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尘缘文学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阎王妻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敛财人生[综].

754.752·【回归篇·之四】·177

      防盗章, 设定的V章购买比例为30%, 未达到的话请静待3小时哦  接下来连续两个星期,柳泉每天都能在那座半私家网球场和手冢国光偶遇(大雾!)。尘↘缘√文?学↖网

    当然他们来训练的时间是错开的, 一个人到来的时候、另外一人就差不多练习完要离开了;只是每天都能在网球场边碰个面而已。不过当柳泉感觉似乎火候够了的时候,她特意选了一天翘掉了下午的课, 提早去球场开练, 成功制造了连续数天的偶遇事件;之后,她似乎就和手冢有一点微妙地……渐渐熟络起来了。

    第一天遇到手冢的时候, 柳泉作出和之前的两星期完全没什么不一样的神情——很惊讶、又带着一点微妙的愉快——随口告诉他“下午没有课所以打算提早来练习一下”,然后跟他简单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继续闷头开练,从头到尾一副刻苦努力貌,全副注意力都停留在对面的发球机(大雾!)上。

    当然偶尔在她停下来休息或者擦汗的时候,视线会偶然(?)地与手冢的目光在半空碰上, 于是她就随意笑笑算是打招呼, 然后继续转过头去认真练习——完全是一副专注训练、心无旁骛的模样。

    第二天她特意选择了翘第二堂课——于是她到达网球场的时间比前一天要晚大约一个多小时。借口依旧是“今天下午只有一堂课所以上完课我就跑出来了”。之后也仍然是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十的认真度在练习。

    不过经过了近两个月拼命操练之后,信雅妹子这副本来就曾经进厂大修过的躯壳难免不那么给力,所以柳泉偶尔会在停下来擦汗或者喝水的时候捶一下肩膀或者腰, 露出一点“哎呦好酸痛不过我能忍!”的表情;但是即使这样,她也顽强地撑住了完全不叫苦,之后还继续若无其事地走回球场训练——以前为了体育高考而疯狂练习八百米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玩命过!为了追汉子……不, 补bug而拼成这样,真是值得给一个勇气奖好吗!

    第三天她虽然更晚到达球场——理由是“今天下午排满了课啊啊真可恶”——不过她祭出了久未登场过的辅助道具[冰袋]。然后在休息间隙里面无表情地把巨大的冰袋用绷带一圈圈缠在右肩和后腰的位置上, 偶尔在姿势发生改变的时候皱眉、倒吸一口气, 但仍然只字不提自己那著名(?!)的双重伤势(什么鬼!)。

    第四天手冢似乎有事没来。于是柳泉愉快地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节奏, 慢悠悠地以接发球练习来轻松刷了一阵子数值。当然,最后不忘仍然捆绑冰袋——除去肩腰两处确实已经达到了能够承受的极限之外,她也打算刷一刷舆论氛围呢。

    什么?你问为什么要刷舆论导向?要知道,有的时候,别人的议论——比如“瞧那个女孩子就这么拼命练习了一个多月呢到底是为什么啊”、“啊啊她的肩上和腰上总是缠着冰袋呢有几天没有用冰袋还以为她的伤势好了原来只是在逞强吗”、“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才会露出疼痛的表情啊真是倔强呢”、“这么努力到底是为什么呢好像也不是很有名的选手啊”——对于重要攻略人物的好感度来说,才有双倍的杀伤力啊。

    第五天恰逢周末。柳泉一大早就去了——假期的一清早还要早起赶着刷重要事件,这种敬业精神也是没谁了吧——然后作为一个敬业的玛丽苏,她很认真地严格遵守着每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必须停下来休息的原则,坐在场边喝水擦汗缠冰袋的时候,也没有掩饰自己的一脸疲色。

    ……每天又是玩命学习COS学霸又是玩命训练COS网球大拿,这么辛苦的日程完全不像是一个玛丽苏会有的啊。为什么人家原作主角就可以天生附带金手指,扫尽本作小帅哥,而她这个顶包的就必须苦哈哈地把一篇白富美的苏爽文玩成贫穷小人物的种田升级流呢……

    一边在心底悻悻地吐着槽,柳泉一边用力揉着十分酸痛的右肩。

    她作为玩家,既然占用了信雅妹子的角色和人设,就得同时承担信雅妹子的优势与弱点——当然不像直接在身体上设置足以危及网球生涯的双重伤势那么糟糕,但是各项优缺点简化为数值之后,落在“柳泉信雅”这个人身上,就是体能、耐力值大概都很低下,她玩命刷了近两个月的数值,这才刚刚把自己练到能够应付四五十分钟左右连续训练的程度。

    而且,感觉练习一些比普通攻击更厉害的攻击手段时,就觉得力不从心,击球的角度、时机虽然都自然而然掌握得不错,但力度和使力的方式都令人不甚满意。这当然是信雅妹子原先人设里那两样重伤换算成数值扣减之后,给她带来的副作用。

    柳泉也曾经打算就此问题咨询系统菌,不过系统菌现在又高冷地潜水了,完全不肯吱个一声提示一下。

    ……不想听到它说话的时候,它巴拉巴拉说个没完;真的有正经问题问它的时候,它不是潜水就是一本正经地说什么无为而治!!这辈子能碰上这种系统菌,跟信雅妹子蛇精病的画风还真是相配啊!

