彼此间穿梭交流着,纵知道那袋子之下便有元磁神光,可却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心里一阵郁闷。

    杨开却是忽然抬眼,看向远方天空。

    有剑光西来,密密麻麻,领头几道剑光气势如虹,贯穿天地,远在几百里之外,剑意便已席卷乾坤。

    感受到这森然剑意,所有人都忍不住朝那边望去,待看清那边的情况之后,胡意等几个开天境俱都是眼前一亮。

    “剑阁的人来了。”郭子言神色一凛,连忙凑到杨开身边低声道。

    杨开了然,微微颔首。

    在那星市之中,本来存有三大势力,一为雷光,二为赤星,三便是这剑阁。

    若轮人数,剑阁的人数是最少的,剩下雷光和赤星半斤八两,相差无几,但若轮实力,偏偏这人数最少的剑阁却是最强,之前那星市之中,剑阁掌控的店面几乎有一半之多,剩下的一半才是赤星和雷光瓜分,由此可见这剑阁的强势。

    星市三大势力,常年来彼此皆有争斗,风起云涌,是以此刻一见那铺天盖地的剑光,郭子言就认出了那些人的身份。

    剑阁之人,人人修剑,杀伐之意浓烈,斗战之法无双,在那星市之中威名赫赫,若非逼不得已,谁也不愿与剑阁的人起冲突。

    杨开强行入主赤星,之前又与雷光众人打了一场,倒是从未与剑阁的人有过什么冲突和交际。

    不过元磁山这边的消息传递很广,剑阁的人得到消息赶来查探也是理所当然,毕竟赤星和雷光都来人了。

    胡意等几个开天境也不知道是怎么商议的,竟是齐齐朝剑阁那边迎了过去。

    剑光闪过之时,一道道身影浮现在众人眼前。

    为首一个怒发张狂,发须呈赤红之色的大汉,打着赤膊,神色威严,身后一个宫装妇人,一个青年。

    这三人身上俱都有开天境的气息,显然是开天境强者,个个剑意冲天,尤其是那为首的红发大汉最为明显,整个人站在那里,就仿佛一柄出世的绝世神剑,锋芒逼人。

    那宫装妇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姿色却是极为不俗,胸前高耸,皮肤白皙,明眸皓齿,头上随意挽了一个妇人的发髻。反倒是那个青年眼神开阖间,精光如火,身后更是负着一柄青色长剑,长袍猎猎,显得玉树临风。

    郭子言生怕杨开不知这三人的厉害,连忙道:“六当家,那三个是剑阁的三位首领,红头发的是钟樊,乃是五品开天,妇人叫卢雪,四品开天,那青年叫雒青云,也是个四品开天!”

    杨开微微颔首,表示自己听到了,不过心中却是有些诧异,这钟樊竟是个五品开天,岂不是跟赤星的大当家实力相当。

    也不知道这钟樊在剑阁中排名第几。

    五品开天,放眼这三千世界已经算是一方豪强了,足以占据一方灵州开宗立派,就算是那些洞天福地之中,也必有一席之位。

    那边胡意等人迎了上去,也不知道跟那钟樊说了一些什么,只见钟樊不时地朝杨开这边望去,目光如火,侵略满满。

    片刻后,只见钟樊微微颔首,一闪身朝山头上飞来,剑阁众人紧随其后。

    剑阁这次来的人不多,只有几十个而已,但这些人汇聚在一处,却给人一种无声的压力,无时无刻不萦绕在他们身边的剑意,让这山头上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离他们远一些,唯恐为那剑意所伤。

    “这袋子下面果真有元磁神光?”钟樊瞧了杨开一眼,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而是转头朝如意袋望去。

    胡意上前道:“没人看到,只不过元磁神光确实是在此地现世,这袋子最为可疑。”

    “既觉得可疑,为何不将之拿开查探?”

    钟樊这话问的胡意等人尴尬不已,谁不想拿开查探,只是玄云社的魁首廖逸白惨死当场,谁又想赴他后尘?若不是剑阁众人剑光西来,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见众人不答话,钟樊也知他们应该是吃了什么亏,毕竟地上的血迹和碎尸已经说明了一切,不禁轻哼一声。

    雒青云目光灼灼地望着如意袋,轻笑一声:“这袋子是个宝贝啊!”

    扭头朝杨开望去,一脸亲热道:“朋友,你的袋子?”

    杨开颔首道:“是!”

    “这袋子不错,可肯割爱?”雒青云问道。

    “不卖!”杨开缓缓摇头。

    “别拒绝的那么快,听听价钱再决定不迟。”

    “不管你出什么价钱,袋子也不卖。”

    雒青云耸耸肩膀道:“既如此那就算了,希望你等会不要后悔才好。”

    那个好字才刚刚落下,雒青云整个人便已化作一道剑光朝如意袋扑了过去,瞬如闪电。

    “找死!”杨开大怒,空间法则催动之下,以己身为中心,方圆百丈范围内空间瞬间变得粘稠无比。

    剑光之中传来雒青云的惊咦之声,显然没想到杨开居然如此了得,那空间之变让他的身形竟也周转不灵。

    电光火石间,杨开已经一枪刺出,直朝那剑光点去。

    一声剑吟响起,雒青云背后长剑出鞘,霎时间剑气弥漫,剑意冲天。

    没人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到叮叮当当一连串脆响声,火光四溅,雒青云倒飞了回来,杨开手持长枪挡在如意袋前,一脸煞气!

    这一番交锋快的让人眼花缭乱,谁也不知孰胜孰负,不过观杨开和雒青云两人的神色,应该是雒青云吃了点小亏,只见他此刻低头凝视自己的长剑,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心疼的神色,那长剑更是光华暗淡,显然是在刚才的交手中有所受损。

    钟樊眼帘微缩,卢雪惊诧莫名,那胡意等人更是面如死灰。

    竟连四品开天的雒青云突袭出手都拿这杨开没办法,甚至还吃了点小亏,廖逸白这个三品开天死在不冤啊。

    “小子你敢坏我神剑灵性!”雒青云倏然抬头,一脸狰狞之色。

    那短短的交锋,竟让他的长剑灵性都有所受损,虽说不是太严重,但也足够让他心疼的了,最起码也要养上几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废铜烂铁也敢妄自尊大,再敢过来连你都杀了。”杨开将苍龙枪往前面一杵,声音森冷。

    刚才见这家伙仪表堂堂,实在没想到他会突袭出手,差点让他把如意袋给抢了,虽说如意袋由他炼化,并非夺不回来,可真若如此,定会坏了他收取元磁神光的大计。

    “小辈有点本事,怪不得口气这么大!”钟樊神色一沉,往前跨出一步,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威逼而来,森声道:“不过你这般做法,是要与我剑阁为敌吗?”

    杨开却是如过耳清风,置若罔闻,冷眼瞧他道:“本座赤星六当家,你不过剑阁一个首领,轮地位咱们平起平坐,别一口一个小辈。再者说……就算是与你剑阁为敌,那又怎样?”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那胡意等人更是目瞪口呆地望着杨开,都觉得这人怕是失心疯了,区区一个帝尊也敢跟钟樊这般叫嚣?这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那钟樊可是五品开天,更精通剑道,一生所杀之人恐怕比这小子见过的都多,他居然还有胆子这般挑衅。

    雒青云也顾不得生气了,扭头望着卢雪道:“这小子是傻的?”

    卢雪面容清冷,声音却恬柔的很:“要么就是有所依仗。”

    “好!”钟樊爆喝一声,“好久没有见到这么有胆魄的小子了,既如此,那本座就教你与我剑阁为敌是什么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