    她又完成了四十分钟的一场训练,正在像个老旧的蒸汽火车头一样坐在场边的椅子里一边重重喘息、一边带着点恼火的表情用力捶自己右肩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个声音响了起来。

    “怎么了?肩伤发作了吗?!”

    柳泉捶肩的动作一顿,然后脸上的表情乍然缓和下来,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回过头打了声招呼。

    “你好,手冢君。”

    ……正好避免了正面回答他提出的这个问题。

    “你好。”手冢应了一声,目光重新落到她的右肩上——因为刚刚坐下来没有多久,所以柳泉并没有在那里绑冰袋,不过她一副龇牙咧嘴的痛苦表情大概能够说明很多问题吧,因此他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原先的话。

    “你的肩伤……”

    “哦,说起来……!”柳泉竭力用一种非常活泼健气的语调,貌似轻松地岔开了他的问题。

    “我倒是真有点困扰呢……呃,大概是体能储备不足,所以每次练到四十分钟左右都会觉得体力不继……”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网上看来的“手冢国光名言录”那个贴子里的一条“去绕着操场跑二十圈”什么的,似乎是每次部活的时候都下令整个网球部都这么拼命吧……?

    于是她灵机一动,顺口又接了一句:“唉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够快速提升体能和耐力的方法呢……”

    果然下一刻那句名言就重新出现了。

    “你有晨跑的习惯吗?”手冢思考了一下,问道。

    柳泉连忙摇头。

    开玩笑,她偷偷恢复训练的这件事情,可不想搞得人尽皆知啊,这样她将来找到机会重新登场比赛的时候,还怎么来个突然袭击帅你一脸的节奏?!何况每天晨跑?不说别人,就是那个她看着性格也很偏激——柳泉家的遗传里八成就是有偏执基因吧——的便宜妹妹酱谦雅,得知之后大概就要嘲讽技能大开了好吗?

    手冢慢慢皱起了眉,思考了一下,果断地说道:“……那么以后每次来这里练习的时候,绕着街区跑十圈。”

    柳泉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听到了这句名言,还是不禁呛得一阵咳嗽。

    在家里愤怒了一个晚上之后,柳泉还是得认命地赶着出门解谜、搜寻线索、触发事件、完成任务。

    于是这一天她打算去会一会那个谦雅满含着酸意提起的“忍足君”。

    其实她也有点好奇。根据她的资料搜集,忍足侑士一直都是冰帝的二号人物——虽然他也是个球技和魅力兼具的大帅比,而且还自带“女性一律欢迎”光环,不过这也很难解释为什么信雅的妹妹不去仰慕冰帝的头号王子SAMA迹部少爷,而是对忍足君青睐有加。

    柳泉可不相信谦雅有那么谦让讲礼貌,因为迹部SAMA是姐姐的男盆友所以不好下手什么的——就凭这几天妹妹酱看见她的时候那副下巴一昂,简直要傲慢到天上去的欠扁模样,柳泉就知道这两姐妹之间完全没有什么姐妹情分可言。

    所以今天出门之前当她在客厅里又看见同样在放春假的谦雅时,就顺手又刺探了一记妹妹酱。

    “我现在要去见忍足君。”柳泉装作漫不经心似的从谦雅面前晃了过去,故意让她看到自己身上今天特意选择的一条优雅到十足的连衣裙。

    “你……”妹妹酱果然一秒钟就爆了种,“你别得意得太早!信雅,假如你以为可以拿自己的伤势去要挟忍足君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不过是同情你这个十几岁就已经失去了未来一切可以依靠的才能的可怜虫而已!”

    饶是柳泉已经对妹妹酱的怒火攻击抱有心理准备,仍然被谦雅的长句子喷得一阵灰头土脸。

    她眨了眨眼睛,默了几秒钟才说道:“……哦。”

    谦雅暴怒!

    “你以为忍足君真的想要对你好吗?对着一个占据着‘迹部SAMA的前女友’这样头衔的女人,假如不是因为当初闯祸的是他弟弟的话,他还想理你才怪——”

    柳泉猛地挑起了眉!

    “闯祸?!”她玩味地重复了一遍这个重点词,试探着反问道:“……可是他在我面前,可从来没有提过他弟弟闯祸的这种事呢……我想那一定是因为,他想跟谁见面,就跟谁见面;想对谁好就对谁好,跟他弟弟是不是闯祸无关——”

    “别得意地在那里妄想了!柳泉信雅!!”妹妹酱以前所未有的气吞山河的气势,大声吼叫道。

    “假如不是忍足谦也那个笨蛋当初硬要履行什么可笑的约定,说你们当初约定过假如他能够成为网球部的正选选手的话,就请你去看他们练习和比赛……你又怎么可能跑去四天宝寺那间倒霉的和尚学校!又怎么可能去和白石藏之介打练习赛打到重伤必须引退!”